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46节课

第四十六节课

下面讲“饿鬼之苦”中的特障饿鬼。

庚三、特障饿鬼:

所谓“特障”,是一种特殊的障碍。在每个特障饿鬼的庞大躯体上,居住着成群的小饿鬼,这些小鬼不停啖食着它。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不定的疾苦。

比如,在很久以前,一次昼辛吉尊者来到饿鬼的领域,他举步进入一座无量宫殿(《毗奈耶经》中说是园苑),发现里面有位相貌端严、婀娜多姿、十分可人的美女饿鬼,其珍宝装饰的宝座之四条腿上,各自拴着四个饿鬼。美女饿鬼奉送给尊者一些食品,并千叮咛万嘱咐道:“如果这些饿鬼向您要食物,一丁点儿也不要给它们。”说完就到另一个屋子里去了。

于是尊者开始享用这些饮食。这时,饿鬼们向他苦苦乞求:“我们好久都没吃到东西了,您发发慈悲,给我们一点吃的吧!”尊者实在不忍心,就顺手将食物扔给了它们。第一个饿鬼得到后,食物顿时变成糠秕;第二个饿鬼得到后,食物化为燃烧的铁丸;第三个饿鬼得到后,食物变成它自己的肉;第四个饿鬼得到后,食物竟然变成了脓血。(这些现象十分恐怖,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想象不到。尤其现在有些人,邪见极为深重,再加上从小没有因果概念,一听到这些,难免会生邪见或怀疑。但佛经中讲得千真万确,饿鬼们以各自业力所感,食物会变成不同的形象。)

此时,一个饿鬼因吞食了燃烧的铁丸,身体燃烧起来,发出难闻的臭味。美女饿鬼闻到之后,大叫着跑了进来,不满地说:“我不是嘱咐您不要给它们食物吗?”

尊者回答:“本来我也不想给,但它们饿得不行,又一再向我哀求,我就生起了怜悯之心。”

美女饿鬼说:“难道您对它们的悲悯心,已经超过了我吗?”

尊者不解地问:“它们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美女饿鬼指着它们四个,一一介绍说:“这是我前世的丈夫,这是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儿媳,这是我的仆女!”

尊者又问:“你们是以什么业力转生到这里的?”

美女饿鬼说:“南赡部洲的人生性好疑,很难相信,即使说了也不会有人当真,还是不说为好!”

尊者说:“我已亲眼见到了,怎么会不相信呢?你还是告诉我吧。”

于是,那位美女饿鬼开始讲了起来:“我前世是某某城市的一名婆罗门女,在一个佳节吉日的前夕,我准备了丰美的食品。第二天,正巧嘎达亚那尊者 [1]来到城中化缘。我怀着虔诚的信心供养斋食,不禁暗想:如果能让我夫君也随喜供养,那该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于是便告诉丈夫:‘我今天向佛陀的弟子嘎达亚那大尊者敬献了斋饭,但愿你也能随喜。’可万万没想到,丈夫听后火冒三丈,破口大骂:‘在没有供奉婆罗门、孝敬诸位亲朋之前,你居然先供养了那个光头,那个光头怎么不去吞糠秕?’

(如今这种现象比较多。有些人对大德和寺院作供养后,家人不同意,为此而吵架、砸佛像、毁谤出家人……真的很可怜!因果是不虚的,造了这样的业,若没有以忏悔对治,后世决定会堕入恶趣。但有些人却觉得无所谓,实在特别可悲。)

我又将此事对儿子说了,儿子也气急败坏地说:‘光头怎么不吃燃烧的铁丸呢?’

当天晚上,亲戚们给我捎来了美味食品,结果被儿媳一人独吞,反而将粗茶淡饭给了我。我质问她时,她妄言回答:‘我吃你的食物,还不如吃自己的肉呢!’

此外,我让仆女捎给亲戚的食物,她也悄悄地偷吃了。当我问她时,她信口胡说:‘我偷吃你的食物,还不如喝脓血呢!’

