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钱的喇嘛

降措是我来学院认识的第一个喇嘛,当初到学院的半路就遇到他,并跟他一起先去亚青寺见了阿秋喇嘛。

到了学院后,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头几天就住降措家,直到后来找到汉僧的房子,暂时帮忙看护才搬走。降措是个很正直和精进的修行人,我看得出来,他对我不够精进是有些不满的。搬走之后,我们联系不多。只有几次在路上偶遇过,不管如何,他还是传给我一世敦珠法王一个极其殊胜的法。

降措的哥哥是活佛,在学院只有不到五十人的时候,就跟随法王在喇荣山沟闻思修行。直到后来被一座寺庙接过去任寺主,他哥哥才离开学院。

降措在他哥哥的影响下,很小就出家了,基本的汉语可以表达出来。他担任过一个区的管家,熟悉学院的大堪布和活佛们。

去年降措再遇到我,就跟我谈了他一个发心的事情。原来他与法王当年的侍者(法王一生就一个侍者)在做一种甘露丸,此甘露丸集中了藏地几乎所有成就者的甘露丸与加持品,包括海内外著名上师的甘露丸等,再加上一些珍贵药材混合做成的。

为了介绍这种甘露丸,降措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把这些甘露丸的来源和功德编辑到一起,连同续部经典里一些关于甘露丸功德的介绍,编辑成了一本藏文的《甘露丸的功德》小册子(降措说丹增活佛看了他制作这本小册子非常随喜赞叹)。小册子加起来有十页,我也给他提供了释迦牟尼佛、莲花生大士、四臂观音、绿度母的精美图片编辑在小册子的前面。

降措问我在哪里能印刷小册子(之前他见我在广州曾找快印公司制作过某本书籍,很精美)。我说学院复印室就可以,那段时间我正好在复印室发心。作为报答传法之恩,我决定用仅有的几百元给他印小册子,只够印1000册,降措也很高兴。

在印书过程中,干活的道友搞错了,误印了2000册,结果那位道友只能自己掏钱“被动”随喜了多印的1000册。降措后来在极乐法会结缘甘露丸和拿些小册子要求放生的事,我也就没有去关心了。后来才得知小册子都发完了,那2000册小册子帮助放生了20万条生命。这个消息让那位多误印1000本自己掏钱的道友也着实高兴了一把。

今年再遇降措,他又问我能不能再印一些那本册子。我说我自己没什么钱,他说他有能印一千本的钱(一千本600元)。

再详细了解之中,才知道降措这个项目是“三颗甘露丸 + 介绍甘露丸功德的小册子 = 放生100条”,此项目迄今一共放生了2亿条生命。降措说,有的藏民为得到这种甘露丸,把家里仅有的200多头牦牛都放生了。真是随喜!

于是我又请复印室印2000册,其中降措自己出1000的钱,我想办法助印1000册,作为对他此行的随喜吧。今天正好通知他去领取已经印好的书,当然得把钱带上。

我向一个道友化缘了100元,向山下一个居士化缘了450元,我自己随喜了50元。一起带了过去,不知道降措有没有带齐他该带的600元?

到了复印室,降措已经在等我,我问他钱够不,他说够了。

小册子比去年做的精美,可是封面改良了用纸,结果价钱也每本增加了3分7。我把600给了降措,并等他拿出他应该付的钱。

只见降措从身上拿出一个厚厚的包,我心里踏实了,他还是有钱的。为了负责到底,我还是等他付完钱帮他搬搬小册子吧。

当看到降措打开厚厚钱包的时候,我都楞了:里面只有两三张一百元的,其他的全是一元的纸币。我心里想,他想把这些零钱用掉吧,不够的话,他一会儿会从另外的口袋里掏出一百元一张的钞票。

收钱的汉僧和我两个一直看着、等着他把一张张一元钞票数着、叠着,每十张叠到一起合成十元(九张一起并夹上一张),再递给收钱的汉僧。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样。

我一边看,一边想着:这是在行持放生(解救生命)的善法的前奏哦,这降措放那么多生命,应该没有什么钱了,果然数到最后所有的一元钞票都不够要交的钱。而且降措的手没有伸向身上的其他口袋,空气再度凝固。一切的节奏似乎都停了下来!而我的心里也想着那些等着放生的生命,似乎都无形地站在一边听候发落。我身上其实还有钱,昨天广州上来的朋友给的一点供养。

我有了一种要掏钱的想法,但是没有立即行动,我在确认降措能不能再掏点钱出来。

降措在已经不厚的钱包里掏了又掏,把所有的钱全部拿了出来,还有一点点一元钞,中间还有几张五角的。我心里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似乎感觉到看着他数钱的不只是我和那位汉僧,头顶还有很多佛菩萨、护法神等都在静静的看着、等着。

看看收钱的汉僧,一样地神色凝重的看着。我感觉想哭!

似乎还是不太够,降措数钱的动作有些缓慢了,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可能是:应该够的!

我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找到放钱的位置,把一百元掏了出来,对降措说:不要再数了,我这里有一百,并把钱直接给了数钱的汉僧。降措欲拒绝,我立即制止了他,大声叹道:这才是做功德的人啊,真让我感到惭愧!

降措没把小册子拿走,因为他上课的时间到了,他说回头自己来搬。

算账的最后再算了一次印刷费用,1286元多几毛。我问够了没有,收钱的汉僧说:剩下的几十元我来给!

我决定记下这件事,因为我现在想到这件事,我还是想哭。也许是为了这件事,也许是因为昨天上师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加持我,也许是为了其他事,也许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请尊重行持善法者的行为,请尊重自以为了解的人的行为(也许你并不了解),请尊重每一个人。

 

文章来源: 水瓶温馨情感网http://shuipingzuo.xkyn.com/

详细参考:http://shuipingzuo.xkyn.com/qinggan-37957641-13462987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