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25节课

第一百二十五节课

 

今天,“积累资粮”的内容,就全部讲完了。

● 下施素斋

如果具有娴熟的观想能力,就将自己观想成玛吉黑怒母,从心间化出白、蓝、黄、红、绿五色事业空行母,成百上千、不可胜数,好似日光照射下弥漫的微尘一般,她们将智慧颅器中装满的无漏精华甘露,施给三界六道的每一个众生,使他们心满意足。

如果不具备这样纯熟的观想能力,就将自己观成忿怒母,左手将托巴中熬好的甘露洒给三界六道一切众生,普降甘露雨,使所有众生痛快畅饮之后心满意足。

这就是下施素斋。

● 上供花斋

接下来观想从沸腾的甘露蒸气中,散发出沐足水、鲜花、熏香、酥油灯、香水、神馐、乐器、八吉祥徽、轮王七宝、幡伞、宝幢、华盖、千辐金轮、右旋海螺等不可思议的供云,将这一切的一切均敬献上供对境,以此圆满自他一切众生的资粮,清净无始以来所造的一切业障。(现在很多人特别喜欢做一些不好的动画,不如做这样的供云,不但没有过失,还有非常大的功德。)

这是上供花斋。

● 下施花斋

再观想从中如雨般降下六道所有众生各自所需求的一切资具,如房子、金钱,以及巧克力、健力宝、红牛等,使他们全部欢欣喜悦、称心如意。

尤其是自己从无始以来到现在,必定以各种身份欠下了许许多多债,比如因杀生而短命的债、因夺财而贫穷的债、因殴打而多病的债,上者救护自己的债、下者恭敬自己的债(上师等位居上位者当小心)、中者友爱自己的债(世间人感情出问题时往往会说:我这一辈子对得起你,只不过上辈子欠你的;有些人则欠别人的人情),高官之时多住房屋的债、卑微之时租借田地的债,欠亲友近邻的债、欠子孙牲畜的债,享用他人饮食的债(前世今生享用别人很多饭食还没有还,今生要通过观修断法的方式来还)、穿着衣服所欠的债(如天天穿别人的衣服,自己的衣服一直锁在箱子里,以前我们学校就有这样的),债债相联盘根错节的债、挤取动物乳汁的债、役使牛马等驮运的债、开垦荒地所欠的债、消费使用财物的债等宿债。

此时此刻,观想一切男女冤家债主手拿容器前来讨寿、讨命、讨骨、讨肉等,犹如债主索债般蜂拥而集,他们各自所求的都不相同,不管他们求什么,都满足他们的愿望,求食施食,求衣施衣,求财施财,求乐园施乐园,求乘骑施乘骑,求住房施住房,求亲友施亲友,如雨般降下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从而了结了宿缘、偿清了宿债、化解了宿怨、清净了罪障,那些冤家债主也全部心满意足,皆大欢喜。(当然,在现实生活中,也不能借别人很多钱,念一个断法就了结了。否则别人找你还时,你说我早就已经还了,也是不行的。)

再者,对于那些语言无力、势力薄弱,以及跛、盲、聋、哑等为苦所迫的所有六道的可怜众生,给他们各自所求的事物——无依无怙者面前作为他们的依怙,无有友军者面前作为他们的友军,无有亲朋者面前作为他们的亲朋,无近邻者面前作为他们的近邻等;赐予病者康复的灵丹妙药,赐予亡者起死回生的甘露,赐予跛者神足,赐予盲人智慧眼,赐予聋人无漏耳,赐予哑人智慧舌等。他们受用后心满意足,远离了六道各自的一切业感、痛苦、习气。(通过我们的观想,也不一定这个世界马上变得清净。但这样观修,确实能积累资粮,也能遣除各种邪魔外道对我们所造的障碍,以及轮回中的各种痛苦和习气。)

最后,所有男众均获得圣者观世音的果位[1],所有女众均获得圣者度母的果位,从而彻底根除了三界轮回。这是下施花斋。

直到观想得一清二楚为止,期间一直尽力念诵:

ATA;@&;

嗡啊吽

再接着念下文(《喇荣课诵集》里也有,大家应经常念诵):

1B: ;<- 3(R.- ;=- 3PR/- IA,$?- .3- 2{%- ;

