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103节课

第一百零三课

 

辛二(遣除于彼之争论)分三:一、辩论自性若是空性则成众生皆现量通达;二、辩论若空而不现则成谁亦不证悟故因无义;三、辩论无自性不成宗法等故所立与因之名言不容有。

壬一(辩论自性若是空性则成众生皆现量通达)分二:一、辩论;二、回答。

癸一、辩论:

若尔已了时,彼性现量故,

诸愚何不证,万法此本性?

颂词中说:在见到柱子、瓶子等诸法时既然了了分明,其本体已经现量了达的缘故,这些愚者为什么不能证悟万法之本性呢?

对方提出这样一个疑问:当我们现量见到一处空空荡荡的场所时,便可以清楚了知此处无有瓶子。同样,一切法的自性如果真是远离一切戏论、远离一切执著增益的空性,就好像用眼睛看见无瓶之处而了知无瓶一样,见到瓶子、柱子等一切法时,对于瓶子、柱子等不可分割的本性——远离四边八戏之空性,应该同时见到。既然如此,未了知离一多因等推理的凡夫人为什么不能证悟诸法之法性呢?对于瓶子远离一切戏论的本性,不论是谁,只要见到就应证悟为空性,瓶子与空性一味一体的缘故。

很多人经常会产生这种疑惑,在学因明时也讲过:现量见到瓶子等物体时,与之同体不可分割的无常、所作、有为法等,也应该全部见到。《量理宝藏论》中专门有这样一个辩论,对此应该如何回答呢?无常、所作等与瓶子虽然是一个本体,大家已经见到了,但以分别念进行分析时,所作、无常、有为法等是以不同反体来安立的。

那么,此处对方提出这一疑问时,我们应该怎么回答呢?所谓的柱子是不是远离一切戏论呢?是远离一切戏论。除柱子以外有没有其他一个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呢?没有。那眼睛是否可以看见柱子呢?可以现量见到。既然与柱子不可分割的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存在,而我已经现量见到了它,那是不是我的眼识已经见到了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呢?

对于这一提问,如果回答已经见到,此人应成一地菩萨或与佛陀无二,为什么呢?已经现量见到远离一切戏论空性的缘故。如果说只见到瓶子表相而未见其空性的话,所谓的离戏空性也就不是万法之自性了。

癸二、回答

非尔无始心,严重增益法,

故非诸有情,皆能现量证。

此处对上述所提问题回答说“非尔”,并不是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为什么呢?众生的相续中从无始以来就具有非常严重的增益之法,虽然一切诸法的本体是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但从有境角度来讲,众生相续中从无始以来就被非常严重的恶疾所遮覆。所以,众生虽然现量见到了柱子、瓶子等,但是无法见到与之不可分割的万法实相,具有遮障的缘故。

比如在一位具眼翳者面前放一个白海螺,他能否见到海螺呢?他说“可以看见”,他所见的是否为白色海螺呢?患眼病者无法见到。如果你们说:“应该见到白色海螺……”这一点是不成立的。眼翳者只能见到黄色海螺,此黄色是否与白色海螺成为一体呢?从病人角度来讲应该成为一体,但对无眼病者而言,海螺并非与黄色一体,而是与白色一体。

这方面的道理非常重要。我发现现在很多人在讲考的时候只是讲一讲字面上的意思,深层的内涵并没有详细分析、思考,也根本提不出什么疑问。当然,一般我在这里讲完以后,下面的堪布堪姆也会讲,之后辅导员还会再讲一遍,这样讲了三遍以后,字面上都无法过关的话,实在有点说不通,所以字面上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不仅在字面上讲得通,意义上也应该有自己的一种理解,心里面也应该有一定的收获,这样一来,不仅对自心有帮助,以后有机会给他人宣讲时,听闻者也会有收获。

所以,希望大家每天都有一种收获。法本里面宣讲的内容肯定是有利益的,只不过我们不能运用而已,如果不能运用的话,说得再好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以前有一种说法,说一个人天天上班迟到,领导对他很不满。一位同事送给他一块手表,可他还是照样迟到,于是领导说:你如果再迟到就开除你。后来他真的被开除了。别人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每天都弄不清时间,那人说:“你手上不是带着手表吗?为什么不看呢?”这时他才恍然大悟:“这是看时间的啊?!我都不知道……”

