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师金刚七句略讲第6节课

第六节课

通过这次学习七句祈祷文,很多道友应该了解到它内外密的巨大功德,以后方便时大家要多念,尤其念诵的时候要有信心。

信心、智慧、悲心这三者,可以涵摄所有的佛法。作为一个真正的佛教徒,信心是根本,若对上师、三宝、四谛有信心,那么今生来世的一切都能如愿以偿,无有丝毫困难;反之,倘若没有信心,即使你表面上再有智慧、辩才、能力、技术,这一切的功德也失去了基础。

有些人由于前世福报,生来对善法就有坚定的信心,邪分别念也极为鲜少。而有些人虽有强大的智慧,可是杂念邪见一大堆,总认为这个不对、那个不合理,凡是眼睛见的、耳朵听的、身体接触的,都觉得丑陋无比,这种心态对修行很不利。因此,大家应当观清净心,尤其是听到上师三宝的功德时,要有一种欢喜心和恭敬心,这是传承上师们再再强调的。

 

下面继续讲莲师的功德。昨天引用了《上师密修要文》的教证,这个还没全部讲完,今天接着讲:“苦乐凶吉等,生死今来世,暂时及究竟,乐苦望您知,我无余依处,邬金尽了知,如是而思维,屡屡而祈祷。”

莲师是诸佛菩萨本体的总集,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遇到快乐或痛苦、吉祥或不吉祥,乃至解决生死轮回的重大问题,获得暂时、究竟的一切安乐,全部都要祈祷莲师,依靠莲师来了知。也就是说,每个人要有一种信念:“我把一切都委托您,一切都依靠您,除了您,我没有其他的皈依处。有人皈依树林,有人皈依外道,有人皈依有地位、有权势的人,但这些只不过是暂时的依处,而最究竟的皈依处,唯有十方诸佛菩萨总集的莲师您。”一定要对莲师有特别虔诚的信心,相信他能了知一切,祈请他垂念自己。如是屡屡思维、祈祷,一定会获得成就。

现在很多人的修行不能增上,就是因为数量不够、质量不够、精进不够,念了一二十万、一二百万的咒语,觉得特别特别多,这样不行。其实单单是修上师瑜伽,按智悲光尊者的传统,念修莲师心咒的数量就要圆满一千万遍。很多人一听,也许目瞪口呆:“啊,一千万!太可怕了!”但你们看看阿琼堪布的传记,他的上师跟他说:“按照常规,外祈祷只需念诵一千万遍莲师心咒,不过你这次却必须念满三千万遍。”阿琼堪布对此并没有抱怨,而是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他在念诵前一千万遍心咒时,每隔一百遍,就会念一遍祈请文,以此轮番修持;念诵后两千万遍心咒时,则是每隔一千遍,就念一遍祈请文。他是这样完成的。

记得在持诵心咒的过程中,有一次他到上师那里去,恰巧碰到上师像往常一样,午饭后在转绕自己的关房二十五圈(本焕老和尚吃完饭后,也常有转绕佛堂的习惯),于是他就跟着上师一起转。上师有一条狼皮的裹腰,系带总是像藏靴的鞋带一样耷拉着,以往每当他方便时,总会说一句“拉一下我的尾巴”,而那天却没这么说。于是阿琼堪布问:“要不要拉一下您的尾巴?”上师怔了一下,说:“噢,我都忘了,那就拉一下吧……”接着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这是我的一句坏口头禅,你学我说也不能怪你。不过,一般说来,弟子应将上师观为法身佛,而不能将其视为普通色身。《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这个教证就说明了,弟子必须把上师视为法身,不能是报身或色身,否则,如此恶劣心念必将成为解脱的障碍。”

上师要求阿琼堪布念三千万遍莲师心咒,圆满五十万加行,同时还要背诵《大圆满前行》。其实阿琼堪布是活生生的布玛莫扎化身,他白天晚上的境相,全部是智慧的妙用,但他仍脚踏实地、依教奉行,始终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修行,以此引导了无量众生。

相比之下,现在很多后学者口口声声说:“我有神通,有更高的境界,不用修加行、念咒语了!”听到这些,真让人不太舒服。看看往昔的高僧大德,不管是汉地禅宗的,还是藏地密宗的,当他们证悟越来越高时,对世俗中的取舍因果、念咒语,只会越来越重视。因此,我们务必要次第性地修持,一步一步地来,尤其要多修上师相应法,这非常关键!