啪的牙求 耶谆 戒 特大 刚

啪的上供满足对境贵客意

5S$?- mR$?- /?- 3(R$- ,/- .%R?- P2- ,R2;

凑奏 内秋 吞怄 哲 透

圆满资粮获胜共悉地

(以上供素斋和花斋,满足上师三宝、诸佛菩萨、空行护法等贵客的心意,从而圆满资粮,获得殊胜和共同的悉地。)

3<- :#R<- 2:A– 3PR/- 3*J?- =/-($?- L%- ;

玛扣卫谆妮蓝恰香

下施令众欢喜清宿债

H.- 0<- .– $/R.- LJ.- 2$J$?- <A$?- 5B3;

恰 巴 德耨谢给热 侧

尤令作害魔种悉饱足

(以下施素斋和花斋,令六道轮回的一切众生欢喜,尤其令作害自己的魔众悉皆饱足,从而清净宿债。)

/.- $.R/- .%- 2<-(.- .LA%?- ?– 8A;

那敦 当 瓦恰扬 色耶

息灭病魔障碍消法界

nJ/- %/- .%- 2.$- :6B/- h=- .– 2_$;

晋 安 当达怎 德的 拉

摧毁一切恶缘及我执

(通过上供下施,息灭病魔,让障碍消于法界,摧毁一切恶缘和我执。)

3,<- 3(R.- L- .%- 3(R.- ;=- 3- =?- !/;

塔秋 夏当秋耶玛利 根

一切能供所供及供境

$>A?- eR$?- 0-(J/- 0R<- 3- 2&R?- A;

悉奏 巴 钦波 玛救 阿

本性无改大圆满中啊

 

念诵完毕后,不缘一切能供(或能施)、所供(或所施)及供境(或施境),在三轮体空或无有改造、无有勤作的大圆满本性——法界唯一明点中安住(在念完三次 “啊”后安住)。出定后按平时威仪而行。

遵循传承,观修素斋和花斋

在所有断法论典中,本来宣说了素、荤、花、黑四斋[2],但这里只是列举了素斋及花斋,而没有提及荤斋与黑斋,因为遵循如来芽尊者的言教之故。虽然在第一世敦珠法王和大乐洲等伏藏师所著的断法论典里,有荤斋与黑斋的修法,但我们平时修的时候,也只修前面两个,上师如意宝的传承也是这样。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荤斋与黑斋:所谓荤斋,分上供荤斋、下施荤斋两种,但上供下施的都是肉食,因为有些圣尊和众生喜欢肉食,所以这样观修;而黑斋,只是对病魔、怨敌、妖魔鬼怪作布施的一种观修方法。

坚决远离邪断法

当今时代,有些自诩为断法者的人认为,所谓的断法,就是通过残杀、砍剁、殴打、驱逐等手段,彻底消灭那些凶神恶煞的一种粗暴事业。所以他们觉得,必须要像阎罗狱卒一样威风凛凛、盛气凌人,才能让作害病人等的病魔、鬼神等胆战心惊、逃之夭夭。因此,他们披头散发,持着大大的手鼓,吹着长长的人骨号,摆出一副气势汹汹、怒不可遏的姿态,始终都是怒气冲冲、杀气腾腾,看起来特别凶残、恐怖。

在对病人等实施断法的过程中,他们在嗔恨心驱使下,一边念着“啪的”,一边做出各种特别凶恶的暴力行为——瞪着碗大的双眼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同时握紧双拳、连捶带打,甚至将病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撕得破破烂烂。他们自以为这样便可以降伏鬼神,孰不知这种做法实在是大错特错。

玛吉拉准空行母也说:“对于从无始时以来,以恶业为因,被恶缘之风所吹,接连不断处在迷乱显现之中不断感受痛苦,死后也将立即堕入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深渊的那些凶猛残暴的可怜鬼神,我是以大悲的铁钩勾召它们,以自己的温热血肉布施它们,以慈悲菩提心转化它们的心,并将它们摄受为自己的眷属。可是未来那些‘伟大断法者’却认为,断法就是残杀、驱逐、殴打我以大悲铁钩勾召的凶神恶煞,这完全是邪断法,也是魔教兴盛的标志。”

