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18节课

第一百一十八节课

思考题

449、百字明到底有什么功德?请引用教证加以阐述。你对此若能产生信心,今后有何打算?

450、什么是破誓言者?与之共处有哪些危害?请举例一一说明。

451、假如失毁了密宗誓言,忏悔期限方面有什么要求?各自应当如何忏悔?

452、通过学习“念修金刚萨埵”这一章节,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十万遍百字明,学院多数佛友已经念完了,念完的,过两天就修供曼茶。下面继续讲百字明。

丁五、忏悔之功德:

我们什么时候死,是很难说的。但对一个修行人而言,最遗憾的,莫过于未忏悔罪业就死去了。

如《入行论》云:“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在罪业未消尽之前,我很可能就先死了,那我该如何清除这些罪业呢?祈求十方诸佛菩萨速来救护我。

  用“死”来激励修行,这是每个修行人都应该有的正念。不管是老年人、年轻人,死期都是不定的,所以,尽快修完百字明,才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

百字明之功德

那么,百字明到底有什么功德呢?

如果一心专注所缘境、不掺杂庸俗语言,一次性念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往昔所造的一切罪障及所失毁的戒律,一定会得以清净。这是上师金刚萨埵亲口允诺的。

如《金刚顶经瑜伽文殊师利菩萨法》云:“于心上诵百字真言加持自身,假使过去世中造种种恶业、五无间等一切罪障,由此百字真言加持故,一切罪障悉皆消灭。”

  《无垢忏悔续》中也说:“百字明是一切善逝的智慧精华,能够净除所失毁的戒律与分别念的罪障,堪称为一切忏悔之王。倘若一次性念诵一百零八遍,便可酬补一切所失之戒,不会堕入三恶趣。任何一位瑜伽行者如果能发誓念诵,不但此人今生会被三世诸佛视为胜妙长子而加以护佑,而且命终之后,也无疑会成为诸佛的长子。”

这是一次性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的功德。学院好多道友这样发愿了,每天一百零八遍,能这样发愿,既被诸佛视作长子,又不堕恶趣,利益是不可思议的。而诸佛的承诺,也是最好的保证。世间人都喜欢买保险,但你买医疗保险,不能保证不生病;你买养老保险,也不能保证不衰老……即使是今生的畏惧处,也得不到保障。而念百字明,却为今生来世上了最有保障的“保险”。

如果明明知道自己造过很多恶业,也担心果报现前,那为何不赶紧忏悔呢?临死前,每天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今生来世都好,何乐而不为呢?

此外,进入密宗金刚乘以后,无论失毁了根本誓言还是支分誓言,如果每天观想金刚萨埵而念诵二十一遍百字明,就能令堕罪的异熟果不会越来越增长,这叫加持堕罪。

如果念诵十万遍百字明,则可彻底清净一切堕罪。如《庄严藏续》中说:如果念诵十万遍百字明,那么一切堕罪都能从根本上得以清净。此续中云:“妙观白莲月垫上,上师金刚萨埵尊,依百字明之仪轨,倘若念诵二十一,即将加持堕罪等,使其不复得增长,诸成就者所宣说,故当恒时而修持,倘若已诵十万遍,必成清净之本性。”

修的时候,按照《开显解脱道》,或者宁提派的仪轨都可以,噶举、格鲁等的仪轨也可以。藏地各教派都有金刚萨埵的仪轨,甚至汉地对金刚萨埵也相当重视,像《瑜伽焰口》最后所诵的补阙真言,就是百字明。

修百字明的重要性,我已经强调很多次了,不是为了完成个数字,不是为了听密法,而是要清净我们无始以来的罪障。清净罪障,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清净罪障方面,金刚萨埵是“最专业”的,依靠他,没有消不了的罪障。即使是闻名或见身,也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如《佛说无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经》云:“若人得闻金刚萨埵名字,及见身者,于七生中得最上地。”意思是,如果有人听闻到金刚萨埵的名号,或者见到他的身相,于七世(七世有不同算法)中,必定得最上成就。

