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胜善巧阿阇黎世亲的历史

云增·耶喜绛称大师 著

郭和卿居士 译

摘自《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

赞句中说:“赡洲智严世亲师”。

值得这般称赞的最胜善巧世亲大师,他与圣无著是同母所生。在圣无著诞生后,精研诸学术明处,继后出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由往昔长久以来具有大菩提心,及弘兴佛教愿力的母亲婆罗门女明律复与一婆罗门合婚,而生下世亲这一具足相好的孩童。她依婆罗门吠陀典籍中所说使智慧锐利的仪轨作法,如在孩子舌上用牛黄写阿字等法后,复注重洗沐及在清洁的环境中来抚养孩子。到了孩子已长至相当的年龄,所有文字、算学、四吠陀等共通诸明处,都由母亲亲自教导,而使孩子完全领会于心中。继后,母亲对儿子说道:“我的儿子呀!我生你不是为了发扬种姓等世间法而生你的,是为了弘兴佛教而生你的,以此你当出家精研三藏,弘兴佛的教法吧!”由这样的策动,也就在那烂陀寺中出家。

刚一出家,所有戒师开示的律仪制界,诸细微处,他都如护眼珠般守护;并精研三藏,成为彻底的善巧者。继后,他为了彻底通达《对法藏》的密意,以及所有十八部各别的情况,此外自宗和他宗的详细内容理路等起见,他前往广出智士的地方“喀什米尔”,在善巧大师“意贤”的座前,精研过去诸阿罗汉所摄集《对法七论》及《四部律》中诸要义,而决择著出的论述——《大毗婆沙论》的广繁教义。这一论著,过去诸善巧师称它叫《毗婆沙论说大海》,复称作《毗婆论藏》。这样广大的论著,他都能记持心中,并对论中所有要义,毫不紊乱地运用无垢理智去细察,完全领会于心中,此外,复精研所有意贤师的“三藏讲规”,成为彻底的善巧者。他也就在喀什米尔,为无数应化众生宣说很多教法,广大开示无垢理路。

后来,当他意欲返回印度的时候,极恶的魔类祟惑许多盗贼,及藉索税诈取的凶残的人们,来将阿阇黎世亲的佛像和经卷书籍等一切资具抢劫一空。他复另行设置新的经卷等物,复遭抢劫。如是三次遭劫后,阿阇黎心念现在虽是经卷财物被劫一空,然而自己心中富有的理智,谁也抢劫不动,身无一物地走吧!于是起身来到了那烂陀寺,在那里为许多三藏法师们广说佛法时,他听到长兄圣无著著作许多论著,他作颂说:“噫嘻无著入山林,十二年中修禅定,禅定不成著宗书,多至大象满载负。”这样讥谤大乘人和大乘法。无著听得这种消息,知道这样将成邪见而无义。为了清除这种危险起见,于是派遣了两位门徒携带了《十地品》及《无尽意菩萨所说大乘经》,前往世亲那里,二徒依师吩咐晨昏二时,各诵修一座。诵经时被阿阇黎世亲听得说道:“黄昏所诵的那一大乘教法,因极善,果方面词语似乎有些杂乱。晨间所诵,因果两者,均极贤善!看来我讥谤了大乘,当断舌以报。”当他觅刀断舌的时候,二徒请求道:“不必断舌,除罪的方便,你的长兄是具有的,请你到他那里去吧!”于是阿阇黎世亲来到长兄圣无著座前,听受法义,由此生起敬信,在无著前发露忏悔,渐次听受大乘诸教法。

那时,世亲得知长兄圣无著和至尊怙主弥勒,常时不离,一切行动都请示于慈尊。他请求长兄无著介绍他谒见弥勒。无著将他的请求转告于慈尊,慈尊说道:“世亲现在仍是初业有情,并且由于当初毁谤大乘,以此他这生中,无缘见我。为了忏净罪障,当多著大乘经论释著,多诵《顶髻尊胜陀罗尼》,后来能见我。”此后,阿阇黎世亲对长兄更加敬仰。他作颂说:“我兄真犹龙,我如贪雨鸠。龙王虽降雨,鸠喉窄未入。”于是世亲遵照慈尊所说而作,最初他著作了修菩提道次第下中两士道的缘念法门,及修上士道缘念法门,详说四谛教法的《对法俱舍颂》,将著作配合礼品,寄呈于上师意贤座前。意贤师的弟子们说:“此中对我们宗派作了讽刺。”师说:“世亲他对于作论著,是很善巧的,以此这著作是绝妙好辞。”说后都很欢喜地劝请世亲对于本颂作一释著。

