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45节课

第四十五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轮回的痛苦,今天介绍饿鬼之苦。

在讲之前,我想跟大家说明一下:现在的宣讲方式,主要是采用古代的佛教修心方法。有些人把古代传统统统贬斥为陈旧、落后,全部抛开、全部舍弃,这种做法不合理。作为人类,只有立足于传统的基础上,才能接受新知识,否则,将过去的东西完全抛弃,这无疑是一种极端。还有些人认为,新事物并无可取之处,唯有古代的东西最有价值,故对新的理念、知识、技术都不承认,这种做法也不对。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应跟随时代、与时俱进,不然就会被淘汰。我们作为佛教徒也是同样,应该在古代传统的基础上,增加一些现代方式,否则,即使佛教的思想再殊胜,不与时代接轨的话,也很难被人们理解、接受。

然而,现在很多人常会堕入两边:有些人在学佛时,除了佛经论典的内容,新的公案、科技都不愿接受,尤其是老一辈的修行人,许多观念比较保守;而年轻一代的法师却与之相反,他们对古代的修法、佛经的公案不感兴趣,唯一强调的就是,佛教思想要符合时代思潮,否则不易被人接受。我个人认为,这两种倾向都有点偏激,尤其是后者,若完全放弃佛经的内容,不提及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只是讲些衣食住行的问题来应付,那么众生势必会因不明道理而造业堕落,从佛教的立场来看,这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因此,法师们今后传法时,再怎么把佛教人间化,引入一些所谓的系统化、信息化理念,也不能改变佛教的基本概念,不能不提三恶趣的痛苦、分类及转生原因。如果把这些都改了,没有交代清楚来世的苦乐状况,仅凭你一己分别念,就算讲得再好听,实际上也是把众生引入邪道。

所以这次宣讲《前行》和《藏传净土法》,我基本上是依照古大德的传讲方式,以佛经的公案和教证作为根本,有时为了活跃气氛、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也顺便加了一些现代事例。这种方式,或许个别人觉得死板,比如讲饿鬼痛苦时,修行好的人可以入于其中,而修行不好的人,会觉得比较枯燥乏味,不如社会上的各种道理听起来舒服。然即便如此,为了对众生负责,我也不打算改变传讲方式,我会尽量把这些法的本意挖掘出来,以供养大家,相信这样会对大多数人有利。

同时,之所以给大家讲加行,也是希望不仅仅是我,你们在座的法师、居士,以后一旦有能力,想把佛法传给别人时,也最好不要直接讲些高深境界,而应先让大家打好加行基础,这是最稳妥的修行次第。

如今讲三恶趣的痛苦,是为了引发大家对轮回的厌离心。其实这种心并不难生起,有时依靠一种简单的因缘就可以。前不久有个道友问:“若想在相续中生起出离心,需要观修粗大的无常,还是细微的无常?”当时我回答:“粗大的无常。”事后我又再三琢磨了一下,确实,许多大德因生起无常观而出家,但他们当时不一定抉择过万法的微细无常。我们都知道,按照小乘的观点,最微细的微尘和最微细的刹那是实有的,不承许为空性,但即便如此,也并不妨碍他们厌离轮回而获得解脱。因此,观修粗大的无常,照样可以生起出离心。

例如,密宗大成就者小苏(色琼·西绕札巴),最初生起出离心就很简单。他在13岁时,家里给他娶了个童养媳。有一次,小苏在床上看经书,外面出现了洪水,妻子让他赶紧想办法。他就穿着妻子做的新内裙去挡水,辛辛苦苦弄了半天,累得汗流浃背。妻子见后,很不高兴地说:“你怎么把新衣服弄脏了?”小苏一听,心里有点烦,说:“你考虑的不是我,只是一件衣服,那我不要了!”把裙子脱下来扔给她,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妻子也很生气,然后回家去了。经过此事之后,小苏觉得轮回毫无意义,由此生起了强烈的出离心。(当时他也没观察过刹那刹那的细微无常。)后面还有一段内容:妻子回去后怎么样闹,两人家产是如何分的……虽然是大德的传记,但还是有很多细节的描写,显现上就像世间人吵架、离婚、复婚一样。不过这些方面,你们好像也没兴趣听,所以我就不讲了。

总之,不管是观寿命无常、轮回痛苦,一定要对轮回上上下下生起猛厉的厌离心,这就是我们修学的目的。若能如此,尽管你表面上在吃饭、走路、睡觉,离不开基本的生活资具,但心里对这些不会特别贪执,更不会执为实有,这是最为关键的!

