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自由画家的真实学佛之路

弘霞居士

我是一名自由画家。1973年生,1994年皈依,法号弘霞。我从小和佛法有着解不开的缘分。

我自幼家境贫寒,我父母和妹妹一家四口,在山西一个产煤的小城市生活。除了父亲有工作,我们母子三人都是农村户口,小时候粮食都是用户口粮票分配,没有粮食的份额,依赖父亲微博的工资生活很艰难。父母就把我和妹妹经常送到河北农村的姥姥家,好歹能吃饱饭。

我在农村度过了我幸福的儿童时代,那时候,我经常玩的游戏就是站在大大的院子里,仰望天空。因为在我的眼睛里,天空丰富多彩,有很多美丽的仙女飞来飞去,还有很多长相凶恶丑陋的男人拿兵器打仗,还有很多五彩斑斓的宫殿,这一切,就像是放电影一样精彩。我沉浸在这个世界当中,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我觉得别人和我一样能看到。有时候,我和大人描述我看到的情景,得到的却是大人的一句呵斥:“真是胡说!”随着年龄长到4、5岁左右,这一切都看不到了,长大后再回想这些,我感觉非常奇怪。

从小时候我就对生死烦恼等特别敏感,看到父母整天为生计发愁争吵,我感到人生非常痛苦,小小年纪整夜的失眠。大概6、7岁时一次在农村吃了很多甜甜根,大人吓唬我说吃多了会死,我就在一个暴风雨的下午独自一人静静躺在大炕上等死,那种对死亡的恐惧至今难忘。

因为在农村长大,经常听到和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次在姥姥家,舅舅生病了,去各大医院也治不好。于是姥姥就请了一个当地的神汉做法,我无意闯进去,看到昏迷不醒的舅舅躺在炕上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讲述一些事情,还能对答如流,说他是死去的某某的灵魂等等。说累了还躺在那里大口的吃着甜瓜。我第一次见到那种情景,头皮发炸,赶紧溜了出去。后来舅舅苏醒过来,就成了精神不太正常的人了,经常像疯子一样跑到大街上,顺口成章的说唱诗文(他文化水平并不高),并且偶尔预言也很准确。

小时候我经常怨恨自己的命运,为什么生在如此贫穷的家庭?我很喜欢画画,可是父母却不让我学画,认为将来没有出息,那个时代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我画画时他们总是撕掉我的画本。由于总是忧愁,胡思乱想,功课不是很好,初中时候成绩在班里倒数。初一时候妈妈有一次机会带我去五台山,第一次看到雄伟的佛殿和慈悲的佛像,我莫名地感动,一个殿一个殿跪下磕头,同行的大人很奇怪我这么小就如此虔诚。

初中毕业后16岁,由于学业太差,就辍学工作了。在一家装潢公司做一些刷油漆等杂活。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师父是一个农村油漆匠,他不但会刷油漆,还会画画。由于我们山西那里农村有富起来修庙的习惯,他承接了一些农村修庙的工程,我16岁到20岁四年时间就随着师父学习,从开始的刷油漆到后来跟他学画画。师父我说我很有灵气,我跟他一起学习彩绘家谱、财神、菩萨、关公等神像。到后来,我又跟另外一个王师父到农村修庙,饿了和同事一起吃大锅饭,困了就躺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和衣而睡,工作很艰苦但是内心很快乐。由于师父老了,腿脚不灵便,就大胆地把泥塑的菩萨像交给我彩绘。我记得我专注的一笔一笔的彩绘佛菩萨的眉、眼、嘴,彩绘身上的衣纹,我心目中美丽的菩萨在我的笔下诞生了,我非常高兴。

有一次,彩绘完后,我在深山的庙里,一个人跪在我自己彩绘的佛菩萨面前流泪,默默的祷告:“菩萨啊,请您保佑我转变我的命运吧……”

自那以后,一次在公司里干活,市文化馆的馆长陈老师来单位办事,他有50来岁,是一名画家。他无意间看到我贴在墙上随意画的画,就找到我,问我:“你很年轻,有绘画的天赋,为什么不考美术学院?”天啊,世界上还有美术学院这种地方,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他又询问了我父母和家境的一些问题,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说如果我需要帮助我可以去找他。