《大圆满前行》中要求念莲师心咒一千万,这对城市里的人来讲,确实是个特别大的数目。但是,你的相续若想与上师相应,不能光在口头上说:“上师,我跟您相应吗?我觉得好像很相应,刚刚看到您时,感觉您特别特别慈悲。不过,这几天信心好像又退了。”这样的相应,只是暂时的分别念,可能是源于前世的善缘,也可能源于前世的仇缘,以致见面后有种不同的感觉。但我觉得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在实际行动中时时刻刻祈祷,把自己的一切交付予十方诸佛菩萨,今生中快乐也好、痛苦也好,长寿也好、短命也好,全都指望佛菩萨来了知,由他们来支配、来安排。就像有人常说:“上师您说什么,我就照办!”应该有这种信心。若能如此,你的相续肯定会与法相应,与圣者的境界相应。

我个人而言,虽说没有很多很多的境界,但多年来的求学让我知道,在末法时代,祈祷莲师的上师瑜伽值得每个人长期修持,若能这样,不论你遇到什么违缘或阻碍,都不会中断自己的善心。否则,你一两天里有种觉受,修行也特别精进,这种信心发起来并不难,但要长期坚持、贯彻始终,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大家要时时祈祷莲师加持!

莲师曾说:“修我成就一切佛,见我现见一切佛,我是善逝之总集。”如果能修成莲师的上师瑜伽,不必对一尊一尊佛单独修,便可成就一切佛;倘若能亲眼见到莲师,也就见到了一切圣尊。为什么呢?因为莲师是所有善逝的总集。

第一世敦珠法王在12岁时,曾亲见莲师尊颜,从此之后,许多伏藏、境观自然而然显现出来。无垢光尊者在一次修法中也见到莲师,并且云游空行刹土,得到了《空行心滴》的教授;后于28岁,在一次传法中又见到莲师佛父佛母,获得《空行心滴》的灌顶,莲师为他赐名无垢光(智美沃日),空行母益西措嘉赐名金刚威严。

当然,我们凡夫要跟大德们比,肯定有一定的困难。但是要知道,很多弘法利生事业特别广大的人,都曾不同程度地受过莲师为主的诸佛菩萨加持,有了这样的加持,对众生必然会有利益。否则,纵然你想利益众生,口中喊得声嘶力竭,但若自相续犹如枯木,没有得过加持甘霖的滋润,也很难以实现愿望。所以,一个人要想弘法利生,首先要有一定的境界,这样才可以打动别人、摄受别人、加持别人。

莲师说过:“敬信者面前,我无离合住。”在具有清净信心、恭敬心的信士前,莲师从未离开过半步,也并未前往罗刹洲,只要时时祈祷他,就像盲人身边有明眼人在照顾一样,莲师随时都会赐予安慰、加持,从各方面遣除你的道障。

又云:“乃至虚空之边际,有情边际亦如是,乃至业与烦恼际,我之事业如是疾。”虚空无有边际,有情也无有边际,有情的业和烦恼亦复无有边际,在如是无边无际的时空中,莲师摄受、利益众生的加持和事业会越来越迅猛。前面也讲过,诸佛菩萨的事业有正法和末法时期,随着世界越来越恶浊、越来越趋于末法,莲师的事业与加持会像日轮般越来越明亮,照耀所有众生的心田。因此,在当今五浊恶世,对于唯一的怙主莲师,大家共同祈祷特别有必要。

