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69节课

第六十九课

 

现在很多人都宣称宁玛巴和苯教没有什么差别,这种观点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苯教只是借用佛教的很多名词来创立了自己的宗派,比如宁玛巴所说的本来清净、任运自成、明点等修法,他们只是对佛教显宗密宗的很多名词作了一些修改,然后运用到了自宗观点之上,因此,怎么能与宁玛巴等量齐观呢?这根本是不合理的。

这种情况不仅在藏地存在,在印度也曾经出现过,比如与内教声闻宗对立称呼的名言派、与缘觉乘相对称呼的享受派、与唯识相对称呼的细微派、与事续派相对称呼的明智派、与行续派相对称呼的明行派、与瑜伽父续派相对称呼的明变派、与瑜伽母续相对称呼的禁行派、与无二瑜伽续相对称呼的胜得派……。而在藏地,佛教的中观、般若、戒律、俱舍及密宗的一切论典,还有胜乐金刚、大威德金刚、橛金刚等本尊,以及绝地火、大手印、大圆满等等,在苯教中都有如法炮制的一个仿造品;佛教认为寂静主尊即是释迦牟尼佛,他们则承许为辛饶本师。

实际上,苯教徒所说的辛饶本师与释迦牟尼佛的外相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心间有一个吉祥旋。我们以前去五台山的时候,在很多佛像的胸前也看到了吉祥旋,也叫做吉祥卍字。有人认为这是苯教的佛像,都不敢磕头,也有这种情况。

不仅仅是苯教,在当今世界上,很多人依靠自己的分别邪念,在某一个宗教的基础上臆造和发明了各种宗派学说。对于这些说法,我们没有必要一一遮破,破也是破不完的,但是,依靠麦彭仁波切此处宣讲的观点,大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应该学会取舍,尤其作为一个修行人,应该清楚如何对待其他宗教、如何保护佛教和自己的修行。我们的一生虽然很短暂,但在短暂的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坎坷的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应该以不被他夺、独立自主的智慧进行抉择。这一点,我觉得每一个修行人都应该铭刻于心。

然而,苯教当中的一些招财、打卦以及各种各样赞颂的仪轨等,暂时来讲也对人们具有很多的利益,包括麦彭仁波切所作的一些招财仪轨、《文殊占筮法》等也是引用了苯教的个别名词。因此,我们并不是完全排斥苯教这一宗派,从见修行果上,宁玛巴坚持自宗的独到见解等,但从暂时的祈福或者赞颂、供护法等方面,也可以以苯教的仪轨来行持,因为诸佛菩萨的加持和事业是不可思议的,就像文殊菩萨为了调化裸体外道而显现为遍行魔王说法一样,依靠这种方式也是可以利益众生的。

虽然如此,麦彭仁波切对苯教徒建议说:希望你们还是要虔诚地皈依佛教本师与清净教法,如果你们能够独立自主地秉持自己的本教,则应与佛教的诸位智士展开辩论、一决胜负。苯教也有皈依佛教的一部分人,他们将释迦牟尼佛与自己的本师同时进行供奉。法王如意宝1986年去了藏地的道孚以及墨尔多神山等很多地方,当时,很多苯教徒也是邀请法王到他们的寺院去灌顶,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或者,如果不想皈依佛教,那么,最好能够独立自主地秉持一种自己的教法,不要将佛教的理论、修法安立到自己的宗派观点上。

对于这样一种宗派,我们既不应该生起嗔恨之心,也不应该生起耽著之心。不论从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团结来讲,还是从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团结来讲,我们都应该抱着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问题。

在藏地,依靠地母十二尊等护法神的加持,外道并不是很兴盛。以前在尼泊尔和藏地交界的地方,萨迦班智达曾经与一个叫做绰杰噶瓦的外道辩论,如果萨迦班智达获胜,外道就皈依佛教;如果外道获胜,萨迦班智达则许诺要加入外道。最后萨迦班智达获得胜利,但这位外道可能心中并未服输,在带他来藏地的路上被雷击中而死,原因就是莲花生大士曾经吩咐过护法神守护藏地,不允许外道进入。依靠护法神的加持,外道在藏地始终无法兴盛起来。

虽然没有真正的外道,但苯教与佛教也是经常针锋相对,因为有吉祥母存在的地方,也必定会有黑耳母存在。汉地也是如此,东汉时期佛教刚开始传入弘扬时,也是与道士之间互相显示神变、神通等,《佛教通史》等很多历史资料中也有这方面的记载。

无论印度还是藏地,外道与佛教都是经常发生冲突,麦彭仁波切说:这可能也是一种缘起。因此,如果对佛教有非常大的损害,则应该以教理等各种方法来制止;其他教派对佛教无有危害就应该顺其自然,默然置之。正如《月灯经》所说:“世间他外道,心中不怀恨,于彼皆生悲,此乃初忍法。”世间上的这些外道,对真正佛法的真理丝毫也不了知,十分可怜,因此我们的心中不应对其生起嗔恨之心而应生起悲心,这就是最初的安忍。

一位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也曾经这样说过:有些佛教徒试图将所有的外教徒或者不信佛教的人引入佛门,但这是连佛陀也做不到的事情,而且也没有这种必要,但是,对他们生起悲心是非常有必要的。即使是佛陀时代,对佛教释迦牟尼佛不生信心的人也是多得数不胜数,更何况现在末法时代,又怎么可能将所有的人全部引入佛教呢?这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我们对苯教、胜论外道、数论外道、顺世外道等也千万不要生起欢喜心,如此一来,就如同恶心舍弃天人的甘露而去渴求盐水一般,将殊胜的佛法如意宝舍弃而去寻求其他外道的教法,这是非常可惜可悲的。

在座各位道友即生能够遇到如此珍贵的佛法,也希望大家发誓:在有生之年乃至生生世世也不舍弃三宝。我们一定要发这样的誓愿,在一生当中,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坎坷与磨难,都要将上师三宝当作如意宝一样珍惜爱护。有些没有头脑的人,听个别人花言巧语、断章取义地说一些语言,觉得非常受用,就舍弃释迦牟尼佛,这是非常愚痴的做法。的确,很多人在未获得不被他夺、不随他转的智慧之前,由于不具足稳固的见解,始终随风飘扬,最后将自己的见修行果全部舍弃,这种行为非常的危险。我们平时即使做不了很大的善根和修法,也应该始终以“生生世世不舍弃三宝”的坚定信心来行持。

现在有些人经常说:我现在修什么法都不成功……,总是感觉很痛苦。实际上,我们相续中如果能够真正生起皈依三宝的心和菩提心的话,这就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功德不显现也是无关紧要的。否则,在皈依三宝和菩提心方面没有任何进步的话,最后自己的修行也很容易成为泡影,这是非常可惜的。

麦彭仁波切在此也告诉我们:凡是秉持静命菩萨的自宗、释迦佛的清净教法之人,遵照大堪布亲手盖印的旨意,切切不可喜爱苯教。正是由于静命论作出了这种严格规定,苯教徒一直对静命论师十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