这张字条一直被我小心翼翼的保存着。第二年,一向脾气不好的爸爸一反常态突然高兴的拿回来一张报纸,上面刊登有美术专长的人可以报考美术中专的消息。我兴奋地找到那张纸条和妈妈一起到文化宫找那位陈老师,不巧的是陈老师不在,同室的李老师也是画家很热情,询问了我的情况,并建议我可以和他的学生一起学习考试内容素描、水粉等基本功。接着,我初中的张老师联系我回初中重新补习文化课。我父亲知道了大怒,因为他觉得我不好好工作,学画又要学费,就扔了我的画夹子。陈老师亲自到我家里,和我父母谈心,并且保证不收一分钱学费。而在初中补习文化课一年,张老师和学校打好招呼,分文未收。

我辞掉工作,专心学习绘画和文化课一年,第二年我独自一人第一次远离家门去省城太原考试,复试到最后一关的时候,被有后门的人挤掉了,通知榜上有我的通过号码但是办公室名单上没我。我那时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这一年的希望和辛苦就要化为泡影了,我一个人跑到教学楼的顶层对着窗户大哭。哭得天昏地暗时,一个陌生的女人过来询问我,问了几句她就把我领到美术科的办公室一把把我推了进去,我哭得眼睛都睁不开,好像是一屋子的老师在开会。我又哭诉了一遍我的经历后,一位男老师站起来领着我又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开一张字条就把问题解决了。

大悲大喜,这一切仿佛都在梦中。后来我顺利地考上了省重点艺术中专。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啊!难道是我在佛像面前祷告显灵了吗?这一年这么多的素不相识的贵人帮助我,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前行,直到开学后到学校报到,我还有点身在梦中的感觉。因为自此意味着:我的命运转变了!我有城市户口了!我有前途了!

然而收到通知书,父母并不高兴,我母亲还哭了一场。因为每年的学费对他们来说都很吃力。父亲是一个普通工人,母亲没工作,只能替人卖冰糕、看小孩赚点小钱,妹妹还有先天性心脏病因手术借债,我开学时候是拿着父母借来的沉甸甸的钱怀着沉甸甸的心情去报到的。

中专的生活是愉快的,我如饥似渴地学着新的知识。一年级的时候,班级里来了一位身穿袈裟的和尚——性空师父。他的年龄比我们还小,他为了将来绘制佛像弘扬佛法,和我们在一年的光景里一起学习绘画知识。在下课时间,他就盘腿坐在椅子上为我们讲解佛法基本知识。那时候,我经常会问师父一些可笑的问题,比如,天上有圣主,又有玉皇大帝,会不会打架?……性空师父教我念的第一部经是《心经》,咒语是六字大明咒。

记得是中专二年级,我们一个班到赵家沟写生一个月,那是一个坐落在黄土高坡上的一个贫瘠的村落。我们一群不经世事的学生到了那里,兴奋的很,天不怕地不怕,深夜里还在外面尽情的大声赛歌。一个月以后写生回到学校,第二天就病了,头痛、发烧、心脏狂跳,浑身无力。这种情况持续了近半年左右,去医院检查不出毛病来,可我就是觉得难受,为此还住了一个月医院,最后也没看好,我不得已休学在家一段时间。重新回到学校时还是不能上课。一天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突然想起来性空师父教我的心经和咒语,就念了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念着念着,我“看”到从我床上跳下去一只黄褐色的毛茸茸的动物,从宿舍的门缝跑出去了。(注:这种“看”,不是眼睛看到,但是的确是能看到。)从此以后,我的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这件事情直到我后来正式修佛以后才得以解释,看来,我在农村是招惹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念佛把他念跑了……!