因此,能够见闻到金刚萨埵的法相、名号,或者他的心咒及百字明,都需要福报。没有福报的人,是见不到的。

我前面说的那个公安人员,以前在成都保护上师,他就天天念百字明,给我的印象很深。后来我常常在想:连做这种工作的人也知道忏悔,为什么那么多人还不重视呢?明明是罪业深重,还觉得有趣、觉得成功,实在是颠倒。

当然,世间人的话,也情有可原,但作为佛教徒,为什么也不重视呢?很多人口口声声谈大法、高法,百字明、五加行提都不提,即使提起来,也认为是下等的修法,自己根本不需要。其实这是最大的错误!如果一个人的罪障没有忏悔清净、资粮没有积累圆满,高层次的境界是得不到的,即使得到一点,也不会稳固。因为,你的罪障特别深重的话,功德光明是不可能呈现的。

前面也讲了,我们的阿赖耶就像明镜,罪业则如明镜上的尘垢,从小到大,乃至从无始至今,在此期间所造的一切罪业,没有得以清净之前,生圆次第的影像是不可能显现的。

何时才能显现呢?当用四种对治力的“布”精勤擦拭,将阿赖耶上的烦恼、所知、习气等一切障垢清净以后,里里外外的功德万象,才能了然呈现。

因此,在了知百字明的功德以后,应该结合四种对治力,精勤忏悔。尤其是入密的人,更要常修忏悔。

入密者当常修忏悔

当今时代,藏地的上师僧人、俗家男女,可以说都受过灌顶,都是入了密宗之门的。我看现在汉地也有这个趋势,凡是佛教徒,有些可能是好奇,只要有灌顶,就去接受。在座的应该都得过了,得过了灌顶,也就是入了密乘了。

● 入密者的两条出路

入了密乘以后,应该谨守誓言。倘若守誓言,便可以获得圆满佛果,否则,就像有些人,受了灌顶却从不守誓言,势必招致堕入地狱的下场。

就像竹筒里的蛇,要么上去,要么下去,再无别的出路。同样,入密之人,要么获得佛果,要么堕入地狱,没有第三个去处。诚如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所说:“入密士夫之去处,恶趣佛外无三处。”

尽管也有大德解释说,这是从严格角度来讲的,但对一个修密的人来讲,还是应该引起重视。

● 密乘誓言众多

要知道,密宗的三昧耶戒分类细致,种类众多,极其难以守护。

阿底峡尊者也曾说:“从我入了别解脱戒以来,一尘不染,纤毫不犯;入菩萨戒以来,偶尔有犯;但从进入密乘以来,却接连不断地出现过失。”连尊者尚且如此,那我们这些对治力薄弱、丧失正念、无有正知、不晓堕罪种类的人,所犯的堕罪数量,毫无疑问会多如雨水。

我个人而言,小乘戒律、菩萨学处、密乘誓言,这些都受过。事部、行部、瑜伽部的灌顶,乃至时轮金刚、杰珍大圆满的灌顶,也都得过。这里面的戒条,显宗有显宗的戒条,像别解脱戒、菩萨戒;密宗有密宗的誓言,像十四条根本誓言,“时轮金刚”的二十五条誓言,“大幻化网”的五条誓言,学《三戒论》时都讲过。那么,我受了这么多的戒条或誓言,如果没有守护好,到底有利有害呢?一想,就感到特别恐惧。

● 每天念二十一遍百字明

因此,我们应当立下誓言:随时随地念修金刚萨埵对治这些堕罪,从今以后,最起码每天不间断念诵二十一遍百字明。

这一点极为重要!无论你学显、密宗,这样修持是很方便的,藏地很多修行人都是这样。我的话,也习惯了,早上一睁眼,就“嗡班扎萨埵萨玛雅……”念二十一遍。有时念着念着睡着了,也忘记念了几遍,所以醒了又重新念。

