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布曲洽仁波切故事二则

曲洽堪布注重以出离心的修持为重点。

若有活佛或僧人来求见于他,凡着装破烂似苦行者,堪布总会报之以笑眯眯的面容,且有问必答、有求皆应。若有整洁光艳者,堪布无论对方是何来历、地位,先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少则半小时,多则自由发挥。临走前会郑重地告诉他:“这就是我给你的加持!”

那一年,法王如意宝委派年轻的一位仁波切和学院的管家去找木材,用以修建经堂。途中路过曲恰堪布居所,打算顺道进去谒见。眼见已然日上三竿,中饭时间都过了,堪布还在呼呼大睡。无奈,等着吧。后来实在熬不住,侍者主动把堪布叫醒,老堪布大喝一声:“谁在门外候着?!”

管家慌忙应道:“五明佛学院的……”

“五明佛学院?没听说过,什么事?”

“出来找点木材修经堂。”

“我说呢,来了两个要饭的。”

仁波切和管家此刻都心慌慌的,低眉顺眼地进屋站到墙边,低着头不说话,生怕被老人家寻到什么破绽。

老堪布问仁波切:“你叫什么名字?”仁波切报了在家时的俗名。曲洽堪布点点头,双目似莲师般凝望着仁波切的眼睛,正色道:“当你的自由和权利掌握在别人手里时,你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你看我,想睡到什么时侯都可以,没有人管我。”

当仁波切离开后,侍者半开玩笑地对堪布说:“哈哈,你平时一副有修行的样子,今天露马脚了,你知道刚才那两个人中年轻的是谁吗?”

堪布说:“不知道。”

侍者说:“著名的多智钦啊!”

堪布笑道:“还不错,没有我慢心。换了别人,多智钦的名头罩在他头上,到了我这儿,还不狂说!!”

法王晋美彭措驻世时,有一次带着浩浩荡荡的车队,包括学院众多的活佛、堪布、大德们,特意去谒见曲洽堪布。其时堪布正在登坛讲法,侍者告诉他法王一行在外面等候谒见。曲洽堪布一听,故意放慢了讲法的语速。约过了半个小时,侍者见堪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对堪布说,晋美彭措是多么多么著名,多少多少人在外面等着云云。老堪布一听,说:“跟我有什么关系!”然后以更慢的语速为在场信众开示。据在场的仁波切说,他们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

讲法结束后,这位异常瘦削的老僧人颤巍巍地拄着拐杖出来,对大家说:“我这么一个脏老头有什么可见的?!进屋坐吧。”然后一转身,径直往屋里挪步,嘴里吆喝着:“我这儿地方小啊,来一个就行了,装不下你们这么多大德。”

小小的屋里早已准备停当一高一矮两个座位,法王坐了高的,堪布坐在底下,二人无言互相对望。曲洽堪布道:“太胖了,真难看,真难看啊!”法王笑道:“你也不好看,跟排骨似的。”堪布指着桌上唯一的待客品——一盆炸麻花,对法王说:“这个东西是用来吃的,吃啊。”法王拿起来,冰冰凉,在桌角上磕磕,硬得象石头。

回来的路上,法王数次对身旁的人赞叹,说:“末法时期还有这样的大德,是我们整个佛教的荣耀。”

曲洽堪布曾对身旁的人说,将来如果有一天法王圆寂的话,我就会象八十岁的老人看到儿子先故去一样。我还活着做什么?我也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