她还预言将来会出现九种黑断法等邪断法,因为这些断法都是离开慈悲菩提心,而通过残暴行为降伏鬼神的邪法。这种做法虽然可以降伏一两个势单力薄的鬼魔,但如果遇到一些凶猛残暴的鬼神,反而会赔上自己的性命,这一点依靠我们日常生活中亲眼目睹的许多实例也足可以证明。

确实,有些自认为很厉害的断法者,一点修证也没有,甚至连慈悲菩提心都不具足,但他却敢以嗔恨心对作害病人等的鬼神进行降伏。有些人胆子特别大,独自一人前往尸陀林等特别凶险的地方,修断法降伏所有鬼神。这不但救不了别人,过两天自己也发疯、生病而死。

因此,大家一定要有取舍的智慧。尤其是横死的人,如果自己没有稳固的定解和一定的修行能力,尽量少接触。若要接触,也要依靠上师的加持和仪轨,因为横死一般都有鬼神从中作祟。

当我们出现生病、做噩梦等违缘时,也千万不要对作害自己的鬼神等生嗔恨心,更不要依靠各种降伏仪轨,以撒黑芝麻、念降伏咒等来降伏。学院的道友依靠上师如意宝等圣者的加持,应该不会有这种现象,但一些不懂佛法的地方却经常出现,此举不但伤害众生,也害了自己。

如果我们相信因果,就会了知非人的干扰并非无缘无故,有些因前世各种各样的恶缘,有些因即生当中一些暂时的因缘,但它们都非常可怜!

我虽然修得不好,但依靠这些法本的加持,在对待病魔等魔障方面,从来没有想过去降伏它们,尽量修断法布施自己的身体,效果却非常好!虽然自己会有自私自利心,但也没有必要把关系“弄僵”了,否则以后更不好说。再加上作害自己的鬼神等,无始生死以来都当过我们的亲属,因此一定要以慈悲菩提心来对待,否则就不是大乘佛子。

特别是对修行正法的人来说,很难以了知他们所得到的降魔、祛病的加持等能力,是真正的道相功德,还是鬼魔附体的魔障,因为大多数鬼使神差、走火入魔、鬼神附体的人,表面上也具有神通、神变、威力、加持等。所以很多人的心都被他们转变,人们也认为他们很有能力、很能干,如汉地个别气功师和藏地个别邪师。

但从长远来看,他们的言行举止肯定与正法越来越相违,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对众生的慈悲心等越来越弱。肆无忌惮地享用信财、欺骗他人等,到了最后,邪法的相会全部显露出来,甚至连芝麻许的善心也荡然无存,结果自己得到的,就是背着重如须弥山的信财异熟债。而且得到的蝇头小利,对今生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到头来连维生的衣食也无处寻得,或者即使得到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以致冻死饿死。正如前面所说,这些人死后也一定会转生到孤独地狱等恶趣当中,如藏地的黑马喇嘛等一样,感受难忍的苦果。

因此,我非常希望大家,无论是居士还是出家人,千万不要打着佛教的旗号来欺骗信众,也不能用佛教来进行诈骗。

现在很多不信佛教的人,常打着佛教的旗号,装作修行人,给别人宣说各种各样的邪法,这是害人害己的可怕行为,大家一定要警惕!当然,就像粪土不可能改变黄金的质地一样,佛法的真理永远也不会被邪说改变,如果人们长期坚持闻思修行真正的佛法,骗子的市场就会越来越小,以至于消失。

总之,我们活在这个世间上,千万不要邪命养活,否则,今生来世都会感受痛苦。

戊三、断法的含义:

认清所断之魔

断法所要降伏的妖魔鬼怪,其实并不在外界,而在内心,也即并非外在特别可怕、有头有尾的凶恶鬼神,而是内心的我执。实际上,这才是最严重、最可怕的魔鬼——断法的所断对境。

