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狐、打蛇,三代受恶报

刘振玉,1929年5月出生,辽宁省建平县烧锅营子乡王府沟村人。在当地大家都知道他精明能干、能说会道,农村的活计可谓样样拿得起,放得下。逢年过节杀猪、宰鸡也不在话下。热心的乡亲便把善良贤慧的谢素芹介绍给他。婚后,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

在女儿三岁时,刘振玉上山放羊时发现一只黑狐狸,非常高兴,认为运气来了。第二天便找来炸药,放于洞口,将其炸死(狐狸被别人捡去)。当天晚上,女儿因患感冒,母亲在给她喂药时,被当场噎死。其母痛不欲生,埋怨是刘振玉炸死黑狐狸,至使爱女丧命。从此,家里是祸不单行,事事不顺,打架更是三天两头之事。

1980年,在亲友的帮助下,全家搬迁到大洼县前进国营农场上房大队。这里地势平坦,以种植水稻为生,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比老家强多了。全家都充满希望,认为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1985年夏天,刘振玉在稻田里浇地时,发现了一条一米多长的青蛇。据当地人讲:这条蛇在当地水沟生活多年,无人敢打;今天被刘振玉撞上了,可谓冤家路窄,当场被其铲成数段。村民听说后去看个究竟时,蛇身已不见踪影。大家都觉得奇怪,都认为他会倒霉。刘振玉却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小河沟还能翻船?他完全忘了炸狐丧女之沉痛教训。

到了冬天,村里的一匹马摔断了腿,要杀掉吃肉。因刘振玉胆大,又敢杀生,杀马的活非他莫属。马杀死后,正当他拽马腿扒皮时,脚下一滑,大胯摔掉了。从此,便瘫痪在床上,丧失了劳动能力。

86年8月(刘振玉57岁),他鬼使神差地喝了早已准备好的农药。服毒后,他还和二儿子开玩笑说:爸爸要走了,咱爷俩握握手吧。因其平时经常以喝药自杀来吓唬家人,久之便没有人相信了。当家人发现他真的服毒时,已经晚了,不多时便咽了气。

妻子谢素芹,1936年3月出生于本乡火家地村。家搬到大洼县后,她突然得了打嗝之病。平时没有大的防碍,每到吃饭时,总是连续打嗝,饭菜不能咽,没办法只好用水冲下,每吃一口饭要喝好几口水,一顿饭下来要喝一盆水,有时还不够,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吃完。自己在家还可以慢慢吃,如遇走亲访友,来人客往便成了难事。久之,对吃饭产生了恐惧心理,真是苦不堪言。四处求医,良药偏方,均无效果。求仙问神,也未见好转。后在医院检查出已是食道癌晚期。1995年去世(谢素芹59岁)。得病后期,水、饭均不能下咽。真是生不如死。劳苦一生,没有享一天福。

长子刘金龙,1956出生。不但一表人才,而且口才又好,邻里乡亲没有不赞叹的。十八岁当兵时,身高已1.80米,在部队做文书工作,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和锻炼。当兵第二年就入了党,当上了班长,是部队树立的典型。正当领导准备提拔他时,不知什么原因,吃了100片安眠药,领导看影响不好,只好叫他复员回家。从而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同乡战友说起此事时无不为之惋惜。

到上房村没两年功夫,就被村选去做后备干部。后来乡里知道他很有才,工作能力很强,便和村里商量要调他去乡工作。正在这时,他染上打强痛定(兴奋剂)的恶习。喝酒如命,每喝必用大碗,村里见他这样,便不敢用他了,到乡政府工作也成泡影。

几年下来,家里一贫如洗。毒瘾、酒瘾发作时,只好到外面去赊账,时间长了还不上账,便没有人再赊他。以后药店老板见到他老远来了赶紧关门,门关晚了,脚只要踏入门,再想关门也关不上(因其力量很大)。死皮赖脸,好说歹说还得再赊一次。村里唯一的小饭店也被他喝得关门大吉了。

家里承包近三十亩稻田只靠妻子尹秀英(笔者胞姐)一人劳作。插秧、运苗一个人根本干不过来,村干部怕稻田荒废,没有办法,主任亲自承包他家,刘金龙用车拉稻苗时(家里没有牲畜),主任要骑着自行车跟后面看着,稍不注意便跑去喝酒,喝多后爬入稻草堆里,再也找不到了。

若论胆量刘金龙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一年秋天,村里派他看地(怕有人愉粮食)。一天深夜,有一无头尸挡住去路。一般人可要吓死了,哪知他拿起尖刀便向鬼刺去,鬼也被他吓跑了。

家里对他已无可奈何,认为他定是得了什么邪病。母亲谢素芹到一位会跳大神的亲戚家里为他驱邪。说来也怪,正在家里睡大觉的刘金龙突然烦燥不安、大喊大叫:谁敢到我头上乱蹦乱跳,看我怎么收拾你?那边跳大神的当时被吓得昏了过去,母亲及其家人顿时慌了手脚,连喊带叫大神才上来这口气,说:“我实在没办法,请你们另请高明。”

后来,遇一顶香的为人看病,听说很灵验。妻子尹秀英便前去看香,不一会香主被狐仙附体后,悲悲切切,哭得非常伤心,对尹秀英说:我和被你公公(刘振玉)炸死的黑狐是夫妻。他叫我三十三岁守寡,我也叫你三十三岁守寡,并且每一辈都要其长子来偿命。无论如何相劝都无效果。

