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智者与佛教思想的对撞(6)

y20140124-42

1、缅甸教育家,外交官和联合国秘书长吴丹

我从来都认为一个受过真正的教育和富有想象力的人的标志是,当面对21世纪时,他感觉自己是一颗小行星。在我的演讲和写作中,我受到的佛教教育比任何其它事物,都能帮我意识和表达这一世界公民的概念。作为一个佛教徒,我被训练成忍所不能忍,我被培养为不仅要具有宽容精神,同时也珍惜道德和精神素养,尤其是谦虚、人性观和慈悲。而最重要的是,要达到一定程度的情绪平衡。

吴丹(1910 – 1974)

缅甸教育家,外交官和联合国秘书长

2、美国作家、诗人和先验论家

当人们听说他们所信的基督的声誉和佛差得很远时,我知道一些人很难认同我所说的。不过,我仍然希望他们热爱基督超过佛,因为这里最关键的是爱。

大卫·亨利·梭罗(1817 – 1862)

美国作家、诗人和先验论家

3、罗伯特·H·斯欧里斯博士

我认为佛教与现代的思想非常相应。基本上,其思想是我们所熟悉的,它采用了与我们在科学中相同的思维方式;也许不是爱因斯坦和海森伯格那样的思维,但却是廷德尔和托马斯?赫胥黎的那种思维。

罗伯特·H·斯欧里斯,文学硕士、哲学博士、理学博士,

英国杰出基督教学者、作家、英国心理学会和剑桥圣体节大学会员

4、霍夫·廷克教授

公元前七世纪到十五世纪之间,是整个古老世界的精神探索时代。这期间可以看到希腊哲学的开端,以色列先知的兴盛,中国的孔子和波斯的拜火教创始人琐罗亚斯德(根据印度拜火教徒,帕西人的传统)的出现。这一时期诞生了耆那教和邪命外道教义,而‘亚洲之光’乔达摩佛……一种灭尽*的教义,是所有之最。

万能上帝没有生存之地,似乎包含了很深的悲观主义,然而佛教通过强调自由意志和谦卑使人们从负面情绪中解脱出来。将慈悲、慈善和布施的重要性所具有的内涵组合在一起,便产生一种宗教般的温暖和爱。与耆那教一起,佛教创造了革命性的“不杀”或不伤害的理念,使人们从自尊逐步变成尊重他人的人。

*贪、嗔、痴的灭尽。

霍夫·廷克教授

行政和政治学教授,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伦敦大学

5、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恩比

痛苦的经历与随之而来的意识是不可分割的,佛陀表现出敏锐的心理洞察力。印度教把人类的世界视为假象;佛陀在一些现代西方学院派心理学家之前大约24个世纪,就认为灵魂也是幻化的了。

阿诺德·汤恩比(1889 – 975年)

英国历史学家

6、比阿特丽斯·韦伯

对也好,错也好——我在这里并非定义一个论题,我只是描述一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女孩在她十几岁时的思想状态。佛陀和他的哲学似乎在逻辑上和道德上优于基督和新约的教义,进一步说,佛教的形而上学至少在表面上具有与现代科学相似的哲学。佛陀的神的存在不可知论在终极起因上,甚至是比赫伯特?斯宾塞描述的更为完整。与基督教会的粗糙的永恒福佑和永恒刑罚不同,业力的教义似乎与现代科学中因果的普遍性和其持续力的假设相吻合。

比阿特丽斯·韦伯(1881 – 1943)

英国社会改革家,经济学家和费边社会主义者

7、英国历史学家、社会主义者和科幻小说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通过对原始资料的研究,我们明显地看到乔达摩的基本教导是清晰、简单的,与现代观念最接近的,是超越了所有争议的成就,是世界上已知的最伟大的智慧。

与其他任何人类编年体史书所产生的影响相比,佛教是世界文明的进步所在和真正的文化。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1866 – 1946)

英国历史学家、社会主义者和科幻小说家

8、英国探险家,地理学家和外交家弗朗西斯·扬格斯班德

正是因为在生活中显示出他的教导既实际又合理,才对人类产生了这样巨大的影响。他试图将新的性情赋予人类,给他们注入一种新的精神,新的心灵。其取得的成就远超过仅仅在2500多年中可能达成的,而且那时人类仍然很年轻和易受影响。佛陀留给我们的印象很深,又通过其他宗教领袖以不同的方式加深了类似的印象,它必定会解决人类本身的问题,其影响程度会日益增长。人的心灵将被净化,从这种喜悦中将升华出一种慈悲。所有的困难将被融化——冲突转为宁静。

弗朗西斯·扬格斯班德(1863 – 1942)

英国探险家,地理学家和外交家

9、中国作家、思想家、记者和剧作家林语堂

佛教作为哲学和一种宗教征服了中国,学者视其为为一种哲学,而普通百姓则将其视为一种宗教。儒家思想只是一种道德行为的哲学,佛教则具有合乎逻辑的方法、是一种形而上学和理论。除此之外,幸运的是,在佛教经典翻译中具有很严谨的学术传统。这些翻译的语言非常简洁,通过优美清晰而高雅的语言和逻辑推理,吸引了具有哲学偏见的学者。因此,佛教在中国很有名望的学者中总是享有很高威望,这是到目前为止,基督教无法获得的。

林语堂(1895 – 1976)

中国作家、思想家、记者和剧作家

文章来源:《智者赞——名人赞佛及佛教》

(澳大利亚达弥卡法师编辑)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唐

校对: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