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56节课

第五十六节课

今天继续讲“轮回过患”中善趣的痛苦。人类、非天、天人这三界叫三善趣,虽比三恶趣快乐,但也不离痛苦,下面就叙述非天的痛苦。

非天,又名阿修罗。《楞严经》中说 [1],阿修罗依胎、卵、湿、化四生而分四种,其中胎生者为人道所摄,湿生者为旁生道所摄,化生者为天道所摄,卵生者为鬼道所摄。还有《法华文句》中讲,阿修罗有两种:“鬼道摄者,居大海边;畜生道摄者,居大海底。”可见,各经论对非天的描述不尽相同。

通过学习非天的痛苦,大家就会明白,即使非天是善趣,那里也不会有快乐。尽管他们的受用、相貌、能力跟人类相比,远远超胜,但就像人类中有智慧、富裕、强势的人一样,虽为愚痴、贫穷、弱小之人所羡慕,但其身心也不离痛苦,同样要遭受三苦的逼迫、折磨。

所以,学了这样的大乘佛法,每个人要知道:三界中任何一处,都不会有真实的安乐。现如今,有些众生正在感受苦果;有些众生虽未感受现行痛苦,但却在造痛苦之因,时时处于行苦之中,苦果很快就会现前。因此,有智慧的人依靠学习经论,会深深认识到佛经中“三界无安,犹如火宅”的道理。

戊五、非天之苦:

本来,非天在前世造过布施等善因,今生的财富受用可与天人相媲美。但由于他们往昔妒贤嫉能、好争好斗,七种慢基本都具足 [2],以此恶习、业力所牵,而感得阿修罗的身份。

就像人中的富翁一样,尽管有钱有势,但内心被嗔心之火燃烧着、被嫉妒心之水冲击着、被烦恼之风吹动着,在各种痛苦中不能自拔,根本无有快乐可言。同样,非天嫉妒心极为粗重,就是在自己的范围内,区域与区域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也总是争斗不息,格格不入,始终在战火纷飞中过日子。

在我们人间,像阿拉伯等有些国家,可能是非天的业感提前吧,十几年来硝烟弥漫,一直处于战乱当中,人们恐慌不安、特别痛苦。我们作为凡夫,人和人之间虽难免会有摩擦,但考虑到今生后世,还是应尽量与人和睦相处。

我常常在想:当今社会跟古代完全不同,现在人无论出家、在家,时时处处都离不开合作。假如一个人合作能力差,跟大家不配合,不管他到哪个集体,都无有容身之地。所以,人的性格很重要,如果待人接物时互相忍让、包容,有种宽厚的心态,不但自己不会苦恼,给别人也提供了自由的空间。否则,一个人若性格不好、修行不好、脾气不好,就会给周围带来种种不安和烦恼。我们平时也感受得到,有些人虽是人的模样,但内在却是阿修罗的心——也许他前世是阿修罗队伍里的一名士兵吧,暂时来到人间发心工作,等工作结束之后,还要回须弥山的阿修罗群体中,继续“上班”。

当然,阿修罗也是很有福报的。《六趣轮回经》中云:“常行于谄诳,乐忿恚斗诤,由昔行施故,而作修罗主。”可见,往昔如果作过布施,今生才有机会生为阿修罗。因此,我们身为修行人,务必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态,如果一边积累福报,一边嫉妒心很强,特别争强好胜,学了佛还不能调伏相续,来世则很容易投生为阿修罗,经常与天人发生战争。

那阿修罗为什么要跟天人打仗呢?原因是他们看见居于上方的天人财富受用尽善尽美,一切所需都是从如意树而生,于是嫉妒得不得了。更令他们怒火中烧的是,如意树的树根竟然长在自己境内……在这种嫉妒心的驱使下,阿修罗忍无可忍,身披盔甲、手持兵刃,全副武装前去与天人决一死战 [3]。

与此同时,平时温顺调柔的诸位天人,也来到粗恶苑 [4]取出兵器,准备迎战。(原本天人整日沉溺于玩乐歌舞,没有什么嗔恨心,但一到粗恶苑后,嗔恨心马上就生起来了。就像我们有些道友,平时性格还不错,但一谈到某某人,脸色就变了,以致嗔心大发、面目丑陋。)天界有一头护地神象,力大无穷,帝释天只要想它,它马上就知道,并幻变出三十三个头,一一头上有宝池、花、玉女、侍女等,来到帝释天面前。其余三十二个小王也是如此,只要帝释天一忆念,他们就会立即感应到,然后前往帝释天身边,不用一个个打电话去通知 [5]。此时,帝释天骑在大象中间的头上,三十二小王则骑在其余三十二个头上 [6],由不可思议的天兵天将围绕,发出震耳欲聋之声,威风凛凛,势不可挡,前往与阿修罗决战的地方。