戊二(饿鬼之苦)分二:一、隐住饿鬼;二、空游饿鬼。

饿鬼的分类方法很多,《前行》中分为隐住饿鬼、空游饿鬼;《瑜伽师地论》 [1]中分为外障饿鬼、内障饿鬼、无障饿鬼 [2];《大智度论》 [3]中分为弊鬼、饿鬼;《大毗婆娑论》 [4]中分为有威德饿鬼、无威德饿鬼。

尤其在《正法念处经》中,饿鬼的分类最广,里面分了36种 [5]。我最近看了,讲得非常好,道友们一定要了解。学院里最好给每人印一份,到时候发给大家。看了以后你就会明白,有时候自己不注意,就会造下饿鬼之因。例如,里面讲了一种食法饿鬼 [6],其因是为求财利而给别人宣说颠倒法;食肉饿鬼 [7],其因是将众生的肉做成肉食买卖,并在经营中使用欺诈手段;食香烟饿鬼 [8],其因是别人买香供养时不给好香,收高价而予人劣香;魔罗身饿鬼 [9],其因是心存邪知邪见,不信正法,为人宣说种种邪道……诸如此类饿鬼有许多种,转生之因也各不相同,希望学院的道友们好好看一下。

而不在学院的道友,你们天天都上网,在“虚空”中漫游,可以下载这些在电脑上看,或者花点钱打印出来。若能如此,你必定会有很多收获,一方面能明白现在正有无量众生在饿鬼道受苦,同时也会提醒自己做人一定要注意,不注意的话,很容易造下堕入饿鬼之业。

我们随时都要观察:堕三恶趣的因是什么?自己造了没有?讲地狱时是这样,讲饿鬼时也是这样。那么堕饿鬼的因是什么呢?《成实论》 [10]云:“于饮食等,生悭贪心,故堕饿鬼。”对饮食、财物等生吝啬和贪心,就会堕入饿鬼。《正法念处经》云:“一切饿鬼皆为悭贪嫉妒因缘,生于彼处。”除了刚才讲的贪心和吝啬,此处又加了个嫉妒心。人与人交往的过程中,这些心态很容易产生,所以下面讲饿鬼的痛苦时,希望大家对照自己进行观察。

《定解宝灯论》中也说过,初学者修行时要观察修,不能闭着眼什么都不想,应该学会思维。比如观饿鬼痛苦时,要先从理论上认识,相信世间上有一个饿鬼世界,它们或在旁生里,或在空中,或在地下城市中 [11];然后再了解它有什么痛苦,以何因而转生于此;最后愿自他一切众生断除这些业因,尚未转生为饿鬼的永远不要转生,已转生为饿鬼的,随时随地要为它们念经回向,哪怕倒一点点剩饭,也应念观音心咒加持,以悲悯心观想成千上万的饿鬼都能得到。很多古贤大德经常如此,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己一(隐住饿鬼)分三:一、外障饿鬼;二、内障饿鬼;三、特障饿鬼。

这种分法,与《瑜伽师地论》的很相似。还有《佛祖历代通载》 [12]中说,饿鬼分为四种,即外障饿鬼、内障饿鬼、饮食障饿鬼、障饮食饿鬼 [13]。其中,外障饿鬼、内障饿鬼与此处讲的一样 [14];饮食障饿鬼 [15],是能看见美妙的食物,但被众多阎罗卒守护着,没办法得到;障饮食饿鬼 [16],是得到饮食之后,一放进嘴里,饮食就变成铁丸、铜汁等,燃烧整个身体。

可见,汉传佛教所讲的内容,与藏传佛教的大致相同。你们不要认为《前行》只是藏传佛教的独有修法,汉传佛教中闻所未闻。我在讲《藏传净土法》时,里面引用的每一则公案,几乎都能在汉文《大藏经》中找到出处。而这部《前行》也是一样,除了极个别的藏地公案以外,只要是佛经、论典里宣说的,在汉文《大藏经》中基本上都有,只不过以前没这样强调罢了。

