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TVB众明星们的佛缘

 1、江华:笃信佛法,凡事随缘

江华(图片来源:资料图)

演过无数次风流皇帝和楚霸王项羽的江华,原来也是佛教徒,而且还完全食素。对一切看得很正面,甚至面对负面报道都不发火,变得凡事随缘。

对事情不应执着

演员四处拍戏,又多应酬,食全斋是否很不方便?“不会,朋友知我要食斋也说无人陪你食饭,你会变独孤精。其实无问题,拍戏时内地剧组有专人帮我煮斋,瓜菜对他们来讲很方便,煮得愈清淡愈好,应酬都不会有影响的,但我不会怪他们这样想,你怪他们亦代表你与他们都一样未参透。水和波浪本质其实是同一样东西,变的只是形态,因此看事情应该宏观,不应执着。”

他透露从04年11月开始领悟得更透彻,当时离开了无线正思考前路如何走之际,突然想短期出家修行,台湾的Fans便替他找到一间法鼓寺,但住持对他讲未有资格坐禅,当时只有200个名额,若有缘会让他坐禅(打坐),否则只可做护禅(即清洁打扫送饭)等杂务;需提早两日到寺,于是他抱住随缘而来随缘而去的心情去到法鼓寺,结果他有缘坐禅七日。

钱不是最重要

学佛明白了钱不是最重要,社会进步,人类物欲、贪念,是无止境的,找借口逼自己去贪,人人都是搏命挣钱,我跟大时代而行有错吗?其实是世人都被迷惑,商业社会物质主义,令到人人觉得赚钱买东西满足自己是应该的,追求名利是正常的,但他们的致命伤是不满足已拥有健康,已足够生活的财富。妒忌人,整天与人比名气、比财富、比权力会很痛苦的。

他表示:“如今,表演方面的奖项都不强求,接戏、接广告都随缘,试过签了约也告吹,我都没有追究,因为一件事成功与否靠因缘与助缘,当两者成熟自然水到渠成,你的助缘未到自然不能成事,无什么值得恼怒。”

无欲无求的想法似乎给人不积极进取的感觉。江华抗议:许多人都以为学佛是避世,逃避问题,消极行为,其实绝不是消极,而是积极。修行,是修正错误的行为,不做错误行为难道还不是积极的人生?人人处事都顺应因缘,就会世界和平!

江华认同娱乐圈五光十色,太多诱惑,很容易把持不定做错事,有了信仰,可对抗魔鬼诱惑,就算美女如云也会觉得不外是一个躯壳,得到又如何,所以近年与绯闻绝缘。

 

2、王喜结缘藏传佛教密宗

王喜(图片来源:资料图)

一副“蒲友”样子的王喜竟是虔诚佛教徒,笃信密宗。他目前最大的乐趣不是一班人去唱K、应酬,而是在家看书,包括漫画及佛学书,王喜认为学佛可以提升智慧。

王喜2000年开始信奉藏传佛教,每天要做大礼拜(即五体投地的朝拜动作),往日他做20次便开始喘气,他心想不戒烟的话恐怕一辈子都难完成10万次的朝拜,所以毅然戒烟,他估计以自己目前的体魄6至9个月后便有望完成10万次大礼拜。

他信佛后,转变很大,对事情也看开了,为人比前开朗,而且为人也很随和

 

3、吕颂贤:十年学佛十年素

吕颂贤(图片来源:资料图)

虽然从外表来看拥有烂漫笑容的吕颂贤让人感觉不到明星的高傲气息,但魅力十足自然招人疼爱。吕颂贤是位虔诚的佛教徒这是众人皆知,不过当他向歌迷们说出一句“我吃素”时,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不相信的惊讶神色。吕颂贤早就对佛教产生了兴趣,他与佛学之间有着不解之缘。现在,吕颂贤不仅信佛,还吃素已长达十年之久,皈依印静法师,法号顿圣。拍戏之余他都会在家念经,还将“色、赌、酒、杀、盗”全给戒了。念佛之后,吕颂贤更是一改以往冲动的个性,现在的他,心境很平和,有点与世无争的感觉,无事时还会在家弹弹古筝,像极了多年前他在《新笑傲江湖》中扮演的令狐冲,看来当年那句“我没有演令狐冲,我根本就是在演自己”真正是他的肺腑之言。

吕颂贤因为信佛和健康因素,吃素吃了10年,可是体格还是练得很壮,不逊于肉食者。

他笑说:“吃草的动物都很大只,像大象、牛……”他健身所需的蛋白质多来自豆类和一些辅助药物。

 

4、何宝生:出家修行洗尽铅华

何宝生(图片来源:资料图)

何宝生出生于豪门,是香港宝生银行的大少爷,家族总资产高达267.4亿港元。他不依靠父荫,只身打拼娱乐圈已经可谓是一个异数,而更令人惊叹的是他却在2005年皈依了佛门, 法号“道生”。

洗尽铅华

出家前何宝生也过着这纸醉金迷的生活,他的好友吕颂贤这样描述当时何宝生的生活状态:“那时的何宝生经常穿着光鲜亮丽的名牌,开不同款式的豪华跑车进出剧组,每天收工后的活动就是和朋友一起飙车、喝酒、交女朋友。”“何宝生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赌博,而且每晚必赌,后来干脆将赌场搬到自己家里。每天早上不赌几把绝对不出门,曾经一晚输掉了价值过亿的股份。” 出家前的何宝生曾住在位于香港屯门冠峰台价值3000万的别墅中,何宝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中长大,而且又是家中独子,自然是受到百般宠爱。昔时的何宝生一掷千金,面不改色,大家都觉得他是典型的“公子哥”。

就是这样日日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他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开始对佛经产生兴趣。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说:“自从信佛以后,我对事物的看法改变了很多,以前的自己比较偏激,个性悲观,而现在则豁达了许多,对很多事情多看得很开。我领悟到最深的就是两个字‘放下’,而我早已把名利二字不放在心上。”何宝生从自家的半山豪宅中搬出来,租住一乡间简陋的木屋中,每日吃着粗茶淡饭,修身养性。宝生最近露面大多是参加一些慈善活动,为基金会筹款,去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当他对佛法更加了解后,他更是选择了剃度出家,他离开了价值三千万的豪宅,只住在寺内一间几平米的小屋内,睡的是上下铺的铁架床,平时休息以及念佛都只能屈在这几平米的地方。据同门僧人透露,“道生”每日与众师兄弟一样,都要诵念《金刚经》参禅,还要和师兄弟轮流耕田、煮饭和收割蔬菜,打扫寺内外的卫生,有时候还要协助修葺寺院。在寺中何宝生每天只睡六小时,早上三点就必须起床诵念《金刚经》,上午一般主要是诵经,下午则干各种体力杂活,晚上五点开始念诵,九点休息,日子相当清苦,但他却自得其乐之中。 

文章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