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83节课

第八十三节课

下面继续讲米拉日巴的故事。昨天有些人说,这个故事应该讲完,不然就没办法连起来。但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就像一部很长的连续剧,分成好几集也可以,每集在最精彩的地方戛然而止,这样也能吸引大家。

昨天讲了米拉日巴本想跟鄂敦秋多一起,获得喜金刚的灌顶,但是上师不开许,连师母达媚玛也挨骂了。米拉日巴被赶出去后痛苦万分,他想:“现在肯定不会得到法了!”师母见后很难过,就想了一个办法,用计想让上师早日传法。

她让米拉日巴在上师看得见的地方,故意装成要离开的样子,一边哭一边收拾行李,还带了些糌粑。师母假装一直在挽留他。上师见了,怒气冲冲跑进房去,拿了一根皮鞭,照着米拉日巴一顿乱打,说:“你这个混账东西,起初来的时候,把身口意都给我了,现在还想往哪里走?我要高兴的话,可以把你的身、口、意割成千条万片,这是你给我的,我有这个权利。现在不管怎样,你要滚,就滚好了,为什么把我的糌粑拿走?这是什么道理?”上师又把糌粑抢了过去。当时米拉日巴真是难过极了,又不敢说这是自己假装的,只好跑进房去痛哭一场。

然后他决定真正离开,这次连一点食物都没带,只拿着自己的书物就走了。因为想到师母的恩德,离开时没给师母打招呼,他一路上都很难过。到了中午,他跟别人讨了点糌粑,又借了一个锅,烧了点水喝。

吃完饭后,把锅还过去时,主人对他说:“你年纪轻轻的,什么事不好做,却来讨饭?你要是识字,可以替人念经;不识字,替人打工也可以混到衣食。小伙子,你识不识字,会不会念经啊?”米拉日巴说:“我虽然不常念经,但会却是会的。”主人说:“那太巧了!我正要请人念经,如果你会,就替我念五六天经吧,我会给你供养的。”米拉日巴欢欢喜喜地答应了。

于是,这户人家请他念诵《般若八千颂》。在经中,他看到了常啼菩萨的传记,心想:“原来常啼菩萨跟我一样穷,但他为了求法,连生命都不顾了。人人都知道,把心挖出来只有一死,但他为了求法,仍旧毅然把心挖出来。跟他比起来,我这点苦头,算得了什么!为了求正法,我也应该坚持苦行,恭敬上师,依教奉行,令师欢喜。”他又想:“只要不断地承侍上师,上师也许会给我传法。就算不传也不要紧,师母还可以给我介绍别的上师。不管怎么样,还是回去吧。”这样一想,他又动身回去了。

回到上师那里,他还是依然如故挨打受骂,上师让他再修一座三层楼的房子,没有修完就不给传法。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跑到师母那里,对师母说:“上师又不肯传法了,说要把房子盖好了再传。以前也是这样,可一直都没有传。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还是回家乡去吧。”说完,卷起行囊就准备上路。

师母劝他说:“实在不行的话,鄂敦喇嘛是上师的大弟子,他是得了窍诀的,我想办法把你送到他那里学法吧。你先不要忙,暂时住几天。”于是他就没有走。

按照那若巴尊者的传统,每月初十,马尔巴上师都会作大会供。过几天到初十时,师母就趁这个机会,用一大口袋麦子,酿了三种酒:一种是浓酒,一种是中酒,一种是淡酒。在会供期间,师母请上师多喝浓酒,其余的喇嘛喝中酒,自己跟米拉日巴就喝淡酒。那天敬酒很多,喇嘛们都醉倒了,上师也喝醉了。等上师醉意朦胧时,师母就偷偷走进上师屋里,找出了上师的图章和印件,以及那若巴尊者的身庄严[1]、红宝石印。师母把提早写好的假信拿出来,偷盖了上师的印,跟红宝石、身庄严一并交给米拉日巴,然后把印悄悄放回原处。师母对他说:“你就说这是上师送给你供养鄂敦喇嘛的,赶快去吧。”

米拉日巴叩别了师母,动身前往鄂敦上师那里。他到了那里以后,见鄂敦上师正在讲法,便在远远的地方向他礼拜。鄂敦上师对弟子们说:“这是马尔巴学人的礼拜姿势,修法的缘起很好,将来此人当成就为一切法之王。”