现在很多修行人,对莲师和密法没有极大信心,我虽不敢100%保证他们修行不会成功,但还是有相当大的困难。而有些人尽管智慧、能力、见解不高,然因从小就对莲师有不共的信心,这种信心得之不易,依靠它,修行一定会圆满成功。上师如意宝在课堂上也常讲:“末法时代,祈祷莲师的的确确特别重要!”因此,大家务必要经常念诵七句祈祷文,只要你有信心,必定能获得加持。

不过,有些人念的数量不太够。你看麦彭仁波切的侍者沃萨,七句祈祷文就念了130万遍。这个祈祷文不是莲师心咒,130万遍还是比较长,由此可见,古人的信心非同一般,不像现在人一样特别散乱。

其实,现在我们更需要佛法,否则,在各种文明的不断冲击下,人心始终无法得到自在。在古代,人们即使不住在寺院等静处,生活环境也算比较平静,内心不会那么浮躁。而如今,面对外境色声香味的不断刺激,除了极个别修行人有定力以外,大多数人的心很难平静下来。此时,若没有诸佛菩萨的加持及自己稳固的信心,修行想要善始善终,真的很不容易!

作为一个修行人,表面上办个皈依证不难,穿套出家僧衣、剃个光头,也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儿,最难的是什么?就是佛法真正融入心。有些人出家是为了好看——“我现在是出家人啦,上师,好看吗?”其实好不好看并不重要,形式上的出家没什么了不起,最重要的是心要与法相应,真正生起无常观、出离心、菩提心,乃至大圆满等较高的密法境界。

当然,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除非是极个别利根者,只需一个表示就能当下开悟,这在禅宗、密宗中都有过,然而现在末法时代,这种现象比较少了。不过密宗还算可以,对于续部、修部的教言,现在很多人仍在不断修持,寺院附近也有不少人闭关实修。而禅宗中,有些人把“禅”越来越世俗化了,与明心见性的古代思想,有点背道而驰之感。那天我看了一个光盘,题目是《中国甚深之禅》,封面上有个和尚,我以为他讲得不错,便想好好研究一下禅文化。结果放进电脑一看,竟然是讲怎样卖茶叶的,我想“算了算了,我不买也有很多普洱茶”,就没有再看。

说到“禅”,尽管可用不同的文化来阐释,但最关键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认识心的本性。认识心性的教言,是我们最希求、最需要的,至于其他,如怎样炒股票,怎样卖东西、配茶叶,其实用不着佛教理念,世间人在这方面也一个比一个聪明,美国人有美国人的茶文化,日本人有日本人的配茶方法,所以我觉得,最根本的应该是让人了解佛法。世间上芸芸众生不明白心的本性,不懂诸佛菩萨不可思议的微妙之法,因此,已开悟、或未开悟但对佛法有甚深定解的人,在享受佛法美味之同时,理应把它传递给世世代代,这也是延续佛法的慧命。

总之,佛教太世俗化了,意义不是很大。虽说佛陀也有“随顺众生”的教言,但随顺不等于一味投其所好。法王如意宝讲《胜利道歌》时也说过:“随顺他人并不是没有原则,别人生贪心你也随顺,生嗔心你也随顺,不是这个意思。”因而,随顺众生要看有没有意义,有意义的话,可以暂时随顺他。然即便如此,到了一定时候,你也要把他的思想转变过来,这才是“随顺”的意义所在。

 

话说回来,《上师密集修教标题》中云:“果乘密宗金刚乘,一切广大续与教,速疾圆满二资粮,欲证精义修上师。”密乘(果金刚乘)分续部、修部的广大教法,修持这些虽也能获得成就,但若想更快地圆满福慧资粮,通达万法最究竟的精要,务必要修莲师的上师瑜伽,这个法比什么都快,比什么都深,比什么都重要!

