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82节课

第八十二节课

现在正在讲米拉日巴尊者依止马尔巴罗扎的故事。这是往昔曾发生过的真人真事,不但历史上有年代的记载,而且如果你亲自去南岩地方,就会发现尊者当年所修的建筑物至今仍存。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神话传说,而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米拉日巴尊者通过自己的精进和毅力,依靠上师的加持,最终获得了无欺成就。同样,我们在依止上师、希求佛法的过程中,也应像他一样不顾惜身体和性命,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生厌离心。诚如《大宝积经》所云:“为求法故,不惜身命,修诸善根,心无厌足。”

在座除了极个别人以外,大多数对这个故事的情节,应该都能一目了然。就算我不讲,你们花几分钟时间,自己也能看一遍。然而,字面上你看得懂,固然很重要,但内心有所触动,在实际行动中对照自己,这一点更为关键。只有这样,当你产生烦恼时,才能立即将它压服并铲除,即使不能立竿见影、当下成就,但你的善根也会逐渐得以增长。否则,对佛法从来不闻思、不串习,自相续就会与正法越来越远。

所以,不管是城市里的修行人,还是住在寂静地方的修行人,都需要用佛法甘露不断滋润自己的心田。如果没有这样,我们无始以来的习气根深蒂固,再加上今生受环境、教育、亲友的影响,行为就会变得渐渐不如法,最终与正法背道而驰,这样一来,你得个人身也就白白浪费了。

尤其是善知识,对我们来讲非常难以值遇,倘若你有机会却没有去依止,没有接受他的教诲,一旦离开了这种因缘,内心中肯定会后悔莫及。《六波罗蜜多经》也说:“善知识者,难遭难遇,若不信受,后悔何追?”所以,大家如今直接或间接依止善知识时,务必要珍惜这种缘分,一定要以此求得解脱之法。

有时候我回忆自己的人生,感到非常欣慰。为什么呢?因为在短暂的几十年中,曾有过依止善知识的美好经历。那个时候,生活上虽然比现在贫苦,精神上却非常富足,对自己的今生来世也最有意义。

当然,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千万不能把上师看成是一般的老师,认为只要有点恭敬心、尊重心,不违背世间道德就可以,除此之外,没有必要像米拉日巴、那若巴那样虔诚。其实,大乘佛法与世间完全不同,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应该反反复复去观察。

关于米拉日巴的传记,我以前见过一个厚厚的版本。当时我在读中学,生了一场大病,只好离开学校去治疗。医生是我的一个亲戚,他是出家人,在半个多月的治疗期间,我让他每天晚上给我读这个传记。那时候,我对它的印象非常深,觉得每一段经历都特别特别感人,但现在有些情节已经忘了,有些只是有点印象而已。

下面继续讲这个故事:

昨天讲到米拉日巴前往南岩卓窝隆,寻找上师马尔巴尊者。在他到来的前一天晚上,上师和师母出现了许多殊胜梦境。什么样的梦境呢?

马尔巴尊者梦到了上师那若巴,上师给他一个琉璃的金刚杵,杵尖上沾有一点灰尘,同时又给他一个盛满甘露的金瓶,吩咐他用金瓶里的甘露,洗净琉璃金刚杵上的灰尘,然后把金刚杵插在胜幢的顶上。马尔巴遵照上师的教言做完后,金刚杵忽然大放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上令诸佛菩萨欢喜,下令六道众生获益。

上师早上醒了以后,心里非常高兴。此时他的空行母跑过来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邬金刹土来了两个年轻美女,手里捧着一个琉璃的宝塔,上面稍有一点尘垢。她们说:“这是上师那若巴的旨意,要你把这个塔开光后放在山顶。”于是你就洗净了宝塔,又开了光,把宝塔放在山顶上。宝塔忽然放出如日月般的无量光明,光明中又化现出无数的宝塔来。

师母问上师:“我昨天做了这样一个好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马尔巴明知道她的梦与自己的梦完全相合,心里非常高兴,但表面上却一本正经地说:“梦都是幻想无实的,没什么可执著的,我也不知道你的梦有什么意思。”(从故事的整个情节看,马尔巴显现上脾气特别不好,不管是对空行母、对弟子,还是对周围的人,经常都合不拢。)

