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禅指南 (下)

(法)一行禅师

步步莲花开

当艺术家或雕刻家完成一幅或一尊佛陀端坐在莲花上的佛像时,它不仅只表达了他对佛陀的敬仰,而是尽其所能地来表达佛陀端坐时其内心的状态:一种完全平和、无上幸福的状态。我们一天都禅坐好几次,但我们之中却很少有能够坐得平和与自在的,很少人能够像佛陀那般庄严地端坐着。我们大多数在坐过一段时间后便不耐烦,就宛如坐在热毡上一般。不管佛陀是坐在草地上或岩石上,他看起来都像是安坐在莲花上一般地宁静。

当我初入修行之门时,我的师父教我在禅坐前先思惟这样的念头:“正身端坐!当愿众生,坐菩提座,心无所著”。只有我诵完上述的偈语后,才缓缓坐下。这便是学习像佛陀一般端坐的方法。

我有个忠告给净土宗的信徒,那就是:当下此刻就要端坐在莲花宝座上,而不需要等到往生净土时。要在每分每刻于莲花中重生,而不需要等到濒临死亡时。如果你能体会到在此刻便能重生于莲花中,而此刻便能端坐在莲花上,那么净土的存在对你来说将不再置疑。步行也是相同的!佛陀的诞生经常被描述成他踩在地面最初的七步,每一步在其足下都生起一朵莲花。我们也应该让我们平和的步伐引生朵朵的莲花开放。下回,当你行禅时,请试着看清当你踩在地面上的每一个脚步所引生的莲花,一如刚诞生的佛陀那般!别以为这种观想是无益的,如果你的脚步是宁静的,那么这些莲花的绽放便是具有价值的。你便是佛陀,并且其他的每个人也都是佛陀。这不是我捏造出来的,而是佛陀亲口所说的。他说众生皆有觉悟的可能性(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练习行禅便是练习生活在正念中。正念(定)与觉悟(慧)是一体的,觉悟(慧)引生正念(定),而且正念(定)也引生觉悟(慧)。

不可思议的是行走于地面

以自在、平和的心来行走于地面上是不可思议的。有些人说只有走在烧红的火炭上、或走在钉上、水面上才是不可思议,但我发现单纯地走在地面上才是不可思议的。当Neigemarchand把“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这本书翻译成法文,以“正念的奥妙”为其书名,我非常喜欢。

想像你和我是两位太空人,已在月球上登陆,并由于太空船的引擎坏到无法修复的地步,而发现我们无法回到地球上,且在地球的控制中心派遣另一艘太空船来搭救我们前,我们的氧气便将用尽,并仅剩下两天可以存活,那除了想并肩返回到可爱苍绿的地球外,你我能想到什么才能使心安住于平和与无忧之中呢?只有面对死亡,我们才会真正了解踏在这苍绿的地球上的脚步是多么的宝贵啊!

现在,让我们想像自己是那些有幸得救的太空人,让我们庆祝能再度行走于这可爱地球上之幸福与喜悦吧!在我们的每一脚步中来展现这份不可思议吧!我们的每一步都是一朵莲花的绽放。

持续这样的练习,并觉知你的脚步正在创造种种奥妙。摆在你眼前的世界是奇妙无比的。有了正确的知见及思维,你将可以踏出在这地球上最无上幸福的脚步。

每一步都要清楚觉知它是踩在地面上,而且是在广大的地球表面,并要清楚地看到这是何等不可思议地存在我们周遭!

