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77节课

第七十七节课

现在正在讲“依止上师”,这个讲完以后,就要讲不共加行了。在此之前,我想提醒大家:一、共同加行的基础一定要打好、一定要修,否则,不共加行的境界很难生起来;不共加行若没有修好,那么,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圆满的境界就不太容易现前。

所以,这次讲《前行》,时间虽然比较长,但我认为非常有意义。无论从自身的经验,还是其他上师的传记看,加行修得特别好的人,后来修行不易退失;加行修得不好的话,就算暂时能生起一些验相、获得一些成就,但很快的时间当中,这一切就销声匿迹了。因此,我一再地要求修共同加行,希望你们能引起重视。

二、不共加行中的磕头 [1],现在已经开始了。大家若能每天磕一些,日积月累就会积少成多。有些人觉得修一次加行特别累,尤其是磕头最辛苦,但对精进的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以前我好像也讲过,青海那边有位上师,他一辈子修了十六次加行。还有,前不久有位从国外回来的法师说,我们藏地公认的一位大德,50年代出去后就坚持每天磕一百个头,如今将近五十年了,他一直没有间断过。就算有时候去其他国家访问,或者参加一些国际会议,当天晚上也会抽空把磕头补上。前几年统计下来,总数大概有420多万。

我听了这些事迹后,觉得人与人之间确实差别太大。表面上看来,谁都会吃饭、走路、说话,但修行的勇气却有天壤之别。有些人修一次加行,就叫苦不迭,觉得难如登天;而有些人无论修了多少次,对他来讲也轻而易举、易如反掌。

所以,大家在修加行时,要随学这些大德的精进。尤其是城市里的很多佛友,一开始都比较积极,但慢慢地,就力不从心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强调共修的重要性,否则,只依靠个人的力量,修加行很难善始善终。包括我自己在内,跟大家一起磕头的话,怎么样也能坚持下来,但如果私下单独修,就总有一件事情缠着自己,不能全力以赴。

其实修加行打好基础,对每个修行人来说都非常重要,不然我也不会花这么长时间一直讲。对我个人而言,长期都在研究佛法、学习佛法,若是讲些简单的修法、仪轨或者大经大论,也不会讲不来,至少字面上可以划下去。但我通过再三观察,觉得对大家最有用的就是加行,所以这几年想讲广一点,让你们对它的印象深一点,这样各方面的修行才不容易退失。

不然,有些人刚学佛时特别积极,但是过一段时间,就开始生厌烦心了。诚如华智仁波切在《莲苑歌舞》中所说:“闻思犹如蝌蚪身。”蝌蚪的尾巴一开始非常长,慢慢就越来越短了。有些人的修行也是如此,最初特别特别兴奋,白天不休息、晚上不睡觉,但用不了多久就放弃了,最后什么法都不修了,这样虎头蛇尾就不可取。

那天我看到宗萨钦哲仁波切在网上呼吁各国的道友修加行,并说会带大家一起修,报名条件是必须修十年,每天坐禅两个小时以上。当时大概有三四百人报了名,中国只有几个,大多数都是西方和东南亚国家的。我见了以后,觉得他们的善根很不错,如果在我们这边修五六年加行,不天天强调的话,好多人都忘了。有些人就像三年级的小学生,没有老师整天拿教鞭盯着,就不太听话。明明自己都是下午五六点钟的太阳了,可还是没有自觉性,总以为生活中这个重要、那个重要,什么都放不下。对我来讲,始终觉得修加行比什么都重要,跟你们的想法可能有点冲突,在这个问题上,希望大家多思考思考。

 

今天继续讲依止上师的道理:

平日里,我们在上师身边时,必须恭恭敬敬、如理如法。

起身:当上师从座上起身时,自己要毫不迟疑地站起来,绝不能视若无睹,依然坐着、甚至躺着。当然,假如上师开许了,自己则不用站起来。否则,故意轻慢上师的话,不要说来世,就算是即生中,也会感受各种果报。

安坐:上师安坐之时,要向上师请安问候,看上师身体怎么样、心情怎么样、吃得怎么样……然后再观察时机,供养相合上师心意的用品等。

观察时机十分重要,倘若上师不高兴时,你非要拿个供品作供养,反而可能会触恼上师。只有各方面因缘成熟了,供养上师才有殊胜功德。当然,供养时还要看上师的心意,假如上师根本不喜欢,或者用也用不上,你供养了也没有多大意义;但如果上师比较喜欢,你则要尽心尽力地作供养。

