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是你在镜子前映出的那张脸

宗萨钦哲仁波切

对于任何想走灵性道路的人来说,上师或者老师是非常关键的。

这种讲法就算在世俗的生活中也是这样,譬如你想学骑自行车、学游泳,如果有老师教,你会学得比较快。当然,你也可以通过读书或看视频来学,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强项,同时作为现代人,通常我们也没有多少耐心,时间也很少,如果你有好的教练作为指引、作为向导的话,一定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在这里我必须很清楚地提醒大家:像前面说的,一个人就算是学骑自行车、学游泳,有老师指导是很重要的,更别谈是学佛法了。但是在密续里面,“指导学生”是老师功用最少的一面。

实际上按密续来说,老师的重要性在其他方面。如果你要修持密续,那你一定得把上师的作用、上师的功用搞清楚,因为你搞清楚这个,你就能避免像他一样,学了五十年密续,后来才觉得后悔。

一般来说,我们学密都需要有一位上师来教导,可是什么是“教导”?实际上“教导”的含义非常广阔。但现在我们认为的“教导”是指:有一个人跟你解释一些什么东西、或念一些什么东西给你听;这所谓的“教导”其实是幼儿园式的教导。在这方面,就算我自己也是在学习很多很多年以后才把这个搞清楚的。这也证明了一个人的无知是可以多么的固执。我跟过很多大堪布,受过很多教法,这些堪布真的很慈悲,也很博学,很多经论几乎都是滚瓜烂熟,达到可以倒背如流的程度,但这是老师一般的功用——“教导的功用”。

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根本不相信很多的喇嘛,到现在还是。所以我的根本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圆寂后,虽然我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修持上的问题等等需要问一个人,可是等了很久之后才去祖古•邬金仁波切那里问一些问题,后来我实在很后悔,说真不应该等那么久。

提起这个故事,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在出发之前,我准备了很多要问的问题,比如“某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喇嘛这样讲,而那个喇嘛又那样讲,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讲”,这些问题足足写下了两页纸长。每一次我去拜访祖古•邬金仁波切时,他都隆重欢迎,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祖古•邬金仁波切对上一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有着无以言说的尊重,还对敦珠仁波切的家族非常非常地尊崇,所以我一去,祖古•邬金仁波切就变得非常非常挑剔:他的侍者是尼师,当这些尼师端来任何东西时,哪怕是一点点小细节都非常严格,比如端茶的时间慢了、糖是不是放太多了、奶油是不是放少了,等等等等,花差不多一个钟头来挑剔侍者这个做得不对、那个做得不好。到后来我要走了,祖古•邬金仁波切只说了一句:“噢,不要担心。”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能足足让我大半年都感觉很舒坦,所以我才体会到:去之前写的那么多问题真的一点用也没有。

说到这些,主要是想提醒你,老师,尤其是一个密续、金刚乘的老师,基本上是你自己在镜子前反映的那张脸。虽然我们一再一再地被告知“你的心就是佛”,但对我们来说,这句话一点帮助也没有,所以你需要的是真正地去证悟到这一点。

举例来说:佛经、佛教论点说我们都有佛性,我们也能在某个程度上知道每个人都是有佛性的,就好像这几天我的侍者、保镖戴瓦,他当然是我自己的投射,但基于我的功德只能投射出:戴瓦好像永远都是生活在云端的那种人。我只能看到、体会到这一种投射。

如果站在“投射”的立场上来看,无论我是对戴瓦的投射,还是对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投射,其实都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对两人功德的不同,投射也就不同。

密续里面都讲“你要把上师视为佛”,这句话可以有很多不同层次的理解——其中一种幼儿园式的理解是“我的上师是金色的,会发出十一道光芒”等等。而我的功德、我的虔诚心看到的我的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只是:顶果钦哲仁波切的身躯非常巨大、长得很好看、很帅气,他是一个人类、偶尔会打瞌睡、会吃东西、会上厕所,只是到这个层次。这样说并不是对自己的投射有什么不满,实际上比较起看上师是“金色的”、“会发光”、“四只手”等等,我倒还希望我的上师会吃、会睡、会上厕所;很诚实地说,因为我们自己的染污,我希望他是一个鼻子而不是两个鼻子,我希望上师他做事的方式是个人类,具备一切被人类理解的特质,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跟他沟通、跟他谈。所以我很喜欢赞颂上师文里面的一句话“上师是诸佛之源”。因为有上师,诸佛才能被我们理解,我们才能与诸佛沟通。