这算是个小修行,习惯了,谁都不会忘的,而且有很大利益。我们造罪业,不说学佛以前“起心动念,无非是罪”,就是入了佛门,大大小小的三种戒律,也违犯了不少。所以,除了集中性地忏悔以外,养成日日忏悔的习惯,罪业就不会累积。否则,犯了也不忏,就这么搁置在相续里,日后必定成为解脱的最大障碍。

其实,每天念二十一遍,这个要求不高,修起来也不花时间。但这么一个简单修法,华智仁波切强调,上师如意宝也强调,可见意义是很大的。所以,我在德巴堪布面前听《前行》的时候,就开始这样修持了。

我听的第一部法,就是《大圆满前行》。记得刚从学校里跑出来的时候,学校、家里都反对,不像现在。但我顾不了那么多,还是出家了。因为我对佛法有信心,特别是《大圆满前行》,一直以来,都觉得很有缘分,也常常拿在手里,时不时地翻一翻。

道友们的话,我希望你们也能随身带着它,随时随地翻几页,这样对修行很有帮助。否则,有些道理,久了不看就忘了。凡夫人都有这个毛病,心态老是会变。为什么境界稳固不下来,修不上去?就是因为这个。

圣者和我们不一样,他的信心、修法都非常稳定,绝对不会变来变去。比如断恶,起个恶念,他会当下忏除;而且,他会一直这样修。

所以,我们要学的话,就可以用些方便来约束自己。比如,每天翻翻《前行》,每天念二十一遍百字明,这样习惯了,也算是一种稳定了。

不可与破誓言者接触

刚才讲了,入密者守护誓言至为紧要,但这不仅要求自己誓言清净,还要注意的一点是:不能与破誓言者接触。

● 株连失戒

一个精通生圆次第要诀的人,可以依靠正知正念以及明观等方法,令三昧耶不失毁。但是,如果他与失毁根本誓言的人交谈、往来,甚至同饮一个山谷的水,也会产生相对失戒、株连失戒的罪业。

从这里看,破誓言的人是相当可怕的。“同饮一个山谷的水”,要避免是很难的,可以说,根本做不到。比如,喇荣山沟的水,一个破誓言的人喝了,按理整个山沟的水就不能喝了,喝了就会受牵连。但这是做不到的,而这种现象,也是经常有的。

为什么现在人不易成就、不易现前境界?跟这些不无关系。罪业深重是一方面,会遮障佛性,但你交往的人,如果有这种严重破根本誓言的人,那也会染上过患,妨碍你的成就。

所以,我们务必要精进忏悔、净除罪障。如《无说义忏续》云:“酬补失罪交往失戒者,于失戒非器者宣讲法,不加警惕彼等失戒者,必将染上冒渎晦气 [1]过,一切此生违缘来世障,以悔自过之心发露忏。”

在这段忏悔文里,讲到了要酬补的几种罪业:

首先是,与破戒者交往的罪业。这里的“破戒者”,是指破了密乘誓言的人,而且是公认的、明显的那种。比如,对金刚上师,不是稍微有点看法,而是已经有了严重矛盾的,与这种人交往过的话,一定要忏悔酬补。

其次是,给破誓言者讲法的罪业。法王如意宝规定过:严重破密乘誓言者,不得参加任何密宗的法会及灌顶。这个规定,从学院建立到现在,一直都在执行。有些人自以为有悲心:“可怜啊,这也是众生啊!过来过来,我给你讲法。谁都不摄受你,我摄受你……”这就是给失戒的非法器宣讲佛法。

