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解说第93节课

 

第九十三课

 

一切万法在名言显现中如何存在?在名言中,因和果之间的关系如何认识?在胜义中,因和果之间的关系又应该如何认识?有关这方面的问题相当重要。

前面已经讲了,未经观察似乎存在的任何一种因和果,以前前作为因、后后作为果,这样的道理谁也无法遮破,名言中完全是无欺而存在的,无因不生果,果必须依靠因产生,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关系。所有有实法都是依靠观待而产生的,所有无实法则是依靠观待而假立的。

那么,一切有为法依靠因缘产生的道理,究竟是如何抉择的呢?

缘起法分为内缘起与外缘起两种。外缘起法也就是指以种子生芽的方式依缘而生,《入中论自释》中详细宣讲了这样的缘起道理。《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第八发菩提心品》中讲到两大钥匙时,先后用大小乘的观点介绍了十二缘起。《俱舍论·第三分别世间品》当中讲了十二缘起,其中颂词主要是讲有部宗承认的缘起,《俱舍论自释》则按照经部以上的观点作了解说。《中论·观十二因缘品》中也已经介绍了十二缘起,还有麦彭仁波切的《智者入门》等很多相关论典里都介绍过十二缘起,在这里没有必要广说。

我们以前对小乘有部宗、经部宗以及大乘十二缘起的不共观点,都已经详细讲解过。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当中,以密宗的方式也对十二缘起作过详细解释。《现观庄严论》当中,从现证角度也讲到了十二缘起。《中论》里面,主要是从十二缘起平等无违不存在的角度来讲。因此,大家对十二缘起应该基本上了解了。

有关十二缘起产生与还灭的方式以前也讲过,所有内缘起都是以缘起十二支的方式使因果连续不断产生。下面分别讲述十二缘起支。

一、无明也叫痴心,就是对一切万法的自性真如一无所知。说“一无所知”也并非单单指无有明知,因为无有明知的特点,就连外界无情法的石头也具有。实际上,此处的无明也即是直接与觉性智慧对立的违品——愚痴心所。

一般小乘有部宗将十二缘起全部安立在蕴中作解释,因此,小乘以上将无明安立为一种心所;大乘认为无明是对一切万法的真如本性不能了知的心所。

二、行:这主要是从积业的角度来讲的。实际无明也就是烦恼障和所知障,或者说人我执和法我执,由此无明导致自己和他众产生一种颠倒的分别念,从而积业,这就是行。

三、识:由行在识上熏染习气,一旦现前便能形成果之识。所谓的识实际是一种阶段,因为十二缘起主要从欲界胎生众生的角度来安立,虽然也有十二缘起不圆满的情况,但一般来说,欲界众生从结生到死之间,十二缘起支在三世之间全部圆满。《俱舍论》中将十二缘起分为前际、中际、后际三个阶段,并对三世圆满的道理讲得比较清楚。

但是,无著菩萨、龙猛菩萨在识的承许上也有一点差别,龙猛菩萨认为识是从习气种子角度安立的;无著菩萨在相关论典中说:所谓的识从形成果的角度来安立,实际就是一种阶段。也有些认为识是一种刹那,但刹那性不是很合理;萨迦派的全知果仁巴专门著有分析十二缘起的一部论典,宗喀巴大师也著有分析十二缘起的论典,在格鲁派里面这也是比较难懂的一个问题。

自宗他宗所承许的观点没有太大差别,只是有些论师在对阶段方面的认识有些不同。当然,大乘小乘在这方面的承许还是有很大差别,各大教派的上师们在解释的过程中,虽然运用的个别语句用法有所不同,但在最究竟的观点上无有相违之处。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里面,基本上都是引用《中观根本慧论》的教证进行宣说的原因就在这里。

四、名色:依赖识形成四名。有些论师认为:除色蕴以外的其他四蕴除名称以外并非真实存在,所以叫做名。也有些论师说:就像名称无有阻碍一样,此四法无有任何阻碍而安立为名。那么,仅以名称来安立的话,色法为什么不能称为名呢?对此他们解释说:此处是从总说和别说的角度来讲的,所以色法不能安立为名。

但一般来说,由于这四法不像色法一样具有阻碍,就像名称一样,因此称为四名。再加上色蕴的凝酪等,总共五蕴。胎位的五种法未形成之前直到入胎的过程,叫做四蕴,一般中阴身也只有四种蕴;从凝酪等法形成开始叫色法,此五蕴产生的整个过程叫做名色,也就是指凝酪等五种胎位。

五、六处:依靠名色而产生眼、耳、鼻等内六处。在凝酪等阶段,眼根、鼻根等还没有形成,有关眼根等形成的详细情况,《上师心滴》以及《七宝藏·胜乘宝藏论》当中都有特别详细的说明,《阿难入胎经》在这方面讲得也比较清楚。