(一家人之所以处处跟她作对,可能就是因为她供养了嘎达亚那尊者,所以这些人不但不理解、不随喜,还对她的态度非常恶劣。)

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我暗自立下毒誓:“但愿我将来转生在能看到他们感受报应的地方。”(发恶愿的后果很可怕,但心若不能转为道用,就很可能会发下恶愿。)正是因为这样的恶愿,才使我转生为大力饿鬼。否则,以供养圣者的功德,我完全能生到三十三天。您如果去我曾住的城市,请转告我那沦为娼妓的女儿:‘我已见到了你的父母等,这一业报是令人痛心的。’并劝她断除非法的恶业,改过自新。”

美女饿鬼稍稍停顿一下,又说:“如果她不相信,就告诉她:‘你父亲生前的房间里,有四个装满黄金的铜锅,还有金盘及金瓶 [2]。取出这些财宝时常供养嘎达亚那圣者,然后念诵我们的名字作回向,这样一来,可使我等的业力逐渐减轻,直到消尽为止。’”

所以,给亡人念经回向时,最好是提到他的名字。汉地有些地方跟藏地的传统一样,每次做佛事、放焰口,都把亡人名字写在纸上,其实这很重要。有些人只在亡者刚死时,写一次名字,以后再也不写了,这样不行。即使过了很多年,你若想起他,也应该写下他的名字,交些钱请僧众念经。倘若条件具足,超度时能念他的名字是最好的。

不知汉地有没有这种传统,但在藏地,念经时专门有个人花很长时间念亡人的名字——有些人只交5块钱,却写了50个人的名字,让僧众念半天,这样也不合适。但不管怎样,还是要写上名字,这样一来,即使亡人已堕入地狱、饿鬼,倘若在人间念他的名字作回向,马上即可脱离恶趣之身。这一点,从佛经的公案、大德云游恶趣的事迹、大成就者所见的状况中,都可以了知。因此,平时给亡人念经相当重要。

以上所讲的公案,出自《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皮革事》第一卷 [3],是唐朝义净法师翻译的。只不过内容是古文,不太好懂,但讲的基本上一样。这次传讲《藏传净土法》和《大圆满前行》,凡是佛经中的公案,从汉文《大藏经》中几乎都能找到出处。所以你们在学习时,也不要认为:“这只是藏传佛教的观点,我又不学密宗,跟我没关系。”千万不能这么想!这些因果道理,并非只是某个教派的观点,大家学了以后,应当了解业力的可怕,今后注意自己的行为。以前你若反对过家人供养大德、寺院,甚至对其恶口谩骂,现在懂了这个道理之后,相信有正知正见的人,再也不敢轻毁因果了。

你们听一堂课,就要有一堂课的收获。譬如今天学了这个公案,就应以此来观察自己:“我以前造过这种罪业没有?造过的话,怎么样才能忏悔清净?今后遇到此类事情,又该如何面对?……”观察之后,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时刻谨慎、倍加小心。

下面再讲一则公案:

哲达日 [4]阿阇黎出游时,到了饿鬼界。一名带有五百个孩子、相貌丑陋的饿鬼母对他哭诉:“我丈夫去印度金刚座寻觅食物已有十二载,至今还没回来。尊贵的大师,您如果去印度金刚座,请捎个口信给它:‘如果还不快快归来,孩子们就要饿死了!’”

哲达日为难地问:“你丈夫长什么样子?所有饿鬼都一模一样,我能认得出来吗?”