因为以上这些罪业,再加上对其他破誓言者不加警惕,就会染上晦气。对这些今生来世的违缘及罪障,一定要像忏悔自己的过失一样,发露忏悔。

● 破誓言者能毁具誓者

此外,在僧众集会行列中,即便只有一个破誓言的人,在场的人也都将被他的晦气所染污,具体点说,就算是有成百上千的具誓言者,也不会得到丝毫修行的成果。

这是非常可怕的!对某些人而言,已经有这种趋势了,他对自己的上师,不仅仅是诽谤,甚至故意制造违缘,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是三恩德上师 [2],你故意诽谤他,那就严重了。

如果是在处理问题时,因为意见不统一,上师与道友、道友与道友吵架了,过夜前忏悔就清净了,这不是破誓言。破了根本誓言的话,就像一滴坏奶能毁坏一锅鲜奶,一只带疮的青蛙能传染同住的全部青蛙一样,一个破誓言者,能毁坏集会中所有具誓言者,甚至摧毁灌顶或法会的一切功德。如颂云:“犹如一滴腐奶汁,可毁一切鲜奶汁,失毁誓言之一人,能毁诸具誓言者。”

所以,学院特别注意这一点,也一直在严格执行法王的规定。每次开法会前,对于真正破了誓言的人,管家详细观察以后,绝对不让参加,一次法会都不让开。

当然,我们最应该警惕的还是自己。即使以前没有破誓言,但如果以后因为种种原因,成了一个破誓言者,那这比破了小乘根本戒、菩萨根本戒,要严重得多,可以说完全不相同。一旦到了这种地步,再加上超过三年没有恢复,那可就成了整个世界的仇敌,太可怕了!

因此,我们不仅要警惕破誓言者,而且要警惕自己。

● 破誓言者染污成就者

不仅是一般的修行人,就算是一位上师、高僧大德或成就者,也避免不了被冒渎晦气染污上。

举个例子来说:往昔,卓滚朗吉日巴尊者在匝热地区期间,一次,由于当地的山地鬼神制造违缘,将正午的太阳隐蔽不见,变成繁星闪烁的漆黑夜晚。可是尊者却无阻无碍地来到了黑红血湖畔,唱起金刚歌、跳起金刚舞,并在石头上留下足迹,至今仍然清晰可见。就是这样一位大成就者,后来却因为一个破誓言的弟子来到面前,结果染上了冒渎晦气,从而导致神志不清,甚至不能言语,成了哑人。

这是真实的历史。这么一位大成就者,却被破誓言的弟子,害得神志不清了。所以,在一些老上师身体不好时,弟子们会特别注意,提防破誓言的人靠近。像法王如意宝,当时六十多岁了,再加上身体也不好,我们开会商量以后,因为担心有这种人,所以尽量拒绝了外来的访客。

《钦则益西多吉密传》中也有一则公案:

有一次,尊者让一个弟子乌金南加,从万丈悬崖上跳下去。乌金南加便一边祈祷上师,一边跳了下去。但他并未着地,在半空中就被接住了,并且苏醒了前世的功德。

尊者钦则益西多吉说:“其实,他是嘎玛朗巴的转世,因为被破誓言者染上了晦气,智慧一直未能苏醒。而我用这种猛厉的方式,令他复苏前世的智慧,也的确非常稀有。”

以前,在上师如意宝的弟子中,有一个公认的破誓言者,就是开启珠日神山伏藏时的那个阻拦者。他在上师面前听过《时轮金刚》等密法,但后来又故意诽谤,是藏地公认的破誓言者。

这个老人现在还活着,不过上师的传承弟子,都不会跟他说话。他在世间,也算是有点地位,所以,有一次开佛学研讨会,他也去了。当时我们一下子认出来了,就推说有急事,赶紧跑了出来,一刹那都不敢呆,更不敢说话。真正破了誓言的人,你若是接触他,对生命和修行,都有非常大的障碍。

