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金刚七句略讲第4节课

第四节课

对于七句祈祷文,麦彭仁波切从字面上作了简单介绍。昨天讲了前四句,今天开始讲后面几句:

在至高无上的莲师周围,由勇士、空行等不可胜数的眷属层层围绕——就像我们所修的皈依境,上方是传承上师,后面是法宝,左右两边是菩萨与阿罗汉,四周则由各大护法、勇士勇母等眷属围绕。他们如同芝麻荚分开般安住着,三根本、护法神无不齐全。这是讲第五句“空行眷属众围绕”。

倘若你能观修得更广,则可观想遍虚空际的诸佛菩萨。这些浩瀚无边的圣尊,全部都是莲师的幻化。以《大幻化网》或大圆满的教义来解释,从本体上讲,莲师周围无边的空行、勇士、护法,实际上皆为莲师的化现,就像阳光与太阳的关系一样,眷属与主尊无离无合、无二无别,这些均是所祈祷的对境。

经常有人问:“如果我观莲花生大士,其他佛是否不高兴?我常拜的观世音菩萨会不会不欢喜?”其实不会这样。前段时间也讲过,三世诸佛在法界中本为一体,你观想一尊佛的时候,应观想其他佛也一并融入;修持一位上师时,应观想其他上师、诸佛菩萨与他的本体无二无别,这一点很重要!

否则,像去年我讲上师瑜伽时,有些人一直很矛盾:“哎,我有七八位上师,每位都对我恩德很大,如果只观修一位,其他上师可能不高兴,我也对不起他们。我考虑了好长时间,晚上睡都睡不着,但仍无计可施,怎么办呢?您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不分主次地,好像在我头上放块木板一样,让所有上师都坐在上面,由我来撑着,然后进行观想?”我说:“这个没有必要,诸佛菩萨也从未讲过‘上师们坐在木板上’的上师瑜伽。虽然你对所有上师都有信心,这样很好,但在修行的时候,观想一位上师是一切上师的本体即可。”

同样,观修莲师也不例外,应当观想他与其他圣尊无二无别。以前竹钦仁波切在修法中也说过:观修莲师时,若能观一切佛、一切上师与莲师无别,必能获得真实的加持。

现在有些刚学佛的人,心里矛盾特别多,他们好像对所有佛、所有上师都想修,觉得这个也殊胜、那个也慈悲,每一个都想搞好关系,不愿意得罪,但在实际修持时,又始终认为圣尊们是别别他体,就像因明中所说“这是火的本体,那是水的本体,这是风的本体,那是石头的本体”,统统都要分开,不可能合为一体。这种想法大错特错,完全属于凡夫的实执分别。因此,你们修行时一定要知道:上师的智慧、佛陀的心、现空无别的光明皆为一体,没有任何差别,只不过在名言中现为文殊菩萨、莲花生大士等不同形象而已。

退一步说,假如你实在想修不同的本尊,可以白天修观世音菩萨,晚上修莲花生大士。莲师在前往罗刹国时,曾给有缘弟子留下教言:“你们应白天修观世音菩萨,念观音心咒;晚上修持莲师我的相应法,念我的心咒。”所以,白天修一个、晚上修一个,这并不矛盾。同理可知,晚上几座中有不同的修行,也是可以的。

但总的来讲,观修时要想到,所有圣尊均为一体,诸佛与眷属亦无差别。以后我们若能讲成《大幻化网》,里面就有一段是:主尊与眷属是否为自现?二者是否无二无别?如果二者的确无别,眷属皆为主尊的幻化,那么在祈祷皈依境时,显现上中间是释迦牟尼佛,周围是八大菩萨,佛和菩萨的境界似乎不同,但实际上主尊与眷属心意无别,专门有这方面的修法和理论。现在许多人缺乏深一点的理论基础,始终认为圣尊们是他体的,这种想法不合理。因此这里也讲了,主尊与眷属的究竟本体无别,这就是我们所祈祷的对境。

那么,以什么方式来祈祷呢?以诚挚的信心虔诚祈祷。要知道,莲师及其所有眷属,与如意宝无有任何差别。对于这些怙主,我们要以相应的清净信、欲乐信、诚挚信,从身体和语言上表达内心的虔诚,即口里以悦耳动听的声音念诵祈祷,身体非常恭敬地合掌顶礼等。也就是说,要认识到这些皈依境的功德真实不虚,遂将世间一切法弃如糠秕,自他众生以全心托付的意乐随行莲师,不离此而修行。这是讲第六句“我随汝尊而修持”。