之后,米拉日巴把上师的信、加持物交给他,鄂敦上师非常高兴。可是在给他传法前,鄂敦上师也有一个条件:“我这边有些施主经常来,但多雅波地方的那些坏蛋,总不让他们供养我。你先去向他们降冰雹,然后我就传你灌顶和窍诀。”

米拉日巴听了很伤心,暗想:“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该求的法总得不到,每到一个地方就又要作恶。我早对降雹生厌烦心了,没料到一来这里又要造罪。但假如不去做,就违背了上师教言,法也一定求不到了。”于是他不得不听从上师的吩咐,去再降一次冰雹。

在降冰雹时,有个老太太特别伤心,哭着说:“冰雹把我的庄稼打了,我以后拿什么生活啊!”米拉日巴见后不忍心,问了她的田在哪里,然后特意作了加持,她的田因此而得以保全。据说以后任何降冰雹时,这块田总是不落冰雹,这老太太也就再不用出钱请喇嘛修法防雹了。

冰雹降完之后,米拉日巴在一块草地上,拾了很多被冰雹打死的动物尸体,用衣服把这些包好,背了满满一包回去。一见鄂敦上师,他就把鸟兽的尸体堆在他面前,说:“上师啊,我是来求正法的,谁知又造了恶业,请慈悲看看我这个大罪人吧!”说着就痛哭了起来。

上师说:“没事,你用不着害怕。大班智达那若巴、梅志巴的传承,能令这些众生一刹那就得到解脱。这次给冰雹打死的一切众生,未来在你成佛时,都将往生你的净土,成为你的首批眷属。这些众生在未能往生之前,依靠我的力量,也可以不堕恶趣。若是不信,你看——”上师静思片刻,于一弹指顷,这些鸟兽都苏醒复生,然后走的走,飞的飞,都跑掉了。

米拉日巴见后,觉得上师的加持不可思议,心中生起了无限的欢喜与羡慕,悔恨自己当时杀得太少了,否则就可以多度一些众生。

随后,鄂敦上师给他灌顶、传法,他精进地进行修持。但因为没有得到上师的开许,所以一直未能生起少许功德。鄂敦上师得知后,就觉得很奇怪,怀疑他是不是没得到上师开许。米拉日巴也非常害怕,可又不敢说出事情的原委。

后来马尔巴上师来信说,让鄂敦喇嘛带着米拉日巴一起过去。到了上师那里,鄂敦喇嘛把内外所有财产都供养了上师,家里只留了一只跛脚的老山羊。马尔巴上师跟他说,若想求得无上正法,必须要全部供养,假如他不亲自去把老山羊扛过来,就不给他传法。鄂敦喇嘛只好一个人跑回去,把老山羊背回来供养给上师。

过了几天,在一次会供中,上师在身边放了一根长长的棍子,声色俱厉地质问鄂敦喇嘛:“你为什么给大力这个恶人,传授灌顶及窍诀?”一边说着,一边瞧着那根棍子,手也慢慢地伸过去。鄂敦喇嘛吓得发抖,一边磕头一边说:“是您老人家给了我一封信,让我传法给大力。同时又赐给我那若巴大师的身庄严、红宝石玉印。我的传法是奉命行事,还请您老人家原谅!”

上师又指着米拉日巴,恶狠狠地问:“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米拉日巴浑身战栗,话都几乎说不出来了,他战战兢兢地回答:“那……那……那是师母给我的。”

上师一听,一下子从座上跳下来,拿起木棍就去打师母。师母早知道这事会发生,所以远远地站在外面。一见情势不好,她拔腿就往房里跑,跑进房,“嘭”一声把房门关上。上师一边咆哮着,一边追过去,用棍子狠狠地打门,打了半天,才回到法座上。(看了这些情景,对上师观清净心真的很重要。不然,如果是我们在场,可能觉得不要说是大手印成就者的游舞,好像连一般在家人的生活都不如。)

米拉日巴见此,心想:“我所造恶业的罪障如此深重,不但自己受苦,还连累鄂敦上师及师母受这样的罪,看来现在实在得不到正法了。与其活着造罪,还不如死了好。”想到这里,他找了一把藏刀准备自尽,幸好被鄂敦上师及时劝住。

