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智者与佛教思想的对撞(3)

 y20140124-54

1、德国作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赫尔曼·海西

赫尔曼·海西(1877 – 1962)德国作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

目前在此领域中,佛陀的教言是无与伦比的、相当丰富和深奥的智慧源泉与宝藏。当我们不再将佛法默认为是简单的知性上的、并带有某些怜悯心的东方古老概念的集合,如果我们将佛陀视为有远见的、偶像、觉悟者、最完美的人,我们就会发现在他的教导中,具有完全独立的哲学内容及道学内核,是人类的一个伟大的典范。

无论什么人,只要研读其无数教言中的少量内容,就能很快体会到其中的和谐、心灵的宁静、微笑的远见卓识、完全不可动摇的坚定以及不变的仁慈和无限的耐心。对于达到这种神圣的心灵平静的途径和手段,其教言充满建议、告诫和提示。

在佛陀的教言中,和智慧有关的内容只占一半,另一半则是关于生活,关于生存、劳动的成就和行为规范的生活。

这是一种训练,一种过去曾获得了成功,现在仍在继续指导人们的,在精神最高层面上对灵性之我所做的训练,是那些谈论“寂静无为”和“印度梦幻”消除胡思乱想的人所做的训练,其中包含佛陀关于清除概念的内容;佛陀实现了对他自己及其学生的训练,严守戒律、设立一个目标并获得果位。

在这些行为面前,即使真正的欧洲的英雄也只能感到敬畏。

2、著名英国医生格雷厄姆·豪博士

格雷厄姆·豪博士,医学士,理学士,精神病学学士,著名英国医生。

我研究佛教禅定越多就越深刻地认识到,我完全接受佛教的心智训练方法。这种心智训练在无偏见、客观和分析性方面,与西方对于心智研究的科学态度是一致的。但那是一种非常个人的、直接的体验,不依赖于他人的观点或建议。其方法也极为简单,基本上属于“单纯的专注”,但却是在精心抉择和有控制的系统中持续地“啊,看”。

禅定对所有预先的判断、“有关事物”的谈话、争论、讨论以及种种这些我们西方热衷的浪费时间的做法都进行了探索。事实上,它令你摆脱常规的束缚、偏见、陈词滥调、盲目和固执己见,并使你自由自在地观察及验证世界的真相。

3、著名英国法官克里斯特·汉弗雷斯

克里斯特·汉弗雷斯法官(1901 – 1983)英国著名法官。

佛教之道是远离所有边见的中道,但这不是儒弱的妥协,而是一种远离了迷信和懒惰的理性。进入不急不慌的状态,避免了无尽的过度反应。佛陀将此道称为通往涅槃的八圣道,虽为最高尚的精神修持,却以简单的形式出现。佛教并不是悲观主义也不是‘遁世’,它是一种思想体系、信仰、灵性科学和生活方式,是理性的、实修性的、包罗万象的。

2500多年的时间里,它满足了近三分之一人类的精神需求。吸引着那些寻求真理的人,摈弃教条、满足缘起也满足自心;坚持自我解脱并包容其他观点,包括科学、宗教、哲学、心理学、神秘主义、伦理学和艺术;并指出只有人,才是其当下生活的创造者,也是他命运的唯一设计师。

4、英国作家、剧作家和思想家奥尔德斯·赫胥黎

奥尔德斯·赫胥黎(1894 – 1963)英国作家、剧作家和思想家。

在早期的佛教徒中,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形而上学理论,只是将其视为无意义的和不必要的而予以忽略。他们关心的是可以影响人生的当下体验,并将其称为“解脱”或“觉悟”。

佛陀和他的南传教派弟子将此解脱之道应用于宗教的“操作理念”中,当代的科学思想家也开始将这个理念应用于自然科学。人类智能与世界之间的关系,正是佛教教义所预见的,即欲望是幻现之源。

在一定程度上,人一旦克服了贪欲,意识就可以脱离幻象。

这一点不仅对科学家来说千真万确,对艺术家和哲学家也同样如此。只有无私的心才可以超越感觉,以及跨越人类的动物性或感官的世俗疆界。所有的追求中,无执着的需求是最值得称道的,人们渴望的,不仅是同情和慈悲,还有觉察特别行为中具有普遍意义的智慧。人们身处社会和宇宙关系系统中,并仅为其中一员。

在这方面我认为,佛教绝对优于基督教。

在佛教伦理中,糊涂或无察觉,被列为主要的罪恶之一。同时,警告人们说,他们必须将社会秩序看成是其应该承担的责任,并在社会秩序中发现自我。

八正道之一是“正确的生存方式”(即正命),即希望佛教徒不要从事有害的社会职业,如从军、制造武器及毒品。

5、英国作家朱利安·赫胥黎教授

朱利安·赫胥黎教授(1887 – 1975),英国作家,动物学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乔达摩比现代最伟大的理想主义者思考的还要深刻,是印度神奇冥想的卓越象征。今天遍及世界范围的佛教的传播,不是趋向宗教领域,而是哲学和心理学范畴,神学二元论的呼喊正在不经意间不再受到关注,有思想的人更愿意接受进化和一元论的基本原则。

6、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

威廉·詹姆斯(1842-1910)美国哲学家、心理学家。

我不太了解佛教并且说得不一定对,而仅仅是为了更好地描述我的一般观点;但是,当领悟了佛教业的教义时,我还是赞同佛教的观点。

7、瑞典心理学家鲁尔·约翰逊博士

鲁尔·C. A. 约翰逊医生,文学硕士,哲学博士,及瑞典国防部心理学家。

当一个现代西方心理学家读巴利文的阿含经(Nikayas *)时,他会不断地发现属于他研究领域的内容,其中涉及典型的心理学问题。

从现代认为非常模糊的术语中,还是能发现描述感知、想像和思考以及拓展心理上因果关系的概念;行为和意识被解释为由需要支配的动态过程;存在一个无意识过程的朦胧理解等。也会发现对不同性格的有趣描述,并充满了在细致观察和实验基础上,如何改变意识的建议。

8、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博士

林祖嘉·荣格博士(1875 – 1961)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心理学流派的创始人。

作为一个比较宗教学科的学生,我相信佛教是我所见到过的世界上最完美的宗教,其进化学说的哲理和业的定律,远优于任何其他宗教。

第一次将我引到佛教思想世界里的,既不是宗教历史也不是哲学研究,而是我作为一名医生的职业兴趣。我的工作是揶揄精神痛苦,正是这一目标令我熟知了人类最伟大导师的观点和方法,佛教的基本原理是苦、老、病、死的轮回。

文章来源:《智者赞——名人赞佛及佛教》

(澳大利亚达弥卡法师编辑)

翻译:圆唐

校对:圆唐 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