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杀我的孩子 ——900万母亲的悲伤控诉

“别杀我的孩子”用牛的语言怎么说?任何母亲怎会需要说这句话!

每年,有九百万个母亲被迫承受最痛苦的失去。所有乳品业的母牛,生下小牛后不久,就要被迫与孩子分离。有的母牛会试着击退带走小牛的人;有的会以身体保护小牛;有的会疯狂追逐运走小牛的车辆;有的会痛哭;有的会退缩到安静的角落绝望地流泪。有的,则是跟着她们所信赖的饲养者,回到小牛已被带走、空荡荡的牛栏里反复寻找。

她们全都会哀求讨回自己的孩子,用的是一种不需要翻译就可听懂的语言:她们呣叫、悲鸣、呻吟。许多母牛会连续好几天日夜呼喊;有的母牛会停止饮食。她们会疯狂地找寻;许多母牛不肯放弃,反复回到小牛被带走、现已空荡荡的地方。有的会退缩到安静的角落悲伤落泪。

直到死前,她们都会记得自己生过的每个孩子的脸庞、味道、声音、脚步,那些她们怀胎九月、呣叫交谈、辛苦生产、舔澡、深爱的孩子,也是那些她们没有机会认识、养育、保护,看其长大的孩子。

强迫受孕、痛苦生产、无情取乳、以及使她们崩溃的分离…… 如此反复的循环,她们的精神无法承受;她们的身体衰瘁;所泌之乳也已枯竭。在自然环境中,她们应该才刚要成年;但这些乳品业的母牛的生命就要完结了。当她的牛奶生产量下降,她就会和其他没有利用价值的母牛,一并被赶上卡车、送往屠宰。当中,有一些还怀有小牛,而所有的都还在泌乳。当被推往死亡,在屠宰场的地面上,还可见她们滴出的乳汁。

奶牛被迫每年受孕。生产后,挤10个月的奶;但是在第3个月就被人工受精,因此,在怀孕的时候也要挤奶。需要产出的奶量远远超出她身体所能正常提供的,所以她就开始分解身体组织来造奶,导致身患酮症。(编校注:这是一种代谢紊乱疾病, 可危及生命。)

大部分的时间,奶牛都被拴在狭窄的牛栏里,通常就在自己的排泄物上活动。奶牛会因挤奶的手粗糙不干净而患乳腺炎,会因为劣质饲料和跛腿而患瘤胃酸中毒。她要靠抗生素和荷尔蒙来维生。每年有20%的奶牛被装上卡车或火车,非法运到屠宰场,或者放她们到城市里任其饿死。

果阿邦(Goa)的屠宰场正是由阿慕尔(Amul)乳牛场建造,这个事实已不再是秘密。没有奶牛能够活到正常的生命周期,她们产奶、生病、然后被宰杀。她的幼仔则更悲惨:小公牛被拴住不能动、活活饿死,或者被送进屠宰场;因此,在印度小牛已经不叫bachda(牛),而叫katra,意思是即将被宰杀的牛。库瑞恩博士(Dr. Kurien)也承认在孟买每年有8万头小牛被迫致死。

牛奶和血液同源,都来自奶牛的身体细胞。每次你喝牛奶时,记得这杯奶是来自于痛苦悲伤的母亲,她自己的孩子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被杀,而且她自己在被榨干后也会被宰杀。

你见过奶牛是怎么被挤奶的吗?在村庄里他们使用叫普坎(phukan)的挤奶方法。把一根木棍插进奶牛的子宫摆动,这带给奶牛剧烈的疼痛;而村民们相信这样就会挤到更多的奶。

在城市里,奶牛每天被注射两剂催产素,以使她们更快产奶;而这带给她一天两次的产前阵痛。她的子宫长出疮来,使她提前绝育。催产素是禁止在动物身上使用的,但是在乳牛场附近的每个香烟店里都有出售。每个不识字的挤奶工都知道这个单词。催产素在人身上会引起荷尔蒙失调、视力减弱、流产及癌症。

所有的乳品业的经营(包含有机乳品业),之所以能存在,都是靠着对数百万无力反抗的母牛,做出那对母亲而言最残忍的事——夺走她们的孩子。

消费乳制品,也就是以购买来资助这样的残酷行为。

牛奶,来自于一个悲伤的母亲。

你可以停止这一切。

文章来源:http://www.liaotuo.org/wenku/article-120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