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忆事

欧洲 圆贤

从香港佛研会回来很多天了,我的心思还时常的回到那个场景,兴奋不断,欣喜不断。。

我虽然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可是没有深入接触过这么多信众和大德上师,一直以为修行在个人。而我一直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直到遇到这么多热血沸腾的师兄,大爱无限的大德前修们,才非常的惭愧,也不由得心生欢喜,原来还有这么多学法修法的人!还有那些来参加会议的年轻人,各个都像是一盏灯,每个人都会在未来照亮一片天地,我心里又充满了温暖和希望。

我本来是自修净土和禅宗的。也有一些善知识偶尔会指导我,但是多数都是自己读经课诵,偶尔去做一些布施放生施食等等。没有什么机会正规系统的求法,这样闲散的过了10年左右。今年初在一次课诵拜忏之后,我问自己,就这样自己学下去吗?要是有个导师该多好啊。就是这一念心动,我在5月份柏林的佛舍利展上遇到了慈眉善目的圆慧(月在天)师兄。因为她的引导,我来到了上师的欧洲菩提会。虽然我来的时间不长,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收获。为此,当我听到圆慧师兄说到香港佛研会,就很想去学习。而且在这之前我对藏传佛教一点概念也没有,也想藉由这个机会一解心头的疑惑。

在佛研会,我首先感受到道友们的热情和无私。30多度的高温和湿热,接机的师兄一直等我晚点的飞机,还打印好了从机场到学院的交通引导给我。到了学院,几位先到的师兄争先帮我拿行李,就像是到了家一样亲切,一路的疲劳很快消失了。我很荣幸的和圆慧蕾蕾师兄安排在了一起。

大会议程安排的很紧张有序。每天听完报告和研讨,我都感叹,一切都安排得太完美了。第一天开幕式,上师索达吉堪布致词。来参会的除了嘉宾,大都是年轻的学生,很多都还没学过佛法;但是大家都对上师充满了崇敬和信心。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上师,虽说在网上看过很多上师的照片,可是见到本人的时候我还是被他的威仪和庄严深深震慑住了。上师简短了说明了佛研会的意义,希望大家都能得到收获。接下来由天台宗传人,总持,香港佛教联合会执行副会长,释宏明法师发言,他的发言也很简短,希望佛教各个宗派共同发展,联合起来弘扬佛法!我不由得心悦诚服!接下来,潘宗光教授,汉传佛教的广兴法师,台湾的学愚教授还有南传佛教的法师等众多嘉宾都发表了诚恳的演说;会场掌声不断!

再接下来的3天,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佛子学人报告,然后大家探讨。上师穿插着做发言,为大家解惑答疑。我个人认为大会安排的很妙就在于,几天之内,大家从尖端物理,数学,医学,艺术,心理学等等各个领域举证说明了佛法的伟大正确和无边。佛法指导我们生活的每一刻,而不是离开人间的空洞理论。无论对于初学佛法的新人还是已经有所成就的修行之人,都开阔了眼界,拓展了知识。生活即是佛法!这就是我的感悟。这些报告都非常精彩,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一位数学家的报告,他开场简洁,侃侃谈到”成佛要人身,借幻修真”,还列出了颇为有趣的公式:

空:不是没有。是数学的”0″,发音:嗡

X/0=∞ (X为善念功德,不住于心的功德是无穷大的)

Ax0=0 (A是罪业,心空罪空)

听到此处我如触电一般,原来数学也能说明佛法!先前的物理学家也介绍了量子物理学里光子的波粒二重性,量子超越物理的属性,展示给大家我们这个幻化世界的二元性,其实一点也不真实。最后他说到,当科学家辛辛苦苦爬到科学技术的高峰时,佛学家已经在那里等待几千年了。大家听后都心悦诚服,佛法确实是无上的无边的。我们都太有福报了,今生能值遇佛法!让我很感兴趣的还有一位音乐家的报告,他用乐谱比喻,一刻过去即逝,一个音符和下一刻的音符,已是不同的境界时刻;如同呼吸之间,念念不同。一位画家的报告也很有趣,心想成画,佛法最容易显现。广兴法师接着讲说了佛法和外道的差别:外道虽说也修行有神通,但是佛法的差别是在于彻底究竟的解脱,所以修行佛法得六种神通,而外道只有五个,佛法多的那一个就是漏尽通;这让一些还在盲目求法的同修们有了辨别正法的能力。精彩天天都有,会场气氛殊胜而庄严。年轻的学员们也纷纷提出各种问题,各位嘉宾和上师总是耐心详细的给出睿智的答复。虽然我还是很愚钝,有许多没有完全明白前修大德们的意思,但是已是收获颇多了。

第四天,我们和上师一起朝拜了香港大屿山的释迦牟尼佛像和舍利。这一天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因为我很早就企盼皈依了,一直没有机会。临到我们绕完大佛三周,我才得知上师要为我们皈依!这一天,在殊胜的大屿山道场,跟随着上师,我终于正式皈依了。我和其他一共300多个同修还一起托上师的福放生了2000只可爱的鸟儿。看到那些鸟儿在空中盘旋,我不知道为什么热泪盈眶,心里是十分的高兴,可是为什么会流泪呢?也许是为它们得到解脱感动吧。有些鸟儿还飞回来,我看到一位道友用自己的矿泉水念着观音心咒小心的喂它们,小鸟们一边喝水一边梳理羽毛,太可爱了!我相信它们都一定会在上师的加持下,在300多个爱心祝福下往生净土的!我们后来一起跟着上师走到心经简林,一起唱心经,场面宏大而殊胜。

晚上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走了一天山路我们都很累了。要休息的时候蕾蕾师兄报喜,上师亲自写好了今天皈依的每一位弟子的法名!欣喜和惭愧在我心里交集着,我们都企盼上师给皈依,给法名,可是上师走了一天很累了也不能休息就为了满我们的愿!