当然,得是公认的,不是你觉得是就是了。否则,你觉得这个破誓言,那个破誓言,这样不合理。如果真的破了,或是暗地里诽谤上师,那跟这种人交往的话,确实不好。

现在世间人讲“和谐”,提倡“共处”,就世间层面而言,这样很好。但若是站在密乘的高度,尤其是不共誓言或成就的层面来看,当一个人依止了合格的上师,又对他诽谤的话,这是非常严重的过失。对这种人,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注意啊!(当然,如果是以上师名义骗人的假上师,到底是不是上师还要分析,这个不好说。)

此外,成就者俄坚巴也在道歌中说:“雪域乞人仁亲花(指其本人),仅有失戒敌可害,唯有师尊能救护。”他说:仁亲花我这个藏地雪域的乞丐瑜伽士,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破誓言的敌人,才能伤害到我;只有上师尊者,才能救护我的今生与来世。

俄坚巴曾用道歌讲述了自己的人生历程,他教诫我们:一定要远离破誓言者,要感恩自己的上师。的确,上师洞察了实相之后,为我们传授显密教言,让我们认清轮回的过患、解脱的功德,尤其是,他加持我们生起菩提心,这都是无法想象的恩德。所以,唯有上师才能真实救护我们。

总之,对破誓言者,大成就者都要小心提防的话,我们为何不防范呢?更要防范。不仅要防范破誓言者,更要守护好自己的誓言。

极力忏悔

● 密宗誓言难守护

不过,要守护好三昧耶誓言,是十分困难的。那些吹嘘得过多少灌顶,但从不观察自相续,还认为自己具足誓言而心生我慢的人,终究一事无成。正如密宗诸续部中说:“三门即使一刹那离开三坛城之本性,也违越密宗誓言。”

这样严格一讲,可能我们谁都没有资格傲慢了。虽然也有讲解中说,这种失坏誓言只是部分的,不是完全失坏。但不管怎么说,密宗金刚乘的誓言,是非常难守护的。

那么,详细分类的话,这些誓言不下十万种,数量繁多,而且失毁的话,罪过也相当严重。《上师心滴》中曾讲了三种“海”:誓言次第解脱海、会供次第如意海、上师次第悉地海。其中的“誓言次第解脱海”,从身口意等角度,讲了许多根本及支分誓言。但这些誓言,很多人不看,只看最高的修法,这样不好。

管家讲戒律,谁都不愿意听,但不愿意听的往往被开除;我们讲誓言,谁都不喜欢,但不喜欢也得讲,就像世间的法律,你不懂的话,违犯了就得受处罚。

《三戒论》云:“犯罪倘若未忏悔,今生之中遭不幸,后世转生金刚狱,痛苦无与伦比处。”失坏誓言以后,若不精勤忏悔的话,即生会遭遇种种不吉祥的事,而来世还要转生金刚地狱,感受无量痛苦。

还有续部中说:“金刚罗刹痛饮其心血,短寿多病失财畏怨仇,长久住于无间地狱中,极其恐怖感受难忍苦。”破誓言的人,金刚罗刹会喝他的心血,心血被喝完了,这个人肯定会多病、短命,因为耗失了福德,从而也会失财,并且畏惧怨敌,凡是不吉祥的事情都会出现,而来世还要堕入金刚地狱,感受无边恐怖难忍之苦。

当然,如果是守护誓言的人,即生一切顺利圆满、心想事成,而来世的安乐,更是无法言喻。

因此,我们必须随时随地、兢兢业业观修金刚萨埵,念诵百字明,忏悔一切所失毁的戒律、堕罪,想得起、想不起的,都要忏悔。如古大德也曾说:“初需未染罪,一旦染上罪,忏悔极关要。”

● 三戒比较

如果加以忏悔,那么,失毁密宗誓言的罪业,也可轻而易举得以清净。

按声闻乘的观点,如若违犯一次根本堕罪,就像瓷器破碎一般,无法恢复;破了菩萨戒,则如同珍宝用品破碎,依靠能工巧匠可以修复一般,依靠他缘善知识或念《三聚经》等,可以酬补;密乘戒,则好似稍有凹陷的珍宝用品,敲一敲就恢复了,也就是说,自己依靠本尊、密咒、等持,念修百字明等来忏悔,则完全可以清净无余。