世间上有各种教派,如天主教、基督教,他们有些皈依上帝,有些皈依梵天、大自在天等,但这些都不能赐予解脱的安乐,故不是究竟皈依处。依止他们,或许能带来暂时的健康和财富,但也仅此而已,要想彻底断除生死轮回的极大痛苦,唯有莲花生大士才能做到。所以,我们应将一切托付予他,永远追随他而修行,之后便开始祈祷。

祈祷时一定要有特别恳切之心。如果你能观想莲花生大士,就应该观想;实在不能观想的,就在前面放一张莲师的唐卡、照片或塑像作为所依,然后恭敬、虔诚地祈祷。祈祷时应该这样想:“无欺的怙主您,具有无量大慈大悲,请不要抛弃我等漂泊在三界轮回中的可怜众生。祈祷您以身语意不可思议之密,如同点金剂接触铁时将其变成金子一样,迅速转变我们贪嗔痴等五毒遍满的平庸相续,将我们烦恼具足的凡夫之心,完全变成光明智慧。”

最后祈祷降临:“尽管莲师您显现上安住于罗刹洲,但我们这些南赡部洲的有缘众生,如独子呼唤母亲般诚恳祈祷您时,希望您念及往昔的愿力,以不可思议的大悲妙力降临此处,就像月光直接投射于澄清水池中一样,将您相续中的一切功德全部融入我们的心!”这是讲第七句“为赐加持祈降临”。

当然,听了这些法以后,在座的道友可能感觉不同:有些或许业力比较深重,对善法怎么也生不起信心,一直得不到验相;有些则因前世的善根不错,即生的因缘也相当好,不管修什么法都很容易,就像有些高僧大德,无论在哪里修,寂静地也好、红尘中也罢,修任何法很快就有觉受,相续中也能生起信心;还有些人把莲花生大士、释迦牟尼佛只当成一般人,听到他们的事迹没什么兴趣,而一提起世间的鬼神、龙王,马上兴致勃勃、信心倍增。这都跟自己前世的因缘、即生的福报有关。

个别道友常给我讲,他在修上师瑜伽时,很难把上师视为无过失的圣尊,这一点始终观不起来。实际上这是修行的障碍。按照传承上师的观点,假如对上师的清净心不够,就要多念金刚萨埵心咒,以忏悔业障,这很重要!其实有些上师不一定真有过失,但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始终对上师生不起信心,就会给修行带来莫大的阻碍。

你们平时再怎么不会修,观修上师瑜伽应该谁都会。藏地有种说法:“即使不会修其他法,每天只是坐着修上师瑜伽,就已经算是中等修行人了。”比如观想“人身难得”、“寿命无常”,有些人可能力不从心,但每天念莲师心咒、上师祈祷文,应该不会太困难。当然,在念诵的时候,有些人观得清楚,有些人观得不清楚,但即便你观不清楚,对特别有加持的对境进行祈祷,也肯定有意义、有功德。

现在有些人修什么法都没有信心,而有些人与此恰恰相反,前两天我遇到一位老人,几年前他在我寺院某位老堪布那里,发愿念一亿遍观音心咒,前段时间他已念完了,到寺院请老堪布为他回向。在我们藏地,念一亿遍观音心咒的人特别多,而汉地城市里的修行人,能圆满一亿遍心咒的,到目前为止寥寥无几,这也是个人的勇气、精进有差别。其实你如果实在没有闻思修行的能力,念咒语也特别有意义。倘若即生中能念莲师心咒一千万遍,甚至一亿,那生生世世不会被各种魔障所挠;如果能念一亿遍观音心咒,功德也同样不可思议。

我以后方便时,准备讲一些咒语的功德。现在有些人既不念咒,也不观想,每天就是说些废话,对人生真是一大虚耗。这么珍贵的人身,如果什么咒语都不念、什么法都不修,每天只是像老猪一样,早上起来就呼噜呼噜吃,晚上又睡得特别久,别人都已经上班了,自己还在一直“入定”,这怎么行?!

