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专访李连杰——献给释佛生日的礼物

李连杰:因为你拍电影,把电影一步一步地推向亚洲、推向世界,也做了一点点的贡献,这都不是你第一要做的目的,其实人第一个目的就是幸福、快乐,那如何达到幸福快乐,如果我到了七十岁,还是在为个人的名和利忙的时候,跟所有的朋友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临走的时候,钱交给哪个孩子,事业交给谁,你还会为同样的一个担忧的,只不过你担忧的这个量和别人的量不一样,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开始决定说,不做电影了,我就开始去寻找生命的,寻找一些答案。

李: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我说微笑;最高的境界是什么,我说是爱。

戈辉:之前有一个传说,说李连杰四十一岁就要出家,是真的吗?

李:其实真正的是三十六岁,1997年的时候,我不是出家,我只是想放弃演艺事业,专心地去了解心灵的,心理的方面,心灵的方面,为什么如此。可能跟佛教的缘分吧,这个时候我碰见了一位来自西藏的上师,就是老师了,那他就倒过来说,你不行,你一定要去拍电影,你一定要去自己做,做事情,那我才是说,不是啊,人家都说要好好学习嘛,不是心灵的提升嘛,就是了解生命的意义嘛,怎么你去把我往那个世俗的这个演艺界的大染缸这样名啊、利啊、挣扎里头,再推呢,他说,你就去,没有区别的,在这个,和在这儿,没有区别的,你去一边学,一边工作吧,你会找到你生命中的责任,那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责任啊,我对自己小家庭的责任,都已经……

戈辉:尽到了。

李:差不多了,你知道,饿不死了,就是不做,也到老了也饿不死了。他说,不是,你作为一个人的责任,你还是有的,你去找吧。其实在那个,到2004年的海啸,这七年当中,我已经把重心从,工作还在工作,但是其实每一个工作之间的空余的时间,都继续寻找答案,那么直到海啸的发生,死亡的冲击,使得我决定说,有勇气快速地推动我要想的想法,快点做,因为不知道下一个灾难什么时候再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各种因素,就离开了世间,那么尽快地、赶快把自己的相信的,带来快乐的这种方法告诉,跟别人分享。

2004年12月26日,令李连杰终生难忘的日子。印尼西北近海的强地震引发了全球百年来最大的海啸,整个东南亚地区超过100万人因受灾情影响而无家可归,当时正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李连杰一家,也意外遭遇了这场劫难。

李:12月25号,我刚到马尔代夫,夜里了已经,所以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约好了十点半跟朋友,我们有两家人一起去的,就是说本来说十点半,我们到海上去划那种橡胶船,很浪漫的橡胶船,跟孩子们玩,

当我走到海边的时候,就看见海浪过来,那我就在以为是涨潮,真的,我就以为是,很正常地在涨潮,所以第一,就是浪过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沙滩上,你知道有很多躺在沙滩椅子上晒太阳的很多游客,就把他们打翻掉了,就那椅子,就打翻了,他们就从那上掉下来了,大家都在笑,其实,其实整个海滩上,很多人都在笑,嘻嘻,这怎么这样呢,早上就打下来,涨潮就,结果大家就噼里啪啦就往上,岸上走,那紧接着再一个海浪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岸上了,再一个浪,就已经开始到小腿了,我就发现所有的人都往酒店跑了,就往高处,往回跑了,那我觉得,不大对,我就抱起孩子,和保姆,抱起孩子,就往回跑。

戈辉:那个时候有危险的感觉吗,有慌张的这个意识吗?

李:其实第一,第一个感觉就是说,哎,涨了,走吧,大家都走了,就走了,因为你没有在马尔代夫这种地方待过,那么到了腰,那个心理当时我还记得有,有一个感觉,有没有搞错,这个什么地方,度假怎么会这个水到这里来了,怎么玩啊,就是你还有这个,霎那间的,就是怎么会这样呢,这感觉。

戈辉:一点点牢骚,只是。

李:是牢骚,再往下,其实到胸口了,就开始觉得很严重了。

戈辉:那那个时候孩子呢?