六、触:内六处中有任何一种存在,也就必定会产生值遇六境的触。实际在胎位阶段,眼根等首先形成,之后便会产生各种不同的感受,这就叫做触。《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到轮回过患中人类的八支分苦时,依靠母亲的行为会给胎儿带来种种不同的痛苦感受,这就是触,它也是一种心所。

七、受:一经接触,必定生起苦、乐与等舍的感受。虽然在母胎当中,也同样会感受快乐等,比如母亲的饮食适当时会有乐受;母亲运动不适或者饮食过多过少等,也会产生如同夹在山崖间的痛苦等;中间无苦无乐时,也有等舍的受。

八、爱:由于出现了受,作为凡夫来讲也就不可能无动于衷,由此出现愿意接受的爱以及不愿接受、想要逃离的爱。

九、取:由于生起了爱,对快乐的对境便会尽心尽力去追求,对不喜欢的对境也会尽力逃避。这是一般人出生之后的一种生活经历。讲《俱舍论》的时候,根据人的年龄在这方面作了比较细致的分析,此处不再广说。

十、有:在取的过程中,就像世间人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便开始造作各种各样的业,依靠这种业在三有中不可能脱离,虚幻的业不中断,死后就会继续结生。

以下二者属于后际缘起支。

十一、生:所造之业不可能虚耗,必定会随着善恶之因投生到善趣或恶趣。正如《百业经》所说:“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十二、老死:从出生时起,便存在相续逐渐变异的老。这与平时所说的生老死病有一点差别,此处将整个五蕴相续不断改变的过程称之为老,而相续灭尽即称为死。从无常角度而言,相续不断变化是老,不断变化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灭,因此,将此二者合起来宣说。当然,在其他论典中也有不同说法,比如老死分别指衰老和死亡,从这个角度安立的也有。

在《智者入门》里面,上述十二缘起支的无明、爱、取三者包括在烦恼中;行和有包括在业当中;其他七种包括在痛苦当中。《俱舍论》第三品也是这样讲的,业和烦恼是从因的角度来讲,痛苦则是从果的角度来讲,因此,十二缘起可以包括在业、烦恼和痛苦当中。

有些论典中提出这样的疑问:十二缘起中所谓的无明最初是怎样的?如果没有最初的因,会有无因生的过失。老和死之后有没有果?如果没有,会有无果的过失。

实际上,无明和老死只是从主要阶段来讲而已。果仁巴等论师说:所谓的十二缘起只是从一个循环的角度来讲,轮回是无始无终的。当然,从个人角度来讲,轮回是无始有终的,《释量论》和《量理宝藏论》中用种子作为比喻 [1]:种子没有最初的开始,最后却有终结。这是从个别轮回来讲,从总轮回来讲应该是无始无终的。

有关缘起的问题,很多论典中已经再再讲过,你们基本上都听过了。但是有些人,提出问题也好、自己产生怀疑也好,根本不依据论典所说的教义去思维,就是自己胡思乱想,这不是真正的疑问。

不论无明的开始还是任何一种外在缘起的开始,同样应该按照大乘论典所讲的道理来理解,并且真正对缘起因果生起信心。如果没有信心,整天在一种疑惑当中打转转没有多大意义。因此,大家在闻思的过程中一定要观察,一边观察一边翻阅相关的论典,对于大乘、小乘究竟如何承许应该了如指掌。

比如外境承认为心的角度来讲,在我们面前的一切法都是阿赖耶上的习气成熟才显现的,这时也是没有开端没有结尾的。或者说晚上做梦,在梦中梦到大象等各种各样的景象,这时,所谓的大象是否有一个来源呢?没有的。那么,大象身上各种内脏以及皮肉骨血等从哪里来呢?从暂时显现境的角度来讲,是依靠前因而来,但是最开始的因是什么呢?不存在最开始的一种因,因为大象从来没有产生过,从梦中醒觉时,大象也是根本不存在的。同样,一切显现只是阿赖耶心识上的一种习气,在这上面根本不会有色法的骨肉等。

从万法唯心的角度来讲,众生迷乱显现的轮回,最初是空性、根本没有的,结尾也是空性、根本没有的,虽然不存在,暂时也可以显现,按照唯识宗的观点可以如此解释。

如果不承认万法唯心,按照经部宗的观点来讲,微尘的相续一直在前面存在,它不存在的理由任何人也找不到。比如火的微尘,《量理宝藏论》中说:火的微尘是依靠前面火的微尘来产生的。同样,所谓的无明,在我们心的相续中无始以来就存在这样的迷乱因,当因缘具足时必定产生后后的果。