现在有些汉地的修行人,始终有种分别念,认为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差别很大,这种想法不合理。麦彭仁波切在《三戒合一论》中讲过 [17]:原本各大教派互不相违,如同一个父亲的两个儿子,没必要为父亲是自己还是别人的,争得你死我活。因此,不管你随学某个宗派,或者以后摄受弟子,都要先建立起“各大教派互不相违”的观点,否则,分别念的力量有时特别大,若从中作怪而无法遣除,定会给暂时的今生快乐、究竟的来世安乐带来障碍。

庚一、外障饿鬼:

此类外障饿鬼以业力所感,在外境上找不到饮食,甚至数百年中连水的名字也没听过。它们整日饥渴交迫,常为寻找饮食而四处游荡,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下面讲了几种情况:

1、有时候看到远处有清澈的江河,以僵直的肢体艰难支撑着巨大的腹部,异常痛苦又疲惫不堪地走去。可是到了近前,所有的水都干无一滴,仅仅剩下河床 [18],让它们苦恼万分。

转生为饿鬼真的特别可怜,《业报差别经》中讲了堕饿鬼的种种因缘 [19],《饿鬼报应经》中也记述了目犍连尊者通晓各类饿鬼业因之事。那么这里所讲的外障饿鬼,明明看到的是河流,但以业力所致,走到眼前,水就干了。在我们人间,看见的是饮食,到了跟前还是饮食,比如那边有个苹果,我很想吃,到了跟前,它不会变成其他东西。可在外障饿鬼的世界中,首先外境上根本看不到饮食,即使看到一点点,以其业力现前,食物要么飞了,要么变成另一种不能食用的东西。这是什么原因呢?经典中说,是往昔常给人不清净的饮食,以致转生为饿鬼后,美味佳肴也会变成特别肮脏的不净物。

2、有时候远远望见果实累累、郁郁葱葱的绿树,依然如前一样赶去。当到了跟前时,所有的树木已干枯成了树干。

3、有时候看见品种繁多的饮食、美不胜收的受用,可是到了近前,却遭到许多看守用兵器殴打、驱赶。

《佛说除恐灾患经》中也讲过这类饿鬼的痛苦 [20]。昔日,佛陀与众眷属一起过江时,见到八万四千饿鬼。佛陀故意佯装不知,问:“你们前世造了什么业,以致今生转生为饿鬼?”

饿鬼回答:“我们前世虽然见过佛,但不知佛的存在,也不信佛;虽然见过法,但不知法的存在,也不信法;虽然见过比丘僧,但不知比丘僧的存在,也不信僧。我们自己不造福,同时教他人也不造福。见人行善积福,常会嘲笑讽刺,而见人行邪法造业,反而极为欢喜。以这种恶业,如今生为饿鬼。”

佛陀问:“你们转生饿鬼多少年了?”

答曰:“七万年了。”

佛陀又问:“在这七万年中,你们吃什么?”

答曰:“什么也吃不到。有时看到一点小水流,马上就不翼而飞了;有时看到很多水,但到了跟前,又被鬼神罗剎所驱逐,无权饮用……”

因此,大家应多看一些经典,这对自相续有非常大的利益。然而现在的社会上,很多人对佛陀的智慧结晶不感兴趣,反而迷恋以分别念所写的文章,助长自己的贪心、嗔心,这真是业力现前!其实对修行人来讲,应该多翻阅《大藏经》。对我而言,每次看到一本好书,找到一些好的教证和公案,心里就特别欢喜,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关于战争、购物等方面,则觉得没有多大意义,毕竟这与解脱无关。

其实,从生死轮回中解脱是最重要的,佛陀之所以在经中没有着重宣说物质世界,原因也在于此。关于这一点,《法王经》中有个很好的比喻 [21]:一个人身中毒箭、剧痛无比时,若及时把箭拔出,疼痛会很快消失;但若不把箭拔出来,只是一味追究箭杆出自何山的竹子,箭尾出自什么鸟的羽毛,箭是谁射来的……这样一一观察下来,人早就活不成了。同样,我们在短暂的人生中,了脱生死最为重要,如果把这个弃之不顾,而去详细研究宏观世界、微观世界,那穷尽一生也不够用。所以,阿底峡尊者说:“生命有限知无涯,寿量几许亦难晓,当依所欲取精要,犹如鹅王取水乳。”在浩如烟海的知识中,我们应像天鹅从交融的水乳中汲取乳汁一样,取受对自己最有用的知识。那么,最有用的知识是什么呢?并非是器世界形形色色的显现,而是苦集灭道的道理。

