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8节课

第十八节课

我们学《前行》一定要修。讲“人身难得”时,对每个引导文应再三思维,之后真正体会到:人身极其难得,尤其是修习佛法的人身,更可谓寥若晨星,自己如今遇到佛法和上师,懂得取舍的道理,现在不修的话,死后堕入恶趣或转生天界,就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生活中要常常这样想。

以前宁玛派、噶举派、噶当派的许多大德,对人身难得的修法非常重视,始终把它当作长期的修行内容,以此修法,最终圆寂时示现了种种成就相。大家如今也需要加行的基础,从开头到现在,我反反复复说过许多次,但今后还要不断地说,只有说得多了,你们才有一些印象。

上师如意宝在世时,基本每年都要讲《前行》,以至于当年跟随上师的老弟子,对佛法的定解、信心,现在的修行人望尘莫及。学院如今有很多年轻人,有些没见过上师如意宝,有些虽然见过,却在他老人家身边呆的时间很少,平时跟他们聊天、接触可以看出,他们对佛法的诚挚心还是有差别。原因是什么呢?主要是过去上师特别强调加行,很多弟子在这方面下了一定功夫、花了一定时间,最后修行上取得相当的把握。

要知道,高深莫测的修行境界,不可能平白无故就产生,尤其是末法时代的众生,不说无始以来,仅仅是这一辈子,从小到大就造了许许多多恶业,对贪嗔痴等五毒烦恼熏习得太久,若只是偶尔想想佛法的内容,得一点上师加持、佛法开示,就希望一反常态,以前的习气立即断掉,这很困难。凡夫人心态的改变要一步一步来,不能一下子立竿见影,除了极个别印藏汉的大成就者,因前世的善根非常深厚,遇到有缘上师稍加指点,当下即可开悟见性外,通常而言,大多数人还是要下一番功夫。因此,每个道友无论在家还是出家,修行上必须增加力度,要勇猛精进,时间上也是越长越好,在正规的佛学院或佛教团体中呆得久一点,否则,只学几天几个月就想改头换面,肯定难于上青天。

你们有缘修学《前行》,应当值得非常欢喜。就我而言,每次要讲这部法,都特别高兴。此法确实特别殊胜,而且是传承上师的教言,虽然我修得不好,但对它信心极大,这不是口头上说,而是把上半生的时间、精力都用在这上面了。现在也有很多人对希求解脱兴致勃勃,你们依靠这样的法,哪怕得到少许利益,我付出一切也心甘情愿。

希望道友们理应发愿,有生之年尽量地闻思修行,这样对众生有利,对你个人也有利。作为修行人,就是要调伏相续、帮助众生,我前两天也发了这个愿:在今生乃至生生世世,以闻思修行来度过,调伏自相续,以佛法饶益众生。除此之外,作为凡夫人,虽然遇到好吃的也会欢喜,得一件漂亮衣服也会高兴,但并不是永远的目标,这些就像是孩童的游戏,再过几十年看,全是假的。现在人对钱财、地位特别耽著,但几十年后回顾一生就会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实质。其实人生要有一种目标,假如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其他什么都不管,就跟旁生没有差别了。

因此,对于加行,大家一定要时时串习。现在虽然零下20多度,但也不算太冷——上师如意宝曾求学过的石渠,比这里冷多了,我有一次去那里,当时还是夏天,感觉都寒风刺骨。在学院,我几乎没有这种感觉,即使有,也是初来求法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的闻法条件,比你们现在的条件差多了。每天早上七八点钟,我都在院子里辅导,大家坐在冰冻三尺的地上,个个穿得很单薄。我的院子只是一块平地,没有什么垫子,大家都坐在地上学习,到了十点钟左右,太阳才出来。接着又讲第二节课、第三节课……一上午都是这样。

平时吃饭也很简单。拿我来说,五六点钟起床后,吃点糌粑,烧壶茶,把暖瓶灌得满满的,一天就不用生火了。到了中午,再吃点糌粑,喝一半瓶里的水。下午一两点钟,上师如意宝传法,多年保持不变——现在每每回想,心里都很空,那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上师下了课以后,有时跟弟子开玩笑,我就在上师身边呆很长时间,有时我回去辅导,下午再讲一些课。到了晚上,把瓶里的另一半水喝光。所以,我每天通常只烧一次水,这种生活对修行确实很好。学院有些道友,生活上也比较困难,但这对修行帮助很大。否则,条件特别好的话,不管住在城市里还是山上,对修行都会有影响。