作为一个修行人,最起码也要常修上师瑜伽。藏地有位大德讲过七句祈祷文,他说如果没有时间和因缘,那么先念3遍七句祈祷文,再念1000遍莲师心咒,也算是修了一座上师瑜伽。这种莲师修法比较简单,很多上师的仪轨中都有。当然,倘若你想广修,在八大法行的大修里,莲师有时现寂静相、有时现忿怒相,这些修法特别多。

现在有些人不明真相,认为莲师只是个普通的在家人,以前我看过一本书,其中说:“莲花生大士是藏密始祖,他是有妻子的在家人,因为受他的影响,藏地所有寺院的住持也都有老婆。”说这个话的人,对佛教虽然有贡献,佛法造诣也很不错,但从因明推理来讲,却有“不定”、“不遍”之过。来过藏地的人都清楚,这里的清净僧团特别多,单单是我们甘孜州18个县的出家人,据政府统计就有5万多,既然如此,那整个藏地持戒清净的出家人有多少?可想而知。所以,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随便断言藏传佛教如何如何,让很多人信以为真,这是不合理的。

要知道,莲师并不是普通人,是他降伏野蛮的地神、非人之后,才有了如今藏地的佛法兴盛。这种事业,一个普通人根本做不到。再者,莲师的伏藏品不计其数,仅仅是已开取的,就远远超过汉地的《大正藏》、《龙藏》。不信你们可以算算:每一位伏藏大师有多少函伏藏品?每一函又有多少修法?如果你了解这些,一定会感慨:“原来我们对莲花生大士的评价,完全是种孤陋寡闻!”所以,一个人若不明白事实真相,因道听途说而妄下结论,结果自己也会后悔的。

其实,藏传佛教对小乘戒律相当重视。你们可以去了解一下,藏地的所有寺院最初都学什么戒律?对里面的内容,又是怎样修学的?虽然极个别密宗修法中,也有接受空行母的现象,但在寺院这样严格的道场中,一般不会有。而且,即便是那些超胜行为,也有另一种解释方法,不能以一般人所看到的表象而论。

因此,大家务必要了解密法的真面目,同时应经常祈祷莲花生大士。只要虔诚祈祷了,依靠莲师不可思议的威力与加持,定会给我们末法众生的黑暗心房,带来智慧的光芒。

下面讲七句祈祷文的最后一句:

念完祈求加持的词句后,还要诵咒语“革日班玛斯德吽”。其中“革日”在梵语中义为极重,指以一切功德而重的上师,他是最为严厉的对境,有至高无上之意;“班玛”是莲花,因莲师在莲花中诞生,故取名为莲花生,“莲花”是莲师最开头的名称;“斯德”是所求的殊胜成就(佛果)与八种共同成就;“吽”是祈愿赐予这样的悉地(成就)。

简单来讲,“革日”是上师,“班玛”是莲花生大士,“斯德”是悉地,“吽”是赐予。连在一起就是:诚心祈祷上师莲花生大士您,赐予我们殊胜和共同的悉地。莲师心咒的涵义即是如此,这是以意义来祈祷。总之,我们要依靠这一祈祷文,虔诚祈祷诸佛总集的莲花生大士。

回顾以上所讲的内容,在这个祈祷文中:

第一句“邬金刹土西北隅”,说明了莲师的诞生地。

第二句“莲花蕊茎之座上”,指明如何降生的情形。即莲师并非胎生、卵生、湿生,而是像极乐世界的菩萨一样,以化生的方式降生于莲花蕊中。

第三句“稀有殊胜成就者”,宣讲了莲师的殊胜功德,比如刚开始怎样降生,来人间怎样持王位,如何舍弃王位到尸陀林修行,在印度、藏地怎样利益众生……有些考古学家说,莲花生大士在“地球上”住了1600多年,也可以这么说吧。总之,莲师在佛陀涅槃八年后(也有说十几年),降生于莲花蕊上,后来以种种因缘,先在印度示现不同形象利益众生,之后来到藏地,最后前往罗刹国。

这些殊胜成就,凡夫人根本无法企及。现在人活一百多岁,就会觉得了不起,但莲师获得了怎样的长寿持明,他们可能闻所未闻。正因为不了解,所以好的分别念很少、不好的分别念特别多,对于这种人,我觉得闻思很重要。以前我有个熟人,最初他对密法的邪见很多,但看过一些伏藏品、殊胜仪轨之后,邪见彻底消失了。所以,刚开始有疑惑的人,慢慢去了解事情的真相,也就生起正见了。

第四句“世称名号莲花生”,说明了莲师的真实名称。

第五句“空行眷属众围绕”,说明莲师及其一切眷属是我们所祈祷的对境。

第六句“我随汝尊而修持”,说明该如何修持,即不是跟着外道修,也不是跟着无神论修,而是跟着莲师修持。当然,所谓的“跟着”,并不是上师走到哪儿,你就紧紧跟在身后:“上师您千万不要舍弃我啊,我一定要抓着您的‘尾巴’。”好像上师拖着特别长的尾巴一样,不是这样的。而是依教奉行,遵循上师的教言来修。