接着,上师又说:“今天我要到地里去种田,你给我准备一下!”师母说:“像您这样一位大上师,去做这种事,别人会说闲话的。还是不要去吧。”上师不听,又吩咐说:“给我拿一罐美酒来,我还要招待今天来的客人!”然后带着酒,拿了耕地的工具,装扮成耕地的农夫,到龙达路边迎接米拉日巴。

米拉日巴一路打听至尊马尔巴大译师,但当地的人都说不认识。后来遇到一群放牧的人,他又去打听,一个老人说不知道,但他旁边有个漂亮可爱的小孩,看起来很聪明伶俐,他说:“你是在找我的父亲吧。我父亲把所有家产都换成黄金,从印度带回来很多长页子的书函。他一向是不种地的人,但今天不知道什么缘故,在那边田里种起地来了。”

米拉日巴非常高兴,然后继续赶路。来到一个叫法广坡的地方,得知马尔巴上师就住在这里,觉得缘起非常好。没过多久,他看到路口有个身材魁梧、双目炯炯的农夫。他虽不认识这就是马尔巴尊者,但刚刚见面,就产生了不可言表的喜悦之情,灭尽了今世所有敏锐的分别念,稍怔片刻,处于一种了然明然的状态中。

他跟这个农夫打听马尔巴上师,并讲述了前来拜见的原因,说:“我是来自后藏的大罪人,听说马尔巴罗扎名气很大,我想来跟他学法。”

那个农夫说:“我可以把你介绍给马尔巴,你来帮我耕这块地。”说完,拿起旁边的一罐酒,尝了几口,好像很好喝的样子,然后把酒罐放下就走了。

米拉日巴等他走之后,把留下的酒一饮而尽[1],接着就开始耕地。不一会儿,刚才那个很漂亮可爱的小孩跑来说:“喂!上师叫你去呢。”他说:“我要先把田耕完了再去。刚才那个人帮我传话给上师,我也一定要替他把田耕完。”然后一口气把田全部耕完了。以后这块田就叫做“顺缘田”。(我看过那里的一张照片,是夏天拍的。现在好像没什么田地了,只有一块看起来很舒服的地。)

耕完了田,小孩就带他去见上师。结果看到刚才那个农夫,坐在铺有三层厚垫的高座上,座上刻有金牛星和大鹏鸟的花纹。他好像刚刚洗完脸似的,但眉毛上还有点灰尘,肚子胖胖地凸了出来。米拉日巴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就东张西望地寻找马尔巴上师。

上师笑着说:“看什么呀!我就是马尔巴,你磕头吧。”

米拉日巴赶紧恭敬顶礼,说道:“上师啊,我是来自拉多地方的一个大罪人,愿将身口意三门供养您,请求您恩赐衣、食与正法,愿我即生成佛。”

上师说:“你罪孽深重,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让你造罪的。不过,你究竟造了什么罪?”

于是,米拉日巴详详细细叙述了造罪经过。

上师说:“哦,原来如此。不管怎样,你供养身口意很好,(现在很多人喜欢供养身口意。以前法王也讲过:“很多人第一次见我,就说要供养身口意,但过两天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明明他身体都是我的了,结果却把它带走了。”)但是衣、食和正法这三者,不能全部给你。要么给你衣食,你去别处求法;要么传授你正法,你到别处寻找衣食,二者只能任选其一。如果选择我赐予正法,即生是否能成佛,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精进与毅力。”

米拉日巴说:“我来依止上师的目的就是求法,上师不能提供衣食的话,那我可以去别处寻找。”说完,他就拿着一本经书到佛堂里去。

上师看见了,说:“把你的书拿到外面去,我的护法神闻了你邪书的气,说不定会打喷嚏!”米拉日巴诧异地想:“上师大概已知道我的书里有咒术和诛法了吧。”

然后上师腾了一间房子给他住,他在里面住了四五天,做了一个放东西的皮口袋。师母又给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待他非常好。

(这个故事的情节很精彩,以前我看书的时候,觉得马尔巴尊者特别威猛,凡事都很难相处一样;而师母处处显得特别慈悲,可惜她没有权力,只有一颗善良的心,所以每次都在哭,什么事情都用眼泪来表示。不知道他们演得怎么样?那天我随便看了一眼,后来就没时间看了。演电影必须要演出每个人的个性,每个人的个性都不相同,这是最根本的一点。)