鄂敦上师对他说:“在密乘中,寿命未终时,即使行转识法,都有杀佛的过患。世上再没有比自杀更大的罪了。就是在显宗中也说:没有比自断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想想,放弃自杀的念头吧,上师也许会给你传法的。就是不传也不要紧,向别的喇嘛请法也可以。”

这时,马尔巴上师的怒气已消,便命人将他们几个唤到面前,说:“照过去的事看起来,我们谁都没有错。我为了要清净大力的罪业,故意让他苦行,叫他修房子;达媚玛是个女人,心肠太软、太慈悲,难怪她;俄巴也没有错,但要先把身庄严和玉印还给我,我以后再给你;至于大力,他因为求法心切,用尽一切方法想得法,也没什么可责怪的。

我这个儿子大力,如果能受九次大痛苦、大折磨,他将不受后有,即身成佛。现在还有一点点余业未净,这完全是达媚玛女人心软的缘故。话虽如此,但他的大部分罪业已清净了。从今以后,我要摄受他,传给他最无上的灌顶和窍诀,还要给他修行的资粮,让他好好修行。”然后,上师传授了许多善妙教诲,为他取名为“米拉金刚幢”[2],并以此为法名,给他授了居士戒和菩萨戒。

第二天早上,上师为他灌胜乐金刚的顶时,指着绘画的坛城说:“这是人间颜料绘成的表相坛城,而真正的坛城,你看——”说着,手指虚空,一弹指间,空中显出了胜乐金刚六十二本尊坛城。此时,上师与诸佛皆赐他密名为“笑金刚”。之后,上师所有的灌顶与窍诀以满瓶倾泻的方式,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

上师还告诉他:“你初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有根器的弟子。你把我给的酒都喝完了,把田耕得一点不剩,这是你将领受窍诀成为法器,达到圆满证悟的征兆;后来你供养我一个四角铜锅形的灯盏,这表示你将成为我四大弟子之一;你用空器来供养我,表示将来在修行时会遭受饥饿的痛苦;我为了使你的后半生得大受用,使有根器的弟子依窍诀精要生起喜乐,就在空器中装满酥油,燃成明灯;为了使你的名声遍于十方,我敲灯让它发出响声。”

从此,米拉日巴得到上师的窍诀之后,历尽千万苦行,修持正法,终于获得了共同和殊胜的成就……

米拉日巴的这个传记,不仅在藏族、汉族中广为流传,而且英美等国的修行人,对此也特别特别有信心。世界上各种传记不胜枚举,但这本之所以能影响成千上万的人,肯定有一种加持和不共的缘起。

 

其实,藏地、印度、汉地曾出世的无数大成就者,都是依止真正的善知识,完完全全依教奉行,最后与上师意趣成为无二无别的。所以,我们要想得到成就的话,依止上师非常关键。

《事师五十颂》的作者跋维谛瓦,是特别精通佛法的人,但最初没有弘法利生的机会,于是他就离开寺院,想去东方朝拜一尊度母像。途中乘船过海时,他被劫持到了一个海岛上。他很想回印度去,可不知道离开的方法,就每天向度母祈祷。终有一天,度母在梦中指示说:“你想去什么地方,头就朝什么方向睡。”

他按度母的指示回故乡后,发现寺院有了很大变化,同时代的人许多都圆寂了,年轻的又不认识他。于是他对岛上的人生起嗔心,认为是他们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就修法结手印指向海岛。海岛顿时发生地震,整个陷入大海之中。

做完以后,他立刻就后悔了,于是准备从故乡磕头到文殊菩萨的圣地,通过苦行来忏悔恶业。这时度母出现在他的梦中,告诉他:“你即使这样做,也消不了你的罪业。但是,如果你用多年修行的经验,抉择出成佛最快的一条道路,用来指导未来众生,让他们能快速成就,这个功德就能抵消你的恶业!”

