螃蟹作礼得重病报

自咏

很多得病的原因并非医学可以解释的。医学只可以解释果,但却很难查证因。例如当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综合所有指标,结论是被检测者得了癌症。指标超标和癌症是果。但当病人问及为何会罹患癌症时,一般会得到一种格式化的答案:原因是1,2,3;1+2;1+3;2+3……无限地延续下去。就像多项选择题一样,自己对号入座。检查结果本身是果,并非因,所以很多时候,医生及病人无法准确地得知致病的原因。

其实早在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佛就慈悲开示过:因果不虚,六道实存。下面是一个真实的关于得病的因果故事,希望能给大家以警醒。

我的母亲,1950年生,曾任某国际品牌分销商的销售经理,自45岁左右起开始摄入保健品(那时保健品这个概念刚刚登陆中国),花费不菲。因此除体质敏感,偶感风寒外,身体素质基本较好。

2010年底,母亲身体不适,自认无甚大碍,没加注意。至次年3月,病情加重,行走疼痛;5月恶化,疼痛入骨,夜不成寐。期间前往本地各大小医院就诊,无法确诊,治疗无效。6月,母亲恐时日不长,乃告知我,时我在海外就职,即刻辞职返程。7月,母亲在我市部队医院被确诊为晚期股骨头坏死。

  股骨头坏死在当今社会逐渐普及,年发病率逐年上升,居高不下,目前已发病的达数千万人。各个医院的骨科对这种疾病的症状了如指掌。当时为母亲诊疗的不乏骨科专家,祖传老医师,甚至连医院院长也亲自关照过,但为什么母亲还是被误诊长达半年之久呢?

我自幼易做灵验之梦,但很少梦到母亲。在新西兰留学时,一日,我突然梦到我推着轮椅上的母亲在一所医院里行走,醒后即告知母亲要慎重检查腿部。母亲发怒,瞋怪我的话不甚吉利,并没去检查。尽管我再三嘱咐她,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直至母亲发病,我打电话交代她,一定要到本市的部队医院检查(母亲所有就过诊的医院,唯独没有去过这一家),母亲敷衍我,后来才去了。也就是在这一家医院,母亲的病得以确认。后来我问母亲为何不早听建议去就诊?母亲答:“路远。”其实这家部队医院离我家的路程只有20分钟,打车15元封顶。我摇头叹息,一切皆是业力,人力难转。

因为不放心,后来又去了北京两家知名的医院,但均无法确认病因,因母亲并不符合常见的股骨头坏死的发病情况。现在母亲采取保守治疗,在家安心养病。

为了替母亲祈福,我遂赴苏州参与佛教事业。虽经济不甚宽裕,但我仍积极地为母亲放生、印经、诵经,祈求菩萨加持她早日康复,更求菩萨慈悲示我母亲得病之因,以求对症而治。

就在我发心助印3000册《广钦老和尚开示录》之后,我感得一梦:梦见母亲站在水坝上,脚旁诸多螃蟹。因此梦不甚清晰,我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时隔少日,我又再一次梦到母亲在医院里住院,病房里有一水槽,里有一蟹,张牙舞爪,瞋恨甚重。我看水槽少水,遂即蓄水养蟹,并思改日将其放生。蟹忽不见,寻乃不得。醒后,知此乃菩萨赐梦,告知此病因缘。

原来母亲任销售经理时,民俗风气使然,常要在过节的时候送礼。母亲常言:“别人过节,我过劫。”她的大客户们口味比较刁钻,平常的礼物是看不上眼的。于是母亲只好使出全身解数,网络新奇的礼品以博业绩。我家临近白洋淀,每到秋天,白洋淀的河蟹就上市了。河蟹在秋天的时候产子,蟹体内所有血气精华都用于产子,所以脂膏耗尽,只余壳内黄白二子也。此时上市的河蟹,被人们吃掉蟹黄后就被抛弃了,因为其他部位的肉都已干竭。每逢这个时候,母亲的客户及商友都会来电话索要河蟹,不是按斤,而是以麻袋为单位。为此母亲每年都要赴白洋淀采购很多河蟹,最多时达数十袋甚至过百袋,每一麻袋里有河蟹近百只。每一母螃怀着成千上万的小生命,还未出生就因人类的口腹之欲而夭折。经年累月,母亲直接间接杀害的河蟹岂止上千万?

蟹有八足,是人类普遍食用的生物里最多足的,所以业力成熟感召我母亲得了股骨头坏死之病——有腿不能用,半瘫痪在床。此只是现世花报,不思悔改的话,将来必定堕入恶道之中。

  又曾认识一出家师父,亦患此病。师父修持甚好,能知因果,但从不外示,只告诉弟子们多念佛拜忏。师父说,他因少时(未出家时)多食田鸡(青蛙)而感召此病。田鸡的肉多在腿部,而且它们的腿只能张开45度角,患股骨头坏死的人骨轴头坏死,有腿不能用,而且张不开腿,最多只能到45度,这不是业力所致,又是什么?

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因果故事太多了,但因我们懵懵懂懂,愚痴邪见,冥顽不化而不得信。愿大家能听我泣血之言,肺腑之声,莫再食肉。因果不虚,果报昭然,食它之肉与食己之肉无异。希望大家能早日放下屠刀,戒杀放生,给它物一条活路,即是放自己一条生路。

文章来源:《弘化》2012年第3期(总第73期)

http://down.honghuashe.com/zaixianyuedu/honghuaqk/1203html/mydoc0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