在行走时,注意你脚下将要踩下的地面位置,并在踩下时,专注地体会你的脚、地面及其间结合的关系。请把你的脚步想像成国王的玉玺一般。在这禅修大厅中,当你行禅时,要记得以“国王的印玺”或“大地涌现”当做行禅所观想的主题。

选择一个专注的对象

正念与平和是行禅的目的,因其需要觉知,所以我们使用了分明的呼吸、行走、数数及含笑。这四种要素带给我们精神上的力量,他们就居住在我们身内,并显示着那觉察与全知的心之存在。

透过行禅,我们发现了Niem和dinhNiem代表正念(mindfulness),dinh代表专注(concentration),两者合在一起则指心处于稳定且集中的状态——此时心无冲突、分散,而且觉知是随时处于正道之上。

要拥有寂静与平和,你无须同时具足呼吸、数数、行走及含笑等四种要素。有很多时候是只要步行便足够了,但如果正念在步行时难以维持,那么便要使用其他的一、两种要素了。

每个人都能统合协调步行、呼吸及数数,但如果对其中一项过于注意,如步伐,那么对呼吸及数数的觉知便会比较薄弱,就像开了暖气机后的灯泡一般。不过这样就可以,只要你继续维持对你的脚步的觉知。

你可能会问:假如我将所有心力全放在观察脚步或行走时在脚步下所绽放的莲花等这些事物上,那我怎能去体会到其他正在发生的奥妙呢!如沿路的竹林、风的移动或带着香味的稻田等。的确,当你专注的范围愈大时,你专注的焦点便会变得愈弱。要是你选择莲花,那就只对他们专注。如果你选择大地,那就专注在它的显现。只要你的脚步一踏在地面上,大地将像魔术般地自这些脚步下出现。你将可同时察觉到你的脚步与大地两者。

如果你愿意去享受稻香、竹荫、青草或云朵,那就停下你的脚步。然后保持你对呼吸的了了分明,让自己同时享受这一切。在唇上绽露微笑,且自然地保持它。一会儿后,再继续你的步行,恢复对你的脚步之专注。

以文字取代数字

在保持对呼吸的觉知上,你可以用字句来替代数字。例如,若你呼吸的韵动是3-3时,而且你是观想脚步下所生起的莲花,那你可以对自己默念“莲-花-开,莲-花-开”。若你呼吸的韵动是2-3时,则你可以默念:“莲-花,莲-花-开。”如果是观想大地的人,3-3的呼吸韵动可以默念“这-绿-地,这-绿-地。”5-5的呼吸韵动则可以默念“走-在-这-绿-地,走-在-这-绿-地”或是5-6韵动的可默念“走-在-这-绿-地,我-走-在-这-绿-地”等。

找一些配合你的脚步的字,就像找一些数字一样。对净土宗的信徒,佛的名号可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对4-4韵动的人),或用“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对6-6韵动的人)。这个方法对那些单音节语系的人们是简易的。然而,我也曾看到过西方人将其成功地应用在他们的多音节文字上。他们使用一些句子,如对6-6韵动的人说“Walk-ing-on-the-green-earth,I-Walk-ing-on-the-green-earth”。这些字句可将呼吸与脚步连结起来,并同时导致大地的升现。

人类的未来决定在你的脚步

当你行禅时,请以自然的方式来行走。你无须合掌也无须扮个严肃的脸。在公园中或沿着河岸,选一条空幽的道路。如果是在禅修中心的话,那你随时都可行禅,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是正在行禅,所以也就不会去和你打招呼而干扰到你。如果是在路上你遇到某人,你只消在胸前合掌即可,然后继续前行。

当我住在法国的Secaux时,我习惯清晨与傍晚来行禅,邻居的狗常会跑出来并且向我咆吠。当我停留在纽约Tremper山的禅学中心时,我带领美国的学禅学生行禅,有一天早上,有只狗也是对着我们咆吠,因为美国的狗和法国的狗都不习惯于人们沉静且缓步的走路方式。如果你提起脚步快走,它们会认为这是正常的,而不加注意。我告诉这些学生:“明年如果我再回来和你们一起行禅,这条狗在我们经过它时,将不再对我们咆吠,因为它将对这一年中你们每天的行禅感到习以为常,并对你们专注地行走的方式熟悉。”每位学生都同意我的说法。我想我们走路、站立、坐下及观看事物的方式绝对会影响动、植物的。就是因为我们杀害它们或破坏它们的生存环境,它们才会绝迹的。生态的破坏,现在则反过来伤害着我们。像被污染的饮用水及空气已经开始在人类的健康上取回补偿的代价了!