我们现在这种学习机会,只是偶尔的,能否长期很难说。所以,对上师如意宝的许多教言,大家务必要认真对待,对佛法也要生欢喜心,天气冷一点、生一点病、家人说这说那,没必要特别去管,心要全部用在佛法上。只有清净、平静的心,才能对佛法全盘接受,就像镜子擦得纤尘不染,影像才会一点不漏地显现,不然,镜子上沾满油渍污腻,什么也显不出来。因而,你们听受甚深佛法,必须以信心、恭敬心专注谛听,时间也是越长越好,别认为学一年就够了,假如对闻法得过且过,对吃穿却要求很高,就纯粹成了世间人,不是求解脱的修行人。

顺便讲这些,也许跟法义无关,可还是要提醒大家:冬天虽然寒冷,却不要退失信心,对佛法的信心要稳固,否则得不到真实法义。只有得到法义,这辈子才不会退转,不然,表面上学得再多、闻思得再久,心若没有调化过来,就算暂时跟佛教徒一起生活,但过段时间遇到违缘,还是会激流勇“退”的。

己三、根德圆满

学佛法要诸根具足,这里的“诸根”不包括意根,主要是眼、耳、鼻、舌、身五种有色根。五根中任何一根不具足,也不能成为出家持戒的法器。出过家的人知道,释迦牟尼佛曾规定,出家必须要诸根齐全,否则,没有资格加入僧团。之所以如此限定,一方面是为避免招致外道、非佛教徒讥毁,令人对佛教不起信心,另一方面,也是其本身无法圆满地接受佛法。所以,不摄受这些残疾人,并非是佛陀不慈悲。其实考公务员也是如此,要一一观察智慧及不及格、面试过不过关、体检有没有问题,假如你眼睛不行、耳朵不行,则很难被录取。(鼻根和舌根好像不怎么用检查,这方面得病的相对较少,医学仪器的检测能力也不太发达。)

具体而言,

(一)眼根不具足

如果眼根不具足,则无法亲见上师、佛像、佛经、论典等。盲人真的很可怜,现在国家虽然想办法为他们找出路,办些按摩学校,以令其有一技之长,但仍有诸多困难和不便。他们连白天还是晚上都不知道,亲人还是仇人看不见,白色和红色也分不清,且不说闻思修行,即便是基本生活也不能自理。

(二)耳根不具足

如果是耳聋之人,则无法听受传承上师的教言、窍诀,闻思修中的“闻”与自己无缘,不要说有意义的佛号等声音,甚至世间的唱歌、说话也听不见。就算是聪明一点的聋子,懂得看口型辨别发音,仍和正常人有很大差距。记得小时候,我家旁边住了一位老喇嘛,他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不过有时会读唇语,我总喜欢故意逗他:“你好不好?”他回答:“好。”为了看他能不能反应过来,我大声地喊:“我要杀你。”他点头说:“好好好。”——我小时候很坏的!所以,如果转生为聋子,恐怕没办法学习佛法。

(三)身根不具足

倘若身根不具足,像卧床不起的植物人或瘫痪者,身肢麻木,对各种刺激无反应,大脑也丧失了意识活动,只能维持心跳和呼吸,则不可能听闻、思维佛法。

2005年,美国发生了一件备受广泛瞩目的事情:女植物人泰里多年处于脑死亡状态,长期依靠进食管维持生命。她丈夫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停止给妻子进食,对其实施安乐死,但她父母坚决反对。从此,双方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泰里的进食管曾两度被拔除,随后又被恢复。关于她的生死权问题,国际上多次引发了激烈争论。后来泰里第三次被拔除进食管,她双亲提出上诉,结果法院做出裁决,拒绝为她插上进食管以维持生命。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国会通过的法案,要求联邦法院重审此案,但联邦法庭拒绝了这个诉请。最终,在进食管被拔除13天后,泰里停止呼吸而死亡。(根据医学经验,一般人不进食只能生存7天,她却活了13天。)当时,有些基督徒等宗教人士认为,不管怎样,她毕竟是一个生命,有自由生存的权利。但有部分不信宗教的人觉得,最好让她早点死去,以免拖累家庭。