当然,对于世间的种种学问,一点不了解也不行,毕竟我们活在这个世间,弘扬佛法也离不开世间,所以还是要大概懂一些。但最关键的是,务必要想方设法获得解脱,否则,将短暂的人生都耗在无意义的知识上,临死时对解脱没有做好准备,那其他知识懂得再多,也用不上。

所以,在一切事物中,了脱生死最重要。而若想了脱生死,就先要认识轮回的痛苦,认识之后,再想办法不堕入恶趣。如同一个人要开车去某地,之前应打听好路上的险阻,知道哪里有坑、哪里有悬崖,路过的时候一定要当心。我们修解脱道也是如此,要先弄清楚轮回的险地,然后想办法尽量避免,这样才能顺利抵达目的地。

4、对饿鬼来说,四季是颠倒的。夏季的月亮原本清清凉凉,但在它们感觉中,却是火烧火燎;冬季的太阳原本非常温暖,但对它们而言,却是寒气逼人、十分刺骨,实在是受尽了折磨。

诚如《亲友书》所言:“诸饿鬼界春季时,月亮亦炽冬日寒。”《四谛论》 [22]亦云:“月炙如夏日,风触如火焰,雨渧如洋汤,履地如热灰。”意思是,饿鬼以特殊业力所感,月光炙热犹如夏天烈日,风吹到身上如被火烧,雨滴到身上就像滚滚铜汁,在地上行走如同踏于热灰上。

这些饿鬼的痛苦,不太了解轮回、因果的人听了,可能不一定相信。但你若对这方面诚信不疑,必定会深信无边的众生正在受苦,极为可怜,自己行善后会主动为其作回向。

下面讲一个昼辛吉尊者 [23]去饿鬼界的公案:

很久以前,昼辛吉尊者到饿鬼境内,结果中了饿鬼的吝啬毒气,感觉口干舌燥。他看见一座铁城的大门前,有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黑面红眼饿鬼,便急不可待地问:“哪里有水?”

他的话音刚落,居然集来了形似烧焦树干的五百饿鬼。它们争先恐后地祈求:“无比尊贵的大师,您行行好,给我们一点水吧。”

尊者说:“我也得不到一滴水,同样在求水,你们到底是谁呀?”

它们可怜巴巴地回答:“我们自从投生在这座山谷以来,已经有十二年了,可到今天才听到水的名字。”

这个公案出自于《一切有部毗奈耶皮革事》 [24]。当时昼辛吉尊者从大海取宝回来,不小心入了饿鬼城市,里面的情节与此一样,后来他问饿鬼:“你们为什么转生于此?”饿鬼异口同声地答道:“我们在人间时,吝啬惜财、不施与人,还常常嗔恨骂人,以此因缘生为饿鬼。”

一旦生为饿鬼,十二年中连水的名字都听不到,但它们因业力未尽,想死也死不了。对我们人类而言,不要说十二年不喝水,十二天都很困难。2004年印尼爆发海啸时,有个人被埋在海啸废墟中不吃不喝十三天却能生还,这被称为一个奇迹。但在饿鬼界里,不吃不喝的时间比这长多了,可它们却死不了,只能年复一年地忍受饥渴之苦。

《百缘经》中也有一则公案,是讲优多罗的母亲堕为饿鬼,二十年未得到一滴水、一口饭。它的情节是怎么样的呢?优多罗降生后不久,父亲不幸过世,他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过得比较富裕。由于他天生对佛法心生敬信,于是向母亲请求出家。母亲坚决不同意,告诉他:“只要我活着一天,绝不允许你出家。等我死后,再随你的意吧!”

优多罗被拒绝后,准备自杀。母亲非常害怕,只好软言相劝:“你千万别这么做!不如这样,从现在起,只要你想供养修行人,我就准备一切所需,随你所愿供养。”优多罗听了,才不坚持出家,但经常邀请沙门到家里应供。

优多罗的母亲看这么多沙门在家中出出入入,觉得很厌烦,便辱骂他们:“你们这些人不事生产,成天靠在家信众过活,看到你们就令人生气!”