外境错觉显现为鬼神的形象,乃至让我们感受痛苦和快乐,也都是由没有根除我执、我所执的傲慢而产生的。

玛吉拉准空行母说:“有碍无碍魔,喜乐傲慢魔,其根为慢魔。”所谓有碍魔,就是在我们平时生活中显现的鬼神、地水火风、疾病等灾难。所谓无碍魔,就是我们内心的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虽然它们没有形体,但却具有极大的危害性。所谓喜乐魔,就是自认为自己的修行、上师等各方面都是最好的,从而生起欢喜的执著。所以,不要天天对自己的修行验相沾沾自喜、到处宣扬,否则容易着魔。藏地俗话也说:“笑得太开心的小孩,很快就会哭起来。”所以,我们对上师、佛法的信心等,也没有必要到各个地方都宣扬,自己了知就可以了。所谓傲慢魔,就是我执,比如觉得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等。但四魔的根本,就是内心的我执傲慢魔。这在《前行备忘录》里面也讲过。

空行母还这样说过:“众魔为意识,凶魔乃我执,野魔即分别,断彼称断者。”为什么说“众魔为意识”呢?因为众生的意识无穷无尽,一会儿产生这个分别念,一会儿产生那个分别念;而且有时意识特别可怕,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违缘和障碍,它却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比如“一切人和事都是魔王的化现,包括上师和道友”、“你看柱子上面的文殊菩萨拿着宝剑要砍断我的头,这不是魔王是什么”,因此,分别意识就是特别可怕、多不胜数的魔。而凶魔就是我执,野魔就是分别。若我们断了这些魔,就是真正的断法者。

所以,所谓的断法者,并不一定非要手里拿着一个手鼓,咚咚咚地摇。当然,我们也不能对这些行为生邪见,认为这样做完全是邪法。比如尸陀林里的天葬师,该念修的断法仪轨还是要如法念修,而且智悲光尊者等高僧大德也专门撰著了这方面的仪轨。

但我们大家,尤其是持别解脱戒的出家人,也没有必要无论到哪里天天手里都拿着托巴和人骨号,显得怪怪的,让人特别害怕。虽然这是密宗里面的特殊行为,但也要秘密而行,要懂得它的甚深意义。有些人特别喜欢到尸陀林里去拍照,有些人认为拥有人骨很好,去年我看到很多居士抢着买一串人骨念珠,有人出三千,有人出五千……这没有必要。

米拉日巴尊者也曾对岩罗刹女说过:“比你更厉之魔是我执,比你更多之魔是意识,比你更纵之魔是分别。”意思是,比你更厉害的魔是我执,比你更多的魔是意识,比你更放纵的魔是分别。可见,我执才是真正的大魔。

以断法将之断除

关于断法的分类,玛吉拉准空行母说过:“漫游险山外断法,弃身施食内断法,唯一根除义断法,具此三断乃瑜伽。”

所谓外断法,就是漫游险山,如尸陀林、特别危险的地方,并在那里修法。所谓内断法,就是以四斋的方式,将自己的身体供施上师三宝和六道众生。所谓义断法,就是唯一根除或断除所有无明迷现的根本——我执。具足这三种断法的人,就是真正的瑜伽士。所以,最根本的就是要断除我执,否则,即使住在尸陀林和其他危险地方,但到晚上看到野狗,看到骨架起来行走等,也没办法住下去。

在没有断除我执之前,外境迷乱显现的魔,杀也杀不了,打也打不倒,压也压不住,赶也赶不走。就像火没有熄灭之前,烟无法灭尽一样,在没有根除内心的傲慢魔之前,由它的功用所产生的外境迷乱显现的鬼神,也不可能消失。诚如岩罗刹女对米拉日巴尊者所说:“未了魔乃心之根,似我之魔不可数,你虽劝逐我不去。”意思是,如果没有了知魔就是自己心的根本,像我这样的魔多得不可胜数,你虽然劝我出去,或驱赶我,但我也不会走。

至尊米拉日巴也说:“执魔为魔遭损害,知魔为心获解脱,证魔为空即断法。此魔罗刹男女相,未证之时乃为魔,制造障碍作损害,若证悟魔即本尊,一切悉地从汝生。”意思是说,执著魔是魔,一定会遭受损害;知道魔是自心的幻化,所有恐怖和危害都会自然而然解脱;证悟魔是空性,这就是所谓的断法。这些现男女相的魔、罗刹,在没有证悟空性之时就是所谓的魔,它们也会制造各种障碍而作损害;如果一旦证悟“魔除自心以外一无所有”,就会了知魔是本尊,那时魔不但不会作害,一切悉地都会从魔中产生。