作为弟子,一定要对上师恭敬。格鲁派有一位甘珠尔上师说:“上师讲的任何话都不能违背,就算上师说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你也要承认,并坚信不疑。”以前那些有清净心的弟子,上师说什么都听,并深信上师的语言与佛没有差别。而现在很多人根本做不到了,倘若上师说太阳从西边出来,自己马上就会跳出来纠正:“哎呀!上师,您绝对说错了!”

现在的这个社会,有些人片面地强调民主、平等,甚至认为自己应跟上师平起平坐,没必要有高低之别,因为万法本来就是空性、平等的。这种邪说非常不合理。尽管胜义中一切平等,但世俗当中,依靠恭敬上师、依止上师的缘起,最终能得到上师的智慧、慈悲、境界等超胜功德,也是不虚存在的。因此,我们在依止上师时,能令上师欢喜的事一定要做,并且要时时刻刻忆念上师。

金厄瓦上师讲过,他因为经常忆念上师、恭敬上师,相续中生起了真实的功德。大家也记得吧,以前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中,经常一提起根本上师就泣不成声,令当场很多人对依止善知识的功德生起了坚定信心。我经常会想:现在学院的人数虽比法王在世时还要多,但讲课的加持力明显不如以前了。以前法王讲一堂课,大家都会法喜充满,内心有极大的转变。譬如一讲人身难得,全学院的人都觉得人身确实很难得,要马上修法;一讲寿命无常,每个人就不敢浪费时间了,不然无常到了怎么办;一讲到依止上师的功德,大家就特别有感触,觉得一定要恭敬上师。而现在,个别法师尽管也讲得很精彩,口才非常好,但听法的人有没有转变却很难说。所以,高僧大德一旦离开了这个世间,许多与他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众生,心里的正法也会随之而隐没。

当然,从另一方面看,现在法王如意宝的功德、事业、加持始终没有消失,无论你见过上师也好、没见过上师也罢,如今有机会参加闻思修行,我认为都是上师的一种事业。试想:假如上师当初没有开创这个佛学院,没有培养这么多高僧大德,后学者肯定无缘学习那么多佛教的道理。

原来上师曾讲过:“学院里的人哪怕生起一刹那善根,也都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加持。”同理可推,现在我们哪怕产生一次诸法无常、诸行皆苦的念头,也全是上师如意宝的加持。若能意识到这一点,对上师真正产生信心,如今在这个末法时代,修法才会有一种感受,法的力量才可以体现。否则,光是表面上依止上师、表面上修行,那只是一种形式,对自己的作用不会很大。

因此,大家要多阅读前辈大德的事迹,看看他们是怎么依止善知识、怎么长期祈祷传承上师的。这些大德依靠对上师的信心,时时都处于修行之中,而我们是有空闲、心情好了,才愿意闻思修行;心情不好了,或者遇到违缘逆境了,马上将佛法完全放弃,甚至产生一些邪见,这说明法并没有融入心。

其实,不管你修什么法,都应观想这是上师的加持,是诸佛菩萨的妙力。不信佛或对佛教研究不深的人,可能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对这样的感应或加持心存怀疑。但佛教中对怀疑并不排斥,一个人若能对善法生起合理的怀疑,也可以断除轮回的根本。诚如《四百论》所言:“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

行走:上师走路时,自己倘若随行的话,也有一些要求:如果走在前面,后背就对着上师,很不恭敬,所以绝不能走在上师的前面;倘若走在后面,会有踩上师脚印 [2]、影子的可能,《事师五十颂》云:“若足踏师影,获罪如破塔。”因此也不能走在上师的后面;假设走在右边,又会处在首席之位,为此更不该走在上师右侧。

在佛教中,一般右边是首席,可世间上就不一定了。听说美国和中国的规矩就不同,各国的国家首脑聚在一起时,一个认为左边最尊,一个认为右边为贵,当年周恩来请尼克松吃饭,就发生了不少笑话。但在佛教中,右边的地位比较高,有些弟子跟上师拍照时,非要坐在上师右边高高的位置上,这样就不是很好。

