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胚胎学及神经医学看前世今生

赖明亮

以物质为基础的神经医学,无法解释超越肉体毁灭的“忆及前生”形式的记忆。唯有承认人具有非物质的识心,才能填补在“中阴身”阶段的记忆,并可以作为人具有灵魂的左证。

摘要: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轮回转世”是存在的事实。“十二因缘”中的“名色”缘“六入”,与胚胎发育及遗传学上的DNA遗传模式,在功能及程序上非但不冲突,更可以找到相关联的脉络。除了可以解释为何遗传是生物繁衍的基本原则,更让我们人由另一个角度来思考,在轮回转世的过程中获得一个新肉体的原理及过程。

以物质(神经系统及其生化、生理作用)为基础的神经医学,无法解释超越肉体毁灭的“忆及前生”形式的记忆。唯有承认人具有非物质的识心,才能填补在“中阴身”(已死亡,尚未转生)阶段的记忆,并可以作为人具有灵魂的佐证。

轮回是一件存在的事实

美国精神科医师魏斯‧布莱恩(Brian L. Weiss)出版的《前世今生》(Many Lifes, Many Masters)一书,记载着经过催眠揭露病人多生轮回,经过自我省思而达到治疗精神官能症的案例。以现今精神医学之治疗方式来说,药物治疗(不论是对精神病或精神官能症皆是)为最常用的方法,配合以电击法、催眠法、药物催眠法,来对某些药物不易奏效之症候进行处理。精神分析术因耗时甚巨,在目前临床普遍上有其限制,因此催眠治疗法其实只是精神治疗的方式之一而已。

而《前世今生》一书之所以轰动,最主要是魏斯医师,经过正统医学教育,又在著名的哈佛医学院相关医院中行医,而居然有勇气向传统的基督宗教中的禁忌——即确有轮回或前生来世-——进行挑战。因为在公元453年当君士坦丁堡沦陷,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以梵蒂冈为中心的天主教,为了政教合一,曾经焚毁许多经典,此后轮回之说即不存在基督宗教之中。魏斯医生能不顾自己地位受到影响,勇敢地向宗教权威挑战,的确是值得喝采的一件事。

但反观我国,其实轮回来生之说,在许多古籍之中,如《德育古鉴》、《历史感应统记》、《梦溪笔谈》、《阅微草堂笔记》等皆有述及。如晋大将羊祜,幼年时曾央求父母至邻居家索环,指证闺房中历历无误,咸信是隔壁员外独生女往生后转世而来。

唐朝悟达师父年轻时,曾救助年老僧者于旅途。后修行益深,声誉日隆,懿宗拜国师,不幸竟起贡高我慢之心,而于膝上生一人面疮,痛苦难熬。忽忆老僧曾交代:“日后有事可到四川彭州茶陇山求助。”既至,老僧为之领至后山水池边为之忏悔。行前,疮忽作人语,谓悟达乃是汉时袁盎之后,疮乃景帝晁错之后,其时因八王之乱,袁盎谮言令景帝杀了晁错,自此深结怨心。唯世世以来,因俱为高僧,无以抱怨;及至此生,因悟达起了我慢之心,方有机得近身焉,此亦传为水忏之机由。

即至近时,亦不乏此类事迹:民国45年1月28日于台中“民声报”曾报导屏东有牧者尤万金,其所饲母牛育一小牛,背浮“林新教”三字。后访查方知其兄尤万达曾帮雇于医者林某家中,因被诬盗金,百口莫辩,竟于狱中上吊身亡;林某旋因重疾而亡。此事为林家所悉,亟欲以重金所购,唯尤万金不愿首肯云。

如果你追踪心灵或意识的轨迹,你会发现心会迁流不息的源头是无限的空虚,这就是无始。所以一定有持续不断的轮回,让心继续存在那里。是以知轮回之有,验之古今中外,应无谬误。唯轮回转世在佛法则以“十二因缘”称之,然有未能圆满者,故尝试以医学角度来进一步说明。

人体之遗传物质在染色体上,每一个人类肢体细胞,皆有23对染色体。这些染色体一半来自于父亲,一半来自于母亲。当精子和卵子形成的时候,染色体首先配对分裂成倍,然后细胞体再连续分裂两次,因此每个精子和卵子都含有一半的染色体,配合之后,又回复到23对的数目。染色质含有脱氧核糖核酸(DNA),是由磷酸根、五碳糖及漂吟和嘧啶等盐基组合而成。染色质一般在细胞核及粒线体之中。在细胞生理上,DNA在某些部份能够被复拷而成为核糖核酸(RNA),复拷的基本原则在于漂吟及嘧啶之相对应性。RNA可以依据三个盐基排列的顺序而定出氨基酸的排列顺序,再由氨基酸的结合而形成蛋白质,遂行种种细胞的生理作用。细胞染色质以这种方式进行还原功能,以基因来控制个体,小则如细胞之活性,大者如肤色高矮,这也是龙生龙凤生凤、虎父无犬子的生物原理。

