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力念佛感应道交——陈母李燕老居士往生事略

台大医院血液净化中心  洪石师

转载自民国九十年十一月《明伦》三一九期

陈母李燕老居士,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生于民风淳朴的士林中洲里,双亲慈善好施。李老居士自幼勤奋好学,功课经常名列前茅,然以家境清寒,兄妹众多,国小毕业即辍学,协助双亲至市场学习商务,由于天赋蕙质兰心与好学之精神,很快地习得商场的信用及亲切待人的无价经验,促使家中经济改善良多,尤以事亲至孝,最为可贵。

民国三十七年,与同乡望族陈其生先生结为连理,协助夫婿经商,数年后生育五男一女,从此更积极负起相夫教子之天职,养成勤俭持家、慈悲耐心的美德。因得父母长期身教之熏陶,子女们无不克尽孝道,兄友弟恭,遵循双亲慈善待人及厚培功德之志向。

民国八十五年冬,老居士就常到台大医院做血液透析(洗肾)治疗,并开始接触学佛环境,因长子皈依佛门,也逐渐体会到母亲将来唯有依靠佛力,才能了脱生死,离苦得乐。老居士因膀胱及肠子不好,经常需要高级营养药剂的搭配使用,才能勉强接受洗肾治疗。八十九年之后,却因经常昏睡与微烧,几乎长年住院,然以平日待人和蔼可亲,又蒙佛菩萨加被,每当清醒时,皆能欢喜随众念佛,发愿求生西方。有一天午饭后,大媳妇推著轮椅陪老人家到医院的佛堂礼佛,正遇大众念佛做午课,媳妇问:“是否要回病房休息?”老人家说:“等念佛结束再回房。”如此诚恳信愿,令人感动。长子见母亲因缘成熟,即安排皈依三宝,使正信佛法。从此不分昼夜,常由念佛机陪伴随时念佛,甚至影响两位菲佣也会助念佛号;同时,老居士的面貌逐渐从苦恼样转变为安详样。问她感觉如何?则直说:“一切都放下了…,连老伴我也都放下了。”

然而,无常迅速,今年老居士七十四岁,年初以来,即不良于行,外出必须以轮椅代步,精神状态也不好。时至五月初,一直发烧不退,血压明显下降,必须以升压药剂维持精神,洗肾前提醒她念佛,也只念一声就无法再念了。此时,原本必须出国办事的长子,立即取消行程,并会同莲友积极安排助念事宜。经陈伯父的决定,于五月二十四日(星期四)随即在自宅空屋备妥临时佛堂,并供佛为她发愿忏悔,又新装冷气设备,预备助念,然尚不忍放弃医院洗肾治疗。直到二十八日晚,全家毅然决定接母回家。是夜,因缘殊胜,数位助念经验丰富之莲友皆到场通宵守候,轮班助念;孝子们亦陆续虔诚礼佛代母忏悔,求佛接引。诚是佛菩萨不负苦心人,二十九日清晨六时三十分左右,已十几天不曾张嘴的老居士,突然示现张嘴猛力念佛。此刻,子女见状皆长跪专念,大众随即快板助念佛号,如此庄严之相,历经二十多分钟,老菩萨的嘴唇才慢慢地合上,而正念分明,蒙佛接引。计回家前后共助念二十二小时,更衣时全身柔软,正是“感应道交,瑞相往生”之证验。李老居士毕生习劳惜福,不贪享受,如修行人。而终以孝子孝心感应,因缘成熟,更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为依归,值为净业学人之借镜。

后记:此次助念应是“成功之助念”,末学有幸躬历其境,亲睹李老居士临终无碍往生。深觉助念于断气前之效果最佳,那时将弥陀圣号慈悲灌入临终者耳根,落入八识田中,促使亡者于临终之际无暇妄想,当为助念之上策。

然断气时刻之判断,甚为不易,须累积助念经验方知。助念期间,家属可在佛前诚敬代为忏悔除障,并观察临终者呼吸方式,若胸式呼吸可判为几小时后往生;若尚以腹式深度呼吸则往生时间较不确定,应做长时助念之打算,以免助念者因劳累困顿而松懈,致失断气时刻助念之良机。

文章来源:http://www.fomen123.com/fo/shiji/ws/1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