有一天,优多罗正好不在家,她就将准备好的食物全倒在地上,还撵走了前来应供的修行人。优多罗回来后,母亲骗他:“你刚才不在家时,我用上好的食物供养了好几位修行人。”优多罗信以为真,非常高兴。

过了不久,优多罗的母亲去世了,死后因生前的恶业而堕为饿鬼。优多罗则按先前的心愿出家修行,由于他非常精进用功,很快证得了阿罗汉果。

一次,他在河边的石窟里禅坐,突然看见一相貌丑陋的饿鬼,痛苦地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我是你的母亲,已变成饿鬼二十年了。”

优多罗说:“不可能。我母亲生前乐善好施,供养了许多修行人,不可能堕入饿鬼道!”

饿鬼回答:“我虽布施供养,但心却悭惜不舍,甚至对沙门等修行人,无恭敬心,横加辱骂,所以才遭此果报。你若能为我忏悔,广设斋食供养佛及僧众,我定能脱离饿鬼之身。”

优多罗听后,非常悲悯母亲,于是尽力为其供斋回向。第一次斋会之后,母亲转生为飞行饿鬼,第二次才投生于天界。

可见,沦为饿鬼之后,得不到饮食的时间极为漫长,而且很难以解脱。

庚二、内障饿鬼:

这类内障饿鬼,嘴巴小得像针眼一样,本想开怀畅饮大海里的水,怎奈水无法流进它那细如马尾毛的咽喉,而且在这中间,水已被口中的毒气一扫而光。就算有一星半点的水进了咽喉,也满足不了它那大如盆地的腹部。即使稍有一点饱的感觉,夜间腹内也会燃起大火,烧尽心肺等内脏。当它们想走动的时候,灰白色茅草般的肢体,难以支撑大如盆地的腹部,真是痛苦到了极点!

《经律异相》中讲过 [25],曾有五百饿鬼在恒河岸边,因饥渴所逼而放声大哭。当时佛陀也在那里,饿鬼们对佛说:“我们现在特别饥渴,马上要死了。”佛说:“你们可以喝恒河水。”饿鬼回答:“如来眼中是水,我们眼中却是火焰。”佛说:“只有遣除你们的颠倒念,才能见到水。”于是为其广说悭贪的过失。饿鬼说:“我们渴得太久了,虽然听到佛法,却无法融入心,可否让我们先喝点水,然后再听课?”佛陀以神变和加持力,让它们饱饱喝了一顿,之后再宣讲佛法。它们都发起菩提心,舍弃了饿鬼身体。

所以,我们平时所见的江河,在饿鬼面前要么是脓血,要么是火焰。这些可怜的内障饿鬼,即使喝到了一点点水,但水进入腹中以后,也会变成火焰。

在我们人间,虽然见不到真正的饿鬼,但有些人跟饿鬼没什么差别。就像食道癌患者,什么饮食都吃不了,稍微吞下去一口,喉咙马上如火烧般疼痛,这就是相似的业感。当然,人间的痛苦再厉害,也无法与饿鬼的相提并论。有些人一天没吃饭,或者只晚了两三个小时,就感觉饿得受不了,可是你肚子再饿,也不如饿鬼痛苦。因此,我们应多观想这些痛苦,以增强自己的修行力度,这一点极为重要!

 

 

[1] 《瑜伽师地论》云:“饿鬼趣略有三种。一者由外障碍饮食。二者由内障碍饮食。三者饮食无有障碍。”

[2]《瑜伽师地论》云:“云何饮食无有障碍?谓有饿鬼名猛焰鬘,随所饮啖皆被烧然,由此因缘,饥渴大苦未尝暂息。复有饿鬼名食粪秽,或有一分食粪饮溺,或有一分唯能饮啖,极可厌恶生熟臭秽,纵得香美而不能食。或有一分自割身肉而啖食之,纵得余食竟不能啖。如是等鬼,是名饮食无有障碍。”

[3]《大智度论》云:“鬼有二种:弊鬼、饿鬼。弊鬼如天受乐,但与饿鬼同住,即为其主;饿鬼腹如山谷,咽如针身,惟有三事黑皮筋骨,无数百岁不闻饮食之名,何况得见?”

