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父母

欧洲  圆纵

随着年纪的增长,内心里亲情的概念越来越强烈了。尤其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思念那远在国内的母亲,缅怀那过世多年的父亲,暗暗为自己曾经年少轻狂不知孝顺、不懂报恩深深自责。

儿时,我常常动情地唱《妈妈的吻》给母亲听。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当时她差点就带着我去阎王那里报到了。后来母亲又经历了各种时代的艰辛和生活的苦难……当她千辛万苦终于把我们姊妹都培养成人的时候,她也老了。

父母的养育之恩,我该如何回报啊?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只有历历的往事在不停地涌出。

读小学四年级时,我得了急性阑尾炎。那是一个寒冷的午夜,父亲背着我赶往大医院去动手术。趴在父亲的背上,我感到一种踏实的温暖。在医院里,他一直在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整夜都不曾合眼,他说他担心女儿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知道。后来,我到外地去求学的时候,父亲经常会拖着病体去看望我,给我买喜欢的新衣服,甚至还会慈祥地弯下腰为我整理衣服,系好鞋带。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只能到记忆里去寻觅了。

我的记忆里,家里有过两次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次是姐姐离家出走。我10岁那年,姐姐接父亲的班参加了工作,由于工作中出了意外,恐怕遭到单位惩罚的姐姐,选择离家出走。家里如晴天霹雳,父亲一夜便急白了头发,母亲也请了长假四处寻找,他们走了很多城市,把我和年仅7岁的妹妹寄居在姥姥家,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那是我们全家黑暗的一年,家已经不像个家了,母亲整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每次母亲要到别的城市找姐姐时,就会领着我和妹妹去饭馆吃顿水饺,因为她担心自己也会出意外,回不来了。那时上饭店对我们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母亲从来都舍不得尝上一口。母亲关照我要好好照看妹妹,不要给姥姥添加负担,然后她和爸爸就踏上了没完没了的旅程……后来,在警方的协助下,姐姐终于找到了。那一天,下着小雨,妈妈终于带着姐姐回家了。

另外一场重大灾难,就是父亲遭遇的车祸。当时我13岁。为了让家里富裕起来,父亲买了辆大卡车,为别人搞运输。没想到,在一次运输钢材的路上遇险,翻车后他被压在下面,幸亏搭他车的人救了他。父亲手术后醒过来时说的第一句话是:“求求你们,让我再活10年吧,我要养活我的女儿们!”这场车祸后,父亲的身体严重受损,右半身肌肉明显萎缩,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继续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了。

父亲也真的只继续活了十年!一天清晨,脑出血夺去了他的生命。就在之前一天,父亲还打电话给在大学读书的我,要我多买营养品补身子,而他自己却省吃俭用,连好的药品都不舍得买。次日,赶回家中,父亲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巨大的痛苦让我一夜之间几乎失明。第二天,眼前模糊不清,一片迷蒙。想到父亲的恩情,已经欲哭无泪;妈妈整整一夜守在父亲的身旁痛哭不止。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昔日的幸福,如梦如幻,刚刚装修完的房子,还有很多我们一家人要一起去实现的梦想,而父亲就这样走了,带走了他对我们的爱,带走了他对人世间亲属的眷恋和挂碍!

父亲的离去,对我们家而言,无疑是一场致命的灾难。生与死,也就是弹指间的事。懵懵懂懂中,我突然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苍白。父亲去世不久,我居然梦到他在地狱受苦的景象。他在地狱被打得已经致残,双目失明。我在地狱外面喊他,他听见了也喊我的名字,可是梦里阴阳两世,我却如何也进入不了那座关着他的地狱之门。惊醒后,痛苦万分。此后,我又奇异地和母亲做了一个同样的梦:凌晨时分,他穿着相同的衣服走到我们各自的房间来看望我们两个,妈妈甚至还跑出了房间,跑到楼梯口,过了很久她才意识到这是梦;我则是打开了房门,才意识到这只是个梦。当时,我和妈妈不住一个城市,我们却做了同样的梦。

这件事让我的内心受到强烈震动,我开始相信,人死后并不是如灯熄灭,很多活着的人内心是有感应的。几年后,我开始学习佛法。皈依了佛门,我才了解到死亡的过程以及如何帮助临终者安然往生,才明白当年的哭泣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因为任何哭泣和难过都会加剧亡者中阴身离去的痛苦。后来,按照佛法的仪规,我们为父亲做了超度,把父亲的骨灰安葬在佛教圣地,希望他生生世世能得到观世音菩萨的慈悲救拔。

如今自己远嫁重洋,在这个报恩孝亲的特殊日子里,回忆起父母恩重如山,感慨自己生生世世都难以回报。学佛以后,让我明白了因果和前生后世的轮回道理;让我懂得了不仅要报答自己的父母,也要慈悲关爱身边所有的人。用爱去温暖每一个人,用慈悲去体谅每一个人,不管是相识的还是不相识的,因为佛陀告诉我们,我们在无始劫的轮回中,所有人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也都曾像我今世的父母一样养育我,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希望有缘读到此文的朋友,都能常常忆念父母的恩情,抓紧一切机会尽孝道。如果父母有已经故去的,也一定要多多行善,帮助父母超度,为父母积累功德资粮。

我虔诚地双手合十,在诸佛菩萨面前,深切祈祷:愿天下所有的父母永具安乐,远离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