既然以上位置都不合适,那跟上师走路时,自己该位于哪里呢?应在上师左侧稍后的地方恭敬随行。不过,假如路途中遇到危险地带,或担心有恐怖事件发生,请求上师开许后,自己走在前面也无妨。关于这方面,《入行论》的讲义里讲过,《金刚藏庄严续》也说:“夜晚与过河,处于险地时,请求师开许,先行无过失。”

坐垫和乘骑:身为弟子,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中说,除非先经上师开许,否则,绝不能任意踩踏上师的坐垫,乘坐上师的车辆等。

《事师五十颂释》还说,对上师的鞋子、坐垫,不要说踩踏,连跨越也不允许。如果实在不得已要跨越,功德光在戒律中讲过“为三宝而清扫涂墁,可边诵经堂偈子 [3],边跨越佛殿、佛像、佛塔、中柱之影”,依此理可以类推,一边诵咒一边跨越上师身影、资具、衣服、乘骑等,这样应该也不会有过失。

以前上师去新加坡时,好多居士信心不错,非要给上师按摩,在上师的衣服上踩来踩去。索顿管家见后很不满,叫他们不要踩,但因为汉语不太好,也没办法沟通。我见上师很开心,没有特别排斥,就没有出面制止。但后来他们有点过分了,说要用脚按摩上师的背,当时我们赶紧阻止了。

有些人对上师的衣服、资具,随便跨越或践踏,一点感觉也没有,殊不知这有很大过失。假如你非要跨越,那一定要念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忏悔,或者也可以念“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敲门:敲上师的门不能特别用力,开关门也不要很粗鲁,动作一定要轻缓。

从前阿底峡尊者有个弟子,一边敲门一边直呼尊者名字:“觉沃杰,觉沃杰,给我传个窍诀!”阿底峡尊者似乎没听到,并没有给他开门。他又大喊一遍,屋里仍没有反应。直到他喊第三遍时,尊者面现不悦地开门说:“窍诀不是用大声叫喊换取的,唯有以恭敬才能得到,我不给你!”

确实,现在也有很多弟子,连基本的恭敬都不懂,去上师家时拼命砸门:“喂喂喂,里面有人吗?上师,快开门!”这样的行为很不如法。

举止:在上师面前时,必须断除身体的弄姿作态,表情的嬉皮笑脸、愁眉苦脸,口中的欺人之谈、戏耍玩笑、未经观察的胡言乱语、没有意义的无稽之谈。

有些人跟上师比较熟了,就非常放肆、言行随便,这些都应该要禁止。当然,每个上师的心态和性格不同,假如上师不太介意,你这样做也没有大碍。但有些人跟上师一起时,本来大家开开心心的,非常愉快地聊天吃饭,他却在一旁拿着转经轮愁眉苦脸,特别伤心的样子,这样也不一定很适合。《如意宝藏论》、《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专门讲过依止上师的很多教言,这些我们一定要明白,不然,就会不经意犯下很多错误。

作为一个弟子,对上师始终应心怀敬畏,杜绝满不在乎的心态,言谈举止要寂静调柔,不能失态。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对犯错没有惭愧心,对因果没有畏惧感,对父母师长没有恭敬心,这样真的特别可怕。每个人在依止上师时,尽管上师是人,你也是人,你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上师,比如年龄比上师大,个子比上师高,体重比上师重,学问比上师多,文凭比上师强……但上师的广大智慧、无偏大悲、善巧方便、利益众生的行为,你却不一定赶得上。

我本人而言,以前依止一些上师的过程中,当时因为比较年轻,觉得自己好多地方都跟传法上师相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来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才逐渐意识到对自己有过法恩的上师们,确实有不同的功德,是自己远远比不上的。

在昨天的“佛教与科学论坛”中,一位博士后就说,她在依止教授的过程中,从来没发现教授的任何过失,认为他是个十全十美的人。当时,我就觉得她的清净心很好,不然的话,不要说世间老师,就算是出世间传授甚深佛法的上师,不少人也很难观清净心,甚至觉得不如自己。一旦有了这种心念,那上师相续中的功德和超胜境界,自己肯定得不到。

昔日阿底峡尊者来藏地时,很多人问他:“藏地有这么多修行人,却没人获得超胜境界,这是什么原因?”尊者回答:“大乘功德不论生多生少,都要依靠上师才能生起。你们藏人对上师只作凡庸想,如何能生功德呢?”