米拉日巴住了几天,就到南岩一带化缘去了,结果收获还不错,得到了二十一藏斗[2]青稞。他用其中十四藏斗,换了一个像四角铜锅般的灯器;又用一藏斗买了些肉酒,准备供养上师;剩余的都装在自己做的皮口袋里,带这些回到上师面前供养。

米拉日巴把青稞背进上师房里,此时身体已疲惫不堪,于是“砰”的一声,把几乎占满整个房间的东西卸在地上,房子都震动了。

上师站起来骂道:“你这个小子好大的力气,想把房子弄倒,压死我们这些人呀!赶快把青稞给我拿出去!”一边说一边用脚踢他。米拉日巴只好把青稞背到外面,心里暗想:“这位上师真不好惹,以后得谨慎伺候才是。”但心里并没有生起一点不满或邪见。

然后,他只供养了那口空空的大铜灯。马尔巴手里拿着铜灯,闭着眼默思了一会儿,不禁流下泪来。他显得非常欢喜,很感动地说:“缘起太好了!这是供养至尊那若巴上师的。”他结印作了供养之后,用棍子把铜灯敲了敲,铜灯发出铿铿的声音来。然后,又把铜灯拿到佛堂去,在铜灯里装满酥油,装好灯芯,把灯点了起来。

米拉日巴借机向上师求法,上师说:“许多来自卫藏对我有信心的弟子,经常遭到雅卓打隆巴及浪巴地区人们的殴打,以致不能顺利前来供养饮食。你到那两处降一次冰雹,这也是修法,如果有效,我会传你殊胜窍诀。”

米拉日巴或许很高兴吧,因为降冰雹可以说是他的“专业”,对他来讲易如反掌。于是就到那两个地方降了冰雹,庄稼全部被毁坏了,人和动物也死了不少。然后,他回去请上师赐予窍诀。

上师说:“你想得真美,降了三粒冰雹,就想得到我千辛万苦从印度求来的法?如果真想求法,南岩拉卡瓦地区的人,经常殴打我来自涅洛若的弟子,对我也是非常轻蔑,你去那里诅咒他们。假如咒术灵验,卓见成效,我就把大智者那若巴即身成佛的窍诀传给你。”

(倘若换成其他人,可能心里会产生分别念:“这个上师怎么这样?对自己的弟子和施主非要保护,对轻蔑自己的人还一定要降伏、诅咒。他对自己如是执著,一点菩提心都没有!”现在不少弟子,懂得一点点法理,就开始衡量上师的行为。

我以前读到这里时,很佩服米拉日巴尊者的清净心,他除了依教奉行外,没有一念看上师的过失。如果是我们,对马尔巴的所作所为不一定生得起信心。可能在当时的人们眼里,他也只不过去印度得了一些窍诀,家里还有空行母、孩子,家庭不是很富裕,有时候似乎很贪财,性格也比较粗暴,这样的话,若要一心一意依止,对他的命令言听计从,恐怕有一定的困难。

其实在修行过程中,上师是给我们带来窍诀的最根本因缘,这个因缘最好不要破坏,否则,完全以自力想得到出世间的证悟境界,简直是难如登天。自古以来的高僧大德,都是依靠对上师的恭敬心、虔诚心、欢喜心,最终得到了心心相印的加持,令上师的智慧与自己的分别念融为一体。一旦获得了这样的境界,你所说的语言就会如理如法,哪怕只有一句,对无量众生也有不可思议的加持。不然,你什么证悟都没有,完全是地地道道的凡夫人,那说的话再天花乱坠,对众生也不一定有什么利益。因此,拥有上师的摄受,是每个人学佛历程中最精彩、最主要的一段,大家务必要仔细体会。)

无奈之下,米拉日巴又开始放咒。不久,拉卡瓦地区果然起了内乱,杀死了很多人,与上师作对的都死了。上师见他的咒术很灵验,就说:“人家说你的诛法厉害,咒力很大,倒不是假的啊!”自此,上师就叫他“大力”。

