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尘俗世中看佛教与科学

一、佛教与科学的关系

关于佛教与科学的关系问题,前人多有论述,这里不再赘言。其中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莫过于爱因斯坦的《科学和宗教》。下文就通过对其观点的分析与批判来阐述佛教与科学的关系。

爱因斯坦,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他的广义相对论在西方,被人称之为“上帝给人类的暗示”。而他本人在1941年发表的文章《科学和宗教》被科学界认为是关于科学和宗教关系的扛鼎之作。更甚者,有一些极端的人士认为,爱因斯坦的这篇文章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宗教——“科学的宗教”。而这篇文章的核心观念就是——“没有宗教的科学像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像瞎子。”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是:没有宗教的科学好像跛子,走不快。而没有科学的宗教像瞎子,没有方向,认不得路,寸步难行。一个为科学奋斗了大半生的老人,功成名就之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毫无疑问,这是值得赞叹和令人敬仰的。但是我不得不遗憾的指出爱因斯坦先生把两者的关系搞反了。

“科学是一种长达世纪之久的努力,通过系统的思想把这个世界中可以感知的现象尽可能完全的联系起来,大胆地说,他是通过概念化这一过程对存在进行后验重建的企图。”上面这句话就是科学泰斗爱因斯坦给科学下的定义。恐怕不仅是我,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对这句话做出反驳。所以我承认这一点的正确。但是,如果基于这一点就自信的推论——“如果给予人类足够的时间,人类就可以凭借科学,将这个世界中可以感知的现象完全的,或者近似完全的联系起来。”我认为这未免过于狂妄了。其实在爱因斯坦的晚年,尤其是当原子弹给人类带来巨大的伤害之后,他已经对这一点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当爱因斯坦说“没有宗教的科学像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像瞎子”的时候,实际上他还是认为:科学可以在没有宗教帮助的情况下完成对整个已知世界的认知,只是耗时更长而已。就像一个跛子,虽然走得慢,但是只要他看得见路,坚持不懈的走下去,他总有走到的一天。但事实果真如此吗?显然不是。随着广岛和长崎上空的原子弹炸响,人类忽然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然拥有了完全毁灭自身的能力。这就好比幼儿园中一群小孩每人拿着一颗没有保险的手雷,自由自在的玩耍。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如果有一天,哪怕只是其中的一个孩子拉响了手雷……立马就会引起可怕且令人绝望的连锁反应。不仅是人类,恐怕连地球都会随之而毁灭。

当我们已然面临如此险境的时候,如果还固执的认为没有宗教,科学也能够走向最终的胜利,那恐怕就不只是狂妄了,更多的应该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愚蠢。因为,虽然懂得科学原理,能够制造原子弹的科学家只是少数人,但摁下核按钮从而毁灭世界的能力,却是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具备的。而蛊惑这些人毁灭世界的,正是这些人心中的贪嗔痴。但对于解决这个问题,科学显然是力不从心的。在广岛、长崎夺去数十万人生命的两颗原子弹就是证明。

所以科学的发展必须得到宗教的指导。因为就连爱因斯坦也承认:“科学只能解释是什么的问题,而不能解决应该是什么的问题。”前者是对事实的分析,而后者是对研究方向的假设。如果没有“应该是什么”的猜想,没有宗教的指导,那科学的发展不就正像一个盲人一样,孤独的在黑暗中摸索吗?如果一个不留神,一步踏空,恐怕那面临的境况就将万劫不复了。反之,若没有科学,人类恐怕就只能像个跛子一样缓缓前行了。一群手执石块木棒的人类虽然物质生活可能极其困苦,但却决然没有毁灭地球的风险。

所以这句话应该改为:“没有宗教的科学像瞎子,没有科学的宗教像跛子。”