[4]《大毗婆沙论》云:“于此洲中有二种鬼:一有威德,二无威德。有威德者,或住花林果林种种树上好山林中,亦有宫殿在空中者,乃至或住余清净处受诸福乐;无威德者,或住厕溷粪壤水窦坑堑之中,乃至或住种种杂秽诸不净处,薄福贫穷饥渴所苦。”

[5] 《正法念处经》云:“何等为三十六种?一者迦婆离,镬身饿鬼。二者苏支目佉,针口饿鬼。三者槃多婆叉,食吐饿鬼。四者毗师咃,食粪饿鬼。五者阿婆叉,无食饿鬼。六者揵陀,食气饿鬼。七者达摩婆叉,食吐饿鬼。八者婆利蓝,食水饿鬼。九者阿赊迦,悕望饿鬼。十者[口*企](区伊反)吒,食唾饿鬼。十一者摩罗婆叉,食鬘饿鬼。十二者啰讫吒,食血饿鬼。十三者瞢娑婆叉,食肉饿鬼。十四者苏揵陀,食香烟饿鬼。十五者阿毗遮罗,疾行饿鬼。十六者蚩陀逻,伺便饿鬼。十七者波多罗,地下饿鬼。十八者矣利提,神通饿鬼。十九者阇婆隶,炽燃饿鬼。二十者蚩陀罗,伺婴儿便饿鬼。二十一者迦(俱逻反)摩,欲色饿鬼。二十二者三牟陀罗提波,海渚饿鬼。二十三者阎罗王使,执杖饿鬼。二十四者婆罗婆叉,食小儿饿鬼。二十五者乌殊婆叉,食人精气饿鬼。二十六者婆罗门,罗刹饿鬼。二十七者君茶火炉,烧食饿鬼。二十八者阿输婆啰他,不净巷陌饿鬼。二十九者婆移婆叉,食风饿鬼。三十者鸯伽啰婆叉,食火炭饿鬼。三十一者毗沙婆叉,食毒饿鬼。三十二者阿吒毗,旷野饿鬼。三十三者赊摩舍罗,冢间住食热灰土饿鬼。三十四者毗利差,树中住饿鬼。三十五者遮多波他,四交道饿鬼。三十六者魔罗迦耶,杀身饿鬼。是为略说三十六种饿鬼,广说则无量。”

[6]《正法念处经》云:“观于食法诸饿鬼等,以法因缘,令身存立,而有势力。以何业故生于其中?彼以闻慧,见此饿鬼,于人中时,性多贪嫉,为活身命,为求财利,与人说法,心不敬重,犯戒无信,不为调伏诸众生故,说不净法,说言杀生得生天福,强力夺财,言无罪报,以女适人,得大福德,放一牛王,亦复如是。以如是等不净之法,为人宣说,得财自供,不行布施,藏举积聚,是人以此嫉妒覆心命终,生于恶道之中,受于食法饿鬼之身。”

[7]《正法念处经》云:“观于食肉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嫉妒恶贪,自覆其心,以众生肉而作肉叚,脔脔称之,卖买欺诳,实少言多,以贱为贵。如是恶人,身坏命终,堕于恶道,生在食肉饿鬼之中。”

[8]《正法念处经》云:“观食香烟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彼以闻慧,知此众生,为嫉妒心恶贪所覆,商贾卖香,见人买香,速须供养,不以好香与彼买者,乃以劣香,价不酬直,心无净信,谓无恶报,不识诸佛真实福田。如是恶人,身坏命终,生食香烟夜叉鬼中。”

[9]《正法念处经》云:“见诸众生行于邪道谄曲作恶,行于恶因,说邪见法,谓是真谛,不信正法。如是之人,身坏命终,堕魔罗身饿鬼之中,受恶鬼身。”

[10]《成实论》:十六卷(刊本或作二十卷)。师子铠造,鸠摩罗什译,昙晷笔受,收于《大正藏》第三十二册。

[11]《大毗婆沙论》云:“问:鬼住何处?答:赡部洲下五百踰缮那,有琰魔王界,是一切鬼本所住处。”

[12]《佛祖历代通载》:略称《通载》、《佛祖通载》,二十二卷(或三十六卷)。元代念常(禅宗分支临济宗杨岐派僧)著。收于《大正藏》第四十九册。

[13]《佛祖历代通载》云:“其类有四:一者外障,二者内障,三者饮食障,四者障饮食。”