有关这方面的道理,一般来讲,应该依靠佛陀的语言进行论证,对于具有智慧的人来讲,通过理证来证明部分道理也是可以的。所以说,一切万法的本体是空性的,在空性当中,因缘具足的情况下可以产生,这一点是无欺显现的,这就是如来的狮吼声。

各位道友对这些甚深的问题应该有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心或者见解。否则,不具足智慧的人,依靠这些分析和观察,经常会将自己引入一个迷乱的网当中,始终拔不出来。当然,凡夫人的分别念就像春天的天气一样经常会改变,我非常希望大家在闻思的时候,对如来的教法生起信心、认真思维,一定要抓住其中最关键的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

不管是外缘起还是内缘起,一切缘起显现之法都不是从不空的一个法当中产生的,就像《入中论》所说的那样:一切诸法虽是空性,但在空性当中一切都可以显现。

龙猛菩萨的《缘起藏论》中也说:唯有空性的一切诸法中才能产生空性的万法,就如同经忏、明灯、明镜、印章、火晶、种子以及酸味和声音的比喻一样,前面的蕴结生后面蕴的过程中,前蕴不会迁移到后蕴上,但后蕴也并非不依靠前蕴而产生,缘起之间的关系即是如此。

其中所说比喻的意思是,比如释迦牟尼佛的三藏在以前根本没有文字,依靠阿罗汉的不忘陀罗尼将佛陀宣说的经典背诵并记录下来,后来经过三次结集才有了现在的三藏。《毗奈耶经》将所谓的阿阇黎分为教授阿阇黎、忏悔阿阇黎等 [2]很多种的原因就是这样。在这个过程中,诵经者相续中拥有的经典等内容是否迁移到另一者相续中呢?并不是。不然,上师把内容传授给弟子之后,上师相续中就什么都没有了,会出现这个过失。但是没有上师,自相续中也无法获得经忏的智慧,那么,究竟依靠什么方式传递呢?这就是缘起的道理。

同样,我这一世转生为人、下一世转生为天人的话,我这一世的蕴并没有迁移到后一世,如果迁移到后一世,天人也应该具有人的身体了,这样会出现恒常的过失;后一世的蕴也并非不依赖前者,否则便会有无因生的过失。

又比如一盏油灯点亮另一盏油灯之后,自己本身仍然可以照亮,而没有第一盏灯的话,第二盏灯也不会照亮。明镜中映现影像也是同样,没有色法就不会出现影像,但色法并没有进入镜子中去。依靠印章凹凸不平的行相,可以在外面显现,但是它也没有迁移到纸张之上。在初劫时,火晶中可以出现火、水晶中可以出现水,现在也有依靠太阳出现火的火晶,这些都是一种缘起的显现。还有种子生芽、依靠酸味分泌津液以及声音出现回响等一切比喻,都不是因迁移到果中成为一体,也不是不依赖于前因而生果。所谓的缘起,也就是无因则不可能生果、因齐全也不可能制止果产生。

这样的缘起甚深理,自古以来任何一个发明家或者科学家、思想家,虽然都有不同的理论学说,却始终没有得出一切法皆为缘起生的结论。所以,造作恶业一定会有恶的果报,这就是它的因缘;种子未受损害、因缘具足时必定会产生果,但种子并未迁移到果上,不然灰色的种子也变成绿色的苗芽了,没有种子也根本不可能产生果。对于名言中的因果规律应该以这种方式来了知,这就是名言中的因果观。

大家应该明白,世间上很多的世界观、宇宙观等各种各样的理论学说,对我们来讲不是很重要;在整个世界上,胜义中一切法空性,名言中因果丝毫不虚妄,了知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因果观的合理之处究竟在哪儿呢?实际真正详细观察,所谓的因果根本不存在,也是如幻如梦一样。荣索班智达在《入大乘论》中说:包括因果在内的一切法,都与梦幻无有任何差别,真正经得起观察的一个法也是不存在,就像梦中大象一样;但在未经观察的情况下,名言中存在的因果也是丝毫不虚的。因此,无论造作任何一种业,在能取所取未消于法界之前,必定会让我们感受快乐或者痛苦。

一般来讲,接受大圆满的灌顶或者依止有名气的上师,一方面的确具有不共的加持力,但另一方面来讲,这些不是很重要,作为佛教徒首先应该具足诚信因果的不共正见,这就是所谓的世间正见。如果没有世间正见,学佛的基础也就不存在了。

麦彭仁波切在本论中,将因果在名言中为什么合理、胜义中为什么不存在的道理分析得非常清楚,大家应该把这些最关要的问题记在自己心间。这样一来,不仅在今生当中,乃至生生世世对自相续都会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因果正见,这才是最为难得的稀有如意宝。