后来我就在寺院正式皈依性空师父了,每天放学和老居士们到寺院诵经,直到中专毕业我又顺利的考上天津美术学院。

之后大学的四年时间里,因为没有同修,我在宿舍里看经文被一些一心领奖学金的同学视作异类。我又渐渐的和佛法疏远了。这期间,我碰到很多逆缘,比如,丢三落四,性格倔强不招人喜欢等等,那时候妈妈得了重病,在床上躺了几年了。大四时候我把妈妈接到学校所在的城市治病,又要照顾她又要学习,家里钱依然很紧张。毕业时也和男友吵吵闹闹分手了,我真是疲惫不堪。总之大学的生活的记忆是非常痛苦的。

大学毕业以后,我只身一人到北京闯荡,居无定所,工作也不稳定。这时候继续接妈妈来北京治病。妈妈身体不好,脾气也暴躁,总做噩梦,总说梦里看到什么死去故人等等。我被她折磨得没办法,就想办法教她念诵心经和六字大明咒,自己也读诵回向给妈妈,有时还带她到寺院拜佛,静心。那时候,筋疲力尽的我心里向佛菩萨祈求:请佛菩萨保佑妈妈身体康复,保佑我的工作稳定吧,因为工作稳定了有收入才能给妈妈治病啊……

记得一天我一口气给上百家公司发了求职简历,到晚上就有一家北京有名的地产公司设计部给我来电话,并且不需面试就录用我,录用的理由很简单,学历证件齐全,相片人长得端正。我本来想再等等其他公司的消息,比较一下。谁知紧接着我的小灵通丢了,那就意味着之前发的所有求职单位都联系不上我了,我必须去这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待遇非常好,我工作稳定了,带妈妈继续看病并逐渐好转,脱离了病床。

我定期地寄钱给老家,父母心情高兴,家里情况好转起来。我的公司领导对我和家人照顾有周,还给我来京求职的妹妹找了工作。在这家公司里,我还结识了我现在的老公,他出身书香,家境优越。我们的缘分竟然是因为他电脑桌面上的一尊佛像,由此共同话题进而发展为朋友。我回想我在刷油漆时候,父母夜里商量要把我嫁给煤矿工人的事情,觉得这两种不同的人生境遇真是很滑稽。古人讲:百善孝为先,我想,这一切是因为我能做到对父母孝顺,上天给我的回馈吧。

之后,和先生结婚了,生活很幸福。那时候我在单位不知不觉成了知心姐姐,同事有离婚的,吵架的,心情不好的,总爱来找我诉说。我回想起以前曾经无私帮助过我的老师们,我便向他们学习,尽自己能力劝导安慰她们。所以,我的人缘很好,走到哪里都有善缘相助。

我把远在老家的父母接来北京一同居住。家里设了佛堂,供着从不同地方结缘而来的菩萨像,有我请的观音菩萨,有家人作为结婚礼物送的文殊菩萨,有妈妈请的地藏王菩萨,还有老公在西藏请的金刚萨埵圣像。一晚,我做梦,梦到这尊金色的文殊菩萨远远飘来,递过来一颗宝珠,我伸手接了过来。梦醒后我跑到佛台查看,我平时都没注意到,菩萨像手里果然有一颗宝珠。过了几天,我去医院证实怀孕了,后来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之后我辞掉工作专心照顾孩子。在家有机缘看了《了凡四训》、《山西小院》,净空法师的《和谐拯救危机》光盘,以及各种净空法师的书籍光盘开示。我开始对过去所作恶业忏悔,并开始精进读诵《地藏经》,正式修行佛法。

因为从小家境困难,吃肉对我们来说是过年的一大乐事。虽然中专开始学佛也曾经想断肉食素,但是实在是抵挡不住食肉的引诱并不了了之。后来生活好了,家里餐桌的肉食开始丰富起来。2009年,我带父母去三亚旅行,因为愚孝,给父母点了很多海鲜。三亚回来后妈妈开始生病,头痛烦躁。之后我做一个噩梦:梦到在漆黑的夜晚妈妈掉入万丈深渊,有一个黑高的人过来拿着棒子猛打妈妈的头……之后又梦到妈妈被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她的头只剩了一半,有个医生端来一碗蔬菜面片汤,她把这个面片汤倒进妈妈的头里,一个声音说:“只有这样才能救你妈妈!”之后我从噩梦惊醒。醒来后正式诵读《地藏经》回向给妈妈,并开始持素忏悔。读了几天后,妈妈的病也莫名其妙的好了。呼呼……

