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与康复:匿名作为精神基础

Buddhism and Recovery: Anonymity as Spiritual Foundation

凯文·格里芬

Kevin Griffin

赫芬顿邮报 2011.5.28

The Huffington Post 28th May 2011

作者简介:精神摇滚禅修中心的西方内观课程教师,

马林郡,加利福尼亚,美国。

 

“匿名是我们所有惯例的精神基础,永远提醒我们将原则置于个性之前。”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美国)——最近《纽约时报》关于11惯例和匿名的文章引起很多争议。但我认为12惯例更为重要。

如果你参加12步戒酒法①聚会,你就放下了自我身份的很大一部分。当然你只是隐去了姓氏,但你一般也不会透露头衔、银行账户、社会角色和其他很多专属于你的身份标识。虽然你很可能谈起自己生活中的故事,但一般都是与你的“病”有关。谈论你和房间里其他人共有的问题,无论是酗酒、毒瘾,强迫进食,关系功能障碍还是性瘾症(或其他)。

不要彰显个性,而是放弃自我的独特。

当我们不再想突出自己时,我们就具足了前提,按照12步文本中的说法,这个前提就是:“我们认为自私和自我中心是我们困难的根源。”抛开姓氏和自我独特感就是要对抗那种想成为最特殊的人的倾向,那种控制周围所有人和事的欲望,那种将自己欲望的满足放在第一位而不顾周围人需要的倾向。

这个看法和很多12步观点一样,很有见地。虽然没有确切地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个说话时隐去姓氏的惯例(“嗨,我是凯文,我……”)引导我们学会放下,引导我们洞察自身的痛苦 – 即自我中心的痛苦。

佛陀对这个观点有更深入的见解,他认为独立自我这个看法是错误认知。如果是这样,那么自我中心就真成了问题,因为作为中心的“我”是不存在的。很多人想驳斥这个称为“无我”的观点。对于“无我”的最佳解释是“不是自己”。比如“你的名字不是你自己;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你的思想不是你自己;你的感情不是你自己。”佛陀说如果你不能控制一个东西,那么这个东西就不属于你。你不能说这是你。所以我们学习佛教冥想时,第一步就是看自己能否控制这些东西,很快我们发现控制不了。当然,我们对它们会有些影响,但当你生病、痴迷某种东西或情绪低落时,很明显你不是主动选择要经历这些的。

我们可以说,你的任何部分都不(代表)你,这些事情都不是你,而这个观念就是佛教的精神基础。然后,从某种深层次意义上就是“我”是名“我”,而非“我”。的确,我们能发出一个声音,并说那声音是“我的名字”,但其实不是。它只是每一个人作出协议,(规定)这个身体和心灵会被叫做这个声音:“K-e-v-i-n。”这就是(所谓的)我!

然后,佛教教义指向了与传统十二步项目(十二步戒酒法)同样的观念:按照精神原则生活,而不是按照自我导向。遵循五戒;实践八正道;向有情众生提供慈爱和怜悯;平静智慧中的生活。在重获健康的领域,我们有着类似的原则:诚信、正直、忠实、勇敢、放下、仁慈、慷慨和精神交流。

这并非是你必须停止成为你自己了。“功能性自我”在继续。你还可以谈论“我”。因为你知道这些是单纯的习惯,并不是绝对的真相。当你对身份有依赖的时候,你知道(其中)潜在的痛苦。通常,当我们(在痛苦中)挣扎时,我们可以简单地问自己,“(现在)我身份的哪方面受到威胁了?我紧抓不放哪一种自我的感觉呢?”答案通常会很明显。然后唯一的问题就是:“我可以马上放下这个吗?”那就是真正的起作用了。

练习:(我)自己是谁?

列出所有你扮演的角色和你所有的身份,不管是工作,家庭,朋友,才能,个性特点,情感模式,上瘾的习惯。看看所有你称为 “我” 的事物,像名字、身体、记忆、计划、成果等。

一旦你做出列表,一个接一个去检查它并问“这是永久的吗?它能改变吗?它是否属于我呢?我控制得了它吗?”然后问自己:“这是不是曾经令我痛苦或不舒服?如果我不相信这是‘我’会发生什么事?我怎样才能停止依附这个身份呢?”

注①:

12步戒酒法:匿名会戒酒(Alcoholic Anonymus,简称AA,1935年成立于美国的自愿自助的戒酒组织),其核心行动方案是“12步戒酒法”,其遵循的原则是12惯例。

详见http://baike.baidu.com/view/587162.html

来源:http://www.buddhistchannel.tv/index.php?id=8,10180,0,0,1,0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宁玛钦卓 圆精

校对:丹秋白马 宁玛钦卓 圆精 贤通 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