所以,我们平时应当发愿:临死前不要变成这样的植物人,否则,不但给家人朋友添麻烦,自己也是生不如死,到那时,可能对三宝起信心的念头也生不起来。

当然,成为植物人或瘫痪的因素有很多,有些是某些疾病引发,有些是车祸、地震等意外事故所致。例如,在汶川大地震中,有些人被断壁压伤,半身丧失了知觉;我认识一个藏族人,前不久发生车祸,脊柱受损而下半身瘫痪,但上半身跟正常人一模一样,反应、思维相当敏捷。

现在有些人偶尔生个病,就觉得特别痛苦,其实你能看、能听、能活动,想到哪里、想做什么都自由自在,有什么好抱怨的?若把那些病痛观到自己身上,就会觉得自己一点也不苦,否则,你若眼睛看不见了,肯定会感到双目失明之前的生活多美好;身体瘫痪了的话,就会知道没有瘫痪时有多快乐。

(四)鼻根、(五)舌根不具足

如今的人们,对视觉、听觉的研究相当深入,然而对味觉、嗅觉的探索,尚处于“学步阶段”。近年来,千奇百怪的嗅觉病、味觉病在世界各地出现,患者人数也在急剧增加,令人不得不把这方面的研究提到日程上来。比如,英国有名大学生患了“失味症”,在他嘴里,无法分清盐水和清水味道有什么不同,红烧排骨竟然和烂土豆无异。另有一名美国人得了“味觉紊乱症”:苹果在他口中变为类似米饭的滋味,而喝起新鲜牛奶来,却如同喝变质啤酒般难受。

其实,人在品尝美味时,除了依靠味觉外,很大一部分还要靠嗅觉辅助。我们都知道,舌头上的味觉,按《俱舍论》的观点,只有甜、酸、辣、咸、涩、苦六种,而嗅觉却可分辨几百种气味。所以,失去嗅觉时,吃东西大多分不出是什么味道。

一般而言,现代医学认为,年轻人的嗅觉、味觉比较敏感;到了60岁左右,就有明显减退;尤其是过了80岁,四分之三以上的老年人,丧失了凭味觉和嗅觉辨别食物种类的能力。学院有许多老年人也是这样,年轻时吃什么都很香,而现在牙齿没有了,吃什么似乎都一样,只要是软趴趴的食物,感觉就可以。

假如我们鼻根和舌根坏了,对学习佛法是否有影响呢?应该是有。尽管这跟不具足耳根和眼根不相同,但对于全面掌握、领会佛法,势必会有一些障碍。

如今我们诸根齐全,尽管不是特别聪明,能把好多经论记得清清楚楚,但令人欣慰的是,依靠诸佛菩萨加持,基本上诸根没有大毛病。拥有这样的身体时,一定要精进修行,一方面了知诸根不具的众生很可怜,同时不幸中的万幸,自己现在各方面殊胜、圆满,必须要精进修行正法。

己四、意乐圆满:

所谓意乐圆满,指没有步入业际颠倒之道。真正的业际颠倒,主要是生于猎人、妓女、屠夫等种姓中,从小就搞这个行业。在古印度,种族制度十分严格,种姓划分是按出生而定,如果是国王种姓或商人种姓,子子孙孙都会享受优越的待遇;但若转生为屠夫、妓女等低劣种姓,则祖祖辈辈都要行持下贱之事,业力不可能牵引他往好的方向去,这就叫业际颠倒。

很多地方的市场上,每天都有杀鸡、杀羊、杀猪、杀牛,那些屠夫实在很可怜。重庆有一个宰鸡的,外号叫“快刀小李”,他动作特别麻利,宰一只鸡收费2元,每天要宰好几十只,生意最好时超过200只。谈起自己的职业,小李和老婆都很自豪:“这个还是可以,只要不怕累,每天能收入一百多块。”还有很多屠宰场的屠夫,一辈子天天杀牛杀羊,我原来放生时也采访过一些,他们说几个人在一个肉联厂中,从早到晚一直不断地用刀砍牦牛脖子,多的时候一天可杀400头牦牛。这样的行为,想想都觉得非常残忍,他们却反而当作一种炫耀的资本。

跟他们相比,我们虽在修法行列中不太精进,修行也不是很成功,但没有天天干这行当,还是挺不错的。有一位我熟悉的出家人,他就说:“尽管我出家很懈怠,非常惭愧,可是没有出家的话,按家乡习俗,我可能杀好多牦牛了。”一般来讲,藏地在家人免不了杀牦牛,就像汉地家里杀鸡宰鱼一样,尤其是不信佛的家庭,这种现象尤为严重。而我们没有转生成这样,以此避免了业际颠倒。