在平时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出现“是不是有魔障”、“是不是有鬼神作害”等分别念,此时应向往昔噶当派和宁玛派的大德学习,好好运用这种机会,一定要认识自己分别念的体性——本体空性、自性光明、大悲周遍,那时魔众就变成了真正的智慧本尊。

其实,认识心的本性,对身心乃至修行都有很大利益。比如,眼前这个花,若认识它的本性是空性,对修行就有很大利益;若出现一些颠倒分别念,把它看成特别可怕的一种景象,对身心都会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人在生病时,经常会出现一些迷乱现象,(以前我认识一位不信因果的人,虽然我们经常给他讲一些魔众干扰的事,但他始终不信。后来他生了一场大病,出现了很多鬼神,从此他不但信魔还信佛。)此时一定要祈祷上师三宝,并了知是自心的光明,安住在这样的境界中,那时所有迷乱全部会消失。即使在健康时没有这些现象,也要先有准备,并常观自己的心。

切切不可错用心

所谓的断法,是指彻底根除内心执魔的分别念,而不是残杀、殴打、驱逐、镇压、消灭外魔。因此,我们一定要弄明白的是,所断的魔不在外界,而在内心。

作为修断法和般若空性的修行人,不能天天都在执魔的状态中。有些人将道友全部看作坏人或魔鬼,对所有人都有邪知邪见,这是非常不好的习惯,应该经常观清净心。《大圆满前行》的前面有两种发心方法,一种是广大意乐菩提心之发心,一种是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发心,第二种发心要求将上师、道友、道场、时间以及所听之法全部观为清净。华智仁波切还说:“我们务必明确的是,之所以这样观想,是因为这些原本就是这般清净的,并不是本不清净而观成清净。”这样观想只是远离执为不净的颠倒分别念,还原一切万法清净、光明的本来面目而已。现在很多人的思维方式与正法有非常遥远的距离,因此,需要依靠远胜显宗的密宗甚深方便方法。

一般来说,大多数其他宗教都将一切事业的利齿、粗暴的威力、矛头箭锋指向外面,对外面的怨敌魔障展示降伏事业。有的甚至把自己教徒以外的一切宗教徒都视为仇敌,予以打杀欺压,尤其是为了维护自我,保护自己的宗教,一切异己、特别是伤害过自己的都要消灭。可是我们佛教并非如此,诚如米拉日巴尊者所说:“我们这个教派的宗旨,就是彻底根除我执、抛弃世间八法,令四魔无机可乘、乃至无地自容。”所以,我们是将所有众生、包括伤害自己的鬼神和怨敌,都视为善知识,以自己的身体布施给它们。

其实,这样做,所有违缘、障碍反而自然消失。如果紧紧保护自我,一根汗毛都不让损伤,攻击、伤害反而会越来越多。因此,我们在修行过程中出现一些违缘时,一定要运用这个非常甚深的窍诀:任你说、任你打、任你骂……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想世尊为众生舍弃过多少次身体,这种伟大、高尚的精神在整个世界上无与伦比,它就是大乘佛教的威力所在。

所以,一切修行就是反观自心,将所有的能力、威力、精力,全部用在根除我执上。喊一百遍“救我、护我”,不如诵一次“吃我、携我”的好;向一百位本尊或护法神祈求救护,不如将身体施舍给一百个鬼神或妖魔为食的好;身上带一百多个护轮或护身符,不如修一遍舍施仪轨的好。因为前者只会使我执越来越重,而后者,却在致力于根除我执。

如玛吉拉准空行母说:“病人交付于鬼魔,送者托付于怨敌,口诵百遍救护我,不如一遍食携我,此乃佛母我法轨。”她的方法与世间的做法完全相反:不但不降伏危害病人的病魔,还把病人直接交付给它们;不但不安排人护送,还直接托付于怨恨的敌人。口诵百遍救护我,不如一遍食携我,这就是佛母我断法的仪轨、传统、宗旨。当然,这也是玛吉拉准的伟大所在——完全舍弃我执。

