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话是修行

星云法师

摘自《星云大师谈处世》

(一)

王阳明有一次跟学生出游,路旁有两个人在吵架,一个骂道:“你没有天理!”一个反驳道:“你没有良心!”

王阳明就对身旁的学生说:“你们听,他们在讲道。”

学生说:“老师,他们是在吵架。”

天理、良心如果用于要求别人是在骂人,若要求自己是在讲道。与人相处,“讲话”是一种很切实际的修行,语言的赞美是一种布施。是非会常常因为讲者、听者、第三者无心地搬弄而恶性循环。大家都知道,是非止于智者,彼此能聚在一起,不要逞一时口舌之快,而破坏掉这份难得的因缘。

(二)

语言是沟通感情、传达思想的工具,但不得体的言语或过多的音声,常是是非烦恼的因由,故佛门常教我们要“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还有维摩诘居士的“一默一声雷”都是很发人深省的棒喝。

苏格拉底非常善于演说,以教人如何讲话为职。有一位青年前来请他教导演说,并说明演说如何重要云云。苏格拉底等他说了半天以后,向他索取两倍的学费,青年问为什么?苏格拉底说:“因为我除了要教你讲话以外,还要教你如何不讲话。”

俗云:“一言折尽平生福”,谨言实在是修身要件。

(三)

“言语之于我们,乃在使我们互相做悦耳之辞。”无意间听到徒众的谈话,措辞实在值得商榷,如:

“是我拉他来的。”为什么不说“是我请他来的。”

“这是我管的……”为什么不说“这是我负责的……”

“我调查大家都很高兴。”为什么不说“我知道大家反应都很高兴。”

“你听我的。”为什么不说“我们来沟通一下。”

“你可别后悔。”为什么不说“你不再考虑吗?”

“你要给我小心!”为什么不说“你还是谨慎点好。”

……

同样是中国字,为什么不加点儿润滑?不仅听起来不舒服,也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真是辜负中国文字之美。

晋武帝司马炎刚登上皇位的时候,一天,他占卜得了个“一”字。按当时的迷信说法,帝王传代的多少要看得到数目字的多少,中国向来以三、六、九为吉祥数字,占卜得了个一字,晋武帝心里当然有点闷闷不乐,连群臣也大惊失色。

这时,侍中裴楷就上前进言道:“微臣听说‘天’得到一就清明,‘地’得到一就安宁,‘神’得到一就灵妙,‘谷’得到一就充盈,‘万物’得到一就化生,‘君侯帝王’得到一天下就能统一,人民都忠贞于他。”短短的一席话,说得晋武帝转忧为喜,群臣也对裴楷的善对由衷叹服。

可见任何一件事,都没有绝对的,说得好,即能转忧为喜,转悲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