许多人想依靠密宗而成就,但如果舍弃上师瑜伽而另修一法,绝对是不会成功的。萨迦、格鲁、宁玛等派的历代大德,当见到上师与本尊同时现前时,一定会选择从上师那里求加持,把上师当作真佛看待。以这种信心来修莲师的上师瑜伽,那么一定会成就。

《甘露生续》云:“观修十万本尊身,不如唯观师身胜。”观修观音菩萨、文殊菩萨等十万本尊,虽说会有无量功德,但远远不如观修上师瑜伽殊胜。所以,上师瑜伽特别重要,尤其是莲师这一修法,可令我们迅速开悟;即便没有开悟,也对今生的生活和将来的死亡,有非常大的利益。

喇拉曲智仁波切的传记中记载,他在接近圆寂时,对一旁的侍者阿索说:“你不要坐在这里,莲花生大士来了。”侍者不敢再呆,便到旁边偷偷地看,只见上师满面笑容,住于心与莲师无二无别的境界中,以狮子卧式安然圆寂了。尊者一辈子修的本尊就是莲师与文殊菩萨,他给弟子传讲的教言,大多数都是莲师的窍诀。我们修上师瑜伽时,也应该尽量安住在莲师与自心无别的境界中,这很重要。不过,这要到密法部分才能讲。我们现在讲的是不是密法?应该也算哦!

(近来外面流行甲流,大家还是要念金刚铠甲咒。可能每个人的根基不同,有些人特别害怕,有些人好像无所谓。不过,修行人不应该太怕死,怕的话,说明修得还不成功。你应该有种不怕死的精神,如果真得了这种病,看看感觉怎么样?那时就可以看出你的修行境界,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此外,绕那朗巴的伏藏品《初十祈请法》中云:“我即邬金莲花生,凭依利他善意乐,一时化一伏藏师,彼者行一深伏藏……”《初十祈请法》在很多伏藏品里都有。我们多芒寺的伏藏大师德钦朗巴就有很大一函,内容特别好,也很深,每年五月初十取出来,让寺院所有出家人跳金刚舞,并在三四天中念修这个祈请文。

记得70年代时,宗教还没有开放,我家隔壁住着多芒寺的维那师,他有伏藏大师的《初十祈请法》,是长长、厚厚的一大函。由于他家有出家人,领导经常去搜查,所以他特别害怕,就把这个法本让我们藏着,因为我家当时没有出家人,政府也比较放心。

我们藏地常要搬家,夏天也搬、冬天也搬,一个帐篷搬来搬去。那时候我和弟弟还小,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俩首先要做的,就是寻找一个山洞或岩洞,把法本包好藏起来。就这样,这法本被我们藏了六七年,后来直到宗教开放,才还给那个老喇嘛。结果这是仅有的一本《初十祈请法》,其他的,在“文革”期间全被毁坏了。那老喇嘛也说:“现在我们寺院只剩这一本了。如果这个被毁了,以后即使有机会,我们也没办法举行‘初十法会’了。”寺院和当地人都认为他很了不起,却不知道是我们帮忙藏的。有时听到别人赞叹他,我父母也会私下说两句:“这么多年来,是我们辛辛苦苦帮他藏的。唉,算了算了!”

关于伏藏法,除了意义极为甚深,跟分别念所写的东西不同以外,还具有语言简洁、文字优美、层次分明等诸多特点。读起来的时候,跟世间人写的文章完全不一样。我们平时也有这样的说法:“某某仪轨特别好,就像是个伏藏品。”

在藏地,伏藏大师确实相当多,因为莲师教法的精华主要是伏藏法。伏藏是非常重要的藏经方式,即使世界上发生战争或地水火风的灾难,整个地球被摧毁了,伏藏法也毁不掉。这是因为莲师当年以发愿力摄持,将这些伏藏法交付予各方土地神,或是藏于开悟弟子的如来藏智慧里,并以不可思议、坚不可摧的加持力作了印持。

对伏藏大师而言,虽然他们是了不起的修行人,但也受生死轮回的影响,在经历无数生生死死时,意识是不断变化的,其间有很多东西会被忘掉。所以,莲师并没有把伏藏法藏在他们第六意识中,而是藏于现空无二的法界智慧里 [1],这种智慧永远也不会改变。一旦开发伏藏的因缘成熟,伏藏大师只需进入证悟的境界,伏藏的内容立即会以空行文字或表示文字显现出来。