李:孩子我就抱着,就托托托,托到肩上了已经,其实我一只手要托在肩上,一只手还要拉着保姆,保姆抱着一个更小的一岁的孩子,所以她已经在举着那个孩子在走了,所以到最后再来一下的时候呢,我已经要扬头踮脚才能不被水吃到,但是我看见我的保姆已经在喝水了,所以我一直紧紧地拉着她,我就回头望了一下,我就知道,真是大见识,就广东话叫“大祸”,就没有了,就是你站在海洋当中,你刚才见到的所有海边的那种小茅屋都不见了,海滩不见了,什么都不见了,就是在大海当中了,其实我已经知道说,再来一下就不知道如何办了,因为就没顶了,因为它每一个速度大约就是增长这么多,就其实不知道你太多的想法,就走啊走啊走,那其实这个还没有决定的时候,那个海水已经把我的那个,我已经拉不住了,那个保姆和小孩子已经冲走了,完了以后我就在喊,Help,somebody help(救命啊来人啊),就看见很多酒店的那个员工,因为他们虽然在那个地方,还是有人认识我,Jet Li(李连杰)的,你知道,所以很多人一看到是我在喊,就冲出来,抱着她们就,就拖,就抢,几个男的就把她们救起来了。那救起她们,我就放心了一点,因为我还抱着一个嘛,那么就继续慢慢地挣扎。好在那个水就到这个位置,就过去了,跨过去了,这个海浪过去了。

海啸发生后与外界断绝联系的李连杰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两天两夜,当时关于李连杰失踪、下落不明的消息已经在坊间四处流传,虽然最后李连杰一家幸运脱险,但是与死亡擦身而过的经历却的的确确让李连杰的内心世界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李:当天晚上,我在打坐,我就在反省,就是说原来生命这么脆弱,不管你有钱没钱,有权力没权力,武功高强不高强,在这个时候,就算你是游泳健将也,老天如果该让你走,你就再,结束了,就走了,其实无情到再来一下就走掉了。

戈辉:其实武功在那个时候…

李:没有用的。

戈辉: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李:其实再来一下,你就没有了,那么这个急迫感就把所有积累的学习的经验,就一下子触动说,原来这么无常的事情是随时都会发生的,控制不了的,不是金钱可以解决的,不是你的名和利,就是这些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那马上就想,如何怎么积极地面对生命了。

李:我没办法告诉你多少人受到我的影响,但是我知道这个是我的价值观,我就会不断不断不断不断地做,我并不需要统计多少人受到感染,有这种和平的信念,但是我会坚信我自己努力地做的这个过程。一个确实的例子来讲,一个小孩子,因为他要换肾,没有足够的钱,这就是具体的事,就是,那我就呼吁全球的影迷一起筹钱帮他去换肾。那等了三年多,终于换肾了,我在拍《英雄》,在戈壁沙漠上拍《英雄》,换了肾了,突然有反应,父母用Email传给我,告诉我说,两天之内不解决,就没有了。那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说,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就通过网站,通知我全世界二十多万的影迷说,从现在你传递出这个消息去,我求所有的朋友一起为这个孩子祈祷,祝福,我在这里念六字大明咒,大家就,不会念,你会念的跟我念,不会念的我们就祝福,这个时候,我不知道结果,没人知道谁会改变什么,是吗?但是我做了。做了我问心无愧要做的事情,在那一霎那能做的事情。两天后,一个奇迹就是说,突然又有一个死亡者把肾捐出来,给这个小孩子换了,小孩子生存在今天。我仍然没有见过这个孩子,我也不需要见他,因为我觉得我做过的事情,应当做的就做了。

戈辉:上帝把你塑造成一个硬汉,但是它一定会让你有,有一点点这个最柔软的部分,最怕被伤害的部分,我要说,那是你的妻子和你的女儿。

李:这个我不能说完全去除,但是如果我跟太太的聊天和孩子的聊天,你要知道的话,就会,可能不同的想法。

戈辉:那是什么样的聊天呢?