在双方浴血奋战的过程中,天人的金刚、宝轮、短矛、铁弩等,好似雨点般降下,打在阿修罗身上。尤其是帝释天的金刚威力无穷,只要一出手,必定令对方当场丧命。天人依靠自身的神变,能将大山抱在怀里顺手抛出。以往昔业力所感,他们身材伟岸魁梧,高度相当于笔直站立的七个人,相比之下,阿修罗就显得又矮又小。而且,天人除了断头以外,其余部位再怎么受伤,只要用天界的甘露涂敷即会恢复,绝不会导致死亡。然而,阿修罗却跟人一样,只要击中要害便会丧命,所以他们经常惨遭失败。

尤其当天人在醉天象的鼻上系上宝剑轮、派出天象时,顷刻间可使数十万阿修罗死于非命。由于游戏海 [7]下面居住着许多阿修罗,所以天人故意将尸体从须弥山上滚下,落入游戏海中,整个海水被染成一片血红……非天就是这样始终以战争虚度光阴的。

以上介绍了非天因如意树与天人作战的情形,很多佛经中对此都有描述。不过在《观佛三昧海经》中,还讲了另外一种因缘:阿修罗的始祖,娶了天界乾闼婆(乐神)的女儿后,乾达婆女不久就怀孕了,经八千年才生下一女(舍脂),容貌极为端正,天上天下无有过之者。帝释天见后为之倾心并去求婚,阿修罗王很高兴地把女儿嫁给了他。

帝释天如愿娶得阿修罗女后,便为她赐号“悦意”,对她百般宠爱。一天,帝释天到欢喜园,和许多婇女在池中嬉乐。悦意见了醋意大发,妒火顿生,暗中派五位夜叉向父亲告状:“现在帝释天不再宠爱女儿了,竟然丢下我,和婇女在池中游戏。请父王替女儿做主!”阿修罗王听了很生气,立即率领大军,向天界进攻。经过一场大战后,他们打败了帝释天。

帝释天东躲西藏,非常狼狈。此时有位天人提醒:“您是佛的在家弟子,佛曾说若遇大难,只要念般若波罗蜜咒,就能战胜一切困难。”于是帝释天持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空中忽然飞出四只大刀轮,阿修罗王的耳鼻、手足全被砍掉,落入海中,使海水都变得血红。阿修罗王惊恐万分,走投无路之下,只好钻入莲藕丝孔中藏身 [8]。第一次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然而,天人与阿修罗的战争,并未自此划下休止符。多年后,帝释天又爱上阿修罗王的另一个女儿,便派乐神前去求婚。阿修罗王觉得他实在欺人太甚,立刻发兵攻打天人。就在阿修罗将要攻下天宫时,帝释天又忆起上次的神咒,凭借神咒的威力,阿修罗军被杀得节节败退,只好再次退入莲藕孔中躲藏。(我们平时吃藕时,要仔细看看里面啊!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躲着个阿修罗王。据有些经典描述,阿修罗王比须弥山还高,但依靠他的神变力,有时也可以变得像蚂蚁一样小。)

帝释天攻入阿修罗城后,不见阿修罗王,只见城中有许多阿修罗女,就把她们全部掳走了。之后,阿修罗王派出一位使者,前去和平谈判,指出帝释天身为佛弟子,不应犯戒偷盗。帝释天想想也觉得理亏,于是答应归还阿修罗女,并赠送天人的甘露作为回报;阿修罗王也将爱女献给帝释天,并自愿受持三皈五戒,成为佛弟子。非天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平息,但“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可见,阿修罗王的力量非同小可。在《正法念处经》中,就记述了阿修罗王两次手障日月,造成日食月食的故事。他之所以有这么大威力,是因为往昔生为婆罗门时,有一次见佛塔起火,他极力灭火而使塔不坏,以此功德,发愿来世得到大身。但由于他仍不信正法,常爱斗战,故死后堕入阿修罗道,成了阿修罗王。

 