现今,我们制造超出为数五万个的核子武器,已足以摧毁许多个如我们所能生存居住的地球。然而我们却还继续制造更多的核子武器,且好似这一切已无法停止下来。我们就像梦游者一样,不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也不知道将走向何处?人类能否从梦靥中醒过来,要看我们是否能以觉知及专注的步伐来行走。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人类的未来,亦即这地球上所有众生的未来,决定在你的脚步上的缘故。

让我跟随你的脚步走

越战造成越南人民身体与心灵上莫大的伤害。有很多佛教徒丧失了一只手,而再也无法合掌来向佛陀问讯或彼此相互问讯。有很多人丧失了一条腿,而再也无法以莲花座或半莲花座的方式来坐禅,且再也无法实行行禅。去年,就有这样两个人在结夏安居期间来到PhuongVan寺禅修。我们必须替他们找出不同的方式来供他们禅修。当别人都坐在禅修大殿中木质地板上的坐垫上时,他们却坐在置于大殿角落的椅子上。我向他们展示如何在坐垫上来实践行禅:先挑一个实际正在行禅的人,并且跟随着他了了分明的每一个步伐,最后与其结合成一体。以这个方式,他们也能在木质的地板上踩出平和宁静的步伐,虽然他们无法走路,他们也能从他人的步伐中踩出朵朵莲花。这两个学生以这种方法一开始便做得很成功。在第一堂课中,我看见他们的眼眶中泛着泪光。

你有双手与双腿,你能如莲花含苞般地合掌,你能很简单且舒适地行禅及坐禅,所以要认知你所拥有这么好的福报。要成为一个正念觉知的行者,为你自己及为那些坐在椅子上,而跟随你脚步的朋友好好行路。你可知你正为很多你的同伴们行走着!

为了寻找和平而走

虽然自己一个人行禅较易于专注及觉察,但你也能和另一个人保持沉静地一起行禅。每天清晨我都起得很早来行禅,而且在这一天中只要一有五分钟至半个小时的空闲,我会再用来行禅。行禅能带给我和平、觉知及极多的喜悦。让我们将地球上的每一条道路转化成可以行禅的道路。如果你不实践行禅,那你将无法受益,我也无法受益,而且所有有情众生也都将无法受益。

当你放慢脚步来行走时,起先你可能会感到不太平衡,像个婴儿蹒跚学步一般。但要跟随你的呼吸,正念觉知地踩下你的脚步,那么你将很快找到平衡感。注意观察牛或老虎缓步行走的状态,牛踩着非常干净利落且尊严的步子,而老虎是温和且优雅地移动着。如果能有规律地来练习行禅,你将发现你的步伐也会变得干净利落、稳重且优雅!

这样行走将使所有众生都平和

在大清早或深夜时,户外的空气显得格外清爽与洁净。没有比清净的空气更能滋养生命的能源了!当你行禅时,你将可吸入这份能源,并且使你的身心感到更为强壮。如果能经常性地行禅,你的生命将逐渐地转化。你的动作会变得更为轻巧敏捷而不拖泥带水,并对你当下在进行的事情更为清楚觉知。在人际关系及决策方面,由于有更好的洞察力及更大的悲心,你将发现自己更为沉着坚定。所有众生——不论远近、大小,也不论从日月星辰到枝叶虫蛹,都将因你觉知的脚步而变得平和。

真爱来自你的正知正见

在结束之前,我要吐露一些我心里由衷的想法。我说过在这娑婆世界具足了净土上所有的奇奥严妙。现在我则必须告诉你,这个娑婆世界其实是比净土还好的,因为这儿有苦的存在。如果我踌躇于进入净土,其不仅因那儿没有杨桃树及柠檬树,更因彼处没有任何的苦,佛陀第一个觉察澈见的就是苦的存在。如果你无法认知四圣谛中第一谛的苦谛,那么你是无法真正成为一位佛教徒的。对苦的觉知会产生慈悲,而慈悲正是修道的愿力。如果你不能看清这事实,不能了解这事实,那么你的爱还不是真爱,其可能只是一时的激情、兴奋或欲望罢了!