以前在上师如意宝的手里,就有很多伏藏的空行文字,这些我们也看过,有些像甲骨文,有些像写在树皮上的,都是特别小的一张纸,上面只有一两个字。这一两个字,其实只不过是种信息表示,如同密码一样,可以开启伏藏大师的记忆宝库。有人怀疑:“一个小小的宝箧,怎么装得下那么大的书函?一两个空行文字,怎能显现出如是多的伏藏法?”实际上这些伏藏品只是一种提示,通过它,伏藏大师就会在心里显现出完整的伏藏内容。

上师如意宝还跟我们讲过,假如一个伏藏法的出世机缘已成熟,伏藏大师必须要写出来,否则就会不断受到干扰,今天显现,明天显现,后天又显现……脑海中反复出现这个伏藏。而一旦写成文字之后,所有的干扰便当下消失。

前不久,一个老喇嘛也跟我讲:他的上师是德钦朗巴的侍者,知道一些开取伏藏的事。有时尊者半夜三更得到了信号,马上把侍者们叫起来,说要到什么地方去,然后翻山越岭,连夜赶路。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所以侍者们总是时刻待命,晚上睡觉都不松腰带,随时准备跟上师去取伏藏。

有一次,尊者对一个侍者说:“马上要取伏藏了,赶快跟我走!”他们连夜不停地赶路,第二天早上才到目的地——一个山顶的树林里。在路上,尊者告诉侍者:“今天取伏藏的不是我,是你!”侍者十分纳闷:“我只是一般的凡夫人,怎么能取伏藏呢?”但到了那里以后,伏藏的内容自然就在他心中显出来了。所以,尊者的伏藏品中,也有一些他弟子取的教典。在历史上,这样的精彩故事数不胜数。

此外,伏藏法还有几个特点:传承不断,不受外道侵害;法源清净,免受世人邪说影响;有极其甚深的智慧力量;开取出来之后,对无量众生的加持特别迅速。就像佛陀刚转法轮时,很多众生都能证果一样,伏藏品刚取出来时,也能令有缘众生成就相当快。

当然,伏藏中也有不少假的。莲师曾授记:“当我的真伏藏弘扬于世时,就像草地里冒出许多蘑菇一样,也会出现很多假伏藏。”关于如何辨别伏藏的真伪,麦彭仁波切在《澄清宝珠》中有过叙述,直品单比尼玛也著有这方面的观察方法。

因此,自称为“伏藏大师”的人,不一定就是伏藏大师。有些人以分别念造个仪轨,就到处宣扬自己的“伏藏”,但这些假伏藏跟真伏藏的加持截然不同。这种人根本没得过莲师的印持和授记,只不过在文字上稍懂一点,便开始自诩为“伏藏大师”。就像这里有些道友,明明没有证悟,却因增上慢而认为“我已经开悟了,什么都不用修了”,这是非常可怕的!

总而言之,对浊世来讲,伏藏法门是密法的精华所在。

话说回来,刚才的《初十祈请法》中讲了,莲师依凭利他之意乐,在每一时代中都化现一位伏藏大师,每一位伏藏大师都会行一些伏藏法:比如在开取伏藏时,有些是取文字,有些是取佛像、宝箧,有些是取世间的法器等等。

格鲁、萨迦等教派中虽然也有伏藏,但只是少量的,绝大多数伏藏都是莲师所藏。原来法王去美国时,当地人说:“莲花生大士来过美国多好啊!我们这里也想取个伏藏。”的确,美国不像我们藏地,这里很多岩石、湖里都埋有伏藏。以前我看过法王的一张光碟,是在青海意则湖取《金刚萨埵仪轨》的场面,当时湖水很深,没过头顶,上师身体比较重,但浮在湖中就把伏藏取出来了。还有,上师在古乌拉泽取过一尊佛像,在不丹的巴卓达桑取过一个莲师的简略仪轨 [2],在尼泊尔的山洞里取过《项袋金刚橛修法》,这些时候我都在场。