通过这个公案亦可了知,咒语的力量不可思议,能令天人转败为胜,打败非天。说到咒语的力量,我想起青海的一个喇嘛。有一次,青海的堪布门色仁波切病得很严重,法王听说后,就派我们几个法师前去探望,并以学院和法王的名义,祈求仁波切长久住世。当时学院的条件不像现在,虽然有一辆吉普车,却没有人会开。后来我们找来找去,找了个青海喇嘛,他基本上会开,然后带着我和慈诚罗珠等几位堪布出发了。

回来的路上,没到色达那个地方,下了一场雪,路有点滑。那个喇嘛开车技术不太好,经常忘记刹车,路上遇到好多坑时,“咣”一下就开进坑里了。不过他的信心还不错,每当有状况出现,我们让他踩刹车,他不踩,就一个劲儿念莲师心咒,祈祷莲花生大士。最后车终于陷进坑里了,尽管没有完全翻,但车身都倾斜了。我们好不容易把车弄出来,跌跌撞撞总算是到了洛若。

当时学院上坡的路不好走,这回他不敢开了,说:“哎哟,车里的这几条命比较重要,我去找法王的司机吧。”我们劝他:“那么远的路都开过来了,还是直接上去吧。”“不行不行,这路非常陡,我一定要找人。”于是他走上去请司机,然后把车开上来了。这个喇嘛如今还在学院,他眼睛也不太好,有时在路上看见一些石头,就“啊”一声大叫,赶紧刹车停在那儿。所以,他开车时不用技术,虔诚祈祷就可以了。(众笑)

 

话说回来,转生为阿修罗的根本因,其实主要是嫉妒心。前面也讲过,若对超过自己的人无法忍受、心生忧恼,这就是嫉妒。清朝雍正年间有个白太官,是当时八大武术家之一。一次他在回乡途中,恰巧遇到个小孩正对着一块大石头练功,掌到之处,火光四溅,功夫非同一般。白太官心想:“我家乡竟有这样的小孩,现在武功就如此了得,长大后肯定会超过我。”在强烈嫉妒心的驱使下,他竟生起杀心,一掌把小孩打死了。在断气之前,小孩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你杀了我,我爹白太官定会找你报仇!”白太官一听,如五雷轰顶,方知杀的是自己儿子,但悔之晚矣。

因此,以嫉妒心害别人,终究会害了自己。莎士比亚曾说:“你要留心嫉妒啊,那是一个绿眼的妖魔!”的确,人一旦有了嫉妒心,真像着了魔一样,很多事情不会去考虑。所以,在同学、同事、同修之间,倘若出现竞争对手,我们一定要观察自己的心。否则,今生嫉妒心太强,来世很容易转生为阿修罗。

在天界中,如果阿修罗的力量大,天人的力量就会削弱,双方一旦发生战争,天人若被打败了,人间就会出现种种晦气,产生四大不调、天灾人祸等诸多苦难。当然,天人力量的强弱,也跟人间是否行善有关,假如世人行善的多,不但人间风调雨顺、四时吉祥,天人的白法力量也会增上,从而战胜阿修罗。如《正法念处经》云:“若世间人,顺法修行,天众则胜,阿修罗军,退散破坏。”

我们作为修行人,若想不投生为阿修罗,一方面要多思维轮回痛苦,另一方面,也不要有好战的心态。有些人平时酷爱打仗、武器,喜欢看武侠小说和武打片,这种习气很不好。出家人应该不会这样吧,否则,你剃光头就没有必要了;而作为在家居士,倘若天天如此,常看跟打仗有关的电影、电视或书籍,对自己也有害无利。

其实,转生为阿修罗并不难。《杂譬喻经》中就讲过 [9],阿修罗王的前世曾是个穷人,住在一条大河边,经常过河砍柴。由于水深浪大,他曾数次被河水淹没,幸而生还。有一天,他正好供养了一位独觉。独觉吃过斋饭,将钵扔到空中,腾空而去。他见后心生欢喜,默默发愿:“愿我以此功德,来世身形高大,一切深水无能过膝。”由于这个因缘,他后来转生为四大阿修罗王 [10]中的一位。

所以,我们不应随便发愿——记得以前在读书时,老师让大家写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有个同学就写他长大想当飞行员。但结果不要说飞行员,他连高中都没考上,现在只好天天骑着牦牛,成了“地行员”。

总而言之,我们每个人要发自内心地观想:非天也不离痛苦本性。

戊六、天人之苦:

