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死作准备

虚空

y20140124-98

有一公案:众居士以慈悲心,一心专注为一病危的老居士送往生。当老居士出现了好的瑞相,正值众居士为此异常兴奋时,突然,老居士手指着刚出现在门口的儿子,一脸怒相而死去……

这则公案,常常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一天,我恍然大悟,死时的外境有多重要,然而,我们无法选择。若我死时,倘若也……一念生起,我不寒而颤。太可怕了! 怎么办?我为此万分担忧。

我死时封锁消息?死前离家出走,找一个清净的环境?……一堆堆的胡思乱想,我一筹莫展。

我又一次祈祷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突然心生一念,既然我们无法选择外境,我们唯一只有适应,转变外境——调伏自心,精进修安忍!

我选定了修安忍的对境,常常观想以下几个问题。

(1)作为大乘修行人,需积累广大的福德智粮,“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故应把安忍放在第一位。尽管“难行莫胜忍”,但是,为了利益众生,我一定要忍受世人难忍之苦。

(2)我把她观想为今生的母亲,想想我今生母亲的恩德,想想她于我也有着今生母亲同样的养育大恩,虽然,她今生成了我的冤家。假如把轮回浓缩为今生,我的母亲——她,一直无私地疼爱我,不知疲惫地养育我,然而有一天我犯了错(前世的),母亲心生嗔心,暗使世间几大杀手锏,令我着实吃惊不小,困惑迷茫,心生烦恼。但是,我能因此把母亲的恩德一抹光吗?我提醒自己是大乘修行人,应该“不嗔作害者,若嗔作害者,如何修安忍?”

(3)有时我把她看成普通人,她是受业力牵引,身不由己,并不是她想害人,我对她唯生怜悯心;有时我把她观想成佛,是佛在现身说教,让我明白某个教义,我唯生感恩心;有时我把她敬为上师,是上师发大悲心,强行加持我行苦行消业,我流下了感恩的泪,是她助我圆满忍辱波罗密多。

(4)观想在梦境里,虽然感受苦乐是真真切切的,但梦醒后,一切都不真实。同样的道理,我们在开悟前,苦乐的感受是真实的,但是,一旦开悟,也如梦醒一般,一切全是假的,空的。

如此串习了一段时间,我的梦境开始转变,原来在梦中我与她争论不休;现在在梦中,我们和睦相处,已找不到从前怨恨的影子。

有好几次,我想到上师的大恩大德,泪流满面时,不由自主脱口而出:“说句真心话,我也很感谢她!”

能转冤家为恩人,那与我无利无害的中间人,和我的亲人……

啊!我总算放心了,只要坚持如此串习,坚信在上师三宝的大悲加持下,我死时,展现在我眼前的一定是——诸佛菩萨,极乐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