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大昭寺前 感动心灵的对话

威:可以和您说话吗?

旺吉:嘿嘿。

老威:您挺高兴的。

旺吉:很高兴。嘿嘿。

老威: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老威。

旺吉:我叫旺吉。

老威:您一开始拜佛,我就站在这儿数,您磕了81个长头。不累吗?

旺吉:不累,我们的生命都是佛给的。我佛慈悲,不累。

老威:这太阳够火曝的,我站在这儿,头都晒晕了。我的一位同伴在太阳下停了一刻钟,就中暑了。可你们藏族同胞在明晃晃的阳光里一大片一大片地磕长头,这么大的运动量,居然就没一个出问题……

旺吉:喂,您的同伴在哪里?我领他找医生,我知道八角街最好的医生。

老威:他吃了人丹,在阴凉地靠了一会儿就缓解了。您的心肠真好,您自己的额头,还有这手,这膝盖,这胸脯,伤痕累累的,您该找一下医生,至少弄点药,要不会感染。

旺吉:谢谢您。我们藏人不会感染,我们心中有佛,佛能治所有的病,脑子里的病也能治。这西藏是佛的国,好大好大,离天近得很。没有污染。

老威:您是哪里人?住在啥地方?

旺吉:我的家在白云那边,他们这些拜佛的人,家都在白云那边,白云比太阳还飘得高,您骑马也赶不上。我们藏人死了都到白云那边,鹰把我们带去见佛。佛很大,有很多化身,鸟、风、太阳或者冰雪、或者山、雅鲁藏布江,都是佛,歌声也是佛。

老威:人也是吗?

旺吉:人也是,您想帮助别人的时候,您就是佛。

老威:那人与活佛的区别昵?

旺吉:人很多时候不想帮助别人,还骗人,犯罪;活佛普渡众生,他一代又一代地轮回转世,是最大的善。现在,布达拉宫暂时没有活佛,我们只有到大昭寺朝拜。

老威:我是第一次到西藏,感触很深,这儿是明亮的阳光之国,河流和天空都像镜子一样,人走在路上,不,哪怕坐车,也觉得是在巨大的镜子之间。我的五脏六腑被洗了一遍,肠子都是透明的,这脑袋有点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西藏的一部分,从风里飘来嵌在我脖子上。然后是刻着藏文的经幡。走在拉萨街头,藏族人都很友好,向陌生的汉族游客点头微笑打招呼,并教大家怎样转经,怎样祝福吉祥。旺吉,您也是好样的。

旺吉:进了佛国的,都是兄弟。

老威:看您风尘仆仆的样子,不是拉萨人吧?

旺吉:我是磕头来的,好几百里地。我是牧民。

老威:您家里几口人?

旺吉:我家里五口人。一老妻,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出了嫁。我把两个儿子都送进庙里侍奉佛。他们不识字,进大昭寺不够格,就先在我们本地寺庙呆了两年,然后进了小昭寺。太高兴了,他们不在外面惹祸、一心向佛,还学文化,每天学藏文。

老威:您把儿子都送去当和尚了,家里不冷清?

旺吉:能进寺院是他们的造化,也是全家向佛修来的佛缘。我们藏族人总是把家里最聪明最能干的孩子送到庙里去。

老威:人都是要老的,将来您和您妻子怎么办?

旺吉:佛自有安排。

老威:您家里富裕吗?

旺吉:除了吃的、用的和住的,财产都应该奉献给神佛。财产多余了,人就要产生贪心的念头,就会作恶。您看那根柱子下的老太太,牙都没有了,还边笑边吃糌粑,她比我还穷吧,可她活得高兴;因为她除了佛之外,就没多余的东西了。你们汉人可能不理解她为什么高兴?又脏,又无依无靠,吃东西都艰难,还高兴个啥。不相信?您过去问问她,您伸手要她的糌粑、她和糌粑的那只碗,她马上就会给您。因为您是在帮她,给她机会积德行善,这样她就接近佛,成佛了。她不会要您的钱,如果您扔在地上,她看都不会看……她在笑呢,她知道我们在说她。她在这一带很有名,和许多外国游客照过相。