念诵地藏经以后,大概有2个月的时间里,我不停地感冒,总共三次大的连续感冒,每天都是头晕眼花,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度过,可我仍精进的每天读诵《地藏经》,一边读诵,一边听净空法师的讲解《地藏经》的光盘,之后做一梦:我的耳朵里流出很多的脓水,开始是脓水,后来逐渐是血水,再到后来流出的是清水,足足接了好几大盆。之后感冒逐渐好转,浑身轻松。以前我读经文就瞌睡,而且头懵懵的不解其意。自此以后,我发现自己读古文经文读得津津有味,看世间书籍也很轻松,总之发现自己变聪明了!后来建议身体不好的妹妹也读诵《地藏经》,一天她给我电话,说她也一连几次梦到浑身发出脓包,她的身体也逐渐越来越好了,开始信佛,生活的也越来越好。

我先生是儒生,儒家讲敬鬼神而远之,他起初对我的一些行为很不理解,也不能认可。我先生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尤其是各种肉类,大有吃遍天下美食之意。起初生活平常,吃的也不丰富,后来随着他职位的升迁,单位不断有饭局,吃喝各种稀奇之物,活物越来越频繁了。

2010年,我不断的梦到关于老公的事情:梦到有人侵占他的办公室,抢他的办公椅,身边有小人……后来梦到他房屋满是杀生的血迹。那一段先生情绪反常,诸事不顺,工作上遇到很多小人,生活上结识不怀好意的朋友,还经常出言谤佛。我劝他非但不听,还和我一反常态的吵闹,脾气暴躁甚至要离婚。我抓紧时间不断为他放生他平时吃的最多的鱼儿、乌龟等。还读诵《地藏经》回向给他。另念诵楞严咒。而我先生,那几日脸色越来越黑,脾气暴躁,之后终于大病一场倒下了,还发着烧。这么闹了几天后,我不断的诵经放生,先生逐渐病情好转,脾气也逐渐温和,后来真心向我道歉。我知道和他直接谈论佛法,他一时难以接受。便想办法和他有共同语言,为此和他一起向一名国学老师学习《论语》等儒学知识。平时,和他谈论时引用儒家的建言。先生很乐意和我探讨,在此基础上,我试着用儒家的观点和佛家的理论进行比较,虽然文字形式不同,但是道理是相同的。这样,貌似两个信仰不同的人,居然还能够和谐相处。从单纯的夫妻关系到同学一般的相互学习进步,并且引用古圣先贤的理论落实在我们家庭当中,受益无穷。例如,先生的工作有很多拿灰色收入的机会,但是我们相约,因果不虚,绝对不能收取不义之财。至今,我们生活水平依然是小康,却是心里坦荡,平平安安。

由于之前愚痴有堕胎行为,学佛后真心忏悔,发心为曾经堕胎的孩子读《童子长寿灭罪陀罗尼经》。后结缘看中医徐大夫、王大夫后喝中药治疗,妇科病逐渐好转。

一段时间,我事情繁杂,因为觉得自己修行小有所得便开始看他人不顺眼,经常心生嗔恨烦恼。后有缘精进读诵并抄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边研读南怀瑾师父和净空法师的《金刚经》解释,并琢磨文字,体会在心,自此心中的烦恼越来越少,发脾气也少了。

2011年自己在博客上写一些学佛感想。期间不知不觉走偏了,一位修佛的姐姐善言相劝,希望我改正,我心狂气傲满不在乎,还对那位姐姐存有嗔恨之心,一天倒了满满一杯开水准备晾凉喝,心里正在想这件事,这杯水莫名地全部扣在了我的胳膊上,烫了无数个大燎泡,把我一下子烫醒了。紧接着读净空法师的《金刚经解释》,才明白自己在佛法的理解上有问题,犯了自以为是野狐禅的毛病,之后赶紧改正忏悔。