有些道友买到一车牛粪就高兴得不得了,其实这不是特别重要。能够获得一次珍宝人身非常不容易,在这个过程中,相续中产生因果正见才是非常难得的。以前龙猛菩萨也说:谁的相续中已经具足世间因果正见的话,此人千劫中也不会堕入恶趣。大家从表面上看只是听了一堂课、两堂课,似乎没有什么收获,但在你的相续中已经生起因果正见,这就是相当重要的。

胜义中一切万法不存在、世俗中如理如实存在的有实法之正相,在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唯一的大沙门出有坏释迦牟尼佛毫无错谬地能够宣说。除此之外,世界上非常了不起的世间出世间的仙人、转轮王等无数人士,都没有说出真正缘起空性的道理。

所以,麦彭仁波切的教言集里有一部赞叹释迦牟尼佛缘起说的论著,与宗喀巴大师《缘起赞》的内容基本相同,我想还是非常有必要翻译一下。在这个世界当中,在广大无垠的轮回里面,大家能够遇到释迦牟尼佛的教法的确是非常荣幸、非常有福报的。希望大家在有生之年乃至生生世世,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尽心尽力地广泛弘扬;如果没有能力,自己也应该一心一意地修持,不要退失信心,即生中应该发誓:作为释迦牟尼佛的教徒,哪怕自己的头被砍断、身体粉身碎骨,内心对释迦牟尼佛的敬仰心、信心和皈依之心都不退失。

为什么这样说呢?对一切世间万法的真相能够如理如实宣说的,唯一是释迦牟尼佛。《释量论·第二成量品》专门讲到了释迦牟尼佛为量士夫的道理,大家有机会学习的话,一定会对释迦牟尼佛产生不共的信心,也一定会深深了解到:在这个世界上,除释迦牟尼佛以外不可能有第二个宣说因果缘起真理的人。

有关这方面的道理,当初上师如意宝如果没有对我们宣讲,即使论典上讲得非常清楚,但是对它的重要性也不一定会真正明白。很可能像现在的个别人那样,根本没机会趋入佛门;即使趋入佛门,也有可能停留在表面层次上,只是为了自己求一点福报;或者对佛陀也半信半疑,将佛陀看成天人或者神一样来对待,这些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学院当中的很多人,包括高僧大德和普通僧人,受过上师如意宝教诲甘露的人的确是非常有福报的。

虽然每一个法都有它自己不可思议的一种能力,比如轮回的无明,以前前不可思议的因会产生后后的果;造恶业杀生也必定会在自相续中成熟这种果报。任何种子以其独有的功能只会无欺产生自己的果,但一切因生果的方式,在胜义中观察全部是远离能生所生的现空双运的本体。

前面已经讲过:所谓的因与果接触而生不合理、不接触而生也不合理,除这两种情况以外的产生方式根本不可能存在。可是,因果无欺显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点,只要以“具足此因必定产生此果”的结论就完全可以证明。除此之外,根本不必研究“无明为什么会产生心、种子为什么会产生苗芽以及产生方式如何”之类的问题。

如果真正通达了因果缘起的道理,可以了知,这就是名言的一种缘起规律,只要因缘具足一定会产生,对这种无欺的因果道理不必寻找任何理由,或者说,这就是四种理当中的法尔理,是事物的一种本性。胜义中观察时不存在,世俗中因缘具足时一定会产生。

讲相违和相属的时候也说过,无则不生在本体上存在,但能生所生之间的关系在本体上并不存在,只是假立而已。也就是说,青稞的种子不存在就不会产生青稞的苗芽;只要青稞种子等因缘聚合,苗芽也就必定会产生。至于为什么产生、产生的方式等问题,没有必要再去分别,否则,永远也不可能到达一个尽头。

就像“火为热性是它的自然本性”一样,在能取所取未消于法界之前,只要接触火必定会被灼伤,根本不必苦心研究火到底为什么是热性的。同样,我们心的自性是光明的,这在名言中以事物的法尔理也可以了知;在胜义中,它是远离一切戏论的,这就是一种法尔理,没有必要再去寻找任何理由来证明。

 

 

[1]《释量论》:故欲解脱者,根除无始来,同类因种子,所生坏聚见。

《量理宝藏论》:种子虽非有初始,然为火焚见后际,如是轮回虽无始,然见无我成后际。

[2]忏悔阿阇梨也即受戒阿阇梨。据五分律卷十六、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上载,阿阇梨有五种:(一)出家阿阇梨,受戒时之授十戒师,故又作十戒阿阇梨。(二)受戒阿阇梨,受具足戒时之羯磨师,故又作羯磨阿阇梨。(三)教授阿阇梨,受具足戒时之授威仪师,故又作威仪阿阇梨。(四)受经阿阇梨,教授经典读法、意义之师。(五)依止阿阇梨,与比丘共居,指导比丘起居之师;或比丘仅依止从学一宿之师,亦可称依止阿阇梨。以上五种加上剃发阿阇梨则为六种阿阇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