我相信如果我的功德真的增长、染污减低,一定会把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看成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其实是很好的,因为仁波切说他自己修持的本尊里面有一尊是圣度母。其实这样说,我是有过体验的,这个体验也曾告诉过顶果钦哲仁波切——因为很多人都把顶果钦哲仁波切看成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但我修文殊菩萨仪轨的时候,总是很难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文殊菩萨,没有办法修下去。但是修白度母的时候,我就很容易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白度母,完全没有像修文殊菩萨仪轨的那种困难,也许我大概就是有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度母的功德,这个对我来说比较容易做到,比较容易沟通。这个,就是我观修本尊的体会。但很抱歉,目前对戴瓦先生我是没有办法这样做的。

实际上,我们应该这样做,因为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对上师的投射。无上瑜伽有个修持就是视一切的现象都是上师,尤其你要修持大圆满,那你对于上师的虔诚心是绝对不能缺少的。下面我讲的这句话你应该好好地记下来——吉美林巴曾经说过:一个人证得自己本性的体验和对上师的虔诚心两者是完全一样的,只是一件事情的不同描述。可是在另一方面来讲,相对于看见自己的本性,对上师产生虔诚心就容易得多,因为上师是实质的、可接触的一个人。

说到这,我必须要跟你讲:你千万不要认为“我是受过大圆满的,已经见到自己的本性”,千万不要这样欺骗自己。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已经是足够丢人的了。这样讲不是在泼你冷水——因为骄慢和嫉妒两种烦恼实际上是非常非常不容易察觉的,所以在你认为自己已证悟到本性的时候,实际你已经造了很多的恶业。对于有很多人问“能不能有很多上师”这类的问题,蒋阳钦哲旺波有113个上师,但密勒日巴只有一个上师,这要看人。但是我要恳求你,你千万不要到处收集上师、成为许多上师的弟子来增长你的我执,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只会变成一种老茧,就像泡过水的皮革一样,再也软不下来了。

而需要上师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现代人已很难专注。首先因为现代人很喜欢批判,其次现代人也很喜欢更新各种小玩意,被各种小玩意吸引住。所以专注就变得很困难——仅仅是因为这个理由,你有个具备资格的上师或者说具备资格的教练,是非常重要的。

至于说到实际修持的方法,修“上师瑜伽”的时候,一般来说都是鼓励修行者要自观成空行母,为什么要自观成空行母?这个原因其实也是蛮重要的,比较共同的说法是:第一个原因是女性的能量更有“接受性”,修上师瑜伽,是因为你需要接受加持。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就比喻像我面前的这杯水,里面的水是智慧,杯子是方便,因为有了杯子,我们就能够更容易、更舒服地把水喝下去。

对于成佛,智慧和方便是没有阶级性的,它们同等重要;但是一定要分别阶级、用分别的眼光来看的话,水的地位是比较高、比较重要的,因为你要喝的是水,外面的杯子只是用来方便你喝水。所以很重要的是,你需要了解——上师是方便,你的智慧或者说找到你的本性才是目标。

因此,修持上师瑜伽,拥有女性的接受能量,接受的智慧是很重要的,这点可以在佛经上找到印证。佛说“你应该要自为皈依,自为依靠”——你自己的本性才是真正重要、真正的目标。上师是方便,并不是说上师是你以外一个真实的存在,要来控制、要来指引你生活的神。上师真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所有的上师瑜伽仪轨里,我从来没有看过在仪轨中上师是女性,这也就是在敦珠仁波切的黑亥母、钦哲旺波的黑亥母修持里面把自己观成黑亥母,是女性,但顶上永远有一个上师,那个上师永远是男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女性的接受能量,接受的智慧或功德才是我们真正要追寻的,而男性只是一种方便。”也许这种说法,女性解放主义者听起来会非常高兴。

文章来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9768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