记得在不丹时,上师如意宝有一次去了伏藏大师酿·尼玛威色(日光伏藏)后代的家里。那位伏藏大师曾取过一枚金刚橛,上师见到金刚橛之后,智慧中自然流露出八大法行的仪轨,当即让人记下来,珍藏在一宝箧中,并说三年内不能公开,之后可在人间弘扬。但三年以后,我问过上师可否开取,上师说缘起还不成熟,故而至今尚未广传。如果这个仪轨开取出来,内容可能会特别多。

这样的精彩故事,并不是神话,而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把所有伏藏大师的伏藏品堆起来,肯定像山那么高。其实,许多伏藏大师根本不出名,像色达这么一个小县城,就有过好几位伏藏大师,其伏藏法多达二三十函;我家乡炉霍也是一样,伏藏大师们留下很多书函,甚至一两座寺院就有一位伏藏大师,但由于有些不为人知,其伏藏法只在一个小范围内流通,只是极个别修行人在修。我曾看过勒珠朗巴的一个续部伏藏,内容极其殊胜,但我后来打听了一下,他一点也不出名,甚至在世时,很多人不知道他是伏藏大师。

莲师还说:“简言随化无有量,邬金大士恩无比,一一境域一圣地,皆是莲师纪念碑。一一地界一伏藏,皆是莲师纪念碑。”莲师随顺所化的无量众生,在每个地方都留有一处圣地,分别是他身、语、意、功德、事业加持之地,此皆为莲师的纪念碑;在藏地的每一个村落,都有一些方便、降伏等伏藏仪轨,这也是莲师的纪念碑。

原来我见有这么多伏藏,心中不免怀疑是真是假,但事后看来,确实是莲师以不同的缘起,为利益不同的众生而伏藏的。正如刚才所说,有些甚至只在小范围中,为极少数人所修持。

又云:“总之调化不可思,皆是邬金纪念碑。未来于我信受者,谁人于我起信解,我即安住彼者前。每月初十之吉日,谁人受持随念我,彼者与我无合离。”谁对莲师有信心,莲师就会安住在他面前,赐予灌顶和加持。尤其是每月初十这一吉祥日,谁人受持、忆念莲师,莲师会始终不离开他。

因此,你们以后若各方面因缘成熟,应当白天晚上都祈祷莲师;若实在没有这样的条件,那不管到哪里去,每月初十都要想到:“今天,莲师对众生有不共的承诺,要特别加持所有众生。”所以那天你要极力祈祷莲师,并作一些会供等法事,以此相续中定能获得加持。如云:“莲花生绝不妄语,当生欢喜信受者!”

以前我在《旅途脚印》中,引用过伏藏大师班玛朗巴的一个教证,他说:“浊世伏藏法有信心者,曾经已见莲师并发愿,皆为有缘善根者当喜。”从你们表情上看,对伏藏法确实很有信心、很有兴趣,那么以此教言来衡量,你们前世肯定与莲师结过善缘,不然的话,一讲起“伏藏”,也许会反感、特别不舒服——大家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欢喜心呢?(下面回答:“有!”)看来你们都是莲师的大弟子。根据这个教证,我好像以前也当过……

有关祈祷莲师必获加持,经续中的教证历来不乏其数。如云:“藏地王臣众弟子,上弦月之初十日,我必降临立此誓,莲花生我不欺他。”莲师离开藏地前往罗刹国时,曾对藏地的王臣承诺:“每月初十你们若祈祷我,我一定会降临。莲师我在此立誓,绝不欺骗任何人!”