随后,他经过多次闭关修法、思维抉择,终于找到了一条最快的成佛之路——如理依止上师。他把依师的具体内容撰写出来,这就是《事师五十颂》。表面上它只有五十个颂词,但实际上,依靠它能迅速清净罪业,成就无上菩提。

可见,依止善知识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非常重要。《大悲经》云:“若有说法者,及听佛正法,二俱得福多,能见诸仙幢。”所以,我们对上师的一切言谈举止,绝不能视为颠倒,也万万不可怀有狡猾之心,务必要以正直的秉性,老老实实依止上师。否则,对上师仅仅说一句小小的妄语,罪业也极其严重。

从前,印度的阿阇黎佛智[3],摄受了众多眷属。有一次他正在说法时,看到上师以乞丐的形象来到面前,穿得破破烂烂的。他觉得在大庭广众中礼敬这样的上师,实在太丢脸了,就装作没有看见。直到下午传法结束后,他才去拜见上师,并恭敬顶礼。

上师希望他对刚才的行为忏悔,以消除由此产生的业障,就问:“刚才为什么不顶礼?”

他没有体悟到上师的苦心,反而掩饰说:“当时我没有看见上师。”话音刚落,他的眼珠就掉落到了地上。后来他请求上师宽恕,并说了实话。蒙受上师加持后,他的眼睛才得以恢复。

佛智在最初依止上师时,也曾因傲慢而出现过违缘:当时,他想去五台山拜见文殊菩萨,路上遇到一个在家僧人,法衣缠在头上,和一个丑女在田里耕耘,旁边还有一条肮脏的白色母狗。晚上他在他们家借宿,并拿出《密集金刚续》开始诵读。每每念到心存怀疑之处,丑女便一脸不悦。他这才察觉到她不是一般人,于是心生惭愧,请她解除自己的怀疑。

她说:“我不能解除你的怀疑。那个在家僧人精通《密集金刚续》。”

过了一会儿,那僧人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此时,他已断除了邪见,并知道这个僧人是在行持密宗的特殊行为,于是在他足下顶礼,请求解除自己的疑惑。

“可以。”在家僧人说,“不过,我先要给你灌顶。”随后,所有的本尊坛城都现前了,丑女和母狗也站在坛城前。

僧人问:“你想在谁面前得灌顶?是本尊还是我?”

佛智毫不犹豫地说:“在本尊面前。”

僧人说:“那好。”说完,他和丑女、母狗离开了这里。本尊当下也自行隐没,只留下了他一个人。此时,他才明白所有的坛城本尊,皆为上师的幻化。

另外,印度大成就者黑行大师,有一次和众多眷属航船渡海时,他想:“我的上师杂兰达热巴虽然是真正的成就者,但从世间的眷属、受用等方面来说,还是我更胜一筹。”刚刚生起这个念头,航船即刻沉入海中。在水中遇到极大的艰难时,他马上祈祷上师。上师亲自降临,解除了他的怖畏。

上师说:“因你生起了很大的傲慢心,所以得到这样的报应。实际上,我是没有致力于寻求眷属受用,否则,如果也将精力放在这上面,成为与你同样的人肯定不成问题。”

印度还有一个瑜伽士,他的上师是个平民,而他出身高贵,是婆罗门种姓,并成就了一些共同悉地,可自在地在空中飞行。有一次,他在空中飞行时,看到上师在下面讲法,就带着一颗傲慢心,故意从上师的头顶上飞过。结果当下坠落到地上,从此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还有阿难尊者,跟在佛身边那么久,其他人都证得阿罗汉果了,为什么他偏偏没有呢?原来,他前世在迦叶佛时代是一个太子的上师,因为特别傲慢,好多次都不愿意见迦叶佛。以此原因,今生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也很难得到成就。

还有涅嘉那革玛绕,仅仅认为自己的智慧略胜上师一筹,即生便遭遇了七次危及生命的违缘。

此外,滚巴瓦格西有一位弟子,不论怎么修行,也无法生起修证功德。后来他请教格西,格西问:“你是不是做过不恭敬上师的事?”他回答:“确有此事。”格西告诉他,必须向上师真实地忏悔。于是他按格西所说,如法地忏悔之后,又去修行,便生起了修证功德。

其实作为弟子,这种傲慢心很容易生起。比如,上师显现上不懂建筑学、不懂数学,而你比较精通这个专业,就认为自己肯定超过了他。一旦生起这种念头,我们应立刻意识到:“上师肯定是懂的,只不过大智若愚,故意装得那么迷糊。”