跟人类相比,天人受用圆满、应有尽有,不是人间富翁所能相比的。但尽管如此,他们整天在散乱中度日,从来没有修持正法的念头,如佛陀在《诸法集要经》中云:“诸天多放逸,著乐痴所迷,不知大苦恼,决定自当受。”就像现在的有些领导、富人,每天要么在酒店里醉生梦死,要么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所作所为对自他没有丝毫利益,非常可怜。虽说天人的寿命长达数劫,但在他们自己感觉中,只是刹那显现,稍纵即逝。于散乱迷茫中,寿命很快就到了尽头,不知不觉已接近死亡的边缘。(我们得了人身以后,在短暂的人生里,不能像天人那样,整天都散乱放逸。否则,一旦死亡临头,自己定会不知所措、后悔莫及。)

天人所享受的快乐,诚如《正法念处经》中云:“如蜜和毒药,是所不应食,天乐亦如是,退没时大苦。”犹如蜂蜜与毒药混合在一起,虽然味道甜美,但却不应食用。同样,天人的快乐也是如此,一旦死亡降临,必会感受极大痛苦。因此,跟人间的快乐相比,天人之乐虽说大得多,但从其本体、因缘等各方面看,其实也没什么可执著的。

下面具体分析这个道理:

六欲天 [11]的天人,无论生在哪里,都要感受死亡的痛苦。每个天人临死时会有五种死相:

第一、以前身体的光芒可照射一由旬或一闻距,而当临近死亡时,这些光芒全然消失。

第二、以前怎么坐在宝座上,也不会觉得不乐,此时不愿意坐上宝座,而且甚感不适,心里也是老大不高兴。(有些修行人总是坐不住,今天到这里吃饭、明天到那里吃饭,一直不愿意呆在家里,也许这是人间的一种死相吧。)

第三、以前天人的花鬘多久也会不枯萎,但接近死亡时,这些花鬘全部凋谢。

第四、以前天衣穿多久也不会沾上污垢(不像有些人,新衣服穿一两天就脏得要命),但临死时,天衣陈旧、沾满垢秽,变得脏兮兮的。

第五、以前天人身上不会流汗,此时也开始出现汗水。(这些天人五衰,不同经典也有不同说法 [12]。)

当这五种死相现前时,天人知道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内心十分痛苦。其他天子、天女也得知他将要死亡,于是不愿在他身边陪伴,只是在远处散花,祝福道:“但愿你从此死后,转生在人间,行持善业,再生天界。”这样祝福之后就纷纷离开了,只留下他自己孤孤单单,凄凄惨惨。(这些天人也比较坏啊!就像现在有些不孝子,在父母临死时,连个电话都不打,也不去医院看一下。)

而且,大多数天人死时会产生邪见,或因一生放逸无度,后世会下堕三恶趣。这时天人通过天眼观察,了知自己将转生何处。看到来世的痛苦之后,本来死亡的痛苦还没消除,现在又加上堕落的痛苦,实在是雪上加霜,无形中痛苦就增长了两三倍,他们禁不住放声哀嚎。这种悲惨的情形要延续七天,若是人间的七天倒不要紧,但天界时间非常漫长,仅是三十三天的七天,也相当于人间七百年,简直可谓度日如年。

《诸法集要经》亦云:“诸天耽欲乐,迅速如瀑流,寿命剎那间,愚痴而不悟。”意思是说,天人们始终耽著欲乐,这种快乐如瀑流般瞬间即过,但他们却执迷不悟。直到将要离开天界时,才幡然醒悟:“我太愚痴了!这么多年来只知行乐,不知行持善法。”

当然,天界很难行持善法,也是一种自然规律。除了菩萨化现的天子以外,对大多数天人而言,恐怕连一句观音心咒也不会念。所以《别解脱经》等中说,人身超胜于天身,原因即在于此。在我们人间,一个人再忙、再放逸,也可以作些布施、慈善或修行,为来世的安乐奠定基础。而天界则完全不同,天人们一直放逸度日,根本没有时间行善,最终只能被悔恨所摧毁。

因此,佛劝诫我们一定要感悟无常之理。如《诸法集要经》云:“一切诸有情,当悟无常法,生者死所吞,盛为衰所逼。”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众生不管在天界或人间,凡有生者最后定会被死亡吞没,富贵荣华、兴旺发达也定会沦为一败涂地,终究只是一场空而已。

