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时的金光

我跟爱人相识的第一天,他就告诉我,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他有一个特殊的爸爸,那就是念佛念了50多年的爸爸,非常慈祥。结婚以后,我感到很幸运,不但有一个好的丈夫,还有一个真心爱我们的好公公。婚后12年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他平时很少说话,但大家都非常尊敬他,就是因为他是虔诚的佛教徒,只要有求于他的事,他一定非常认真地去办。比如他经常给人家治病,有一次三九天,半夜有人敲门,来了一位老人,说牙痛让他扎针,他二话没说,穿上衣服就扎,这种事情太多了。

他生活非常有规律,早上3点半起床,念佛、绕佛、坚持早晚课、供佛、上香、打坐,365天,天天如此。抄经,诵经,唱念。他生活中每一小节,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对我内心深处产生莫大的震撼。因此我对他念佛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同时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他说他这一生发过一次大脾气,文化大革命时期,白塔寺有一位比丘尼差点让红卫兵给打死,我婆婆怕家里出事,把他穿的海青缦衣给烧了,把大批的经文给卖了,公公第一次动手打了婆婆一顿。他一生当中有两个愿望,一个是他想在有生之年去一趟五台山,还有一个是想死后给我留下一盘他唱念的佛经,太遗憾了,两件事一件也没有实现。

本来人生就是那么无常,九四年,他尿血不止,持续发烧高达41度,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坚持念佛、拜佛,每当我看到他身上带的导尿袋里,鲜红的血随着他那颤抖的身体拜佛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一抖一抖的,看到他那样子,又急又痛,我说你别拜了,病好了以后再说,他只说了一声你不懂。最后确诊为癌症。病情发展得很快,被迫住进了复兴医院。住院前考虑到吃了一辈子素食的他,吃饭是一个大问题。可他自己却说,你们俩那么忙,就不要管我了,从家中带上几个咸菜疙瘩,医院有馒头就着吃就行了。听到这句话,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此时此刻,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刷刷地掉了下来。当时,他那平静得无法再平静的语言和神态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离开家的时候,他跟我婆婆讲,他回不来了,他要到阿弥陀佛那儿去了。术后,病情越来越重,最后也起不了床了。往生前两个星期,我发现他舌尖处和心口窝的地方有两个不同大小的硬物,又圆又硬,往生前才消失。七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多钟,我爱人守在他身边,和往常一样看着爸爸,突然房间里出现了三道金光,当时以为天空打闪要下雨了,回头定神一看,不对,满天星星,立刻打开窗户,更清楚地看到三道光从西方斜射下来,直指病床上,保持时间足有1分钟,等回头看他爸爸时,自己都惊呆了,老爷子已含笑停止了呼吸,面容非常安详,有一种唯美的感觉,不可思议。

火化那天,从医院出来,身体柔软,骨灰中有几颗舍利子,其中就有舌尖上那个硬物,公公,这样静静地走了。虽然他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但给我们留下平时读过的无价之宝的经书,更多的是精神财富和昔日生活中给我留下的美好回忆。

三宝弟子:立平 合十

2002年5月

文章来源:http://www.folou.com/thread-78871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