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究竟利他:西藏的神秘禅修艺术与科学

Ecstatic Altruism: The Secret Contemplative Art and Science of Tibet

乔·劳兹奥博士,赫芬顿邮报,2011年12月5日

y20140124-46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美国) —— 随着瑜伽运动渐渐进入主流社会以及正念和慈悲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词,受到现代科学肯定的永恒的冥想艺术融入当代生活似乎已成昨日热点。然而,如同电影“失去的地平线”中所描述的香格里拉的秘密一样,仍然有一些亚洲的冥想传统,很少为西方所知。

事实上,以叙事为主的电影与书中所描述的秘密并非仅仅是虚构,源于古代流传下来的丰富传统思想,因为西藏历史上的封闭而保留下来,直到近期才为世界所知。这些古代传统思想产生于北印度的那烂陀,世界上的第一所大学。在1959年之前,这些思想精华还一直保留在西藏文明的时间之仓中。藏传佛教独特的神秘性,并不仅仅因为它比南亚早期的南传佛教和日本的禅宗晚了几个世纪走上世界舞台,它保存完好的神秘性还包括一套密传的禅修与科学体系,被称作金刚乘佛教或密宗佛教。

什么原因造成西藏的密宗佛教,比带给我们正念和慈悲的传统佛教思想更神秘呢?对这个简单问题的回答至少有三个正确答案,每一个都能使我们更靠近其核心。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密宗的教义受到一系列保密措施守护,它们只能由我们所选择的上师,亲自而且是秘密地传授。

在许多原因之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在一位富有经验的上师指导下,才能最安全,最有效地驾驭修习密续所产生的、强大的、心性改变的境界。虽鲜为人知但更关键的是,密宗佛教的考验和激励是人际之间英勇的利他主义的榜样艺术,是一种围绕于导师与弟子之间友善的、激发灵感的艺术。

不论我们是否已经进入这种师徒纽带关系的传授之门,藏传佛教的第二个神秘点虽隐藏在表象背后,却是每个人都能够看到的。与东南亚佛教经典的简洁性不同,中亚的密宗传统是嵌在丰富的感官和象征符号架构中的禅修艺术和修习仪轨。例如,其典型的佛菩萨形象,与早期佛教无象征的、禁欲主义的形象相比,带给我们更深刻的冲击及明显的宗教体验。然而,把表象放在一边,密宗的佛菩萨形象与其说是系统的宗教象征,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模拟理想生活方式的实用技术,意味着可以帮助我们观想崇拜对象并体验佛陀和上师的加持,展现了得到证悟的利他主义者们在世上利他的英雄之道。

随后我们会了解到佛教密宗最后也是最本质的特点:它依赖于喜悦和专注的境界来加深和加速禅定的自我分析和自我转换作用。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境界,而似乎完全脱离了以前所认为的,对于冥想至关重要的苦行者的静虑,是或不是佛教徒等等,这个境界与 “阿维拉的圣德兰”(又译为“圣女大德兰”)或“圣十字若望”的超脱尘俗的神秘境界类似。然而,藏传佛教徒达到这些境界时即不神秘化,也不神圣化,反而更具科学性、更脚踏实地。

与通常的意识交替,无梦睡眠、极度兴奋或者濒临死亡状态相类似,禅定感应的流动状态和自然快乐,可快速而深入地治愈精神问题。通过敞开大脑和神经系统,启动大脑的可塑性和学习性,能够使我们打开创伤记忆的大门,释放压力反应,从而能够完全敞开心灵,担负起慈爱的己任。我们一旦掌握了这一甚深、转换的艺术,就能够自然地唤醒本身具有的充满法喜的全然开放,充满自性利他,逐步获得利他主义上师的精神境界及脑神经状态。

尽管独特的藏传佛教将正念和慈悲看作任何禅修生活的基础,它同时也保留着应对压力驱动的现实世界中所需的强有力的禅修方法。榜样艺术和密宗佛教极乐的精神体验提供了最快、最有效的方式,能够得到禅定的清晰境界并为我们的生活带来真正的热情。由于正确的指引和循序渐进的修行体系,令人向往的藏传佛教为我们展示了利他的愿景和通往精神引领的超常道路,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趁现在还为时未晚,全体人类的觉悟对持久和平、可持续的幸福发展至关重要。

乔·劳兹奥(Joe Loizzo), 医学博士, 哲学博士,是一位心理治疗师、压力研究者和冥想导师。他的著作有“月称注龙树菩萨的《六十正理论》”(佛教科学宝藏)

文章来源:http://www.buddhistchannel.tv/index.php?id=7,10608,0,0,1,0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刘华

校对:圆唐

校注:《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是美国著名的新闻博客网站,始创于2005年,创建人是希腊裔美国女作家阿里安娜?赫芬顿等三人,特点是消息来源广泛和拥有多名专栏作家,提供原创报道和新闻聚合服务,着重于国内外时政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