饿鬼母满有把握地说:“您绝不会认错的。我的丈夫我心中有数,您看一眼就会认出来,它是一个大嘴巴、塌鼻子、小眼睛具足九种丑相的饿鬼。”

哲达日来到了金刚座。有一次,当一位沙弥大量泼洒供水、供施食子时,聚集了一大批饿鬼争食。尊者发现其中就有饿鬼母的丈夫,于是转告了它妻子的口信。

那个饿鬼也一筹莫展地向尊者诉说苦衷:“我背井离乡流浪到这里虽已有十二年之久,可只有一次在一位清净的比丘擤鼻涕时,众多饿鬼蜂拥而上争夺,我才得到了一点点,除此之外一无所获。而且我自己在争抢鼻涕时,被其它饿鬼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现在回去也有一定困难。”

另有种说法是,它当时得到一点点鼻涕,一直在手里紧紧握着,甚至拇指穿透了手掌也没察觉。后来这些鼻涕全部干了,它才发现鼻涕不见了,就以为是从手掌漏出去的,于是四处拼命找,想把它拿回去养自己的孩子……可见,父母对孩子十分执著,即使是饿鬼也很强烈,然而孩子报答父母的却极为有限。

关于饿鬼的寿量,有些经中说最长的是七万岁,有些说是八万四千岁。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它们得不到任何食物,真的非常可怜。所以,我们活在人间时,一定要观修饿鬼之苦,要么观想其转生之因,要么观想它的具体痛苦,之后再看看自己:“我即生中造了多少饿鬼之因?来世会不会真的堕为饿鬼……”这样不断地思维、观想,是一种很深的修法。

现在极个别道友,一听说“修加行”,就认为要磕头,行为上的修行他愿意做,而内心中的观想则比较困难。还有些人对观明点、观咒语发光,特别感兴趣,而对今生来世有意义的甚深教言,他们实在观不来。其实从我讲《前行》以来,就一直带大家观《前行实修法》,这些内容很简单,没有什么不会修的。刚才我遇到一个道友,问他修了没有,他说:“我没按您的讲法修。”我问:“那你怎么修的?”“我是按中观的实修法,再结合我自己的体会来修的。”

他“爬”得倒是很高,按中观的境界来修,肯定已经“超过”了前行。但对我而言,虽然我的境界很低,可所传的法还是有一定缘起。假如你把这些全部放弃,以分别念创造另一个法,说是“在离一切戏论的中观基础上,再结合自己的观点……”,但估计这完全是你的分别念,加上一些世间的胡言乱语,这样恐怕不会有很大效果,修行上也不会有任何进展。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按圣者的教言去做。圣者的教言在文字上写得清清楚楚,比如无垢光尊者怎么讲的、华智仁波切怎么讲的、麦彭仁波切怎么讲的……这些道理若反反复复思维,一定会对你的相续起作用。但你如果把它置之一旁,自己非要挖个小洞洞作表演,圣者的境界不一定能生得起来。

如今我给你们传讲《前行》,有时候很高兴,因为许多人都在修;有时候也不欢喜,因为个别人对此不重视,我磨破了嘴皮,他也自修自的、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人劝我不要讲那么多,有一点点东西修就可以了,这种观点不太合理。你看世间上招公务员,文凭必须是本科以上,若没有这样的基础,很难进入这座象牙塔。世间这么一个简单操作,尚且需要坚实的基础,那佛教更为甚深、超胜的出世间境界,你不闻思就去盲修,能否达到效果呢?我是有所怀疑的。

常听有人说:“某某地方是闻思为主,我们这里以实修为主,是很高很高的!”甚至坐公共汽车时,也给旁边人这样宣扬。当然,你爱怎么说是你的自由,如果你真的“很高很高”,我们也非常随喜,可以对你恭敬顶礼。但是,佛教中修任何超胜境界都需要基础,如果你没有把握好这一点,只是钻一部分的内容,每天对此苦思冥想,最后肯定会发疯的。现在有些人修行经常出问题,原因也在这里。若没有好好观“人身难得”、“轮回痛苦”,一步一步打好基础,直接抓住一块就天天观修,忙于成就,这种心行很危险,一定要注意!