就拿天人来说,临终时忆起往日的快乐幸福,如今无有自主继续住留,即将面临死亡的痛苦;又看到后世生处的悲惨,感受堕落之苦。同时遭受这两种痛苦的折磨,内心异常忧伤,这种苦已经超过了地狱的痛苦。在我们看来,天人毕竟住在天界,应该很快乐,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行将堕落时,就像有些贪污分子被发现后,即使还没入狱也格外悲伤,甚至会从二十几层的高楼上跳楼自杀。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相较于以前的安逸生活,他们无法面对未来的痛苦。

不过,这些人之所以走上绝路,也是因为没有从佛法中找到出路。如果他们学过大乘佛法,即使下场是锒铛入狱,也会明白一切都是无常;就算昔日如众星捧月般被人尊敬,如今进了监狱又被人在背后撒灰,也知道这是正常现象。只要有了佛法的力量,无论遇到什么状况,自己都有面对的勇气。但遗憾的是,一般世间人在这方面,通常都很欠缺。

以上讲述了欲界天的痛苦。而欲界天之上的两天界——色界 [13]、无色界 [14],虽然没有刚才所讲的现行的死亡痛苦,可是一旦引业 [15]穷尽,也会如梦初醒般堕入下趣。如龙猛菩萨在《亲友书》中云:“梵天离贪获安乐,后成无间烧火薪,不断感受痛苦也。”梵天等色界天人尽管暂时离开了贪欲烦恼,享受禅定的安乐,但引业灭尽之后,还是要堕入无间地狱,成为狱火的薪柴,不断感受各种痛苦。《摩诃僧祇律》亦云:“诸天及世人,一切众生类,莫不为结缚,命终堕恶道。”因此,众生只要被烦恼所缚,命终一定会堕入恶道。

 

当然,讲起天界、非天的痛苦,有些人可能很难理解,但若用人间的痛苦作对比,就应该很好体会了。比如,现在人追求房子、车子等各种资具,表面上似乎很享受,但实际上一点都不快乐。前不久我也讲过,20世纪是国与国、人与人之间流血冲突的世纪,而如今21世纪,是烦恼极为猖狂的世纪。在这样一个时代里,物质文明虽有长足发展,但精神文明却荒芜到了极点。不说其他的,光是大城市里今年修“二环”、明年修“三环”、后年修“四环”……就是人类贪欲不断膨胀的体现。

在这些物质发展的背后,人们所感受到的,往往是压力和痛苦,并不是快乐。对许多人来说,天天需要养人、养车、养手机、养房子……而这些,没有工作、没有钱是养不起的。拿买车养车来说,这并不是人人都能负担的。广州一项调查表明:月薪2000元人士,应列入“买不起车”行列;月薪3000元人士,可列入“买得起车,养不起车”行列;月薪4000元人士,基本上“买得起车,也养得起车”,但这车仅限于10万元左右;月薪6000元人士,车的档次在15万元左右;月薪上万元人士,拥有的车可以在20万元左右。由此,养车的难度可见一斑。

据了解,一辆车从购买到报废期间的所有费用,约为买车费用的两倍。打个比方说,你花20万元买了一辆车,以后在使用的过程中,加上保险费、养车费、过路费、过桥费等,可能要花掉近40万元。甚至有时单单买个停车位,也比买车的费用还要高。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你买得起、养得起车,在城市里开车时,也常遇到堵车现象,特别烦恼。所以,2009年美国研制出一种“飞行汽车”,它能在空中飞行,以此可避免堵车的困扰。听说全世界都对它很感兴趣,订单多得不得了。该公司还对外宣称,两年后它将投入市场,开始进行批量生产。如果真是这样,到时“飞车”就像蜜蜂一样飞来飞去,估计撞车的现象会更多,人们也会更加痛苦。

因此,大城市里的人,各方面的苦恼数不胜数。在古代,人们只要住在山里,有吃有穿就可以了。但现在却不是这样,“有生命的”要养,“没生命的”也要养,这样一来,人类最终会被逼迫成什么样?大家可想而知。

上述人类的这些痛苦,我们触目可及、不难想象。而天界、非天、地狱的痛苦,尽管肉眼暂时看不见,但通过教证也能了知。所以,学习这些道理之后,大家应当明白:在三界轮回中,无论转生于何处,都不会有丝毫快乐,千万不要对轮回有任何指望。就像一个监狱里的人,生活条件再好,也毕竟是监狱,不如回家自由。同样,我们轮回中的众生,纵然生活富足,有房子、有地位、有权力、有家庭、有快乐,这些也迟早会离开自己,没有必要去执著,而应想方设法脱离三界轮回,获得佛菩萨果位。若能生起这样真实的出离心,你的修法才会圆满成功!