不过,华智仁波切说:“凡是三门违背正法的所作所为,事实上都属于业际颠倒。”这个要求就高了,在座的不是业际颠倒者,可能没有几个。但依我的理解,他的意思应该指身口意唯一造恶、不行任何善法的人,像妓女、屠夫,天天心里产生恶念,口中说的都是恶语,身体做的没有一件善法,这才叫真正的业际颠倒。

通常而言,许多上师在教言中说的“业际颠倒”,指以前出家,后来还俗了,造下百般恶业;或者以前是虔诚居士,后学外道而不学佛了,放弃一切修行。所以,上师跟弟子们常说:“千万不要变成业际颠倒者啊!”意思就是:你千万不要还俗,不要今天在我面前听受教言,过段时间就统统抛之脑后,到不如法的场合里造种种罪业。

在座的道友依靠上师三宝加持,现在有接受佛法的机缘,是千百万劫行善的果报,你们应像盲人抓住大象尾巴一样,不要随便放手。诚如有首歌中唱道:“不论我分配到哪个岗位,永远不会忘记亲爱的母亲。”同样,不论你身居什么道场、去往哪个地方,宁可舍弃宝贵生命,也不能舍弃珍贵佛法和利他大事,每个人要有这种决心。

要知道,一切都是无常的,今天这么多人欢聚一堂,再过两年以后,或许就各奔东西了。前不久,我看上师如意宝与我们几个在印度金刚座拍的照片,里面好多人都离世了,堪布秋巴、巴诺活佛,还有个老喇嘛,都纷纷圆寂了,我们现在活在人间的,再过几年可能也快了,无常就是这样,不吞没的众生和事物是没有的。但只要你有这种决心,无论到哪里去,都能随时散发出善心、智慧的光芒,驱除周围的无明黑暗,这就是佛法的威力。

大家若想不成为业际颠倒者,就应常在上师三宝前祈祷,哪怕是供一盏灯、点一支香、磕一个头,也祈愿诸佛菩萨时刻加持自己,今生乃至生生世世,行持善法、利益众生,切莫转生为业际颠倒之人。发愿的力量非常非常强,每个人这样调伏内心的话,身体和语言很容易调柔,毕竟身体和语言是心的仆人,只要跟“董事长”搞好关系了,下面各部门的“项目经理”不在话下。

所以,即便起初没有生于业际颠倒的种姓中,将来也很容易变为业际颠倒之人,故而,我们必须尽心尽力使自相续不违背正法。上师如意宝对此也着重强调:我们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暂时有一种善心力,听法时规规矩矩、如理如法,好像比弥勒菩萨还庄严,但外境的诱惑特别强,自心的承受力极其薄弱,种种外缘在面前出现时,很有可能今天穿着出家人衣服,再过几年以后,变成连因果都不承认的在家人,自己生存都成问题。在这个世间上,坏人变好人很快,好人变坏人也很快,即使一个出家人现在非常精进,但他以后会不会变成屠夫、妓女呢?如果没有好好地祈祷、发愿,也很难说。

为了不变成这样,大家必须不能离开修行的团体。倘若你是出家人,就要经常呆在寺院,跟具有清净威仪的僧众在一起,否则,常常远离出家群体,与在家人接触的时间长了,慢慢就会变成在家人;倘若你是在家人,也要经常接触佛教团体,最好跟志同道合的人共同放生、共同闻思、共同修行,不然的话,一旦自己业力现前,在这个过程中掉下去了,那时就像大海捞针一样,谁都救不了你。现在社会非常乱,人们日夜忙忙碌碌的是什么?就是世间琐事,除此之外,真正希求解脱者可谓寥寥无几,如凤毛麟角。因此,在这种环境中,大家一方面不要离开清净的修行团体,另一方面,正如我刚才所说,应当经常祈祷上师三宝。

己五、信心圆满:

如果对本该诚信的对境——佛法不起信心,那无论对大力天龙或外道教派是何等虔诚信奉,也不能救度自己脱离轮回和恶趣的痛苦。

记得法王如意宝去马来西亚时,曾在马六甲的噶玛噶举中心,讲过一段殊胜教言:“我毕生中一直认为,佛教中最重要的是智慧、悲心和信心这三者。如若无有信心,则始终不会证悟佛陀的究竟密意;倘若没有智慧,在如今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外道极其猖獗的时代,对层出不穷、错综复杂、名目繁多的外界事物,很难明辨是非、如理取舍;如果没有慈悲心,也就称不上是大乘种性的佛教徒了。这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后来独自一人思维:确实,有佛法修证经验的上师们,表面上只是寥寥数语,却把修行人需要具足的窍诀完全归纳出来了,若不具备此三者而想成就,简直是一种天方夜谭。