可见,密宗誓言一方面可怕,但另一方面,只要随时能提起正知正念,犯了也容易忏悔,这也是一种优势。

● 忏悔的期限

当然,如果违犯后,毫不迟疑立即忏悔,就容易清净。时间拖得越久,罪业会越来越增长,忏悔也有一定的难度。

学院的要求是不过夜。比如,两个道友吵架或打架了,过夜之前一定要忏悔。这是上师如意宝的要求,我们也一直这样执行。

执行过程中,有时两个道友都有正知正念,知道生嗔恨不好,马上忏悔;忏悔之后,也不记在心上,这样就清净了。但有时也互不相让,甚至在上师面前也是愤愤不平,过后在路上见了,也别别扭扭的,这样不好。

除了这两种情况以外,还有一种,就是一个想得开,一个想不开。想得开的,他马上向另一个忏悔,即使人家不接受,自己方面已经算清净了。另一个人的话,再嗔恨,也害不到别人,只能害自己。

其实这就是烦恼的本性,嗔也好、贪也好,只能害自己,而且是一切伤害中的罪魁祸首。因此,明白事理的人应该立即忏悔,越快越好。

一旦超过三年,就已经逾越了忏悔的期限,那时候,即使忏悔也无法清净了。

以前我们讲过:未过夜的罪业,称为违誓,也就是违背誓言,立即念百字明忏悔可以清净;未过一月的罪业,称为失誓,也就是失坏誓言,忏悔七次可以清净;未过一年的罪业,称为越誓,逾越了誓言,这种罪业很难忏悔,要用金银作会供、布施儿女以及一切财产等作忏悔,才可以恢复;过了一年但未过三年的罪业,称为毁誓,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来忏悔,才能恢复;但如果超过了三年,则无法恢复。

如《誓言庄严续》中云:“倘若逾越三年者,永远无法再恢复,假设接受焚二者 [3],必定堕入金刚狱,恒时唯有受痛苦。”

所以,了解誓言是很重要的。否则,密法、灌顶倒是求了很多,但连守护誓言的概念都没有,重视程度还不及小乘戒,那这样的话,不求好一点。求了灌顶,一旦与金刚道友发生严重矛盾,或者诽谤了金刚上师,这样就失坏誓言了。而失坏以后,三年一过,一辈子都没有恢复的机会了。再说,这种人对其他人的染污,也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针对上述问题,上师如意宝曾在藏地雪域,作过一番整顿。当时,学院也开除了一部分明显破誓言的人。到目前为止,这些人还是被“隔离”着,不能跟僧众一起灌顶、开法会。但这些人散布在各地,也是怕碰上他们,所以每次出去开法会时,我们都要先了解一下有没有这些人,有的话,绝对不去。尤其是“文革”期间批斗自己根本上师的人,这些人,绝对不允许参加任何灌顶和修法。

当然,那一部分人,现在基本都已经离开世间了。

利他者也要忏悔语障

此外,想要利他的人,也要忏悔语障。比如,有些人想凭借咒力与加持,来救护他众、中止冰雹、消除瘟疫、治病救人以及使幼童健康成长等,这样就必须净除语障。否则,只是念一念或吹口气,不一定起作用。而清净语障的方法,没有比念修百字明更为殊胜的。所以,随时随地精进念诵百字明至关重要。

华智仁波切的至尊上师如来芽尊者,曾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想救护他众、享用信财亡财的人,首先必须净除语障。为此念诵一千万遍百字明,是必不可少的。”

他的上师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应该是有密意的。可能当时在藏地,想度化众生、享用信财亡财的人比较多,所以他的上师说:“你想当一个给别人超度念经的师父,就先念一千万遍百字明,净除语障吧。”