他再次向上师求法,不料上师冷笑道:“哈哈!你造了这么大的罪,还想我把不惜身命到印度,用黄金供养上师求得的窍诀、空行母的心要,如此轻易地传给你吗?就是开玩笑,也未免太过了。如果不是我脾气好点,而是换了另一个人的话,可能会杀了你。好,现在你要是能赔偿雅卓地区人们的庄稼,使拉卡瓦所有人起死回生,我就传给你窍诀。否则,不要来我这里。”

受到上师这样的呵责,米拉日巴伤心到极点,几乎万念俱灰,哭了很长时间。幸好师母一直安慰他,说以后肯定能求到法。(其实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由于上师一直不给传法,反而经常把他折磨得很厉害,他好几次都想自杀。)

第二天早晨,上师来安慰他说:“昨晚我对你训斥得太重了,你别不高兴。慢慢来,不要着急,我会传给你窍诀。你是一个勤于做事的人,先给我建造一间装经书的石屋,这个竣工之后,我不但会传你窍诀,还将为你准备衣食。”

米拉日巴说:“在这期间,如果我没得到法而死去了怎么办?”

上师回答:“我可以保证这期间你不会死,对法也不能太夸张了。据说你是个十分精进的人,如果能下苦功修我的窍诀,或许即生就能成佛。”

这样谆谆教诲一番以后,他让米拉日巴在东山建一座圆形的房子。米拉日巴就从很远的地方背木头石头,一个人辛辛苦苦地修建。但房子建了差不多一半时,上师来了,对他说:“前些日子我考虑欠妥,这地方不大好,你现在把石头和材料都运回原地吧!”他只得把石头木头,一块块地从山上背到山下。

上师又把他带到西山,说在那里建一座半圆形的房子。这一次真是非常费力,每一件材料都要从几里外的山下背到山顶上,实在苦不堪言。等到盖了一半时,上师又来了,说道:“这房子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对,你把它拆掉,木头石头仍旧送回原地吧!”他只得照上师的话办,一块一块把房子拆下来,又运回原地。

上师又把他带到北山,说:“那几天我喝醉了酒,没有说清楚。现在,你在这里好好给我修一所房子吧。”

米拉日巴说:“您这次要考虑清楚啊,否则,修好了又拆掉,我白吃苦,您也白花钱。”

上师说:“没问题,我今天既没有喝酒,也充分考虑过了。我需要一所三角形的房子,你就开始建吧,这次不会再叫你拆了。”

米拉日巴又开始造这个三角形的房子。等到做了三分之一,上师又来了,说:“这个房子,是谁叫你做的?”

米拉日巴急了,马上回答:“是上师您亲自吩咐的呀!”

上师摇头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这个地方对我寿命有害,你的话要是真的,那我不是发疯了吗?你说是我吩咐的,有什么证人啊?”

米拉日巴实在没办法,只好又把它全部拆毁,所有的土石运回原处。

在背运这些土石的过程中,米拉日巴后背生了一个疮。他想:“如果请上师过目,只有挨骂;假设请师母看,又会说在夸功。”所以,他没有给他们看,只有独自哭泣。

因为已修了三次房子,米拉日巴就招呼道友去祈求传法,师母也请求上师赐法予他。

上师对师母说:“你去准备一些丰盛的饮食,然后带大力到我这里来。”

米拉日巴来了以后,上师就给他念了皈依的传承,传了皈依戒。之后,对他说:“这些都是共同之法,若想求不共的密宗窍诀,需要按照这样去做……”随即简略讲了那若巴尊者经历的十二大苦行和十二小苦行。然后又对他说:“你能这样苦行吗?看来很困难吧!”

米拉日巴听了那若巴尊者的苦行传记,生起了强烈的信心,泪流满面,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上师的一切话,我都要听从;一切的苦行,我都要克服。”

几天过后,上师又将他带到西南方的一个险处,这里是族人禁止造屋的地方。上师对他说:“你在这里建造一幢灰白色、四方形的九层楼,加上宝顶(另说是库房),共十层。建好后不会再让你拆毁,并会传给你窍诀。你一心修持时,我将为你准备修行的口粮。”

米拉日巴想了想,说:“上师命我盖房子,我建了三次,拆了三次。第一次是因为没想好;第二次是您说喝醉了酒,没有计划好;第三次您说忘记了,又问谁是证人。那这次我请师母来当证人,好不好?”上师同意了,并找了师母来作证,保证这次不拆。

当他在打地基时[3],上师的三大意子游戏过程中滚来一块大石头,他也就顺势用来砌地基。二层楼刚刚修好,上师来看,指着那块基石问:“这石头是从哪里来的?”