若能对上师有不共的恭敬心,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因缘,也可以让自己开悟。汉地曾有个和尚,一次给师父提水洗澡,看到水已经够了,就顺手把剩下的水泼在地上。师父见状,气得大骂:“笨蛋,为什么要浪费一滴水!大小事物各有用处,何不活用?给树树也欢喜,给花花也欢喜,而且水也活着。”他听了以后,当下开悟,于是将法号改为“滴水”。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滴水和尚。

要知道,上师的恩德非常大。往昔曾出世了数不清的佛陀,他们的大慈大悲也无法救度我们这些众生,直到现在,我们仍沉溺在轮回的大苦海中。如寂天菩萨云:“饶益众有情,无量佛已逝,然我因昔过,未得佛化育。”昔日还涌现了不可思议的高僧大德,可我们因为业力深重、心不堪能,也没能成为他们慈悲观照的对境,甚至连见面的缘分都没有。

弥勒菩萨说过:“如天虽降雨,种坏不发芽,诸佛虽出世,无根不获善。”天上虽然降下妙雨,但被烧坏的种子不可能发芽,同样,诸佛菩萨、善知识们虽来世间讲经说法,开演了无量法门,可我们因为根基不成熟,一点一滴的利益都得不到。所以,大家一定要让自己的心先得以堪能,否则,佛再伟大、上师再好,也不能真正度化自己。

如今佛法已到了末期,五浊横流,许多人虽然得了人身,却随不善业而转,不明取舍之理,犹如无依无靠的盲人漂泊在荒野中一样。此时,上师以无量悲心垂念我们,相应众生的不同缘分,以不同的身相现于世间,恩德确实不可思议。

尤其在利益我们时,上师不是用财物或地位等其他方法,而是用佛法进行饶益。《正法念处经》讲过:“若人能说法,利益于他人,其人如父母,示以涅槃城。”我觉得这个教证很好,若有人用说法来利益别人,实则与亲生父母的恩德一样。父母教给我们的是人生知识,而善知识则引导我们前往涅槃大城,让我们永远离开痛苦。

轮回确实是个大苦海,这一点,每个人应该都有不同的感受。不管你再怎么有福报,但没有摆脱生死的话,也不可能获得真实的快乐,就像不净室中绝不会有妙香一样。只有依止了善知识,依靠善知识潜移默化的引导,我们才能改变自相续,诚如《大悲经》所云:“若有众生,遇善知识,得生善心……所作皆善。”这样一来,自己才能得到究竟解脱。

所以,佛教的教义至关重要。现在很多世间人缺乏精神食粮,表面上似乎生活不错,但内心实际上并不幸福。而学院或寺院中的有些出家人,活着的时候特别洒脱,没有什么压力和顾虑,死了以后往生极乐世界。这种自在,城市里的人是很难感受到的。而这一切的来源是什么?就是如理依止善知识。

当然,依止善知识并不是让上师给你露一个微笑,说几句好话,或者仅仅作个加持。虽然这也是上师调化众生的方便,我们也不可否认,但最关键的是什么?就是上师要给你开示取舍之理。只有这样,你的内心和行为才能有所改变,进而,对生活及外境才有一定的影响。

作为真正的善知识,其实密意与佛没什么差别,但行为却随顺我们凡夫人,同样也要吃饭、走路,就像刚才讲的马尔巴,特别生气的时候,显现上也会生嗔恨心,让弟子十分害怕。但你不能引用教证去指责上师:“您一刹那的嗔恨心,要毁灭多少善根啊!”要知道,上师的一切都是善巧方便,以此可摄受我们趋入正法,打开我们取舍的双眼。

如今常有人认为:“我的上师竟然生病了!上师不是佛吗,怎么还会生病?”《维摩诘经》中对此就有很好的解释:因为诸佛菩萨把众生都看成自己的儿女,儿女生病了,做父母的也不会健康。诸佛菩萨所化现的善知识生病,也是同样的道理,如云:“众生病,则菩萨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

而且,为了度化众生,善知识必须示现生老病死等凡夫相,不然,在凡夫群体中就没办法呆下去。以前上师也讲过:“诸佛菩萨度化旁生时,必须示现旁生的形象,否则无法跟它们相处。”比如,要度化一群麻雀的话,他就要变成麻雀,跟它们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叫、一起玩,这样经常接触,才有机会度化它们。否则,他变成一个转世活佛,麻雀一见就吓得飞走了,更别说去听他讲法了。所以,善知识在不同的众生面前,必定要显示不同的身相,甚至可以变成屠夫、妓女,如此才能利益相应的众生。

总之,上师的功德与诸佛无别,而且对我们来说,上师以一般人的形象给我们讲经说法,指点迷津,让我们相续中生起善根,在恩德方面远远胜过诸佛。故我们应当随时随地以三种信心[4],全力以赴谨慎地依止上师!

