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杀戮的一幕让我走上素食之路

从一个“肉食动物”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仿佛就在昨天,然而素食却已经伴随我走过了八个春秋。一路走来,我满怀着对自然、对父母的感恩之情,发出对这个世界最深的祝愿,愿世界永远和谐美好。

记得那是一次家庭聚会,大人们还在磨磨蹭蹭,讨论着要去就餐的饭馆,焦急的我已迫不及待地领着表弟、表妹先行一步到达了就餐的饭馆门口等待。

1997年,北方的四月,也许是受到了内蒙古沙尘暴的影响,虽然是下午四五点钟,但天空却是灰蒙蒙的。北风卷着黄沙向脸颊吹来,能够闻到一股腥沙味道,远远地仿佛看到了大人们说笑着向我们走来的身影,迎着风,等待变得漫长……

在路边不远处,有几个卖菜的摊堆,菜贩们懒散地吆喝着,其中一处是卖鸡的摊子,仿佛不用吆喝生意也很好。

在哈尔滨,吃什么东西好像都是喜欢跟风,从明火烤鸡、美式炸鸡、八珍、叫花子、符离鸡,到盐焗鸡。从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鸡,最近又非常流行这种现场宰杀的吃法,无论走到哪个市场前都能看到这样的摊位,远远看去总是有人在排队等待。父亲也买回来几次,每次呈现到我面前的都是已经端上餐桌的“美味”。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杀鸡场面。杀鸡人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只见一双沾满血渍的黑手伸进了狭窄拥挤的鸡笼,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安与骚动。鸡儿们仿佛已经知道自己厄运来临,被捕的那只鸡在垂死前发出了绝望的鸣叫。杀鸡人用娴熟手法,麻利地在鸡脖子上一抹,刀光在眼前一晃,血滴四溅,疼痛让小鸡双眼微闭,一只小爪不停地抽搐,再也看不到那曾在阳光下,院子里昂首高歌的身影……我在心里发出了第一次疑问,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被人宰割么?

等待让时间变得漫长,大人们的身影在阵阵风沙中显得渺小模糊,眼睛不由地被吹出了泪水。

折腾还没有停止,刚刚被宰杀的鸡又被放进了一个高高的炉桶中。铁做的炉桶一直在不停地转动,发出忧郁而低沉的轰轰声,从旁边的小口中隐约可以看到棕红色的鸡毛混着血浆在翻滚着。大约不到5分钟的时间,买鸡人打开下面的小门,翻滚的热气从门中散发出来,刚才抽搐的小鸡俨然变成了一条被洗刷干净的半成品,接过崭新的人民币,杀鸡人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慢走,好了您再来啊。下一个……”屠杀没有停止,血腥仍在继续。

不知道何时,泪水不觉已浸湿了双眼,只听见母亲在招呼我们吃饭去,弟弟妹妹们飞快地跑进了订好的包间,还没有从刚才的场景中反应过来,便被推上了餐桌,早已订好的饭菜一一上席。鸡鸭鱼肉样样俱全,而且还有我最爱吃的锅包肉和宫保鸡丁。然而眼前曾经的美食已经不再美味可口,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那只可怜的小鸡在我脑海里久久挥抹不去。难道只因为它们弱小,就如此容易被我们剥夺生存的权利吗?我们就因为一时的口腹之欲,就要这样轻而易举地杀戮它的生命吗?

没有人给我答案,但心底的声音却在呐喊:“不,生命是平等的!”

从小学到现在,我们一直提倡珍爱生命,保护环境,可是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意识到,当你食用动物的时候就是在践踏生命,当你在大口咀嚼动物的时候,已经在为环境的破坏添砖加瓦,是否想过有多少疼痛的声音在呻吟,而你却听不见……

放下手中的鸡腿,选择清新绿色的瓜果蔬菜,你不会因此失去什么,反而会得到失去已久的那份清新感受与活力。

茹素七八个年头,素食生活不仅带给我结实的身体,清晰的头脑,还让我结识了许多食素朋友。他们可能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年龄,但却有着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只是在饮食上做简单的改变,就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轻松美好。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在美丽的阳光下走进这个圈子,成为一个更快乐的人,嚼着萝卜青菜,哼着幸福的小曲,在生活中谱写绿色的和谐之歌。

文章来源:http://www.liaotuo.org//wenku/article-112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