他讲述了缘由。上师显得特别不高兴,说:“我那几位弟子是修生圆次第的瑜伽士,岂能做你的奴仆?快取出那块石头,送回原处。”

米拉日巴说:“您不是让师母作证,说这次不拆吗?”

上师回答:“我不是叫你拆,只是叫你把下面的大石头取出来。”

米拉日巴无可奈何,只得又从顶上拆起,拆到基层把那石头取出来,再从山上背回山下去。

上师又说:“现在你可以再把这石头搬回去做基石了。”

米拉日巴不解地问:“您不是说这石头不能用吗?”

上师答道:“我不是不要这块石头,而是要你自己搬,不能占人家的便宜。”

米拉日巴只好又搬上去,如前一样放好,继续建造。

当他在山顶打好地基时,族人们见后商量:“马尔巴在禁地上造房子,我们要去干涉!”其中有个人说:“马尔巴发疯了,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气力很大的青年。凡是高的山头,马尔巴就叫他在那里修房子,修了一半又叫他拆掉,把木石都运回原处。这一次恐怕还是要拆掉,等他不拆的时候,我们再去干涉也不迟。且等一等,看他拆不拆。”

可是这次,上师却没有要求拆房子。米拉日巴盖到七层楼时,腰上又生了一个疮。

那时族人就聚议说:“这一次看样子不会拆了,起先拆了几次,原来是想在这个地方盖房子。这次我们一定要把它拆掉!”于是集合人马冲往这个房子。哪知马尔巴上师幻化出很多士兵,屋里屋外都遍满了。族人们见后大为惊异,一个个不敢妄动,只好磕头请上师饶恕。后来,他们也变成了上师的施主。

事后,上师对米拉日巴说:“你暂时把这个工程放下,在下面修一座带有十二根柱子的内殿。”米拉日巴又开始修建。当这一建筑竣工时,脊背上又生了一个疮。

当时,藏绒地方的梅敦村波来求胜乐金刚的灌顶,多勒地方的策敦旺额求密集金刚的灌顶。他们二人来时,因为建房这一事情马上就要完成了,所以米拉日巴也跑去,希望能得到灌顶。他坐在灌顶行列中,上师问他要供养,说没有供养的话就滚出去,结果他又遭到上师的责骂和痛打,并从灌顶行列中被赶了出来。

师母看见这情形,过意不去,就安慰他说:“上师他老人家常说:他从印度求来的法,是为一切众生而求的。平常就是一条狗走到他面前,他也要对它说法和回向。但对你,却总是故意刁难,我也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你可千万别起邪见啊!”

此时,米拉日巴整个背上已是伤痕累累,三个疮口流出脓血,疼痛难忍。可是他仍然背上土器,继续修建房子。

又有一次,绒地的鄂敦秋多来求喜金刚的灌顶。当时,师母将私房财产——一颗大松耳石(另说是红宝石)给了他,作为灌顶的供品。师母说这是自己的嫁妆,以前出嫁时家人说,上师的脾气不太好,担心以后生活遇到困难,就偷偷给了她这宝石,叫她不要被人家看见。(就像现在城市里的一些在家人,在丈夫或妻子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偷偷在银行里存点钱一样。)

米拉日巴带上它坐在灌顶行列中,又被上师发现了。上师问这宝石从哪里来的。他说是师母给的。上师说:“师母的一切都是我的,这颗宝石当然也是我的。你用我的东西供养我,这算什么?”结果他又像上次一样挨了痛打和责骂,依旧没有得到灌顶。

 

 

 

[1] 这也是一种缘起。象征着马尔巴罗扎的所有证悟,都会以满瓶倾泻的方式融入他的相续。

[2]二十一藏斗:约为二十一升,一升四斤左右,共计八十斤左右。

[3]那个地方像剑一样,又陡又险,周围都是万丈深崖,在这里建房子特别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