又云:“以七句祈祷,得如流加持,觉受感应时,是我降临相。”以七句祈祷文来祈祷时,定会得到如河流般不断的加持,假如你觉得相应、很起信心,说明莲师已经降临了。我们作为凡夫人,由于业障深重,不一定像圣者那样,在观修时、梦境中能以肉眼见到莲师,得受加持和灌顶,但当你有了这些感应时,即使没有亲见莲师,也说明莲师降临了。

又云:“我实无来去,自业障碍净,尔时面见我,世俗所化前,真住罗刹境,然悲不间断,我住信士前。”从世俗角度来讲,莲师已前往罗刹洲,在红色铜山为罗刹众生转法轮;但就实相而言,莲师的本体无来无去,在业力清净者前,随时可以显现,对可怜众生的悲悯也从未间断,无论是谁祈祷,莲师都会住于其前,赐予加持。这次通过学习,相信很多人对伏藏法、莲师教法生起了很大信解。若能如此,对你们即生成就也会感召特别殊胜的缘起。

又云:“如是于初十,精进祈祷我,以畏堕轮回,诚心依附我。”莲师说:“如是你们应于初十,精进地祈祷我;以畏惧堕入轮回之心,一心一意地依附我。”

……

诸如此类,莲师亲口承诺过的金刚语许许多多,大家应对此有种坚定的信心。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修行人,希望你们不但不要排斥密宗,还要在修学显宗的同时,实地去修持密宗,这绝对有殊胜加持!

其实,在汉地历史上,也有过莲师伏藏的记录。比如,大圆满祖师中有一位释迦光尊者,他不管修降伏法还是取伏藏,都特别特别厉害。当时,蒙古的忽必烈与弟弟争夺王位,听说藏传密宗有降伏法,就从一位上师那里求得了,并依靠咒语的力量,击败了弟弟而获得王位。此后,忽必烈又听说释迦光可开取莲师的长寿水伏藏,便派遣专使携金字诏书,要求尊者取出长寿水送给他,若能满愿,对前藏、后藏的密咒士会给予各种方便。(这段历史比较广,《青史》、《敦珠佛教史》中均有记载。)

接到诏书之后,释迦光尊者便带着专使,以及成千上万的人去取伏藏 [3]。到了山洞门口,遇到一风轮阻挡,无法进入,尊者念了些咒语,风轮遂停转。进入山洞,里面有很多黑炭,炭中有一古怪的青蛙,多口多眼,其手一动,便牵来一个极大风轮,尊者以念珠压住它,于是风轮自然消失。之后尊者顺利取出了伏藏,其中有马头明王像、金刚亥母像、金刚萨埵像,并有修法仪轨13卷,以及青玉瓶盛装的长寿水,此皆为莲师所埋藏。众人见后,均生起敬信。

原本,长寿水的“献新”若被尊者喝了,他可以活到100岁,但尊者只在舌上沾了一点,作个表示就交出去了。专使日夜兼程赶回汉地,把它交给忽必烈。忽必烈非常高兴,以此也获得了长寿。书中说他活了100岁,但从历史上看,好像只有八十多岁(1215~1294),不过这也算高寿了。后来忽必烈果然履行了承诺,向前后藏颁赐诏令,赦免人们充军役,赏赐许多土地用于建寺院等,同时封释迦光尊者为“巴谢”,其地位与国师相等(也有说“巴谢”就是国师)。可见,伏藏法在当时被普遍接受。

对莲师的教法,极少数大人物或世间人,虽说体会过它不可思议的加持,但真正感受到其威力和修行作用的,从历史上看,应该都是修行者。尤其是在寺院里修生圆次第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其中的殊胜与微妙!

 

 

[1] 即他们证悟空性的智慧中。

[2]《法王传》中说:“……接着又来到巴卓达桑,这里是莲花生大士以八种威猛相中的忿怒金刚形象降伏邪魔的山洞。进入洞中,法王说:‘此处有九函莲师猛修仪轨的伏藏品,为了利益不丹国家未来的众生,今生我暂时不开取,待到下世再来取出。’又说:‘我本想今生现清净比丘相度化众生,不愿开取伏藏品,但因莲师的愿力广大,所以许多甚深密语都已从口中自然流出了。这次也不得不取出一略仪轨伏藏。’为了缘起,法王便开掘出了一个简略仪轨。”

[3]伏藏一般有两种取法:一是伏藏大师自己私下取;二是在众人面前公开取。他是属于第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