看到自己的法名,大家都知道上师加持的是什么意思,这让我很好奇。我最后一个拿到法名:圆贤。我很笨,看着名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转念一想马上就明白了。上师的智慧是无边的,蕾蕾师兄总说,上师是全知的,这一刻,我信了。因为我一直以来是工作狂,不爱做家务,缺少的就是贤惠。后来工作少了,家务还是懒得打理。这次从香港回来以后,我最大的改变就是对家人好了,家务也勤快了。我先生很感动,对于我晚上上课也不再抱怨了。

最后一天,我们有幸听了一场索达吉堪布为理工大学做的演讲。这几天下来我虽然收获颇多,但是心里的疑惑一直没有解开。这次演讲,上师针对我的疑问直截了当做了回答。我对于藏传佛教的双修和食肉一直不能接受,虽然看了一些上师发表的解说,但是还是不能理解。这次上师完全正面的解释了,这种情况已经不推荐,也没有人再做了。这下我完全放心了。

在这个紧张又快乐的研讨会期间,我本来虚弱的身体竟然一直精力充沛,我相信上师一定在慈悲的爱护和加持着我们。大会期间,上师在百忙之中还不忘接见我们,甚至和学员们一起在食堂用餐。大会安排我们几个欧洲学员和上师一起用餐,我感到无限的幸福和激动。可是我是一个初入菩提会的新人,拿什么来供养上师呢?我想也许法喜是最好的供养吧,于是想到了汇报自己证得菩提心的收获。刚学入行论不久,有次课上师兄们的发言都非常精彩,我在尝试体会什么的时候突然悟到了菩提心,这个时候我意外得到了大乐和一些其他的感应,而且一连几天身体也莫名其妙的精力充沛。这个巨大的快乐我一直不敢说,埋在心里,我要汇报给上师,并聆听他的教诲。可是我刚说到菩提会太好了,我上了几节课就证了菩提心,那种巨大的欢喜。。说到这我突然就控制不住流出眼泪。还好圆慧和蕾蕾师兄接着汇报工作了,我本来特别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呵呵~之后上师在另外一次和我们用餐的时候慈悲的开释了我,虽然话语简短,但是我感到上师密意很多。

第二天,圆慧和蕾蕾师兄拿着上师的墨宝回到宿舍,上写:德国菩提会!我们都惊喜异常。来香港之前我们就有个愿望,希望上师同意成立德国菩提会,利益德国的信众。终于,我们如愿以偿!我很笨,还不知道从何做起,但是感觉已经有巨大的责任在肩上了。我默默的发愿要跟着上师一起弘法!

最后一晚,我们一起欢庆这次成功的研讨会。学员佛子们都是才艺双全。我们欧洲组临时编了一个剧目,用中外语言念诵四无量心和三皈依。短短的几分钟,居然得到了全场热烈的掌声和好评。

这次大会上学员们都很让我感动。圆慧师兄身体一直不好,加上高温和时差,差一点病倒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还一直坚持和热情的蕾蕾师兄一起,开释年轻的新学员,介绍他们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来。新西兰的圆航师兄为了照顾生病的法师到处奔波,最后自己也病倒了。看到她对出家法师的殷勤照顾,我无比惭愧。虽然我很敬佩羡慕出家人,但是还没有做到像她那样完全无我的跟随和照顾。还有很多学员年级轻轻的就很有成就了,听他们说法是一种享受,我也由衷的羡慕他们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和悟性,比如我们欧洲菩提会的圆忍师兄。还有那些令人感动义工师兄们,最最辛苦的就是他们,每天最早起来为大家忙碌,最晚休息。临走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虽然还是那么慈爱的笑着,可是看着让人很心疼!

这次研讨会对我是一次洗礼。我感觉自己重新获得了生命,一切都变的那么美好,充满了希望!即使再面对烦恼,也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了。希望有更多的人登上我们菩提学会这个般若大船,得到无限的法喜,自渡渡他,大家一起成长,最终证得圆满的菩提果位!希望索达吉堪布能加持我们新成立的德国菩提会!更祈愿上师长久住世!佛法兴盛,愿所有的老母有情都得到无上的快乐!

阿弥陀佛!

小小补充:

这个感想我从香港就开始写了,回来后断断续续一直到现在才完成。过去了很长时间,很多记错了的内容请各位师兄们指正。我的感想太多了,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清楚的表达出来,词语比较没有头绪,请大家多多包涵。非常感谢!

圆贤合十

九月于德国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