就像上面这个小故事一样,对于法本当中每句话的意义,如果没有真正在自相续中运用,即使《中观庄严论释》在剖析空性方面再如何殊胜,《净土教言》所说的往生极乐世界的教言、窍诀再怎么好,对我们来讲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大家闻思的时候不要仅仅在字面上过一遍,对于每一句话、每一个颂词的意义一定要通达,然后在不同的人面前听辅导,看一看其他人是怎样理解的,与自己的理解对照起来,这样会有很大利益。有人可能认为其他人讲得也不过如此,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们每天晚上讲考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一些观点,从里面还是会有所收获。

我们当中的有些道友,在我讲的时候稍微听一下,其他人讲的时候根本不愿意听,法本也是从来都不看,这不是一种学习的态度。我在以前求学的过程中从来不会有这种学习态度,我虽然不是很精进,但也不是懒惰的人,对于法王如意宝传过的法要,从来没有因为打瞌睡或者私事断传承,辅导也是及时参加。因此,不管当时哪一部法,我百分之百的有把握,肯定有传承,因为自己对每部法都有一种难得之心。

当时我在学院里面算是比较差的,但有时候看起来,我们这里有些道友的学习态度好像还不如我。大家还是要调整自己的学习态度,依靠听课、听辅导等外缘给自己一些压力,这样的话会有利益的。不然一点压力都没有,一节课随随便便就过去了,然后一直在那里看时间……这样的人是最讨厌的,说明他的心根本没有专注。我们在这里就是要把所有的时间用在学习佛法方面,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的,没必要一直看时间……

虽然柱子等万法的自性原本即为离戏空性,但并非所有众生在见到柱子、瓶子的同时便可以见到其本体实相。为什么呢?一切诸法的本体虽然与远离四边八戏的空性一味一体,然而,一切凡夫众生相续中,从无始以来到现在,存在很多贪嗔痴等各种各样的烦恼习气,由于被此等染污所遮障,即使见到瓶子、柱子等法,也无法真实通达其本性。就像患有眼病者见到毛发一样,毛发虽然并不存在,却能够在其眼前显现。而具有眼病者以疾病障盖的缘故,所见到的完全是黄色海螺或者黄色雪山。实际上,毛发与黄色并非实相,只是染病之人无法见到,就像众生所执著柱子的现相虽与实相不符,但是以烦恼遮障的原因根本无法见到实相。

我们不能说:柱子的本体是离戏的,所以众生必须要见到离戏。不能这样说,否则,海螺的本体是白色的缘故,眼病患者也必须见到白色海螺,然而,眼病者虽然很清楚海螺的本体是白色,但在他眼前显现的确确实实是黄色,这一点也是不能不承认的。

在学习中观的过程中,对现相和实相进行区分相当重要。对于上述胜义谛的意义,此处运用一个世俗的比喻进行说明:被烦恼等蒙蔽遮障的我等凡夫人,虽然见到了相续不断刹那无常的事物,但是正在见到的同时,凡夫人能否通达刹那无常呢?不能通达。对于从未闻思过中观的人,或者从未听闻过四法印的人来讲,在他见到柱子的时候,柱子的本体虽然刹那刹那地变化或者眼前的江河在不断流淌,但是他的眼识中并未如此见到,只是见到一种相续存在的事物,除此以外,对于刹那的无常性根本不会见到。在见到柱子时也是如此,柱子虽然由无数原子、分子构成,但他只见到一个综合性的形体,根本见不到组成柱子的无数微尘。

所以,外境虽然如此,但有境不一定完全照见。如果能够完全照见,那所有世间的人们在见柱子时就应该通达无常了。关于这方面的辩论,《入菩萨行论·智慧品》中也有,这种辩论是很重要的。对于一切万法的本性,凡夫众生为什么看不见呢?具有遮障之故。诸佛菩萨为什么能够看见呢?无有遮障之故。

事实上,凡夫人在见到柱子的时候,并不是显现一个与自性空性相违背的柱子,只是没有认识到它的本体空性而已。既然没有真实见到柱子的实相,那与现量见是否有妨害呢?无有妨害。因为所谓的现量也分名言现量和胜义现量,凡夫众生见到柱子,这就是名言中的现量,而柱子远离戏论的法界实相,对他来讲并未见到,为什么没有见到呢?具有遮障之故。那与现量见到是否有妨害呢?没有妨害,凡夫人见不到柱子的空性属于正常现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凡夫众生现量见到的这些有颜色、有形状的法,虽然本体中明明不存在,可是以分别念一直执著为有实,这一点表面看来似乎相违,让人感觉特别稀有。为什么呢?柱子明明是空性的,凡夫人却见到并非空性的一个法,确实是特别奇怪!