那么什么是宗教呢?我年少识浅,又并非宗教人物,不敢对宗教妄下定义,这里只谈我理想中的宗教,即:“可以从高出人类认知的境界给与人类指导,使人类能够从趋利避害、狭隘自私的动物本能中解放出来,给予人类追寻自身生命意义的勇气,并保护人类的心灵免受现实中的种种苦难折磨。”从这个角度讲,人类历史上诞生许多的宗教都不同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而历史的事实也告诉我们,无法给予人类真正帮助的宗教,必然会被人类抛弃。所以历经人类千年发展演变,能够传承下来的宗教,必然都是符合人类理想的(至少在过去的千年当中是符合的)。

但是在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科学民主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也正因如此,当今各大宗教都面临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其中以伊斯兰教为甚。在伊斯兰世界中,巨大的石油财富与落后的科学技术给伊斯兰教的传承带来了空前的挑战。加之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教义冲突,历史冲突,地缘冲突……等等矛盾,共同导致了当今人类世界的诸多困境。究其原因,恐怕还要追溯到宗教的根本教义上。

从根本教义上每一个宗教都必须回答一个根本问题:“世界上是否有神?”由这个问题又会引出两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此神是否有别于人类?此神是否唯一?”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千年之争的根源就在此处,两者皆认为世上有神,且此神高于人类并先于人类而存在,至关重要的是这个神是唯一的,并且只能有一个名字!在这个问题上,两大宗教斗争了千年,并且必将继续斗争下去。这给两大宗教的传播和传承都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反观三大宗教中的佛教,则巧妙的解决了这个宗教难题:首先,把万千世界分为世俗谛和胜义谛。在世俗谛中有佛,有众生;在胜义谛中无佛,无众生。从而圆融的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对于第二个问题,佛家用“人人皆有佛性,但非人人皆是佛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人性,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的说法表达了人人皆可成佛,成佛之时佛祖与我无差无别的思想。对于第三个问题,佛家用一个“和光接物”的典故解释的明明白白(不同的光线在传播的时候互不干涉)。所以,这也是时至今日,三大宗教中,为什么佛教能够远离纷争传承日盛的原因。

因此,就当今世界而言,可以作为世界性的宗教,并且能够为人类科学发展指引方向的宗教非佛教莫属。

二、世俗之人对佛教与科学的看法

俗世之中,本就多是俗人,当然也包括笔者在内。所以下面从世俗的角度讨论一下普通人对佛教,对科学的看法,算不得观点,更谈不上究竟。望高僧大德,了然胜义的高人前辈可以耐心一观,批评指正。方便起见,在下对世俗中的观点大致分为四类:

1.浑浑噩噩,半信半疑

其实对于大多数的世俗凡人来说,佛教和科学跟他们都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他们只关心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不管是佛教还是科学,他们都不了解,也都不愿意去了解。别的不敢妄言,但是在下多年的教育经验证实:大多数的在校学生对于科学并没有真正的追求(只不过是当作上大学、找工作、挣大钱、做大事的敲门砖而已),对于信仰更是一片空白。无论是佛教还是科学,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回事:用得着就信,就学;用不着就不信,就不学。

2.偏信其一,固执己见

这样的一类人往往很执著,执著佛法,或是执著于某一种科学,甚至仅仅是执著于某一个观点。这一类人通常不肯接受不同的观点。总以为自己才是对的。这一类人,人数虽然没有第一类人多,但是由于他们的坚持,往往可以做出一些成绩,成就一些事业。但是如果遇到障碍,这些人往往会变得偏激,从而造成不好的业障,甚至是灾祸。

3.生前死后,两不相干

这种人往往认为科学是管当下的,死后才归佛祖管。这种人往往功利心很重。常见的想法是:“我先挣到钱,当上官,享尽荣华富贵,然后等到我有余力的时候,快死的时候,我再去烧香磕头,求神拜佛,让佛祖保佑我死后上天堂,或是来世投胎好人家,生生世世享荣华。”这种人敬生畏死,往往不会大奸大恶,但是做事随性,小恶不断,难享福报。