尹秀英见日子再也过不下去了,无奈只好带着孩子回娘家,在父母的帮助下,落户于建平县双丰村。刘金龙寄人篱下,决心痛改前非,好好过日子。几年下来,生活又有了好转,还盖起了三间新房。哪知他旧病复发,恶习又起。又开始偷偷扎药(强痛定)、喝酒。为了不让家人知道,他把酒拿到山上喝,把药拿到山上自己扎(静脉的针眼处都溃烂,全身发青)。

89年8月(刘金龙34岁),一天他上山放羊,在山坡上忧哀地唱了一整天,晚上便喝农药。服毒后,马上又后悔了,叫家人赶快套马车送他去医院,在路上不停地催促家人把车赶快点,后来就越来越微弱,途中便咽气了,留下了两个未成年儿子。他去世那天正好是父亲刘振玉三周年纪念日,尹秀英刚好33岁。

其三子刘金山,1964年出生。喜欢赌博,赌博前都要烧香拜观音菩萨,赢了当然非常高兴。有一天晚上输了很多,很生气,回来便打菩萨嘴巴。第二天她母亲的脸肿的象面包一样。

因其母亲常常有被狐仙附体的情况。据他母亲自己说:每当狐仙来时,便先到她脖子上,并且有一个硬包,难受时就叫儿媳替她掐住。有时她预测的事还很灵验。三子刘金山不信有此事,一天为试一试母亲身上是否有仙,便拿刀追杀其母,其母不知详情,急忙跳窗而出,跨墙如平地,在雪地健步如飞,三子刘金山怎么也追不上,才相信确实有其事。后来刘金山因一点小事和别人吵架,于是喝了大量药片,当时抢救及时,才脱离生命危险。直到现在仍无家、无业,独身一人。

长孙刘月通(刘金龙长子)今年二十七岁,从小很是聪明,也非常听话。五岁时因扁桃体发炎,到建平县医院做手术,谁想手术刀割在动脉,喷血不止,主刀大夫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医院不得已又重新调集外科大夫组织抢救,从中午一点抢救到下午七点多才脱离危险。第二天再度告急,因为在止血中慌忙把棉球堵入动脉口。本来是一次小手术,却差一点丢了性命。随着年龄长大,母亲望子成龙,叫他学中医。毕业后在村里开了个诊所,看病抓药的人真是不少,可谓生意兴隆。但是,每到年底都不赚钱,究其原因是每到算帐头脑就懵,不是少算就是忘算,再后来连帐本也不知去向。几年下来,不但没有赚钱,把家里种地的收入都赔了进去,也只好关门大吉。慢慢地也染上饮酒,天天是大醉,经常偷偷地喝,酒后连家人都不认识。其母及亲友如何相劝,均无效果。

十九岁时因其母训斥,喝酒后又服很多药。幸亏发现及时,才没有生命危险。后来,喝醉了经常被冤死鬼魂等附体,总见到过世的亲人和横死亡人。有时伴随着“砰、砰、砰”的爆炸声(其祖父刘振玉炸狐时的爆炸声)。并用酒瓶、砖头砸自己的头部,常常头破血流。婚后,有了个小女孩,乖巧可爱。他也非常喜欢、非常疼爱。但是,酒喝多了便要掐死孩子,并说:“这孩子不是自己的,我的孩子让你们给害了,我也要把你的孩子掐死。”所以,见他喝多了,家人特别要看好孩子。不但如此,趁着家人不注意要烧掉新房子,当时被褥已经被点着了,后家人发现及时,几个人将其摁住,才算了事。母亲尹秀英对他的教育是苦口婆心,要他学父亲的长处,不要学父亲的缺点。一次酒后将其父亲的坟用锹铲平。后遭到母亲训斥,醒酒后知道错了,孝心倒也感人,用手一把把捧土又把坟填起来。

06年5月,酒后用拳砸了佛像。06年9月在外地打工时被380伏电击倒。住院时手指、手腕均不能回弯。血管堵塞,打点滴不能过药,检查成了脉管炎,医院只好叫其回家休息疗养。

当笔者看到他时,见手臂两条大血管比大筋还硬。于是教他在佛前忏悔,并向狐仙、青蛇及所杀之物忏悔(农村杀鸡、鸭、狗,套山兔是常事),请它们原谅。并发愿将杀生现世报应写出来,让人们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就在当晚他梦见祖父打蛇的经过。第二天有一根血管已经软化,恢复正常了,真是不可思议!

刘月利(刘金龙二子),现年二十六岁;小时候更是多灾多难。经常打针吃药不说,时常不知不觉地就呼吸停止,死过去了。全家常常被他吓得不知所措。三岁时,因感冒发烧到医院住院,输液后不久便没有呼吸,医生抢救无效后,只好撤掉氧气,叫家人安排后事。当家人准备把他拉回家时,又活了过来。当时大夫也被搞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七岁时,外公到田里干活带着他同去,玩得好好的刘月利突然倒在地上,外公见他没气了,急得又喊又叫,又掐人中仍然没活过来。这回可吓坏了外公,是真的死了。只好用车将刘月利拉回家,到家后,正愁不知如何向女儿交待,谁知他又醒了过来,又一场虚惊。以后对他更是不敢大意。母亲尹秀英为了两个孩子费尽了心血,真是欲哭无泪! 

在笔者整理此稿时,和大洼县刘振玉的老姑娘刘金英取得了联络,得知她及大姐、二哥几年来都患胃、肾、腰疼等疾病,久治不愈,很是痛苦。大姐更是怪病(未说明)缠身正在省城住院。她真诚地希望有缘人能超度父亲所杀之众生,使全家人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忏悔居士

二00六年十月一日

忏悔居士言:因本人文笔不佳,只是记述事情发生真实过程,繁杂而无章法,敬请整理,广传媒介或搬上影幕,利于后人。

文章来源:http://fjbbs.fjnet.com/gshi/200908/t20090818_132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