 

 

[1]《楞严经》云:“ 阿难,是三界中复有四种阿修罗类:若于鬼道以护法力成通入空,此阿修罗从卵而生,鬼趣所摄;若于天中降德贬坠,其所卜居邻于日月,此阿修罗从胎而出,人趣所摄;有修罗王执持世界力洞无畏,能与梵王及天帝释四天争权,此阿修罗因变化有,天趣所摄;阿难别有一分下劣修罗,生大海心沈水穴口,旦游虚空暮归水宿,此阿修罗因湿气有,畜生趣摄。”

[2] 《业报差别经》中列举了十种能令众生得阿修罗报之业因:1、身行微恶;2、口行微恶;3、意行微恶;4、起憍慢;5、起我慢;6、起增上慢;7、起大慢;8、起邪慢;9、起慢慢;10、回诸善根向修罗趣。

[3]阿修罗虽然好斗,但这种争斗并不破戒,如《大智度论》云:“阿修罗恶心斗诤,而不破戒,大修施福。”所以,他们的戒与人类的有所不同。

[4]粗恶苑:帝释天四大园林(众车苑、粗恶苑、杂林苑、喜林苑)之一,又名粗涩园。帝释天所居善见城南有一林苑,池塘、林木以为装饰,行至其地,即生粗暴之心。《阿毘达磨顺正理论》云:“粗恶苑,天欲战时,随其所须,甲仗等现。”

[5]《起世因本经》云:“其帝释天王,若欲向于波娄沙迦园及杂色车欢喜园等澡浴欢乐游戏行时,尔时心念伊罗婆那大龙象王。其伊罗婆那大龙象王亦生是念:帝释天王心念于我。如是知已,从其宫出,即自变化,作三十三头。其一一头化作六牙,一一牙上化作七池,一一池中各有七华,一一华上各七玉女,一一玉女各复自有七女为侍。尔时伊罗婆那大龙象王,化作如是诸神变已,即便诣向帝释王所,到已在彼帝释前住。尔时帝释天王心念诸小三十二天王,并三十二诸天众等。时彼小王,及诸天众,亦生是心:帝释天王今念我等。如是知已,各以种种众妙璎珞庄严其身,俱乘种种车乘,诣向天帝释边。”

[6]《起世因本经》云:“即便升上伊罗婆那龙象王上。帝释天王正当中央真头上坐,左右两边各有十六诸小天王,悉同乘彼伊罗婆那龙象王化头之上,各各而坐。”

[7] 游戏海:与须弥山外围七重金山交相间隔的六重大海,充满八功德水,为诸龙王嬉游之处。

[8]《观佛三昧海经》云:“释提桓因惊怖惶惧,靡知所趣。时宫有神,白天王言:莫大惊怖,过去佛说般若波罗蜜,王当诵持,鬼兵自碎。是时帝释坐善法堂,烧众名香,发大誓愿:般若波罗蜜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无等等咒,审实不虚。我持此法当成佛道,令阿修罗自然退散。作是语时,于虚空中有四刀轮,帝释功德故自然而下,当阿修罗上。时阿修罗耳鼻手足一时尽落,令大海水赤如绛汁。时阿修罗即便惊怖,遁走无处入藕丝孔。”

[9]《杂譬喻经》云:“阿修罗前世时曾为贫人,居近河边,常渡河担薪。时河水深流复驶疾,此人数数为水所漂,既亡所持身又没溺,随流宛转急而得出。时有辟支佛作沙门形诣舍乞食,贫人欢喜即施。饭食讫已行澡水毕,置钵虚中飞行而去。贫人见之因以发愿:愿我后生身形长大,一切深水无过膝者。以是因缘得极大身,四大海水不能过膝,立大海中身过须弥,手据山顶下观忉利天。”

[10] 四大阿修罗王:罗侯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华鬘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

[11]六欲天:四大天王天、三十三天、离诤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

[12]如《增壹阿含经》云:“当天子欲命终时,有五未曾有瑞应而现在前。云何为五?一者华萎;二者衣裳垢坋;三者身体污臭;四者不乐本座;五者天女星散。”

[13]色界:功德、住所皆胜欲界,虽离欲贪但能增上自地烦恼,色相善妙,名为色界,包括四禅十七处天。

[14]无色界:无单独住所,以无色等持未退失而死后,立即形成四名蕴(受想行识四蕴)于该处转生,为无色界。包括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

[15] 引业:引发总报,能令生于某处某趣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