话说回来,我们观修饿鬼痛苦时,首先要了知转生饿鬼之因。《业报差别经》中讲了饿鬼的十种因,如云:“一者身行轻恶业;二者口行轻恶业;三者意行轻恶业;四者起于多贪;五者起于恶贪;六者嫉妒;七者邪见;八者爱著资生,即便命终;九者因饥而亡;十者枯渴而死。以是十业,得饿鬼报。”明白这一点后,我们要依据经典所言,观察自己造过这些因没有,如果有,就要通过持咒等方式忏除恶业。同时还要知道,现已堕为饿鬼的众生非常可怜,应当想方设法布施一些饮食给它们。

关于布施饿鬼的仪轨,汉地主要是《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咒经》 [5]中的施食法。经中记载:一次,阿难尊者在净处修行,夜间见一面然饿鬼告诉他:“你只有三天的寿命,死后将堕入饿鬼道。”尊者听后特别害怕,忙问:“有没有办法可以避免呢?”饿鬼回答:“你要对百千那由他恒河沙数饿鬼,及百千婆罗门、仙人等,以摩伽陀国斗盛装饮食,各布施一斗,还要为我供养三宝,如此才可以延长寿命。”

阿难尊者想:“这么广大的上供下施,我区区一介沙门,根本无力成办。”他越想越害怕,于是飞快跑到佛陀那里,五体投地顶礼佛足,身心战栗地说道:“世尊救我!有一饿鬼说,我三天之后会死,死后必堕饿鬼。我问它如何能得免,它说要做大量布施。世尊,我该怎么办呢?”

佛陀告诉阿难:“不要害怕,我有特殊方便,可让你布施饮食给那些饿鬼及婆罗门、仙人等。往昔我做婆罗门时,曾于观世音菩萨及世间自在德力如来前,得过一咒语。以此咒语,布施过千千万万的饿鬼、婆罗门、仙人。现在你也以此自护,便可不堕入饿鬼。”然后,佛说咒曰:“纳美萨瓦达塔嘎达 阿瓦洛格得 嗡 桑巴桑巴吽。”这是《喇荣课诵集》里《烧施仪轨》的咒语。汉文《大藏经》中则是:“南无萨嚩怛他誐多 嚩噜枳帝 唵 三跋啰三跋啰吽。 ”6持诵此咒施食,便可不堕饿鬼。

那么,怎么样施食呢?先准备好一些饮食放在干净的器皿中,诵此咒语七遍作加持,洒一点水之后,将饮食置于户外,或者把它烧掉,这些烟所接触的众生都会得到利益。若能常诵此咒并供奉饮食,可令无量饿鬼皆得饱足,亦为供养百千俱胝如来。

此外,在为饿鬼作《烧施仪轨》时,藏地通常会念四位如来的名号:“仁钦芒拉香擦洛、热贼丹巴拉香擦洛、格嘉利拉香擦洛、杰巴檀嘉永色抓沃拉拉香擦洛。”译成汉文则是:“南无多宝如来、南无妙色身如来、南无广博身如来、南无离怖畏如来。 [7]”持此四位如来的名号,可以救度无量饿鬼,令其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8]。尤其是人刚死时,若依此仪轨作施食,对中阴身有极大帮助,同时对鬼神、土地神、非人等,也有很大利益。

汉地寺院作施食时,实际上会念许多密咒,如普召请真言、解怨仇真言、开咽喉真言、变食真言、甘露水真言、供佛真言、施无遮真言等。这些仪轨和咒语,非常有加持力,我们学院的道友也要会念。现在极个别学显宗的人,口口声声说不能学密宗,但他的早晚课诵里,念的都是密咒,除了刚才那些以外,还要念楞严咒、往生咒、大悲咒、十小咒等,比我们学密宗的咒语还多。

其实,这些咒语也是有依据的,是经过历代大德认真推敲过的,对修行非常重要。最初佛教刚传入中国时,佛门弟子没有固定的课诵。自晋朝至唐宋,虽有早晚课诵,但各教派之间不一致。到了明朝,莲池大师、藕益大师为方便弟子修行,开始制定早晚课诵。直至清朝初年,才由玉琳国师固定下来,作为汉地寺院统一的日诵内容。