之后有一段时间,意识到苦乐无常、因果不虚、轮回痛苦。人变得很悲观,每天楼也不下,人也懒得打理,看什么都没劲,做什么也不想做,觉得人活着真没意思。我很奇怪自己的这种状态:生活不愁,为什么这么厌世?先生看出我的问题,主动带我出去旅游散心,接触美好的大自然,这种感觉才逐渐消失。从这以后,世间的一些物质享受对我来说好像都失去了吸引力,我感到,人活着不仅仅是沉迷于现在的享受,一定要真正地解脱。

之后我发愿修行大乘佛法,自度利他。

2011年读诵《药师经》半年,为家人祈福。这期间,结缘了很多中医的善缘,并且向他们学会了自我保健养生的方法。拔罐、刮痧、温灸、按摩、食疗……通过治未病不治已病,家人的健康状况逐渐好转。

家里孩子、姥姥、姥爷逐渐都皈依佛门了。等到这一天也是很不容易,我自1994年皈依至今有十几年了,开始规劝父母学佛那简直难上加难。现在想想,是因为自己修得不好,不能给人建立信心。比如,我的脾气不好,有时会顶撞父母,家人会想:学佛难道就是这样的?……自己形象是那样不好,把佛法讲的天花乱坠,人家也不信,有时还引得他们造口业。后来明白了这一点,我再也不主动劝他们了。我先做好自己再说,对父母问寒问暖,给钱给物,定期带他们旅游,想办法让他们舒心。加上我把儿子老公这个小家料理的也不错,姥姥姥爷住在我这里,看在眼里,逐渐的对佛法的态度改变了。我还时不时的趁他们在家的时候打开电视播放净空法师的DVD讲佛法,虽然自己在电脑上看过了,也还得装作没看过似的陪他们看。之后发现姥姥对这种深奥的佛经讲座兴趣不大,却对陈大慧老师率团的忏悔报告会感兴趣,于是,姥姥逐渐上套了,看得津津有味。每天一边做饭一边念六字大明咒,曾经的爱唠叨的老太太也变得越来越开朗。

姥爷是个很执拗的共产党员,现在上年纪了,老年症开始有了征兆。我劝他学佛,请他看经不行,读经不行,看光盘不行,念咒不行,念阿弥陀佛圣号也不行,最后,我请了一个转经筒说没事你多转转吧,也不行。那简直是把我的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面对这样的老顽固,我就玩阴的吧,下来为姥爷读了很多部《地藏经》,回向给他的冤亲债主。之后,一天突发奇想给他买了几本《地藏经描红》,这下可找对了,姥爷很爱写字,打那以后每天一有空闲就安安静静的抄经,把我美坏了……之前姥爷总是愁眉苦脸,现在见谁就笑,这变化也太大了。

我身边很多朋友在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对我来说,站在因果轮回的角度,我很想去劝劝他们。一次听净空法师讲法:“做事不能攀缘,做好事也同样不能攀缘。”亦不刻意去管,有朋友信任我,找上门来诉说,我就结缘给他们基本佛书去看,去感悟。

有一次做了一件我认为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情。之后梦到有神仙给我记录功过,并说我这一件事做的不好,要扣我钱。人们所作所为都逃不脱他们的眼睛。我醒来汗颜,道家感应篇讲头上三尺有神灵,真实不虚啊。

从1994年至2011年近20年的时间,一直修行显宗。直到2011年底,结缘殊胜密法,开始诵持并观修密宗咒语,“莲师心咒”,“百字明咒”,“金刚萨埵心咒”等。

后来我还遇到了一位根本上师,上师为弟子们传承殊胜的大圆满法,开示不可思议的空性和无我的智慧,令我如醍醐灌顶。原来,人可以有这样的境界……

现在的我很知足,家人身体健康、和睦,工作顺利,孩子乖巧聪明。我还能在照顾家庭之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可能的让学生接触善知识、绘制佛像,接触佛法。我生活在一个充实自在的世界当中,烦恼少了。我对未来没那么多恐惧,对过去也不留恋,我只知道,我要做好当下的每一天。让我身边的朋友们也同享到我的快乐!

这一切,都是我修行殊胜的佛法得到的。感恩佛菩萨!感恩上师三宝!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愿以此功德,普及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弟子弘霞 2012.4.19

文章来源:新浪佛学

http://fo.sina.com.cn/xuefo/2012-10-15/1133201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