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着了魔难的老喇嘛

年逾花甲的藏族老喇嘛赤诚洛布是青海果洛州红科地方的大成就者——大堪布明(门)色仁波切的亲弟子,也是一位证悟心性自在的瑜伽士,与我还是同在具恩上师前闻听窍诀的同坛金刚兄弟。我俩一老一少是忘年交,相聚时无话不谈,因为他在见到本性后又曾独自一人在深山上闭关了十三年,所以有着不一般的禅修丰富经验。他不但将自己的许多实修经验传讲给我,而且还讲了很多藏地其他修行者深具启发的故事以及上师们的教言。禅门中说:“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朝着魔。”

有一次与老喇嘛聊天时,他又给我说了一个发生在他们寺院的一位修行老喇嘛着了魔境的真实故事。

老喇嘛的寺庙位于甘孜州新龙县的大盖乡,是一座主修大圆满法的宁玛派大寺。每年到一定的时候,就象汉地打七一样,僧众们就会聚集在一座密苑中举行密集性的禅修。那年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喇嘛也来参加禅七。几天后,每当他上坐时,就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草原上。那里扎有一户帐篷人家,帐篷外面躺着一条看家的大黑狗,里面住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老牧人,有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儿忙着里外、服侍老人。每当女儿见到老喇嘛到来时,就热情而虔诚地将一大碗新鲜的牛奶供养给他,而老喇嘛每次也都没有客气地就把它喝光了!就这样没有例外,天天如此。

不久后的一天,老喇嘛突然想到:“为什么那位少女只供养我牛奶,而不见她供养和自己一同禅修的同参们呢?他们可都是修持精进、戒律清净、堪以应供的出家僧宝啊!”这样一想后,他就越来越坐不住了:“不行!我是一个持比丘戒的僧人,如此貌美年轻的少女在众目睽睽下只供养我一人,恐怕非议早就在清修大众们的耳边传开了吧,我怎么办?”老喇嘛思前虑后,最后决定离开禅院,单独而秘密地寻找一地继续禅修。

第二天,禅修的喇嘛们发现怎么少了这位老喇嘛呢?起先大家找遍了寺院也没有看到他。刚好那天凌晨天空飘洒了一阵小雪,有一位喇嘛发现在寺院后山雪花覆盖过的地面上,一行脚印远远向山上延伸开去。于是循着足迹,同修们很快就到一个山洞中把他找着了。所有人都劝请他回禅院一起完成没有圆满的共修,但他不肯。大家又劝说了很多回去的理由,如:有现成的食物,安全又温暖等等,喇嘛仍固执地坚持着,最后在众人的一再询问下,他讲了自己不回去的那个理由。

“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帐篷!更没有供养你的少女和老人,那一定是你禅坐时出现的幻境!请不要执着任何境界,否则会着魔的!’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这样告诉他。

“这怎么可能,我还喝了她刚刚烫过的奶茶呢,你们不要欺骗我!”

“对于他来说,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就像你现在坐在我的对面一样,如果我没有想一下的话,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出现是真实的呢?还是着了魔的幻境一样!”喇嘛赤城补充给我说道。

大家说什么也不让他独自住在山上,最后,不管老喇嘛同意不同意,同修们硬是把他拉回去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又找不到他了。等到有人发现时,老喇嘛没有去山上禅修,而是在自己的房间中悬梁自尽了!

这天刚好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得登巴(伏藏大师)来到了这座寺院。得登巴说:“你们必须把他的尸体埋到九米深的地下,并在上面盖上一座佛塔;这样,我就可以保证他在三十年内不出来作怪,但过了三十年后,我就不能保证了。”

后来大家便照掘藏大师的主意,把他的尸体埋到九米深的地下,并在上面盖了一座佛塔。

故事说完后,喇嘛赤城又说:“后来我的上师、噶陀金刚座上的大喇嘛将扬俄热仁波切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三十年马上就过去了,怎么办?’’”

我听后沉默良久,因为我知道他们那里现在出现了一个魔障,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事有关:如果有人要摸哪家小孩的头,千万小心!因为许多小孩在被人摸过头的几天后,就意外地接连死亡了。据说就是魔障附体在摸头人身上的缘故!这在他们那里,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就是堪布,也对我亲口说过这事(在藏地,据说公开一些魔障的本生就会招来他的无情报复。这样的真人真事,我也听说了不少,如《西藏的神灵和鬼怪》一书的作者,书写完后就突然暴毙了。但是,也传说凡是听到魔障本生事的有缘人,从此后就不会被此类魔鬼所障碍!这样的说法,后来我也在本尊的密续经典中读到)。