第七句“为赐加持祈降临”及咒语“革日班玛斯德吽”,说明发现莲师的功德之后,以追随莲师的不退转信心,渴望究竟成就与他无别的果位。带着由这种心态引发的身语表情而祈祷,通过如此祈祷,加持自相续,摄集悉地。

若能怀着恭敬的意乐祈祷莲师,他决定会立即以大悲加持,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生起这样的信心。当然,这也取决于福报。虽然我在课堂上讲了莲师的修法,但每个人福报和信心不同,所得的收获也各不相同。这不像分钱,人人可以平均得到,而闻法、修行的话,要根据自己的信心和精进,才能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我以前讲过,法王在江玛佛学院依止托嘎如意宝只有六年,却得到了上师相续中的一切功德,而有些人呆的时间特别长,境界却与之有天壤之别。如来芽尊者也是同样,传记中说,他在智悲光尊者座下的时间并不长,但每次去拜见时,他都把上师看作真佛,那种恭敬心实在难以形容,因此到了最后,上师的所有功德及意传加持,以满瓶倾泻的方式融入了他相续。所以,依止上师闻法,最重要的在于自己。就像世间学习一样,在同一个老师面前听课,有些学生特别聪明,结果却名落孙山,而有些学生平时成绩并不优秀,却考上了名牌大学。故而,学习或修行的结果怎么样,跟自己的信心与福报有很大关系。

总之,念诵莲师心咒或祈祷文时,希望大家尽量有一份诚挚心,若能如此,自己就不会像世间人那样,贪嗔痴、嫉妒、傲慢等烦恼特别炽盛。一旦诸佛菩萨的加持逐渐融入于心,你的力量就会有所变化,修任何法都不会很难。反之,若没得到上师三宝的加持,全凭凡夫人的分别念,势必会有很大困难。因此,以恭敬心来修持很重要。

 

关于对此坚信不移而祈祷的方式,革日秋戒旺修的伏藏品《宁提七句祈祷文》中云:

顶礼修行之本尊,后代具缘善男子,

若寻邬金我救护,自住寂静之圣地,

生起无常厌离心,厌弃轮回尤重要。

莲师顶礼修行的本尊之后,说:“后世具有缘分的善男子,如果你们寻求莲师我的救护,就要先住于寂静的圣地或屋室,对名利地位等世间八法生起强烈厌离心。在这种厌离心的驱使下,修行一定会成功。”

假如你没有舍弃轮回,修莲师是为了做生意能赚钱,赚钱以后天天睡在五星级宾馆里享受生活。一边怀着猛厉的希求心,一边念七句祈祷文,这样修是不会成功的。就好比要种庄稼,首先应开垦耕耘荒地,否则,播下了种子也不会有收获。我们的心也是同样,倘若没有以出离心来摄持,就会与佛法完全不相应,如此再怎么修也没有用。因此,修行要始于出离心,这一点很重要。有些人虽然身在红尘中,但觉得这种生活毫无意义,只是被业力所牵而已,有了这样的心态,修行就会有希望。

当然,现在的社会强调“发展”,个人要发展,集体要发展,如果一说要生出离心,对一切都没什么兴趣,或许有人认为这是消极心理,不太赞叹。然而真正的出世间修行,往往与世间理念有所冲突。《大圆满前行》也说了 [1],这完全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希求来世;一个是希求今生——只要今生快乐,来世怎样都无所谓。因此,我们作为修行人,先要观察自己的心态,要在出离心的基础上修行。

具体怎么修呢?

一心一意依附我,复思其余皈依处,

邬金我中悉圆满,苦乐指望您尽知,

不断供赞断积财,以身语意三恭敬,

依此七句而祈祷,屡屡祈祷而念诵:

要一心一意依止莲师,了知三根本、护法、诸佛菩萨等所有皈依处,在莲师的坛城或修法中皆得以圆满。自己即生中的苦乐,全部由莲师来决定、来了知。同时不断供养赞叹,断除积累世财的希求,身语意三门恭敬,以七句祈祷文来屡屡祈祷。

我们祈祷上师三宝,并不是为了只得快乐,其实“乐”是上师加持,“苦”也是上师加持,这是很重要的修心法。然而,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一点,总以为“乐”才是加持,“苦”肯定不是,于是一遇到痛苦就抱怨连连:“我天天念佛,佛陀您怎么不管我?为什么不给我加持,还让我这么痛苦?”这种说法很可笑,你们学了大乘修心法就会知道。

在祈祷时,要不断念诵金刚七句:

吽!

