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生物技术对灵性发展的损益

荣·易普生

作者系伯克利大学世界宗教学院教授,旧金山州立大学哲学系主讲教师

经常有人这样说:我们正处于生物技术世纪的开端,生物工程将会在这个星球生活的方方面面:经济、政治、科学——特别是医药学和环境上带来全部革新。

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是这种技术与人类的心灵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讲述生物技术的文章已经数量巨大,但关于生物技术,特别是基因工程与人类灵性的文字,几乎难以寻觅。

请允许我从两方面陈述基因工程对我们生活的深入影响。一则,目前美国政府正在考虑请医学科学家干预人类基因组,即改变了的人类基因结构会传递到子孙后代。这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人类演进即将终止。我们不仅要对人类的发展负责,也要对地球上其它有生命、无生命的物种的发展负责。

第二方面,基因工程直接触及到我们的生活(好在还尚未实现),就是利用生物工程手段制造生物武器。就在我说话的当下,很多政府正在积极地研制生物武器,想必其中也包括恐怖主义组织。

作为一名佛教学者和佛法实践者,我想简单介绍一下佛法与生物工程的特殊关系。

佛法在四个方面,区别于主要形式的科学主义和基督教的许多教义。

首先第一点就是“无害”。“无害”就是尊重所有有情生命的自身价值,而非仅仅对人类的尊重。尊重有情生命不仅仅因为他们对人类来讲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尊重生命的教义传达出的是指导我们行为准则的无私和悲悯。基于此,基因工程应该去除任何将人类、非人类有情作为利用工具的做法。如果有足够时间,我会讲述生物公司是如何残忍地利用无情生命、甚至很不幸地利用人类和其他有情的生命牟取利润。

第二点是关于解脱。解脱是指人类心智的发展和解放,它无法用科学术语来局限,因此以科学主义的视角也无法对解脱作有意义的探讨。

第三点,佛法是在开放的体系下理解宇宙。相反,科学的方法是在人工假设的前提下,以封闭的系统研究可能有意义的课题,相比真实的世界来讲,是不完整、不完善的。佛法认为,由于科学方法内在的限制,其无法估计基因工程改造了的生命在开放系统中可能产生的全部后果。科学模式没有一个可靠的风险评估。

第四点即最后一点,就是非笛卡尔特性。【笛卡儿证明了真实世界的存在,他认为宇宙中共有2个不同的实体,即思考(心灵)和外在世界(物质),两者本体都来自于上帝,而上帝是独立存在的。他认为,只有人才有灵魂,人是一种二元的存在物,既会思考,也会占空间。】佛教认为,心灵会影响身体,身体也会影响心灵。这种身心的相互作用,是建立在业力上。佛教提倡道德净化身心。

佛法的这四个理论,与当代主流的理论完全不同。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