我想许多人因为害怕着魔,因而排斥禅修法门。实际上魔境现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认假为真,就一定会上所谓魔的当了。但看“魔”字的写法,上面是一个“麻”,加上底下一个“鬼”字,鬼本来就是虚假的东西,自己还要拼命地相信它,结果就被虚假的鬼(现象)麻木了,因此就有了魔。其实魔也太可怜了,对真实到了麻木不仁的程度,拿自己的错误烦恼来折磨自己。所以《楞严经》上讲魔境,对于出现的境界都有这么一句:“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因为没有注意到佛说的这一句大诀窍,所以大家谈魔就变色了。

不论出现任何境界,我只要来个“佛来斩佛,魔来斩魔”,就不会上它的当而坐享太平。倘若以假当真,才会落个如经中所说的“迷惑不知,堕无间狱”的可悲结局。赤城喇嘛教导我说:“在禅修前和禅修时,应该修好各种忏悔业障、积聚资粮的必修前行,尤其是要尽量多诵消除外、内、密及秘密障碍的祈祷文!这样就能保证禅修时,以警觉到本尊、护法的誓言加持故,而不出任何偏差。”堪布也曾多次如此教诲我,因此我念满了十万遍遍知米旁仁波切的《普贤消除外内秘密障碍、能赐一切成就》的祈祷文。遍知者在注释中说凡能圆满十万遍的人,都能如愿消除今生和来世的所有世出世间障难。在写到这里时,我又想起自己一位在福州鼓山寺出家的师兄着了魔难的一段往事,他正是因为相信了境界才着魔而去的。

记得那是93年的事了。师兄平时修的是念佛法门,尤其是念诵观音菩萨的名号,后来他就自称能见到观音菩萨,并和菩萨对话,并且渐渐不参加大众们的功课。他说:“菩萨已给我安排了修行法门。”大家都劝他要小心,不要着了魔境,他也不理。后来有一天傍晚,他背了一个包袱走出寺院,并对一位遇到的出家师傅说:“菩萨让我还俗,我回家去了。”因为他的老家在湖南衡阳,而且又是晚上了,僧人以为他是开玩笑,就没有怎么在意他的举动。可是过了三天后,一位上山砍柴的人来寺院报告,在山上发现了一位和尚的尸体!大家跑去一看,正是他。

那位被他遇到的师傅方才后悔说当时没有拦下他。但大家说:“回湖南应该下山去车站才对,他却往山上跑了,一定是前面有魔鬼化现的人引到这里来的!”而令人奇怪的是:发现他尸体的时候,全身上下赤裸裸地一丝不挂!而且也没有一丝诸如碰伤等自杀样子的痕迹。一位禅定功深的法师对我说:“可能是山中的精魅起先幻现成菩萨身形引他上当,等他深信不疑时就以女形把他引上山,并夺走了他的精气。”当然,法师的这一说法能否成立,我持有保留看法……

从前上师有一个同学在黑关之中总是见到老虎,于是禅修难以进行。关房指导上师说,下次你看到老虎,就将一哈达缠绕在其脖子上,该行者照办。然后上师来检查,发现哈达缠绕在他身边的糌粑袋上,原来老虎是一堆面粉。

巴珠之大圆满名著《教授荟聚》中云:

“种种禅修觉受征兆会出现,此禅定手印,乃善心之力的结果。但它们是无常的,莫陷于‘执以为是’,此至关重要!现在,无须着力看待它们,无论什么显现,均为赤裸天成解脱,知此等觉受为完全纯净,此为正途。”

菩萨在第五地的时候,禅定力量达到完美,任何魔众都不能干扰之。

所谓魔众,就是任何能动摇你的东西。宗萨说,文殊菩萨也会是魔,因为在禅定之中,本尊文殊出现,你的心会因此摇动而陷入精神幻想之中。

我们在开始修法的时候,急于见到本尊现身,赐予我们教法,以为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实际上这是一种再典型不过的心魔。吉美林巴说:“修道的路上贪图进境,就是踏入魔鬼的家门。”

虽然我认识的一些修行人,他们可以亲见本尊、进行交流以及请教事宜,这些成就仅仅是暂时有所助益,但如果对此产生执着,就一定会发生问题。无论是闭关还是散修,都要注意这些问题。

在印度体系之中也有这样的故事。据说认识自证自明之观者需要进入离相之地,但是辩喜大师长期专修近难母,所以每当临近离相之地时,近难母就会出现阻挡他,于是他一直无法突破二元境界而迈入自证自明之观者的境地。后来,他猛然醒悟而不执着于恭敬的幻想,在近难母出现的时候,他用剑将此禅境劈碎,他亲自手刃了自己的本尊,于是他终于得以目睹终极的实相。

我们这些卑微的修行人应该放弃各种不实际的幻想,要想达到什么,就追求无私的慈悲吧。

正如吉美林巴说:“一直到你能够完完全全除掉自己自私的那一天,这之前你所谓的帮助别人,只不过是演一场戏给别人看罢了。”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d8f420100e2x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