在我去协助那些海上难民之后,我再度回到欧洲,那时我感到西方式的生命并不是生命,我对其感到陌生。看完那么多受苦受难而能在海上存活的难民之后,我飞抵巴黎的机场,并开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经过装饰着五彩霓虹的城市与超级市场。这场景就好像走在梦幻之中。这世间的境遇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这儿的人们正在霓虹灯下饮酒寻欢,而那些在海上的人们却被杀、掠、淫、迫着。在真正觉知苦之后,我再次摒弃肤浅的生存方式。

在佛土上,虽然阿弥陀佛和所有诸菩萨恒常地向我们提醒着四圣谛与八正道,然而佛法的字句又怎能取代这直接来自对苦的体受呢?在越战期间,西方人能在电视荧幕上看到战争的景象,但我疑惑他们又能从其中真正了解多少呢?我同样也看到这些画面,我并不认为这些画面能真正传递其间真正的苦痛。

不要忽视了你法藏的另一半

我想我们所在的这个娑婆世界是修行最好的训练场。大乘佛教的师父常常用良善与美妙来描述佛法的宝藏。当他们说:“翠竹黄花无非妙道,白云明月即是真理”时,在我们本具的特质中,其实有一半是被隐蔽的。我们本具特质的真面目,同时也包含贪、嗔、痴的泥沼与污水的!真理同时也是人们加诸于彼此的苦痛与伤害。在净土中,天鸟的歌声会演化成法音;而在这世间也是相同的,鸟的歌声一样能宣露出我们本具的特质。

有位老法师曾说过:“无始以来,有情众生是不生不灭的”,他还作一诗偈来证:“春来之时,千花竞放,黄金鸟在绿柳间吟诵。”对我们而言,鸟儿的歌声代表着喜悦、美好及清净,并唤起我们生命中的活力与爱。但当我们再深观一些,我们将会了解鸟儿的歌声中同时也承载着苦痛的轨迹。有一天当我在林中静坐时,因听到一只鸟的叫声,突然间惊吓了一跳,我清楚地看到隐藏在树叶下或树洞中的昆虫也正和我一般地受到惊吓。鸟叫声会震慑这些昆虫,正如你们听到老虎的咆啸而感到害怕一样,也会引生恐怖与苦痛啊!

选择菩萨当你同行的伴侣

践行行禅将开启你对于这宇宙间的奥妙之视野。可以转娑婆为净土,摆脱忧伤烦虑,而带来心的平和。当然行禅也会帮助我们看到、觉知到苦痛与烦闷的存在。当我们能了了分明时,我们便能看清生命中所发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经常告诉禅修的学生说:“如果不能看清在你眼前及周遭所发生的事物,你又如何能了解你的自性呢?要看见你的自性并非以闭起的眼睛来达到的,相反的,你必须张大你的双眼,清明觉醒于这世上的真实状况,这样才能完全洞见你的圆满本具的法藏及法身,并将了解如炸药、饥饿及对财富名利的追求等都你与你的自性不相离的。”

穿越带有稻香的稻田小径、沿途有竹荫夹道的泥路、被暗灰干燥的落叶覆盖公园……,这些都是可供你行禅的路径,请好好享受其中。他们不会使你忘失正念,反倒会带给你看清世间实相所必须的正念觉知。不论是小径或是大道,这世上的每一条路都是行禅的路径!即使是在贝鲁特(Beirut)的偏僻的小巷或在越南的公路,尚存有等待挖掘的地雷且可能取走孩童与农夫性命的道路。只要你是清楚觉醒的,你将不会踌躇于走入这些道路。

你将还会有苦,但你的苦痛并非来自于你自己的忧悲恐惧,而是源于你对有情众生的慈悲,因为你已是具有觉悟的有情。亦即菩萨的悲心了!

如此一来,这一路上你所具发的慈悲心将形成无数无量勇猛无畏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