邬金刹土西北隅,莲花蕊茎之座上,

稀有殊胜成就者,世称名号莲花生,

空行眷属众围绕,我随汝尊而修持,

为赐加持祈降临,革日班玛斯德吽。

应该达到什么程度呢?

强烈深情泪涌流,由信引生身颤动,

顿然安住清然中,澄然本然不散观,

如是祈祷之弟子,我予救护何须言?

以强烈的信心念诵时,到了一定时候,就会因感念莲师的恩德,而情不自禁泪水横流、身体颤抖。此时你要在信心中自然安住,住于清然、澄然、本然的境界中,不散乱而观修。也就是说,当你因祈祷而生起特别猛烈的信心时,要自然安住,观自己心的本性(我已经讲到密法上去了)。如是虔诚祈祷的弟子,莲师决定会赐予救护、加持。

成为三世如来子,获大灌顶自证心,

等持力坚智慧增,以大自然之加持,

自熟护他除痛苦,令自心变之同时,

他心亦变事业成。

你已成为三世如来之子,获得了大灌顶(这并不是上师亲自拿宝瓶给你灌顶,而是当你对莲师生起极大信心时,莲师以道灌顶来为你加持,身体上也能得到一些感应),证悟了自心的本性,禅定力越来越坚固,智慧也越来越增上。依靠莲师大自然力的光明加持,你的相续会得以成熟,此时,护持他人、解除其痛苦,也没有任何困难。

可见,信心真的很重要。如果你对佛陀、上师有特别虔诚的信心,则很容易调伏自己的烦恼,同时能帮助一些可怜人。若有病人、痛苦的人让你加持,只要你对莲师或诸佛菩萨有信心,就可以祈祷:“佛菩萨啊,请您加持他的相续!”这样的话,那些人自然会得到利益。

当自己的心有所转变时,就可以转变他人的心,这是一个规律。如果我对莲师有不共信心,在我心得到转变的同时,所传的法也会让你们得利益。譬如讲一个佛教故事,我若只是把它硬记下来,自心没有被打动,那你在听受时,也不会有太大感触,可能是这耳朵进、那耳朵出,心中犹如水过无痕;而如果我对诸佛菩萨的感人故事生起极大信心,并以欢喜心讲给你听,那在我得利益的同时,对你的相续也会有帮助。

所以,我常跟法师们讲:讲法时先要打动自己,自己有了感受后再传给别人,对他们的利益会完全不同。也就是说,用“心”讲还是用“口”讲,二者的效果迥然有异。有些上师的语言表达虽然不太好,但他直接用内心的境界跟弟众沟通,这样以后,他所讲的道理永远对别人内心有帮助。

因此,大家务必要牢记“令自转变之同时,他心亦变事业成”。比如,你想祈祷莲师救助那些发生海啸、地震的人,祈愿遣除他们的痛苦。那这个前提是,你自己在祈祷中身心必须有所改变,若能如此,你的祈祷才会对别人有利。当然,这做起来不那么容易,但这一点相当重要。

有些人说:“世间一切都是假的,佛教所做的那些祈祷,只不过是个形式。”实际上不能这么讲。这种加持,确实会让人们感受得到,因为自己有了收获后,再去帮助别人,绝对于他有利。相反,假如你什么收获都没有,那再怎么样努力,恐怕也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平时给人讲些佛法的道理,也最好是选择自己最受益的法门,这样对别人一定有帮助。

一切功德自圆满,广大本性之法身,

成熟解脱大方便,祈愿值遇诸心子。

总而言之,莲师一切功德本自圆满,是广大本性之法身,具有成熟及解脱众生的大方便。对于这个法门,莲师在当时发愿:“愿它将来能值遇我的诸位心子。”

尤其此七句祈祷文极为甚深,故莲师作了最密意伏藏,并授记道:“愿具智慧大悲心,秋戒旺修值遇彼。”也就是说,具有大悲与智慧的秋戒旺修,将会把它开取出来。后来,伏藏大师秋戒旺修果然开取了这一伏藏,并在人间加以弘扬。

 

[1] 如云:“凡是想世间、出世间法一举两得的人,就好像认为有两个尖端的针可以缝纫,或者水火可以放在同一器内,以及可同时乘骑向上向下行驰的两匹马一样,显而易见,这种情况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