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赚钱?那么你可能缺乏悲心

Got Money? Then You Might Lack Compassion

作者:杰弗里·克鲁杰,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By Jeffrey Kluger Wednesday, Dec. 21, 2011

可怜的穷富豪,政治家们都想加重他们的税赋,“占领华尔街”运动嘲弄着他们,公民之中有99%的人对他们很恼火(即使他们暗自梦想成为其中的一员)。

目前,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院的研究结果也不可能使他们的认同率得到任何提高:一项新的研究已经证实,越富有就越缺乏同情心——不要得意,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中产阶级,当然也包括你。

在一个直接命名为《情感》的杂志上刚刚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心理学家詹妮弗·斯黛拉曾试图在一组样本为300名大学生的人群中确定他们的情感能力,这些大学生都是经过挑选的能够最大范围地反应人的经济差异。

当然作为规则,大学生仅仅只有一个收入等级:穷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花费如此多的时间给家里写信要钱。如此方式,斯黛拉根据人们的收入,选择她的受试对象,即回应这些学生的请求并给他们支票的人:他们的父母。

三个实验中的第一个实验是,在她的被试者中有148个人,填写了一份详细的调查问卷,报告他们多经常和多强烈地经历这样的情感,如快乐、爱、慈悲和畏惧。她也测试他们同意或不同意的陈述性问题,如“我经常注意到需要帮助的人们。”

众所周知,这样的自我报告的数据应该是不可靠的,因为如果我们的答案使我们看起来很糟,那么,并非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能诚实回答此类问题。但是,有关个性的详细记录,是一个长久、主要的心理测试——尤其是因为评分可以被设计成纠正自吹自擂的夸张程度。

更多的内容见:现存的社会联系如何削弱你的同情心。

当详细地处理这些记录的数据时,斯黛拉和她的同事发现,在这些学生中,个性的差别没有太大的意义,这可能要归因于收入,而一个例外是:被测试者的家庭收入越低,他们的慈悲心评分越高,这是全面一致的结果。

第二个研究包括一个较小的团体,其中有64个被测试者,他们都看两个视频——一个是情感中立的关于建筑技术介绍的视频,而另一个是更充满感情的涉及对待一个患有癌症孩子的真实家庭的视频。

这些受试者再一次填写情感的详细记录,并且关于大部分情感指标包括悲伤,他们的评分记录又一次地相似。然而低收入家庭的志愿者继续出现较高的慈悲和同情心等级。

在该项研究的这一部分中,斯黛拉也采用了心跳检测仪来确定这些志愿者对这两个视频的生理反应。毫不惊奇,当播放技术说明视频时,受试者在心率上没有差别,但是当癌症故事开始(播放)时,低收入志愿者的心率明显变慢——这是一个关怀的反直觉标志,一个对我们或其他人的直接威胁导致了心率加速,这是一个更好地对危险做出快速反应的行为。

一个情感危机可以对观察者有相反的生理影响——通过简单地倾听和安抚需求可以产生更安静的注意力以帮助他们平定下来。

“我们已经发现,在具有慈悲心期间,心率较低似乎是为了去照顾另一个人,身体在使自己镇静下来,”斯黛拉说。

更详细的内容见:为什么大学生的报告记录为高水平的紧张压力?

在该项研究中的最后部分,参与者中的106个都是成对分组,并被告知彼此互相面试,就好像他们在申请一个假设的实验室管理者的职位。

因此这些受试者应该在游戏中有真的体验,在采访中表现最好的那些人——这由斯黛拉和她的团队来判断——应该赢得现金的奖励。报告中称,当所有的受试者在接受采访时,都有相同水平的紧张或焦虑的感觉,但是当角色转变时,只有低收入的受试者可以可靠地去测试他们伙伴的相同感觉。

因此,这是否意味着富人真的是无情无义的穷光蛋,就像收入比他们低一半还多的那些粗人所说的那样?即是——也不是。关于慈悲等级的低评分并不意味着缺乏感情能力,斯黛拉反驳到。

这可能仅仅意味着缺少这种观察的体验——即有此倾向——观察他人疾苦的倾向。这种倾向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么多富裕的大学生找到了进入和平组织和其他的志愿者群体的方式。如果痛苦不来找你,你就自己出去找它——然后回家,这种经历使你情感上变得完美。

文章来源:http://www.time.com/time/health/article/0,8599,2102915,00.html#ixzz1i3uamMz6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慧灵

校对:圆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