[14]《佛祖历代通载》云:“一外障者,饮食音声亦不得闻。二内障者,获微饮食口若针窍不能得入,设能入口咽如马尾无能得过,设若过咽腹若山廓不能饱满,虽满腹中胫如草茎无能举动,受此大苦。”

[15]《佛祖历代通载》云:“三饮食障者,见饮食时,无量狱卒执诸器仗守御无获。”

[16]《佛祖历代通载》云:“四障饮食者,食饮食时,由业所感铁丸铜汁泻置口中从下流出。”

[17]《三戒合一论》云:“自他偏袒之说法,即如有一父二子,其二子执为异父而争论。”

[18]河床:大河两岸中间容纳流水的部位。

[19]《业报差别经》云:“复有十业,能令众生得饿鬼报:一者身行轻恶业;二者口行轻恶业;三者意行轻恶业;四者起于多贪;五者起于恶贪;六者嫉妒;七者邪见;八者爱著资生,即便命终;九者因饥而亡;十者枯渴而死。”

[20]《佛说除恐灾患经》云:“佛将大众,乘桥度江,见八万四千饿鬼。佛亦知饿鬼先世所种,但为一切众生故,问饿鬼前世所种行今为饿鬼。饿鬼曰:先身虽见佛,不知有佛。虽见法,不知有法。虽见比丘僧,不知有比丘僧。我亦不作福,教他人亦不作福,作福有何等福,不作福有何种罪,见人作福,言恒笑之,见人作罪,意常欢喜。佛问饿鬼:生此饿鬼之中以来,至今更历几百年岁?饿鬼报言:我生中七万岁。佛问饿鬼:生中七万岁,食饮何种?为得何食?饿鬼报言:我先世种行至恶,遇值小水,即化不见。至于大水,便为鬼神龙罗剎所逐。”

[21]《法王经》云:“譬如有人,身中毒箭,于身受痛。当即拔箭,其痛即除;若不拔箭,痛则不除。待问箭毛羽是何鸟翼?复问其竹是何山出?复问其箭是谁之射?是人苦痛其命已终,然拔其箭终知无益。”

[22]《四谛论》:四卷。婆薮跋摩造,陈·真谛译。收于《大正藏》第三十二册,是解说苦集灭道四圣谛之义的典籍。

[23]昼辛吉尊者:又名亿耳,因其降生时,耳朵上戴着金子耳环,可值纯金一亿,故取名“亿耳”。也有经典中说,他又名闻俱胝耳,因降生的时候,有宝耳珰珠庄严其耳,价值俱胝,故取名“闻俱胝耳”。

[24]《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皮革事》云:“有大商主子,名曰亿耳。入海采宝,既得回还,与伴别宿,失伴慞惶。饥渴所逼,遥见一城,其城广大,墙壁极高,其中宽大。至城门所,见一丈夫,其身长大,黑色赤精,遍身有毛,其腹麤大,甚可怖畏,执杖而住。时长者子问其人曰:丈夫,此中有水不?彼默不言。长者子问已,即入城中,为渴所逼,迷闷东西,求觅水故,竟无可得。不称所求,遂即大声云:水水。时有五百饿鬼,一时而来,如烧木柱,自发覆体,咽如针孔,腹如大山,节节火出,赫然俱炽,告商主曰:汝大慈悲,与我水饮,我等渴逼。长者子曰:我为渴逼求水,故入此城中。饿鬼报言:此是饿鬼之城,何处得水?十二年中,我等不闻水名。长者子问曰:造何罪业,生在此中?饿鬼答曰:赡部洲人,多生难信,我今若说,汝亦不信。长者子告曰:我今对验,面前而见,云何不信?是时饿鬼而说颂言:我曾骂詈常瞋恚,悭吝惜财不与人,亦不曾行于布施,缘此业故生饿鬼。”

[25]《经律异相》云:“恒河水边有诸饿鬼,其数五百,于无量岁初不见水,虽至河边纯见流火,饥渴所逼发声号哭。饿鬼白佛:我等饥渴,命将不久。佛言:恒河流水。鬼言:如来见水,我常见火。佛言:除汝颠倒,令得见水。广说悭贪过。鬼言:我今渴久,虽闻法言都不入心,先可入河恣意饮之。以佛力故即得饮水。佛为说法悉发菩提心,舍诸鬼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