 

下面是本品的总结文:

  虽遇圣士仍为劣行诱,虽获胜道仍漂非道中,

  我与如我恶性诸有情,正法调伏自续祈加持。

华智仁波切谦虚地说:虽已值遇诸佛菩萨化现的善知识,但仍常被恶劣的行为所诱惑,所作所为不如法;虽已获得即生可超越轮回的显密胜道,却不好好行持,仍一直不断造恶业。对于我和像我这般性格恶劣的众生,祈愿诸佛菩萨加持,一定要以正法来调伏自相续,不要再如此刚强难化,听了多少法都当成耳边风。

对我们每个人而言,今生能转生于南赡部洲,获得如意宝般的人身,遇到佛陀般的善知识,听闻甘露般的大乘教法,这种因缘非常殊胜,如果没有以这样的人身追求解脱,真的相当遗憾。因此,大家哪怕只听了一节课,也要以此来调伏自己,令法融入自心。现在大城市里的很多人,因为没有佛法的滋润,一天比一天堕落,造的恶业越来越多、越来越顺,造的善业却寥寥无几,而且违缘重重。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中,大家务必要以正知正念来守护自己,尽量克服困难行持善法。

当然,在行持的时候,首先要祈祷诸佛菩萨加持自己遇到善知识,否则,没有福报的人常会遇到一些邪知识,把所有的时间、财产、精力都搭上了,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连解脱的慧根都断了,实在特别可惜。因此,大家遇到一位上师时,首先必须要仔细观察,千万不要急着去依止。现在很多人一点都不观察,听说来了位上师,就迫不及待地跑去,这样真的比较危险。假如他是公认的大德,许许多多众生已经依止了,那你不经观察直接依止也可以。但一般来讲,依止善知识不能太草率、太盲目。

而且你依止之后所修的法,一定要是自古以来许多大德都修过的。现在很多人对公认的法不修,却对一些人自编自造的法趋之若鹜,这种行为很不合理。就像一个病人,对有权威的良药不愿意接受,却偏偏喜欢来路不明的小医师所开的药,这样对自己不一定有利。因此,在依止善知识时,希望大家要注意这些!

【依止上师之引导终】

 

以上讲完了共同加行的所有内容。其中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又叫做四种厌世心。若想生起这样的境界,必须依靠善知识的引导,后面学的道理也是如此。

这些殊胜窍诀,大家务必要认真对待。假如你对《大圆满前行》真有信心,就算没有修持,光是听闻也能解脱。我在《密宗虹身成就略记》中就讲过,我的家乡炉霍有个人叫嘉杰珠托,他幼年时与普通人无异,后来在上师面前听受《大圆满前行》时,突然顿悟本性。从此不依闻思,显示神变,行为疯疯癫癫的,圆寂时有许多瑞相,当地人为其遗体造塔供养。1959年有人拆毁遗塔时,见其肉体已缩小为八岁童子之身,且没有腐烂干枯。此为当时上罗科马庆洛等人亲眼所见,我还对他们专门采访过。

因此,对于这部《前行》,大家一定要有信心,不能觉得“它只是个基础法,我不需要前行,我要正行”。假如你的基础没有打好,即使求的正行再高,也不一定对自相续有利。就像农民种庄稼,先要把田地耕耘好,拔除所有杂草,肥料和水准备齐全,这样种下的庄稼才能丰收。修持佛法也是如此。这是我多年来闻思修行的经验,在此与大家分享。当然,愿不愿意听,就看各人的因缘和意乐了。

共同前行圆满矣!

 

 

[1]身庄严:是上师身上所用的饰物。

[2]这是梦到那若巴尊者让他把金刚插在佛幢上而取的名字。

[3]佛智:又称智足,是密宗二派之一智足派的祖师。多罗那他说,他曾担任护法王的国师,主持止迦摩啰室啰寺的开光大典,并任该寺金刚阿阇黎。

[4]三种信心:清净信、欲乐信、不退转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