所以,我们应当把上师看成是有功德者,以此对上师生起恭敬心和畏惧心,身口意自然可以寂静调柔,而不会像有些人那样,闻法的时间越长,内心就越不调顺、不堪能。我们学院有个别汉族法师,藏族的喇嘛和觉姆见了也很恭敬,说他(她)讲法的内容虽听不懂,但从外在威仪上看,相续中肯定有功德,一看就让人起信心。这也是内在境界的一种外在体现,否则,内心十分不调柔的话,走路、说话、做任何一件事,都很容易让人生邪见。

综上所述,弟子依止上师时,行为应如《功德藏》中所说:“上师起时莫安坐,坐时问安供受用,若行莫随前后右,踏垫坐乘等折福,切莫猛厉敲师门,舍弃弄姿笑怒容,妄乱玩笑无关语,三门寂静而依师。”

 

假设有人心怀嗔恨、恶口谩骂上师,自己绝不能与之为友。倘若你有能力制止他的邪见和诽谤,还是尽可能地加以制止;但若实在无能为力,就不要与他畅所欲言。《功德藏》也说:“詈骂嗔恨上师者,不应为友尽力止,畅所欲言增大罪,失毁一切诸誓言。”

对上师特别恭敬的人,经常跟他在一起的话,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功德和境界;有些人不但对上师不恭敬,反而常挑上师的毛病进行毁谤,给上师造各种各样的违缘,对于这样的人,千万不能与他一起聊天、同吃同住。原来学院就有个道友,看见一个人很可怜,就让他在自己家里住一晚。没想到,这人对某上师有非常大的邪见,晚上交谈时一直百般诽谤。后来这个道友看制止不了,只好说:“你现在就离开吧,我不敢留你一起住!”然后半夜三更把他撵出去了。

现在也有不少人,对上师倒是信心很大,但平时与诽谤上师、甚至破了誓言的人关系特别好,这种情况按照《三戒论》的观点,就像跟传染病人同住而会被传染一样,自己也会直接或间接染上破誓言的过患。所以,密宗的有些忏悔文中,常提到需要忏悔自己破誓言的罪业,还有因为别人而破誓言的罪业。其中,后者就属于这种情况。

一旦以上师为对境破了誓言,那么在密宗中很难忏悔清净。《密集金刚》有个讲义叫《明炬论》,里面就有个教证说:“一个人即使造了五无间罪、谤法罪、舍法罪等,死后要立即堕入地狱,但依靠上师的恩德,得受圆满次第深法而修持,也可成佛。然而,若最初恭敬依止上师,通过闻思了达诸法深义后,反以不屑一顾的口吻侮辱上师。此类诽谤上师之人,甚至与其共处也不得成就,更何况是他本人了?”这个道理,在《句义宝藏论》中也讲得很清楚。

当然,有些人也并没有破金刚誓言,只不过自己说话不中听,或者对某某上师有些意见,大家就把他归为“破誓言者”,这样也不合理。任何事都要一分为二地看待,倘若人家明明没有破誓言,你却给他扣上“破誓言”的帽子,这会非常伤害别人;但如果以密宗续部来衡量,某人绝对破了誓言,那你跟他关系特别好的话,自身肯定也会被染污的。

因此,法王如意宝在世时就规定:学院中破了密宗十四条根本戒的人,尤其是与金刚上师、金刚道友有严重矛盾者,任何一个坛城灌顶或法会都不能参加。我们也曾在上师面前发过愿:不与破誓言者共同参加一个灌顶或法会!当然,不知情就没有办法了,佛陀在世时也是如此,《别解脱戒》中说,破戒比丘尚未公开之前,与其共住的话,佛陀也没有遮止。

刚才那个誓言,我在有生之年中都会坚守。以前也有一些灌顶自己没得过,但听说里面有些破誓言的人,就不敢去了。其实去了也没用,就如同一滴酸奶可以腐坏一大锅鲜牛奶,同样,一个破密宗誓言的人,也能毁坏一百个具誓言者的功德 [4]。这是金刚持如来亲口所说,并非凡夫人的分别念。这方面,希望大家以后一定要注意。