如果大家真能放得下,在修行过程中如此行持的话,所有违缘自然而然就会消失。可是我们因为修得不好,别人稍微说我、打我、害我,我执就出来了。

很多修断法的人,平时都没有我执。但到底断除我执没有,在别人诽谤时,或半夜三更居住在尸陀林等鬼神出没的地方,就能见分晓。

不过,在断我执方面,修断法的效果非常好。因此,大家平时要多念修这些仪轨,尤其出现身体不好等违缘时,更要好好念修。否则,就会像有些人一样:“我特别不顺,怎么办哪!昨天爸爸生病了,晚上我又做噩梦,早上起来心情就不舒服,今天妈妈工作又不顺利,我为什么那么倒霉啊……”

或许有人会问:“到底断除我执有什么好处?”我们可以这样回答:断除我执乃成功之母。因为在历史上,很多断除我执的修行人,不但寿命极长,事业也极其广大。所以,断除我执并非消极、失败之举。当然,这是从观现世量的角度来讲的。其实,我应该将这个教言放在微博上,因为自己心里确实有一点感觉。

如果断除了内在执魔的根本,那么一切现相都会显得清净,也就出现了所谓的“魔类成为护法神,护法换面成化身”。当然,这是从净见量来讲的。因为断除我执后,身心永远轻松、快乐,利益众生的心也纯真无染,所以别人诽谤、伤害都无所谓,甚至作害的鬼神、病魔也会供养三门、承诺誓言,而成为自己的护法神,护法神也会换面成为释迦牟尼佛那样的化身,就像莲花生大士等令人羡慕不已的大乘修行者的传记中所记载的一样。

虽然我们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但也要仰慕,不要出现一点点违缘、伤害,就好像在感受撕心裂肺的痛苦一样。其实,这就是我执太重的原因。若我执断了,成千上万魔众对你都不会有任何损害,当然个别大德故意示现以及前世的业缘成熟除外。因此,大家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接受并运用这个珍贵的窍诀。否则,语言再多也苍白无力。因为,只有通过修行才能真正明白——原来大乘佛法就是这样。

谨防修炼出偏,害人害己

如今有些不懂此理而自诩为断法者的人认为,外境中存在实有的鬼神,并且恒时处于不离执魔的境界中,结果一切显现真的成了妖魔鬼怪,自己整天心神不定、忐忑不安,也常常对别人说“山上有魔,山下有魔”、“这是鬼,那是魔”、“那是妖精,我看见了并且捉住了它,因为它反抗得厉害,最后就将它杀了”、“你身上潜伏着一个魔,被我赶走了,但它走时回头看了你一眼,眼神感觉有点不对,你还是修一下金刚橛和大白伞盖,不然会有违缘”……这些绝对是妄言骗人、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这种情况在学院很少,但我听说极个别人也有些神神道道,比如:“我看到你身上有什么什么附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你家里应该有个什么什么”……在菩提学会,有些居士也在不同场合中,经常这样讲。包括有些大学教授也特别爱讲鬼神,如果他们这样,那下面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就很不妙。所以,希望广大出家僧尼和在家居士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并提高警惕。

经常喜欢讲鬼神的人,鬼神们得知之后,便会缠着他们,他们走到哪里,鬼神便跟到哪里,如影随形般不离左右。并且进入那些心胸狭窄、容易控制的女人等相续中,口口声声地说:“我是神”、“我是鬼”、“我是死人”、“我是你的老父亲”、“我是你的老母亲”等。更有甚者还说:“我是本尊”、“我是护法神”、“我是单坚”等,并且妄言授记、胡说神通。鬼神欺上师,上师骗施主,就像世间俗话所说:“父被子欺,子被敌骗。”

这种情况,藏汉两地都有。有些人刚开始时,经常做些奇怪的梦,后来慢慢变成附体,之后这个人就会说:“我的附体跟我说什么什么,我说话的时候,它经常控制我……”我认为,如果自己有这种特殊业感,最好求助于上师,并修断法和忏悔。若消除了我执和魔执,这样的现象就不会有。如果跟其他人讲,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大家都会把你当成魔一样看待,谁见了都害怕。

但有些人不但自己受骗,还以此欺骗他人,这才是最可怕的事。上师与施主、上师与弟子、学生与老师等人与人之间若一直互相欺骗,那整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可靠的了,如此一来,五浊恶世的征象真的已经现前了。正如邬金莲花生大士曾授记:“浊世男心入男魔,女人心中入女魔,孩童心入独角鬼,僧人心中入冤魔,每藏人心入一魔。”当时莲花生大士看到藏地很多不好的情况,就特意以夸张的方式来说,以让大家警觉。而现在,真可谓言符其实。