此后,阿阇黎世亲在圣无著前,听受了所有一切大乘经论,仅听受一次也就能领会。他意乐遵依慈尊所示修本尊法,于是在一金刚阿阇黎前,求得《尊胜佛母灌顶》,及《金刚手灌顶》教授,勤念陀罗尼,由此很快获得成就,亲见两位本尊,心中生起多门三摩地功德,赡部洲中所有一切佛经,他都能完全领会于心中。当时,都称说小乘声闻三藏有经五百部三十万颂;以及大乘《宝积经》、《大方广等大集经》、《般若十万颂》等有经五百部;密咒等密续经五百部等。这些经教他都完全领会于心中,每年中全诵一遍。他住在那安置有铁铸大盆注满麻油灯火的室中,日以继夜地经十五天时间,也就诵完上述诸经一遍。《般若八千颂》则是他每日常诵的功课。印度的善巧人士们都说:“佛世尊示现涅般以后,再找不出能如阿阇黎世亲那样广大多闻的人来。”

继后,他遵依慈尊所开示,渐次著作大乘诸经论释,著有详细解说菩提道次第中诸教授扼要的《经庄严论释》,及《辨中边论释》、《辨法法性论释》、《摄大乘论释》、《说一切法唯识三十颂》、《遮外境义唯识二十颂》、《二十颂释》、《决定显示三自性论》、《五蕴论》、《释轨经部百章论》、《轨论释》、《成业品类论》、《大乘百法明门论》、《对法藏论颂》、《对法藏论颂释》、《经论理义摄颂》、《经论理义摄颂释》、《三宝赞》、《六门陀罗尼释》、《七功德说》、《律说》、《僧规说》、《念佛经释》、《念法经释》、《念僧经释》、《五欲过患说》、《一颂解》、《伽耶头山经释》、《十地品论》、《无尽意菩萨所说大乘经广释》、《缘起初分及分别释》、《十地品论释》、《普贤行愿品释》等著述。

圣无著示现圆寂以后,阿阇黎世亲也就继任那烂陀寺堪布,他每日不断为受出家戒及比丘戒的僧众,作授戒的亲教师;每日不断讲说大乘各种不同的经教二十种;如果有外道邪说来的时候,立即予以破除;常在讲说、辩论、撰著等善巧三事中,度过其日程。那时,所有赡洲一切人众,都来亲近于这位大堪布的座前,供养承事。随各自根机,听取适合缘份的教法。所有从他方各地而来的具信的人们,如其所祈愿,复于一切方隅,对佛教已废颓的重新复兴,未废的加以弘兴。后来阿阇黎世亲前往东方憍里地方中,为许多具缘大众广讲大乘经教。以此诸善神欢喜,天雨金花,共睹这种瑞征,都更加敬仰,都依这位阿阇黎所说教法而修。以此佛教在那一地方得到广大弘扬。他为了令佛法长久住世起见,在各处僧院中,广为安置各种供养产业。阿阇黎世亲又在邬仗毗夏地方中,有一婆罗门为他作施主,为大乘僧伽一万二千人,广转法轮三月,建立起广大的法会。讲说和听受大乘之风,比圣无著在世时,更加宏昌。据说阿阇黎世亲传授的大乘比丘,足有六万人;常同他住在一起的住持三藏比丘,也约有一千人。这些比丘都是戒行清净,对三藏教法都是广大多闻,都是能住持和弘兴佛教的大德。就这样阿阇黎世亲一直到年近百岁之间,在印度作广弘佛教事业。后来,他观察到有许多重要因缘,率领受持三藏的弟子约有千人,一同去到尼泊尔地方中,为那里的僧众广说大乘教法。为了令佛法长久住在世起见,并在那里安置了许多供产。
后来,在著名的自来塔“ 玛婆罗更德”前,作绕行居住时,看见有一身穿出家装的俗人,在犁地和拿着酒瓶。以此他伤感到佛法这般废颓!于是对僧伽大众,开示了许多最后的教言,从头至尾反覆念诵《顶髻尊胜陀罗尼》后,也就舍寿而示现圆寂。住生至尊怙主弥勒及圣无著所住处——兜率说法宫。具信的徒众们也就在阿阇黎世亲示寂的地方上,建立了一座奉安他的骨身塔,至今还在。

阿阇黎世亲的门下,出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能住持佛教的大师,在这些大德中成为最胜第一的,有四位弟子,善律第一是阿阇黎功德光,善巧对法第一是阿阇黎慧坚,善巧量论第一为阿阇黎方象(即陈那),善巧般若第一为阿阇黎圣解脱军等四大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