汉地有些懂教理的法师认为:“藏地有这种规定很好,但汉地最好不要有。”实际上,这种说法不太合理。破誓言的过患,并不是以国家、民族、地方分的,不管是任何一个人,只要受了密宗戒、依止了金刚上师,后来却不好好守护而破了誓言,那汉族人也好、藏族人也好,都要一视同仁加以对待。

所以,在我的一生中,对那些明显破了誓言的人,不管是藏族、汉族,宁死也不会一起接受灌顶、传法。当然,这是我个人在上师面前发的愿,至于在座的僧众,我没有权力要求什么。但在我们学院,每次法会灌顶前都要作整顿,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破了誓言,这个人就必须开除,在他没离开之前不会灌顶。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如此,每年灌顶前管家们都会审核,这是法王如意宝定下来的,相信只要学院存在一天,这个规矩都不会变。

你们若想参加学院的法会,希望不要破誓言。破了的话,最好不要参与,否则,一旦到时候被要求离开,这也非常麻烦。当然,我今天强调这个问题,并不是暗示谁破了誓言。有时候我说一些话,该害怕的却不怕,不该害怕的反而一个个心惊胆战。在这里,我不是说你们有这种情况,而是告诫大家破誓言非常可怕,自己接受了密宗灌顶和法要之后,至少也要与根本上师和金刚道友和睦相处,不能发生非常尖锐的矛盾。一旦发生了矛盾而彼此不说话,学院要求不能隔夜,务必要当天忏悔。这是金刚上师的传统,望大家能好好遵守!

 

除了恭敬上师以外,作为合格的弟子,对金刚道友、甚至上师的眷属,也要同样恭敬。以比喻来说:

(一)无论相处多长时间,都要毫无厌烦之心,始终如一地友好,就像腰带一样。

在藏地,穿藏装没有腰带不行,腰带天天都用得上,我这个腰带就用十几年了,不会今天用、明天不用。同样,与金刚道友相处也是如此,时间越长,要关系越好,不能像世间人一样喜新厌旧。有些人今天认一个上师,过两天把他舍弃了,又再寻找一个新上师;对道友也是这样,今天跟他特别特别好,明天就把他抛弃了——这样做不太像腰带,而像卫生纸。

(二)在日常生活中,不管遇到任何事,自己都要放下架子,与他人来往和谐融洽,就像食盐一样。

无论做什么菜,白菜也好、洋芋也好,不加盐是不行的,盐可以和任何食物搭配。同样,有些道友在哪里做事都可以,电工也行,挖地也行,打电脑也行,给上师提水、开车也行,干什么都跟旁人合得来。我们学院就有一些特别好的道友,谁都觉得他不错,上上下下都交口称赞。不像有些人,智慧还可以,但人格却很差劲,诚如有些上师所说:人都做不好,怎么做佛?

(三)即便对方恶语中伤、无理取闹,或施加难以承受的压力,自己也应尽力忍耐,就像柱子一样。

柱子上面有再重的屋顶,它也会一直撑着。那么,我们遇到别人无缘无故的辱骂、呵责,或者工作上承受很多很多压力,自己也要像柱子一样有忍耐心。

总之,对于道友,要和睦相处、恭敬依止。如《功德藏》云:“和睦相处如腰带,融洽交往如食盐,极具忍耐如柱子,亲近师眷与道友。”

以前上师对身边的管家也常用这个教证,说:“你们跟道友和所有发心人员要关系搞好,这个很重要。”有些人对上师身边的人,这个看不惯,那个也看不惯,觉得全部是老虎、恶狗,并用特别不恭敬的语言给上师抱怨,这就不具备依止上师的法相。试想,假如上师身边谁都没有,上师完全是孤家寡人,那上师的很多事业谁来维护?因此,弟子互相不要有嫉妒心,只要有能力、有智慧、愿发心,谁都可以为上师做事,上师的眷属应该像佛陀或前辈大德那样无偏、广大。

