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主持助念“送往生”的详细经过

赵朴初

摘自1992年出版《现代往生见闻录》(一集)

赵朴初(1907—2000年), 著名书法家、诗人、居士。有大量著作,如《佛教常识问答》等。

曾长期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是中国当代佛教界德高望重的领袖、社会活动家。

炯老①近两年来,时多病苦。春间,曾呕血数杯,医师检查,始知为肠间生癌。端午节前一日,忽昏厥十数分钟,至是病势日趋沉重。

(1942年)七月二日晨七时,召朴初(作者自称)至榻前言:我此时心中甚清静,一切均能放下,专心求生净土。自觉求生净土不难,现已一步一步走近。我病中常观想普陀山荷花池及前寺观世音大士像,亦曾数次梦见。惟愿大士救度苦厄,接引生西。此生死大事,烦汝相助。

并命朴初往佛堂内取出去年所书遗嘱,签名作证。自言,从此家事我可放下矣。继又言,病中持斋未净,深自忏悔,无始劫来所作众罪,今皆忏悔。旋召子女一一告诫,并嘱家人勿哭。

朴初询拟约请道友在旁念佛,于意云何?答云:甚善,可同念观世音菩萨名号。

朴初乃往请德森法师,净业社海鹏、佛心诸师,乔恂如居士等助念,家人也围绕随念。德森法师后至,嘱改念弥陀佛号。炯老言,仍念观音名号为宜。德师恐其有执,坚劝之。

炯老言:观世音菩萨接引生西,与弥陀无异,印老法师文钞中亦如是说,不必改也。

朴初虑其或起障碍,因告德师,炯老病中观想观世音较纯熟,应请随顺其意,师乃许之。旋再请兴慈法师来为说法。兴师嘱其念观世音菩萨,想观世音菩萨,与观世音心心相印,决定往生。

炯老含笑合掌,且云:但求带业往生,即边地化城,亦所欣愿。又言:念声太速,不甚了了。

兴师乃领众缓声诵念,约2小时,师辞去。

炯老云:听师念佛甚得力,愿师留此勿行。

兴师以将回法藏寺讲经,为再留少顷,乃去。

午后,丁桂岑、黄涵之、杨欣莲、乐慧斌诸居士,及居士林道友,法藏寺僧师等先后至。炯老一一合掌道谢,且随众念佛,面有喜色,意态安详。

谓丁居士云:居士,我今一切放下,决定往生。

谓陆德绅君云:世间一切都是假的。

旋顾问朴初云:遗嘱已签名否?朴初告知已签。因笑云:我今又做了一件假事。

是时,体温已达一百零三度(摄氏38.4度),而神志不乱,其从容镇静,众皆称为稀有。

朴初旋因事外出,及归,时已傍晚。其家人告以炯老曾召唤十余次,急趋往。

炯老言:此时妄念甚多,观世音菩萨无刹不现身,奈何至今不见?

朴初答云:菩萨在自心中,不管见不见,但紧靠观世音菩萨,便可得菩萨加被。

乃捧四臂观音像一尊,安置榻前。

炯老见像,合掌高声称念:南无大慈大悲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旋谓刘素峰君云:曾到莲花池,不见大士,复折返,疑有业障,请众为诵《大忏悔文》。

朴初又代观想菩萨放光接引,至心称念菩萨圣号。

约一小时顷,炯老忽欢呼云:大士已来,命家人均跪榻前。

自云:观音大士在莲池中,莲花围绕,我此时身心快乐无极。此时电灯俱不见,但见大士光明。

朴初问:见弥陀否?

答云:未见,但见大士甚明晰。

朴初言:只专看大士即好。

炯老遂合掌高声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环顾左右言:谁愿往生者,可同往生。

是时,助念道友约20余人,均欢喜赞叹。自是(炯老)目光常注虚空,不复言语。

至夜2时,朴初暂退少休。天明趋视,谓朴初言:汝勿客气,向我道一句。

朴初请其一切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

答曰:诺。

兴慈法师,旋偕“性如和尚”至,仍能举手作礼。兴师嘱其闭目静念。初犹启目上视,师亲击磬(音庆)领众念菩萨名号,不疾不徐,净念相继。渐见目光收敛,唇额微动,知其亦在随同念佛。

至11时许,气微促,然甚安静,无痛苦状。

11时半,兴师将行,复语之言:万缘放下,一心求生西方。

答云:诺。

师问:佛号听得清楚乎?

曰:唯。

师行后半小时,渐见气息转微,由微而尽。时维1942年7月5日(古历五月二十日)中午12时20分也,家人均跪念佛号。有欲哭者,则退出。

自7月2日,至5日晨,凡3昼夜,佛声不断。气尽后,朴初抚其手足皆冷,顶间温暖,面额则极热。5小时后再抚之,顶额均温。8小时后,额先冷而顶犹暖。

11小时后,陆德绅君抚其顶犹温。虽病困许久,迨至临欲命终,可谓神志清楚,正念分明。景象如此,按之经论,可断其必生净土无疑矣。

【注释】 ①炯老:即关炯之先生(1879-1942),汉将关云长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