现在无论去汉地哪个寺院,早晚课诵基本都相同,都有《阿弥陀经》、《八十八佛忏悔文》、蒙山施食等。尤其是蒙山施食,是专门为饿鬼所作的施食仪轨,由甘露法师在四川雅安的蒙山所造,故名“蒙山施食”。蒙山施食有大小之分,小蒙山指每天晚课所作的施食,大蒙山则指放焰口。汉地施食的起源,最早应追溯至梁武帝时代。当时梁武帝依志公禅师建议,博览佛经,编成仪轨,举办水陆大法会,普济六道群生,后来又慢慢产生了蒙山施食等仪轨。

汉地寺院的课诵,跟藏传佛教的几乎相同,尤其在每天傍晚祈祷护法、布施饿鬼,这些传统,包括所念的咒语、四佛名号,都并无二致。所以,不管你是修显宗还是密宗,念课诵都非常有必要。有些学密的人觉得汉地课诵没有用,每次到寺院跟出家人一起做早晚课,自己就睡着了,这样不太好。其实,不仅汉地很重视日常课诵,在我们藏地,也要求一个人在出家后,必须先把课诵背下来,这样才有资格列入僧众行列。因此,不管是显宗的早晚课,还是密宗的日常课诵,都相当重要,你们不能以自己学密为借口,就随便轻视显宗的课诵。

汉地早晚课的真言和佛号,皆出自《大藏经》的金刚语,这是玉琳国师等大德编集时要求的。因此,课诵不分哪个教派、哪个上师,都是佛菩萨的金刚语,都值得我们恭敬受持。我以前去过汉地一些寺院,他们早上4点就唱起来了,音调全部是统一的。我自己也不会唱,只好躲在门口悄悄地看,在前面偷听一会儿,到后面偷听一会儿……确实很好听,让人很起信心!

因此,希望学藏传佛教的修行人,不论出家还是在家,也要学习这些早晚课诵,这是圣者的金刚语,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念诵 [9]。同时,学显宗的道友也不要毁谤密宗,因为你每天早晚念的都是密咒,如果你一边念密咒一边说密宗不好,这样就不对了。

 

总而言之,无论转生于饿鬼哪一处,都要遭受以饥渴为主的各种痛苦。对于这种情形,我们应当诚心观修,悉心思维:“我们这些人,哪怕仅仅没有吃早饭,便会觉得特别痛苦,那如果真的生在长年累月连水的名字也听不到的地方,又将如何面对呢?而投生为饿鬼的主因,就是自己一毛不拔的吝啬和阻碍他人布施的悭吝,想必我们每个人以往都造过,既然如此,现在必须要下定决心,尽己所能地忏悔、布施,绝不能转生到恶趣中去。”

在这个世间上,有些人生来就喜欢布施,而有些人却特别吝啬,即使布施一点点,也像割自己的肉一样痛苦。《大庄严经》 [10]中有一则公案说 [11]:以前有个国王,外出游猎时见到一座佛塔,便随手供养了五枚小钱。此举恰好被旁边有个人看见,那人说了一句“善哉”,以称赞国王的布施之举。可是国王听了却心生不悦,当即令随从把他抓起来带回王宫。

国王问:“你见我布施五枚小钱就赞叹,是嫌我布施得太少,讥笑我,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那人匍匐在地乞求:“大王赦我无罪,我才敢说。”

国王回答:“好吧,我就赦你无罪。”

那人赶紧谢恩,说:“我过去曾在山里做过强盗,有一天捉到一个人,他紧紧攥着拳头不放,我猜想此人手中必有特别值钱的东西,于是口出恶语威胁他,令其张开拳头,可他不肯;我又弯弓恐吓他,他还是不放;我再搭上箭,作出愤怒欲射的样子,他仍不松开拳。最后我因贪心太甚,就射杀了他。当我费劲地掰开他的手时,却只看到一枚小小的铜钱。想到他宁舍生命也不舍一枚小钱,再对比大王您,在没有他人逼迫的情况下,自愿拿出五枚小钱供养佛塔,心中感到由衷的随喜,完全没有一丝讥笑之意。”