其实,魔众确实是有。虽然无神论说没有,但最后也不得不承认,因为很多资料中都有鬼神的记载,但因大众不信,只好名曰“奥秘”、“秘密”等。不过,即使有饿鬼、妖魔,也都是错乱分别念的显现,不要执著,否则越耽著越可怕。

作为修行人,一定要有清净的行为。以前在学院当中,法王如意宝特别开许了一两个空行母和瑜伽士说神通,除此之外,任何僧人一律不准说,包括梦境等。其实不说好一点,不然这个世界看起来特别可怕,虽然有些人以鬼眼能看到一些特殊景象。在藏地有一种“圆光”的观察方法,也能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但有些人根本看不到,却敢胡说八道,不知他们“不说上人法妄语”的根本戒还有没有?因此,为了不影响自己的修行,还是不说为佳。

莲花生大士还说:“将独角鬼视为天尊的时候,也就真正到了藏人受苦的时代。”这种预言的时间,看来现在[3]已经来临了。也有人认为是授记“文革”,因为在那个可怕的年代,除了普通百姓之外,还有一些闻思修行多年的人,受魔力加持,大肆诽谤佛法、摧毁三宝所依,就像发疯了一样。

总之,我们绝不能将表面似乎显现的外在迷乱的鬼神魔障形象,看成是真真实实存在,而要在一切时间、地点、威仪当中,将这一切观为如梦如幻的游舞来修炼自心。其实,暂时现似能害所害的鬼神、病人,也都是由往昔恶业错觉的因所致,从而结成了能害与所害的关系,实际上并不存在。因此,对它们千万不能有亲疏、爱憎之心,而要平等观修慈悲菩提心,彻底根除贪爱自己的我执,将生身性命毫不吝惜地施给鬼神作为食物,息灭它们相续中的嗔恨、粗暴,诚心诚意地讲些能使它们相续趋向正法的法要并发愿,最终将执著自他能害所害、圣现魔现,自他的患得患失、贪爱憎恨、贤劣苦乐等一切分别念斩草除根(即安住在大圆满的境界中,可参阅《法界宝藏论》)。

这一段话我非常有感触!每当我遭受病魔的危害而患感冒等疾病,或受魔障的干扰而做噩梦等时,要么修断法,要么念观音心咒回向。自己始终会想:“我以前伤害过它们,它们现在以病魔等形象作害,这是理所当然的。”我还会给它们宣讲正法,如:“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并为自他发清净的愿。最后,尽量在远离圣好、魔坏,嗔它、爱自等二取分别的大圆满境界中安住。

如颂云:“无圣无魔见之要,无散无执修之要,无取无舍行之要,无希无忧果之要。”所谓见解的要点,既没有魔也没有圣;所谓修行的要点,既不要散乱也不要执著;所谓行为的要点,既不要取也不要舍;所谓证果的要点,既没有希望也没有担忧。这就是大圆满的最高境界。

表面看来,好像跟一个特别坏或不信因果的人差不多,实际上并非如此,差别相当大。但要趋入这样的境界,先要打好出离心和菩提心的基础。一旦大彻大悟,一切能害所害均是法性等性,那时就断绝了内心傲慢魔的根本,也现前了究竟义断法。

下面是这一品的总结偈:

虽具无我见然我执重,虽断二执然仍起希忧,

我与如我我见众有情,愿证无我实相祈加持。

华智仁波切谦虚地说:通过多年闻思,虽然具有无我的见解,但因没有长期修行,我执还特别重;依靠上师的加持,虽然断除了魔与我的执著,但因没有长期修行,仍然有各种希望和担忧。所以,虔诚祈愿上师三宝加持,我与如我一样具有我见的无数有情,都能尽快证悟无我的实相。

【积累资粮——供曼茶罗与古萨里之引导终】

 

 

[1]在藏传佛教中,观世音菩萨显现为男性。

[2]一般来讲,上午素斋,中午花斋,下午荤斋和黑斋。

[3]指华智仁波切住世的时期,尊者于1889年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