李:比如说,我常常在跟太太说,我今天出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生命回来,我常常说,四十岁前,我为家庭做的事,我都希望你满意,我尽力了,如果将来再有金钱,什么东西回来,那就当奖金,因为我后边的重心…

戈辉:extra bonus(额外奖励)

李:哎,我后面的重心是为他人要去做,其实两者并不太多的矛盾,连人对生命都控制不了,我也控制不了太太和孩子的生命,对吗?不管我如何地爱护,她们都会,在这个人类历史上,我们只听说过有生就有死,没有见过一个有生而不死的,只是怎么珍惜,我的哲理是,每天珍惜在跟家人相处的那个时刻。

戈辉:当你跟你太太说,哦,也许我今天走出去,我就不见得还能再回来的时候,她是什么反应?

李:她也是一个佛教徒,她完全知道我这么多年的经历和思维。

戈辉:那女儿呢,女儿那么小,你跟她们在交流的时候,不可能去讲那么深奥的道理,你还是会希望把最美好的那一面,展示给她们吧?

李:没有,不是啊,我常常告诉她们,面对,勇敢地面对现实。比如说,我给你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西方的童话里面,牙齿掉的时候,你把它包起来,放在枕边,你明天早上会得10块钱,这个小天使就会送10块钱放到你的枕边,因为你长大了,你有10块钱,你掉了牙齿,就是在更换,他们是用这样美丽的童话教育女儿,所以正好,前二十天左右的时候,女儿有一颗牙齿掉了,她就摆在枕头边,她说,哎呀,明天早上会有一个fairy tale(童话),就会一个美梦就实现了,我就跟她说,孩子啊我告诉,宝贝,我告诉你,明天不会有10块钱,她说不可能,从小到大的,老师、学校、教会,都是告诉我,一定会实现的。我说,你很简单,你把牙齿包好,放在枕头底下,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去看,如果fairy tale(童话)来了,钱来了,就是爸爸输了,你是对的,如果三天后没钱,这是你找到的答案,你问我,看看怎么样。她一天一天地,从非常失望到小小失望,到了第三天以后,跑过来,告诉说,爸爸,你是对的,那个是故事,不是真实的,我说你要学会自己找结果,我告诉你一个方向,你自己去找答案,其实我觉得,人家老师说,你太残忍了,你这个,你给她多做几年梦嘛,到十几岁她自己再找嘛。

戈辉:对呀,她自然会有答案的。

李:但是我觉得,还是要从小,像我们这样家庭的孩子,一定要给她一些挫折,给她一些自己独立思考的空间。

戈辉:我以为你从小习武,比较艰苦嘛,会希望现在自己的女儿特别平和和幸福,不要经过那么多的挫折和磨难。

李:不,你要不去有这些,她们将来如何面对成长以后的,太一帆风顺的,怎么面对困难,怎么面对独立生活在这个世上呢。

从昔日《少林寺》的一炮而红,到如今身价千万的国际巨星,一路走来,李连杰看尽了人生的跌宕起伏,看开了名利的诱惑,他十分淡定地说:“我没有任何目标,也没有任何目的,我没有想过要超越谁,只是觉得,能够勇敢地超越自己就好了。

李:我的梦想,如果你说还有唯一的梦想的话,我这一生肯定达不到,我也不知道将来哪一生达到,但是我追寻的理念,是圣人们的境界,他们的境界是,无私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没做到,我还有私,所以在无私地,好好理解这几个字,全心全意地为他人服务,打我左脸,你是杀我的人,我都爱你,这种境界,我根本没,不可能在这一世中达到,但是那是我生生世世觉得我最尊敬的一个个体也好,一个力量也好,我去向往的、追求的东西。

文章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d58f6010009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