4.似懂非懂,心存善念

笔者就是此中个案。虽在红尘俗世之中争名逐利逢迎苟活,然心中善念仍存,可以感受到无边佛法中的慈悲喜舍,故而心中向往。但却苦于没有上师指点,面对浩如烟海的佛教典籍无处下手,看书驳杂,但都是一知半解。对于佛教似懂非懂,心向往之却又不得门径。想要出家修行,但是习气太重,挂碍太多,总难成行。只能利用科学规律,提高效率,挣钱糊口,尽可能的摆脱俗事纠缠,从而可以多花时间研读佛法。

以上四种,便是绝大多数世俗之人对佛教和科学的看法。笔者希望诸位前辈可以根据上述俗人的不同特点,找出佛教中的种种便宜法门有针对性的予以度化。

三、如何借科学之风,在俗世之中,弘扬佛法

结合当今繁盛的科学理论,针对上述俗世中世人对佛教的看法和期许,在下斗胆地对如何更好的弘扬佛法提出如下建议:

重中之重是强化佛法精妙,凌驾于人类认知水平之上的地位。

即:因佛法无量,不可思议;知之为不知,不知更非知;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因而可以使人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后方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如此这般,方能使世俗凡夫真心向佛,皈依三宝。

简而言之,现在佛教发展的当务之急应该是精研佛法,并将不可思议的无量佛法用世人可以接受的,一看就懂的,且与现代科学常识不矛盾的方法表达出来。只有这样,佛法才能更好的被弘扬。笔者愚笨,只想到以下三条:

1.走出寺庙,走进生活,让世俗百姓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无微不至的佛法之光。

这一点可以借鉴基督教的成功经验,即:将宗教融入百姓日常生活。譬如在欧美等基督教盛行的地方,不管你是不是信教,宗教已经悄无声息的融入你的生活:当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之时,不管你是不是教徒之子,立刻就会有神父前来祝福加持;当有人生病之时,遍布各处的教会医院会利用善款为你救治;当有人流落街头无家可归之时,只要你愿意去教堂听听神父讲经,你就可以得到一顿晚饭和教堂中的一夜安眠;而当战争来临之时,神父会站在阵地的前沿为生者祈祷、为死者超度;最后,当一个人面临死亡的时候,哪怕他罪大恶极,万死难赎的时候,神父依然会走到他的面前,抚着他的额头,接受他的忏悔……如果佛教可以像基督教这样走进世人的生活去传法,而不是等世人主动来求法,那样的话,前文所列的四种凡人中的绝大多数都会真心向佛皈依三宝。

2.强调佛教的无神论思想,从现代科学思想和人文思想中汲取新养分,开创佛教文化的新发展。

从历史的角度看,现代的科学思想,人文思想,正是追求自由的人们在与西方传统基督教势力的斗争中历经磨难才诞生的。因此西方宗教中关于神和人的关系问题一直是现代科学思想和人文思想批判的对象。而科学人文思想的发展却又离不开宗教的指引。事实证明,没有宗教的指引,科学人文思想往往会走向偏激,使人类在某种极端的情况下爆发出狂妄、狭隘、自私的动物本能。

所以,我们应该将佛教融入普通百姓的文化生活,用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向世人弘扬佛法。单单从扩大佛教影响力,让更多没有接触过佛教的人愿意了解佛教的效用上来说,写出一部《西游记》,不亚于建造万千寺庙。所以现在借着科学人文思想的东风弘扬佛教文化正是恰逢其时。

3.借助新媒体,全球化的便利之机更好的弘扬佛法。

在微博、微信、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思想言论的自由达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佛教可以抓住机遇,利用新媒体,把更多的佛教典籍译成不同的语言,再以多媒体的形式传上网络。让人们可以利用手机、电脑、电视等等诸多现代科学手段,很方便的接触到佛教。从而让更多的人知道佛教,了解佛教,信仰佛教。那佛教的传播必将打破地域、文化的限制,达到佛教发展历史上的一个新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