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骗少女卖淫的恶报

1980年中国开放之后百业兴隆,其中收购中药材的生意在辽宁省偏僻的左后山村兴旺起来。因为这里盛产药材,所以有人称它为”中药村”而闻名全国,全国各大城市的中药商都远道而来采购药材。有位姑娘叫韩霞,父母是老药农。

韩霞虽然只是17岁的姑娘,但是颇具生意的天份。为了对付药商奸诈压价,维护村民的利益,她自告奋勇把村民集合起来,由她代表全村与药商议价,争取公道合理的市价,这种方式为村民赚了不少钱,得到村民的称赞。杜尧是来自上海的大药材商,发现韩霞的才干出众,如果加以栽培,将来一定可以帮他赚大钱,杜尧以高职优薪诱劝韩霞到上海发展。由于家中有年老的双亲和失去双脚残废的哥哥,家庭的重担就落在韩霞身上,韩霞终于答应杜尧的邀请。

台湾缺乏中药材,中药材商都会到大陆来采购价廉质优的中药材。台湾有位中药商陈同新自1988年开始,每年都会到上海采购中药,因而认识了杜尧和韩霞。陈同新有位弟弟陈又新,在台湾开设婚姻介绍所,专门介绍大陆及东南亚的姑娘嫁到台湾去。陈又新藉着哥哥在大陆的人际关系,经常带台湾男士到大陆物色对象。

1980年11月,陈又新的公司来了两个客人,罗邦家和王司义,两人的年龄都是30多岁,长得一表人材,谈吐十分风趣。他们向陈又新表明要去大陆找对象的意愿。有生意有钱赚,陈又新满口答应尽力而为。三个月后,陈又新带了罗、王两人来到了上海,并且住在杜尧的私人别墅里。

当天晚上,好客的杜尧在别墅宴请三人吃饭,韩霞和一名女业务员王晓莞也在座。席间,杜尧问罗、王两人在台湾从事什么行业。罗邦家说他是电子公司的董事长,有三家分公司及两百多名员工,因为每天忙于业务,先前几任太太都因此离开他,现在他正需要找一位贤慧又能帮助他拓展事业的女性。接着王司义也自我介绍,他是开建筑公司的,每天必须在台湾的北部、中部、南部工地奔走,因为无时间陪伴太太,都是离婚收场,很想找一个善解人意、体谅丈夫的好太太。

罗、王两人生动的自白,再加上陈又新称赞附和,使得杜尧听了频频点头称许。尤其是未婚少女韩霞听得入神,眼前二位财貌兼备的年轻企业家,正是梦寐以求的好对象,情不自禁地流露了爱慕之意。心想自己家贫又没有读过什么书,如果两人之中有一人不嫌弃她,肯娶她为妻,她一定会立即答应,这样不仅能改善家里贫困的生活,而自己亦成为令人羡慕的董事长夫人,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幻想。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韩霞憧憬美好未来的眼神,被罗邦家、王司义看透了,就像看到上钓的鱼儿一样清楚。接着经过陈又新再三怂恿,杜尧的热心撮合下,韩霞嫁给王司义,罗邦家娶了王晓莞,一场戏剧性的婚姻就这样迅速而轻易达成了。正当韩霞俩正在编织美梦的时候,一个大阴谋正像渔夫在收网一样,把鱼捉到手。

在陈又新的大力协助之下,两对新人来到了台湾,一出机场,韩霞、王晓莞立即被人蛇集团载往桃园的一个公寓里软禁起来,并且扣留她们的护照,此时韩霞、王晓莞两人方才如梦初醒,得知自己身陷贼窝了。

第二天,罗、王陪着人蛇首脑蔡昆森来看韩霞、王晓莞,威胁两人说,如果不好好接客,或者报警的话,不仅本人的生命危险,而且会连累大陆的家人。为了证明他们的黑势力绝非戏言,蔡昆森同时展示出两人在大陆父母的照片,并且描述他们家乡的环境。

聪明的韩霞自知难逃魔掌,唯有逆来顺受,等候时机脱身,所以假意答应蔡昆森的要求。不过,无法接受残酷现实的王晓莞大吵大闹,哭得死去活来。狠毒的蔡昆森把王晓莞关起来,唆使手下强暴和殴打她,王晓莞在身心双重严酷折磨下,被迫屈服接客。直到被扫黄的警方逮捕后遣返大陆,但是那时候王晓莞已经染上了性病,并且无法怀孕,目前尚在治疗中。

至于韩霞,蔡昆森不仅迫她频密地接客,而且引诱她吸毒和赌博,才短短一年里,原来年轻美丽的韩霞竟变得皮黄肌瘦,最后体力不支病倒,经检查染上性病和罹患癌症。蔡昆森一伙觉得韩霞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为了不给自己惹来麻烦,于是经由走私集团把韩霞送返大陆辽宁省老家,至今生死不明。

西方谚语:”长期做坏事的人,心里一定不得安宁。”以蔡昆森、罗邦家、王司义为首的人蛇集团,专门诱骗大陆、东南亚女子到台湾卖淫为业,伤天害理地赚了很多的钱,过着享乐的日子,但是良心上的不安,却一直折磨着他们的心灵,随着他们的罪恶行为与日俱增,少女们的悲惨情景不断地在他们的梦境里出现,被害者披头散发像厉鬼般地咬牙切齿地咀咒他们,初时是偶尔梦见一、二次而已。在1995年的7月份,蔡昆森等三个人竟在同一个月之内,每夜三人做着同样一个恶梦,夜夜如是,梦中一个骨瘦如柴,罹患痳疯病的女人狰狞地对他们阴笑,而且越笑越让他们觉得恐怖而惊醒,全身冒冷汗。第二天,三人的身体不约而同地不舒服。为此,他们三人特地去请著名的乩童为他们驱邪,乩童建议他们出国旅游一次,回来后就没事了。

三人信以为真,四天后三人到泰国旅游,自以为可以远离恶梦的纠缠。殊不知,在泰国第一天晚上,只要一闭眼睛,鬼魅即刻出现,比在台湾更加缠身,跟得更紧更加恐怖。一星期后,罗邦家突然无故地发疯,立即送回台湾,目前在彰化市的一家精神病疗养院治疗。

至于蔡昆森和王司义的下场更加凄惨,在泰国二人并没有任何的性接触,可是返回台湾后,二人的身体同样突然感到不适,身体日渐消瘦下去,台湾医院检查不出病因。无奈之下只好到美国求诊,结果确认患了艾滋病。半年后,二人相继非常痛苦地病死在美国。蔡昆森和王司义的妻子和女友闻悉他俩患艾滋病后都惊恐失色,立即到医院检查身体,奇怪的是她们都没有染病,连医生都感到非常诧异,这在医学上无法解释的事,只可以列为因果报应吧!

人行善积德,那种充满喜悦的心情是比做任何事情更加充实;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良心所受严厉的责备是日夜不得安宁,比死更加痛苦万倍。请看那些从事拐骗女子卖淫谋利的人,其结局都是像蔡昆森三人一样,活着心不得安宁,死得很痛苦。

文章来源:《现世报因果实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d639e401013bz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