可见,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若自愿对三宝进行供养,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值得随喜赞叹,而不应该挖苦、讽刺:“啊,他是个大老板,有那么多钱,怎么就拿这么一点!”不能这么讲。别人在没有吝啬的情况下,随缘拿出一点来供养,也是值得称道的。否则,连这种心都没有的话,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舍任何财物,很容易成为转生饿鬼之因。因此,我们作为修行人,应当从根本上断掉这种悭吝心。

其实,饿鬼之因是很容易造的。如《佛说护净经》云:“以不清净手,触众僧净器;以不净手,触沙门净食;以不净食,着沙门净食中;以不净食,食众僧故,后五百世中,堕饿鬼中。”还有《撰集百缘经》中讲过,尊者目犍连在树下遇到一个可怕的饿鬼,尊者问它前世造了什么业,饿鬼说:“我现在又渴又累,难以开口,您最好去问佛陀。”于是目犍连就问佛陀,佛陀说 [12]:“在迦叶佛时,有一沙门远路而来,口干舌燥,向一个打水的女人要点清水喝,那个女人却不给。以此因缘,她死后转生为饿鬼。”可见,堕为饿鬼的因,有时轻易便可造下。我们以后若遇到乞丐或可怜人,在不起吝啬心的情况下,就算给他一点剩饭,也是很有必要的,不然的话,会招致什么果报很难说。

对于以上道理,大家要圆满具足三殊胜而诚心诚意观修。也就是说,前行时要好好发菩提心;正行时,或者观想饿鬼的痛苦及转生之因,或者思维自己转生为饿鬼怎么办,或者忆念如今无数老母有情正在饿鬼界感受痛苦,对它们应该生起慈悲心……诸如此类的许多内容都可以观;后行时,将这一座的观修功德回向一切众生。这样修行,便可圆满前行、后行、正行,如此功德不可思议!

 

 

[1] 《毗奈耶经》中译为迦多演那尊者。

[2]《毗奈耶经》云:“彼若不信者,便当告:我先卧床下,有四瓶金并一金杖及金澡罐。”与此处略有不同,但其他的都一样。

[3]《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皮革事》云:“时长者子领受此语,次复前行。去此未远,乃更遥见园苑,其中有师子座,座上有一妇女而坐,颜容妙好,人所喜见。座四脚下各有一饿鬼,缚著座脚而住。时此妇人遥见长者子来,告言:商主,无病少恼有饥渴耶?答曰:我甚饥渴。时彼妇人告长者子曰:与汝诸浆,汝可作盟,今所与浆,勿得与此四个饥鬼。长者子答曰:敬诺所言。既蒙设浆及妙饮食,时彼妇人欲现饿鬼业报之事故,便入一房,隐身藏住。诸饿鬼等即白长者子曰:汝大慈悲,愿赐少许饮食。其长者子心生怜愍,即掷食与。第一得食,变为炎热铁团。第二得食,变为麦糠。第三得食,变为脓血不净。第四得食,乃还食啖自身肉血。尔时饿鬼吞热铁丸者,烧身臭秽,妇人闻气,即出高声告长者子曰:汝所作者甚为非理,不应与彼饮食。其长者子答曰:妹子,彼见求我,心生慈悲云何不与?时妇人言:我心慈悲,更大于汝。然此饿鬼,一者是我夫婿,二者是我之子,三者是我新妇,四者是我家奴。是时长者子问曰:曾造何罪,生在此中?妇人告曰:南赡部洲人,难化难信,说有何益。长者子曰:我今现见,云何不信?时妇人言:我于往昔,于婆索婆村,曾为梵志女。因岁星节日家中设食,乃有圣者人天所奉迦多演那来乞饭食。我生欢喜,施满钵盂食。我复生念:今可告夫,冀生随喜施食之因。其夫嗔恚妇曰:尚未供养诸婆罗门,因何先施秃头之人,云何不与热铁丸?既不遂情,次当劝子,子复报云:何不食其麦糠?后时我遣一奴送食,与诸亲眷,奴得食已,在路自餐上妙好者。回至勘问,其奴便讳:我若在路食之,愿我当食自身脓血。后时诸亲又送食来,新妇盗食。我又问之,答言:不食。若食,愿我自食身肉。白言:商主,其夫婿、儿子、新妇及奴者,此饿鬼等是,并由自作,今受饿鬼。由我布施圣者迦多演那一餐之食,作如是言:汝若受报,我当眼见。我先布施天人所供迦多演那,应生帝释天宫,由发恶愿故,今堕饿鬼道中。商主,仁若往访婆索婆村,我有一女,在彼村中为淫女,幸可为报。云汝父母兄嫂及奴,堕在饿鬼趣中受苦,由先作恶今受此苦,汝今应可悔过,莫作斯恶,当受苦报。长者子曰:南赡部洲人多难信,不受我语。白言商主:彼若不信者,便当告:我先卧床下,有四瓶金并一金杖及金澡罐。汝当出取金瓶任意受用,复须时时供养天人所识迦多演那美妙饮食,并称我名令我得福罪当轻薄。时长者子既闻语已,即便辞别。”