不过,现在有些人,不要说一千万,连念十万都很费劲,念了半天,念珠上的记号一直不动。可能也是不好念,但再不好念,也要好好念,因为功德太大了。像如来芽尊者的弟子,有许多念了一两千万遍百字明,最低也都圆满念诵了二三十万遍。

老喇嘛又发愿念一亿观音心咒

相比之下,我们的念诵能力太差了,要是精进的话,有些数量也可以达到的。

记得在《前行》讲到20节课时,有一个老喇嘛来找我,是我父亲的朋友。他说自己用十七年,念了三亿观音心咒。当时他是79岁,又在我面前发愿说:“现在,我想用三年时间,再念一亿。”

今天,他又来找我,说这一亿已经念完了。我算了一下,还不到三年,接近三年。发愿那年他79岁,《前行》讲到63节课时,我又提过他,算算时间,今年应该是82岁了。今天他又说:“你能不能在初十那天空出点时间,我想再发个愿。如果还有三年寿命的话,我再念一亿。”

他是一个非常精进的老喇嘛,除了吃饭、晚上稍微睡一会儿以外,剩下的时间都在念观音心咒。如果我们也有这种精进的话,三年不要说十万百字明,闻思、修法、念经……很多事情都做得到。只不过,多数时间我们比较散乱而已。

衮却格西,记得以前讲过,他在喜马拉雅山闭关十六年,修行数量非常之多。比如,百字明,120万;磕大头,150万;金刚经,10万部;三十五佛礼忏文,10万遍……

2001年,他示现圆寂时,出现了种种瑞相,并留下许多稀有的舍利。当时,这件事不仅让国际上的许多佛教徒倍感振奋,而且,也引起了众多新闻媒体的关注。

从这些出名或不出名的修行人身上,我想大家都能汲取一些力量,有了力量,就应该精进忏悔。

百字明是咒王

总而言之,上师金刚萨埵是集百部于一部的自性,而且是唯一的百部总集,称为大密一部金刚萨埵。浩瀚无垠、不可思议的一切寂猛本尊,也无不包括在金刚萨埵之中。

至于十方诸佛从金刚萨埵的本体中,如何散射、收集的道理,《大幻化网》中有详细阐述。比如,从金刚萨埵这一尊佛,可以幻化一千尊佛、一万尊佛,乃至十万、百万、无量诸佛,这是散射;而收集时,无量佛尊又可全部融于金刚萨埵一尊当中。此外,像“时轮金刚”、“密集金刚”、“大圆满”等所有传承,其实也可以全部包括于金刚萨埵的修法中。

不仅如此,因为将金刚萨埵的本体观为根本上师,所以在这一修法中,也总集了上师瑜伽(也就是说,上师瑜伽与金刚萨埵合修),由此称为珍宝总集的观修法,是极其甚深究竟的法门。

总之,正如前文所说:密咒当中,没有超过咒王百字明的。因此,我们应当了知,何处再也没有比这更深的法了。

 

下面是这一品的总结偈:

   闻益窍诀然却耽词句,稍许实修然为散乱欺,

   我与如我迷相众有情,愿得生圆精华祈加持。

最后,华智仁波切谦虚地说:虽已听闻像金刚萨埵修法这样最具价值的窍诀,可是只知耽著词句;虽有稍许实修,但因业力、烦恼深重,不具正知正念,总是被散乱欺惑,无法修持圆满。我和像我一样被相状迷惑的一切有情,在十方诸佛及传承上师、空行护法面前祈求加持护佑:愿自他一切众生,都能获得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的精华教义,都能通过修持百字明,净除一切罪障,修行圆满成功。

 

【净除业障法——观修上师金刚萨埵之引导终】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1] 冒渎晦气:违犯誓言招致的不祥。

[2]三恩德上师:赐予密法、灌顶、窍诀的上师。

[3]倘若上师接受了这个弟子的忏悔,那两人的相续都将被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