然而,麦彭仁波切此处说:一切万法的本体虽然是空性,但凡夫众生无法见到,只是看见虚假的现相并对此耽著,这一点不值得大惊小怪。真正奇怪的是,淡黄派与食米派的邪慧者在见到牦牛等时,并不认为已经见到牦牛,见到柱子时并不认为见到了柱子,见到房子时也不认为见到房子,反而说所见到的是从未见过的牦牛的总相、房屋的总相,认为外境上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一个总法是存在的,这才是特别奇怪的。

柱子的本体本来即是空性的,对于这一点,凡夫众生无法见到反而执著为有相状,这一方面说有点儿矛盾,确实不合理,但与无始以来的习气有关系,也并不是特别奇怪。最奇怪的是什么呢?就是食米派和淡黄派,对于与石女儿无二无别、本不存在的总相法执著为存在。因明当中已经明确讲到,总相是一种无实法,《释量论》里面也通过七种道理宣说了总相不存在的道理。

壬二、辩论若空而不现则成谁亦不证悟故因无义

以能断增益,能知之能立,

比量能了知,瑜伽王明见。

这一偈颂中虽未直接宣说对方观点,却也间接指出:对方实际是这样认为的,一切法的自性虽然是空性,但若未了达这一自性,那将它称为自性又有什么利益呢?比如现量见到柱子时并未了达其本体,即使说它的本性空性又有何意义呢?因为谁也不可能证悟柱子空性这一点。

这是对方的一种疑问。下面在解释颂词意义的同时,便可对对方作答。

并非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一切万法的自性虽然是空性,但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了知的,为什么呢?通过听闻上述教言以后,可以断除我们相续中对万法产生的众多增益邪见,比如柱子是不空的,柱子是红色的、长方形的等等,依靠学习中观的离一多因等推理,可以无误了知柱子的本性为空性,所谓的颜色形状也只是一种现相而已。另一方面,依靠自己反复思维此推理所说意义,具有此种比量智慧的人,虽未获得一地菩萨,仍属凡夫的资粮道和加行道,但以总相方式也可了知万法的自性空性。

《辨中边论释》以及《智者入门》等很多论典都认为,资粮道和加行道的凡夫人,虽然未成为一地菩萨,不能以现量方式见到万法实相,但以总相方式可以认识。麦彭仁波切在讲大圆满的时候,也说从资粮道或加行道开始会对自心本性有一个相似的认识。

所以,在座的很多道友也不要认为:大中观、大圆满是非常甚深的,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不能这样想。凭借自己的智慧和信心,通过精勤祈祷上师以后,对于一切万法无有自性的道理以总相方式可以通达,这就是胜解行地以寻思方式得以了知。

对于此义再加以修持的非常了不起的瑜伽王,依靠其无有颠倒的智慧,完全能够通达一切诸法的平等性,了知万法真正的本来面目,这就是一地菩萨。从此之后,一地乃至十地,越来越往上时,法界的明现境界也会越来越增上,《入中论》将十地对应为十波罗蜜多,并说:每一地的现分和清净分都会逐渐增上。一直到十地末尾,对于一切万法的本来面目,依靠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在一刹那间完全通达,这时便是如来正等觉,也即世间人们所谓的获得佛果。

佛在《三摩地王经》里讲了对诸法实相进行辨别等许多三摩地,从这些三摩地中,可以生起无有任何分别念的特别清净的智慧。有关这方面的道理,在《现观庄严论》第四品中也讲了很多。

那么,无论获得佛果还是获得第一地菩萨的圣者们,相续中已经具足可以辨别诸法等性的三摩地。当然,诸佛菩萨的三摩地所产生的智慧,完全可以通达里里外外所摄的一切万法,在未经详细观察时如同水泡一样存在,真正经过观察以后,根本无有任何实质,全部像梦幻泡影一样,不存在任何真实之自性。获得这种三摩地以后,不仅完全通达一切万法现而无自性,自相续中对万法的增益分别念等邪见也可以从根本上断除,从此以后再不会生根发芽。