[4]哲达日:全名为哲达日·扎雷南嘉,印度著名的中观论师,造过《胜敌论释》等论著。

[5]《佛说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咒经》:唐于阗国沙门实叉难陀译,与《佛说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同,而无四佛名号。

[6]即汉地寺院晚课放蒙山时念的“变食真言”。

[7]汉地寺院晚课放蒙山时,都要持此四位如来的名号,以加持所施饮食。

[8]南无多宝如来:能破一切诸鬼多生以来悭吝恶业,即得福德圆满。 南无妙色身如来:能破诸鬼丑陋恶形,即得色相具足。 南无广博身如来:能令诸鬼咽喉宽大,所施之食恣意充饱。 南无离怖畏如来:能令诸鬼一切恐怖悉皆除灭,离饿鬼趣。

[9]在上师仁波切的倡导下,学院汉僧弟子已开始专门学习汉地的早晚课诵,同时上师要求大家将早晚课尽量背下来,并将此列为考试内容。

[10]《大庄严经论》:十五卷。马鸣菩萨造,后秦鸠摩罗什译。又作大庄严论经、大庄严经、大庄严论、庄严论。今收于《大正藏》第四册。系广集佛陀之本生、佛陀在世之事迹,乃至于撰者之时代,有关诸种善恶因缘譬喻之故事,以导人入于正信为要旨之书。

[11]《大庄严论经》云:“须和多国,昔日有王,名萨多浮。时王游猎,偶值一塔,即以五钱布施彼塔。有一旃陀罗遥唱:善哉。即遣使捉,将至王所。时王语言:汝今见我布施小故,讥笑我耶?彼人白王:施我无畏,然后当语。我于昔日,于险道中劫掠作贼,捉得一人,急拳其手。我即思惟:此人拳手必有金钱。语令开手,其人不肯。我捉弓箭,用恐彼人,语言放手,犹故不肯。我即挽弓向之,以贪宝故,即便射杀。杀已,即取得一铜钱。宁惜一钱,不惜身命。如今大王无逼恼者,能持五钱用施佛塔,是故我今叹言善哉。”

[12]《撰集百缘经》云:“此贤劫中,波罗奈国,有佛出世,号曰迦叶。有一沙门,涉路而行,极患热渴。时有女人,名曰恶见,井宕级水。往从乞之,女报之曰:使汝渴死,我终不能持水与汝,令我水减不可持去。于时沙门,既不得水,复道而去。时彼女人,遂复悭贪,有来乞者,终不施与。其后命终,堕饿鬼中,以是业缘,受如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