老威:老人家的眼睛非常有神,她穷得象乞丐,却笑得那样慈祥,我简单不敢看她。刚才我逛了一回大昭寺,我没随其他游客的大流,而去走岔路,这寺里像迷宫一样,我不知不觉就沿着回形土梯上了顶,不是正殿的顶,而是靠西北角,庙后的一边。那儿没有金碧辉煌和照相留影的众多游客,连一个喇嘛也没有。四四方方的土围子内,只有一间小屋。我在那儿足足站了一刻钟,什么响动也没听见。风渐渐大了,我刚缩着脖子要下楼,却瞅见小屋内有双亮亮的眼睛望着我。我到底从小屋的暗处看清了那个老人,他盘膝坐在卡垫上,面前的矮桌铺着经卷。他的白头发告诉我,他至少80多岁了。我猜想这老人抄了一辈子经卷。令我感动的依然是眼睛,像太阳下的水,一下子就涌到我的心里去了。他合掌对我说:“扎西德勒!”我也回了句:“扎西德勒!”他点点头,笑得跟孩子一样。不,比我们汉人的孩子还纯洁,他是天堂的孩子。那位老太太,也是天堂的孩子。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园。我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在世俗里陷得很深的汉人,却感到那抄经老人是我的父亲?真的,这一切像梦,又太熟悉了。

旺吉:您的话我听不太懂,可您的眼睛告诉我,您有佛缘。其实,许多汉族人,还有许多外国人,都信我们的佛。不过,不少人把财产、把尘世看得太重,他们先是自己,然后才是佛,或者只有自己遇见了麻烦事才想起佛来,这是得不了救的。我也做得不够,还有不少尘世的俗事。神佛保佑,我和妻子感情很好。如果有一天,她先于我进入天国,我就毁了房屋,放生牛羊,到山洞里去修行。有不少人去洞里面壁,听我儿子讲,在尼泊尔,还有西方人削发进洞的,一修就是一两年不出洞,甚至连天日也不见。我没有经济条件去尼泊尔,可我到时候,准备选一座天葬台,在天葬石下掘个洞修行。

老威:在天葬台下修行?太过分了吧?

旺吉:那儿离天堂最近。在拉萨郊外,有个女尼就整日在天葬台下诵经,已经好几年了。

老威:你们藏族同胞平时都极其和善,就是在天葬的时候很凶。昨天早晨我们去了,只想远远地感受一下气氛,藏胞们就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扔石头赶我们走。

旺吉:你们外人不应该去,天葬是神的仪式,不是供参观的。否则,升向天国的灵魂会被打扰。

老威:是啊,我们跑得非常远才停下来,可我们还是看见一头鹰从铁青色的天幕后飞来,歇在山梁上,接着太阳从一个缺口露面,点燃了半边山和一片开阔地。鹰群飞来了,在空中盘旋,然后俯冲下去。我的毛发都竖起来了。

旺吉:如果我们早认识,我可以替你们向死者家里人请求,让你们靠近,一起为亡灵祈祷。

老威:您是个好人。我把地址留给您,欢迎您今后到成都我家做客。

旺吉:我到过成都,到过内地的其它地方。

老威:去佛庙里烧过香么?

旺吉:烧过香,但我不相信汉人有佛。

老威:您这是大藏族主义吧?都是释迦牟尼佛的信徒嘛。内地的佛教与藏传佛教只是分支、门派不一样,但源头是一样的。其实藏传佛教也有黄教和红教之别。归根结底,佛陀就是普渡众生,也不是只渡藏人,不渡汉人。成都的文殊院,无论普通节假口和佛教节曰都挤得水泄不通,若遇公开讲经说法、收纳居士,佛堂根本容不下。单就信教的热情,汉人并不亚于藏人,只是风俗不同而已。

旺吉:你们汉人信佛只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健康、儿女……反正世间所有俗事都要求佛,都要许愿还愿。

老威:内地有佛学院,专门研究经文,培养出家人。在历史上,因看穿红尘出家当和尚的名人也不少。有些明星还常去寺庙捐款,做佛的俗家弟子,他们可不为什么。

旺吉∶不为什么?先生,在佛国里是不能撒谎的。你们汉人信佛都是看破红尘,当不了官,发不了财,健康有问题,儿女不孝顺,还有男女不相好了,觉得活着没意思了,于是想解脱,出家躲起来,人在寺庙里,心在外面。女的剪头发,男的剃头,还流眼泪,一副想不开的样子。你们把佛信得很痛苦,这是对佛大大的不敬。因为西方极乐世界,痛苦的人是永远进不去的。我们藏人信佛很快乐,从阿妈肚子里一出世,我们就是佛的人,佛国无边,哪有“红尘”?我们把金银珠宝都献给寺庙,把最聪明最有出息的孩子送去侍奉佛。我们一路磕长头来拉萨朝圣,高兴啦,心里一直唱着歌啦,头磕破了会长疤,只要身体还活着,血也没流完,就一直磕。至于饿了渴了病了,都会过去,神佛保佑。你们汉人看不出我们心里有多快乐。来去都一丝不挂,可你们汉人想在世上留下的东西太多,佛是帮不了忙的。你们吃的、穿的、住的都比我们好,也比我们讲卫生,可你们痛苦,因为你们的心在地狱里。

文章来源:纯净纯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