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躲过大劫难

江西 梅阿兰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当冬季农闲时节,山民们三五成群,带上猎狗,背上猎枪,进山狩猎。

一天,猎狗跟踪一只麂子,将它堵在独路中间。前后有凶猛的猎狗,左右是一上一下两道悬崖,眼看无路可逃了。生死关头,麂子不顾一切,“蹭”地从左边悬崖跳了下去,刚好掉在崖下我家的院子里。

父亲轻而易举地将这只麂子活捉。他找出一把尖刀,在石头上磨了起来,准备宰杀这从天而降的猎物。受惊的麂子浑身发抖,“咩咩”哀叫,惊恐无助的双眼看着母亲,又看看我们姊妹几个。

那时我才8岁,这情景使我动了恻隐之心,我拉住父亲的手哀求说:“爸,它多可怜啊,好像还在流眼泪呢。不吃它吧。”母亲也是菩萨心肠,对我的提议马上表示支持:“是呀,麂子跳到咱家院子是想我们保它一命。如果把它杀了,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父亲犹豫片刻,点点头要给麂子松绑,母亲又说:“不忙放,图个吉利,我们给它挂个红吧。”说着,进屋找了条我们几个小姐妹用过的红头绫子,小心地套在麂子脖上,死死地打了个结。麂子看了看我们一家人,便没命地跑进了山林。

时间一晃过了半年多,我们早把放生的事给忘了。一连几天,秋雨滂沱,一家人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我和两个妹妹在院子里跳橡皮筋。突然,小妹尖声喊起来:“快来看,我们的麂子回来了。”全家人甚为惊奇,一起跑出来看。果然,田埂上有一只麂子,脖子上的红头绫子已经褪色,它朝我家的方向走来,时不时还停下来定睛瞅瞅我家的院子。

雨停了,我们一家大小踩着泥泞往田埂边跑,想去看看这只可爱的麂子。正在这时,突然传来“轰隆隆”天崩地裂般的响声——天啊,后山垮岩了,大片泥石瞬间掩埋了刚才还是好端端的瓦房,一家人逃脱一劫。

母亲不停地拍着胸脯,说这是麂子报恩救了我们一家人。

文章来源:2011年8月5日《老年日报》 第八版

(原文见http://epaper.hljnews.cn/lnrb/html/2011-08/05/content_7105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