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别邪正的四法印

宗萨钦哲仁波切

四法印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受是苦和涅盘寂静。

有四准则可用以判断任何见解,是否合于佛理,可否导致清净解脱。这四准则是佛法对宇宙、生命和解脱的基本见解,一切佛法终不与此四准则相悖,否则,便不名佛法。

学佛的人要以此四法印,检验一切论说。若契合此四法印的,便应印可,择其善者修行;若不契合此四法印的,便应驳斥摒弃,视作导致桎梏、妨碍解脱的邪见。

第一. 诸行无常

在相对的世间里,一切不同类别的行为与现象,无论关乎有情或无情生命的,心理的或物理的,或者是两者兼具的,都是毫无例外地、恒久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永无一刻能有绝对的静止。

所有的物质,从极小的微尘,以至极大的星体,都是在永无休止的运动、变化与生灭之中,以此显现一切能为众生觉察到或不能为众生觉察到的物理现象。

所有有情众生的心智活动,从极简单以至极复杂的,也同是念念生灭,前念死,后念生,方生便死,方死又生,以此显现一切能为众生觉察到或不能为众生觉察到的心理现象。

宇宙一切物理与心理的行为现象,同是迁流不居,不得永久,这就是“诸行无常”了。

第二. 诸法无我

造成世间物理现象的色法和精神现象的心法本身,都没有一个常住不变、能作永恒主宰的“我”。一切物质的色法,都是恒久处于不断运动、变化与生灭之中,灭了的就不再存在,方生的又迅即坏灭。色法如是生灭不息不定,又怎样能够在它里面找到一个永恒不变、能作主宰的“我”呢?

一切属于精神的心法,无论是喜、怒、哀、乐、忧、悲、苦、恼,或任何其他心理状态,都是刹那生、刹那灭的;灭的就再不存在,方生起的又迅即湮灭。心法如是生灭不息不定,又哪里能够在其中找到一个永恒不变、能作主宰的“我”呢?

在物质和精神里都绝不能找到一个永恒不变、能作主宰的“我”,这就是“诸法无我”。

第三. 诸受是苦

众生在相对的世间里,不断因无常的现象、无我不实的各种心法和色法,起各种痛苦的、快乐的,或非苦非乐的感受。

痛苦的感受自然不能称作乐,快乐的感受却要赖外缘而生,又不得永久,失去了便怅然不悦,徒令惘然追忆。因此,一切快乐背后皆隐藏着痛苦,并非真正彻底的快乐。至于非苦非乐的感受,当然不能称为乐了。

看破了世间一切感受的真面目,在最高的要求底下,众生在世间的一切感受,都称不上是真正的快乐,却只不过是不同程度的痛苦而已。

在这样的定义下,苦便包括了众生自认是苦的感受、一切不彻底的快乐感受和所有非苦非乐的感受。因此,一切世间的感受皆是苦受,这就是“诸受是苦”。

第四. 涅盘寂静

众生若依法修行,把心智锻炼,便能进入一个解脱的状态。在这境界里,他可以见到唯一常住不变的法,感到唯一实在能作主宰的“我”,尝到真正彻底的快乐。

在这解脱的境界里,世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受是苦的原理已被超越了。这境界是常、是我、是乐,是净,与世间有别,因此,这境界就名为出世间。这出世间就是涅盘了。

涅盘、出世间的境界并不离开世间而独存,并不是一个特定的地方,却是你我差异的超越,你我的合一,从无常中看到常,从无我中看到我,从生灭的虚幻苦恼中看到永恒真实的快乐。

众生于色身尚存,世间生命尚未终结的时候,已经能够经历和安住于此涅盘之中了。尚有色身所依而住于涅盘的就是有余涅盘,弃色身而住于涅盘的就是无余涅盘了。

世间的无常、无我和痛苦能够全部寂灭于涅盘境界之中,这就是“涅盘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