记忆的形成维持迄今仍未完全了解。从此较低等如蜗虫类在无性生殖前累积之记忆可以传至下一代,因此引发早期生理学家提出记忆物质的假说,认为一种新的刺激会促使体内合成新的蛋白质,每一种蛋白质管一种记忆。至于人类而言,感官的辨识是形成记忆不可或缺的要件,而近期记忆,如最近两三天内发生之事,和边缘系有关,而长期记忆则和大脑皮质有关。上述两种说法,都有太过简略的过失。如维克特和其同僚在酒精中毒的佛尼克-高沙可夫症候群病患中,发现了和记忆有关的区域,其实是在视丘的背侧中央细胞核。瑞夫及普纳也发现腹侧中央核,乳体及前乳体区域对于记忆之丧失更重要。而和记忆有关的脑中生化分子最近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最为人熟知的是乙酰胆碱,其他如生压激素和ACTH等都被认为和记忆有关。国内中科院李小媛研究员也成功显示有一种蛋白质Gs和内存之形成有关,而另一种蛋白质Go则和记忆的维持有关。但是这一代个体的记忆,在个体死亡之后,无论是经由蛋白质或是基因染色质携带,在生物体死亡之后,理论上所有的分子都破坏了,因此记忆如何重现于下一代之个体,在医学上的确有其难以解释之处。

舍利子或称“灵骨”或“圣固子”,是修戒定慧无量功德所成。从有记载的佛陀涅槃火化得舍利八万四千,到近世如广钦老和尚等高僧大德亦多有示现。由于爱因斯坦在他的“相对论”提及——质量和能量是可以互变的,而以公式E=mc2,c是光速,相当于1秒钟绕行地球七周半——因此可知即使以少量的物质,如果转化成能量,将可得到巨大的能量,如原子弹、核能发电都是这样的结果。反之,如果有很高的能量,透过合适的转换条件,应该也可以变成物质,舍利子无疑可以当作如此的例证之一。虽然只是科幻电影,在星际争霸战(Star Trek)中,当企业号宇宙飞船要把组员送到附近星球上时,用的是把个体化成能场,在星球上凝聚而成,将来说不定也是运输交通上重要的突破。葛瑞‧如可夫曾提及,每个次原子的互动,都包含了旧者的毁灭和新者的产生。次原子的世界就是持续生灭的过程,质量变成能量,能量又变成质量,形体短暂出现又迅而消逝,创造并永无尽期,恒久创新的实体。这些皆呼应了质能相转换的事实。

当人类去世之后,依佛法而言,称之“中阴”或“中有”,是在未投胎之前的状况,一种化生身,有说是由微细物质而形成。在最初四十九天之内,每七天一生死,经过七番生死,等待业缘的安排而去投生。如果这种化生身是微细物质而成,可以考虑像《俱舍论》中提及的“极微”或“微尘”。由于它没有滞碍性,也是一般肉眼看不到的,或可考虑它像是能量之凝聚。如《大承义章》中提到:“欲色三界,皆有中阴。唯重恶众生,直堕地狱;上善众生,遂往净土”,也可理解为人死亡后会留下神识。由物质的层面而言,当人死后不管火化土葬,虽有迟速,身体肉身一定是崩解无疑。前面提到的舍利子固然可以考虑是能量凝集而成,常见之于有修持者;一般凡夫在可当作神识或能量看待的中阴身过程,要如何找到有业缘的父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前面提及,在减数分裂过程中,精子和卵子各携带体细胞一半的染色体,当精卵子结合而受胎时,再形成完整数目的染色体。由于男女交合之时,精子数量何止万千,而却是仅有一个可以进入卵子中。再者,宇宙中阴神识亦应无数无量,却是仅为这一身得以化入,可推测其中不应只是偶然机遇而已。笔者之考虑是,如果是中阴神识有其不同的能阶,而当它和精子、卵子中间染色体DNA的盐基排列的能阶相类似时,彼此之间频率足以产生共振,可能是中阴进入受精卵的原因,也许还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考虑下,由于DNA盐基的排列和以后生物个体合成的蛋白质有关,因此透过这种能阶相映的作用,前世的记忆或许仍有可能显示在下一世代的记忆中。当然有些能量相共振的情况也许不是十分完全相配合,这也说明了前世的记忆需要相当的努力,如透过催眠的方式,或是自我对佛法的修行。后者可能是透过艰辛的修行,经过提升自我的能阶后,而能随心所欲地把某些关于记忆蛋白质基因之起步控制机转发动所引致的。因此继续延伸的考虑是,如果神识入精卵是彼此能量相近,则往昔说:“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是错的,因为这个过程像是在百货公司挑自己中意的商品般,彼此满意,才能完成。我们没有生在大富人家,或许是前世一向吝啬的能阶只能和贫贱之夫妻相映,因此对这一辈子自己的环境,其实是不能怨天尤人的。

总之,本文提出一个假说——中阴之所以入某胎中,是彼此之能阶相映相近之故,因此透过好的修行,不论是坐禅、修密、念佛,即使无法此生了脱生死,至少可以提高能阶,冀其来生投胎在有机缘继续修行佛法之处,而终能达阿罗汉不退转之果地,则前世今生之彻知,应是轻而易举之事。

文章来源:第五届佛学与科学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