正如《大悲经》中所说:“如于湿性芭蕉树,求精华者渐剖析,然内与外无实质,一切诸法如是观……”这个教证在其他经典中也引用过。有些人认为,芭蕉树里面有一种实质,实际上,真正想要得到其中的精华或者实质的人,对其无论如何剖析,剥到最后也是得不到任何东西。我在杭州的时候,有一次见到芭蕉树时,观察了好长时间,确实从树干开始一直剥,真的到里面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像卫生纸一样全部是缠起来的,表面上看是一棵很壮观的大树,实际上根本没有一个实质。

现在世间上的任何一个法也是如此,没有详细观察的时候,生活存在、感情也存在、男女相也存在……所有白红等万法似乎都存在;真正以空性智慧进行剖析时,就像芭蕉树一样,所执著的任何法都得不到,全部如同梦幻泡影一样,没有任何实质。这就是佛陀给我们留下来的最珍贵的智慧结晶。

《因缘品》中也说:“犹如伏魔树边花,世有实质不可知。”“伏魔树边花”, 印度梵语叫做昙花,汉语翻译过来叫做伏魔树边的花,是指伏魔树边上开的一种花,我们经常以此花比喻人身难得。一般来讲,昙花生长在无热恼海旁边,只有在佛陀出世的时候才会出现,是受时间和处所限制的。当昙花不存在的时候,说明它真正不存在,而不是实际存在却看不见。又说:“比丘抵非彼彼岸。”如果通达一切万法的实质不存在这一道理,这位比丘已经抵达了轮回的彼岸。“非彼”指不是彼岸,也即轮回,“非彼彼岸”就是指轮回的彼岸。也就是说,如果了知如同昙花不能出现一样,通达一切法无有实质的道理,此比丘已经通达一切诸法的实相,到达涅槃之彼岸了。“如老蛇皮旧蜕换”,此处用比喻来说,就像毒蛇蜕皮一样,已经老旧的皮换下来以后完全舍弃,了知一切万法实相的比丘已经将轮回完全舍弃。或者也可以这样解释,老蛇蜕换下来的皮里面无有任何实质,从这方面理解也可以。

教证中所说伏魔树边的昙花,由于并非经常绽放,所以并不是说在无花季节存在,只是因为细微而不见,而是本来就不存在才无法见到的。同样,一旦见到了世间根本无有实质可言, 就可以从轮回世间的此岸趋达涅槃的彼岸,也就是完全弃离轮回。

所以,学习中观也好,学习大圆满也好,我们应该经常观察,了知轮回世间中所有的人、财物、家庭等全部无有任何实义,清楚这一点非常重要。所谓的看破世间有两种方式,一是对轮回生起厌离心,以此看破轮回;一是通过自己的智慧剖析以后,了知任何法都无有实质,真正看清自相续中的烦恼或者烦恼的起源和对境,这时,相续中丝毫实执都不会产生,也说明你对中观有所认识。

佛经中以昙花和芭蕉树等比喻,想说明什么样的问题呢?就是让我们对世间不要执著。《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引用《道情歌集》的教证:“若于悦意平等境,相合心意所爱境,芝麻皮许之执著,亦唯感受难忍苦。”我们对人和财物等任何法,越去执著就会越痛苦。本来很大的一件事情,你如果看得很淡就会很快过去,比如今天我家里的人被别人打死了,只要想到所有众生都会死,也就不会很冲动地去报仇了。一件事情会不会扩大,关键就是与自己的执著有关系,金刚道友之间也是如此,越执著的时候越痛苦,本来很小的事情也会扩大。

学习中观、修习中观,对整个人类都会有很大的利益,在人的内心会产生非常大的快乐。真正的快乐,依靠任何物质都不可能获得满足,但依靠佛法的加持确实可以获得,无论是谁,只要在心里真正通达这个道理,就会真实感受到佛法的力量。

我们自己虽然学习了很多年,但确实学得很差,可在内心当中,真的认为佛法特别了不起,所以在一生中,想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用在佛法上,尽量地让所有众生通达佛法,这样一来,他的很多问题自然而然都会解决。在座的很多道友,学习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的话,以后不论到寺院里面去还是到社会上,你所遇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不用特别害怕。只要心里有佛法的知识,在修行的道路上或者人生的道路上,无论遇到顺境或逆境,都会无有畏惧,乃至生生世世对自相续都会有非常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