如今台湾有些法师,身边的人非常不错,彼此没有竞争心,一心一意只想着众生,这样的话,事业自然而然可以展开。否则,内部成天都勾心斗角,久而久之,上师也会生厌烦心,对利生的事业也有影响。要知道,任何一位上师都有不同的事业,周围的弟子若针锋相对、势如水火,让人见了也不舒服,对上师自身也不利。有些人表面上似乎在护持上师,实际上若充满强烈的贪心、嗔心,做任何一件事都不会好。因此,为了上师弘法利生的事业,弟子们要同心同愿,倘若没有自私自利,完全是想利益众生、护持上师,那么做的事情一定会圆满。

总之,作为弟子,要像腰带、食盐、柱子,这三样都要具足。而不要像辣椒一样,跟谁都合不拢,谁都不敢接触你;或像荆棘树一样,用尖锐的语言到处伤人,大家一见你就特别害怕。在上师身边做事,还要有种忍耐心,不要稍微遇到一点违缘、别人说你几句,马上就拍桌子走人,这样实在不太好。一般来讲,拍桌子走人是素质比较低的表现,处理任何事情都要用智慧,而不是一拍桌子,就能降伏魔众、万事大吉了。

戊三、修学上师之意行 [5]:

前面讲了观察完上师要怎么样依止,现在接着讲依止了以后,一定要修学上师的意行,不能违背上师的教言。就像《善恭敬经》所说:“师不发问,不得辄言,凡有所使,勿得违命。”否则,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就得不到上师的真实意趣。

看过高僧大德传记的人都知道,无上的境界是依靠对上师最大的恭敬心而来。包括阿秋喇嘛,以前来学院时,一提起根本上师昌根阿瑞,就一边流泪一边合掌(他对法王如意宝也有这种恭敬心)。依止上师的三十多年中,他为了上师什么都肯做、什么苦都肯吃。尤其在“文革”期间上师挨批斗时,每当有人用皮鞭和棍子向上师抽来,他都用自己的身子拼命护住上师。最后依靠这种信心,上师相续中的一切功德,他完完全全地得到了。

所以,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一定要有不共的信心;有了信心,恭敬心就会生起;有了恭敬心,上师相续中的超胜功德自然会得到。如是明确了依止上师的方法后,我们要像天鹅与蜜蜂一样受持上师的密意。比如,栖身于胜妙水池的天鹅,不会搅混池水,而是在其中轻盈嬉戏,尽情享受;蜜蜂飞旋在花丛之中,不会损坏花的色香,而是吸取精华后便悄悄离去。我们依止上师也是如此,不能扰乱上师及其眷属,有缘得受上师教言时,要全心全意、恭敬谛听;一旦因缘已经结束,自己要离开的话,也是轻轻松松、开开心心。对于上师的教诫,若能不辞辛苦、不厌其烦、不折不扣地依教奉行,依靠这种信心与毅力,定会将上师相续中的一切功德,如同从一个瓶子倒入另一个瓶子般,融入自己的相续。如《功德藏》中说:“如依胜池之天鹅,蜜蜂品尝花汁味,恒时相处稀奇行,无有疲厌持师意,信心近取得功德。”

然而,现在很多修行人,做到这一点相当困难,因为自己的邪见、成见作怪,始终把上师看成凡夫人,不要说如满瓶倾泻般得到上师的全部功德,有时候就连百分之一也得不到。所以,我们把上师视为佛很有必要,《无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经》也说:“佛为最上阿阇梨,一切最胜常善护,了知秘密真实者,此阿阇梨佛无异。”可见,上师与佛无二无别,倘若你有这样的信心,以欢喜心来依止上师,肯定会得到上师的功德。

我们每个人依止上师的时间都不会很长。对大多数人而言,在依止上师时,经常会觉得上师跟朋友一样,甚至认为自己超过了上师。直到上师离开了世间,此时才想起上师的好,把上师看作真正的佛。这几乎是每个人的通病!

 

 

 

[1]磕大头、磕小头都可以。

[2]真正的上师是佛的化现,不要说身体是清净的坛城,连所踩下的脚印,无量非人和天人也会恭敬供养。如果不慎踩踏,或像善星比丘把佛的脚印故意抹掉,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过失。

[3]如《金刚经》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4]如颂云:“犹如一滴腐奶汁,可毁一切鲜奶汁,失毁誓言之一人,能毁诸具誓言者。”

[5]“意”指上师的密意,上师内在的智慧、悲心;“行”指上师如理如法度化众生的行为,这些我们都一定要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