尤其是信心,麦彭仁波切讲过:“信心乃为佛法根,信心能增福资粮。”信心是佛法的根本,信心能增上福德资粮,有了信心,才有得菩提的机会。现在很多学问比较高的人,每天刻苦钻研佛教,可最后得出的结论,对自他并无多大意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缺乏信心。《华严经》中云:“信心微小诸众生,难知菩提微妙法。”信心微小之人,纵然聪明绝顶,日日夜夜绞尽脑汁研究佛教,也难以了知菩提的奥义,唯有凭着信心和精进,才有可能获得解脱利益。

我们这里信心大的居士或出家人,短短的时间中,即可解决终身大事。(现在人认为,终身大事是两个人成家,而我们指的是解脱。)当然,要想对佛法生起信心,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了解它的功德,否则,信心再大也只是流于表面形式。而若想了解佛法功德,我们首先要知道,外道再怎么兴盛,大仙、天龙八部再怎么受供奉,他们自己也沉溺在轮回中,并未超离苦海,又怎能帮我们解决生死大事呢?要想真正脱离生死轮回,其他宗教都一筹莫展,只有暂时行善的见解和行为。而超离轮回、了生脱死的妙药,唯一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有,所以,我们应对佛陀的教法、证法有虔诚不移的解信 [1]。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无谬的法器。

因此,大家要再三思维:遇到佛法,尤其对佛法有信心,真的十分难得。寂天论师也说:“如值佛出世,为人信佛法,宜修善稀有,何日复得此?”意即像现在一样,既值如来出世,自己也获得人身,对佛法有信心,这些修善法的条件非常稀有,一旦失去了,哪一天才能重新获得呢?很多道友都认为,自己以偶尔的机会信了佛教,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应该说你往昔做了不计其数的善事,今生才有缘学习佛法。所以,现在一定要抓住机遇,对佛陀的教法和证法,生起稳固如山王般的不共信心,不但自己行持,还应全力以赴地让众生懂得。

自利利他,不仅是出家人应有的责任,作为在家佛教徒,也同样应当行持。无垢光尊者讲过:“修行山王极稳固,彼等仙人胜幢相,无论在家或出家,即是珍宝之人身。”这句话务必要牢记。意思是什么呢?我们应行持自利利他的行为,这并非是两三天的热情——今天发菩提心帮助别人,再过几天又写“辞职报告”,坚决不发心了,这种人如山上经旗般随风飘动,一点也不稳定,我们不能做这种人,而应像山王一样稳固。若能如此,尽管外在没有穿仙人的装束或僧人的袈裟,但无论你在家还是出家,也获得了名副其实的珍宝人身。因此,学习佛法的时候,调伏自心和帮助他人非常重要。

同时,对如来教法一定要生起不退转信,不要人云亦云、盲目信从。大家不妨观察一下:学佛这么多年,如果有人宣扬外道如何如何好,讲得口若悬河、天花乱坠,你心会不会动摇?会不会放弃佛教跟着他去?若是如此,说明你没有稳固的定解。如果有了根深蒂固的见解,即便成千上万个人来宣扬,你的心也绝不可能动摇。

所以,每个人对佛教应生起理性的信心。诚如《胜出天神赞》所云:“我不执佛方,不嗔淡黄等,谁具正理语,认彼为本师。”我们既不偏执佛陀,也不嗔恨淡黄派等外道,谁具有符合宇宙人生的真理,就向谁皈依,认定他为本师。结果通过智慧观察和理论剖析可知,在无数的导师里,唯有佛陀宣说了究竟真理,对他皈依的话,生生世世不会欺惑,故可以放心地依止。就像一个打工的人,到处找老板,最终发现某人百分之百可靠,不会过一段时间欺骗自己,这样就高枕无忧了。因此,我们对“佛陀是天下第一”若从骨髓里生起信心,这种信心不是皮肤上的,擦一下马上就没有了,而是深深地发自内心,那自己永远不会改变。

总而言之,信心是五种自圆满的根本,若对佛有坚定不移的信心,才算是真正的佛教徒。有了信心,一切都好办,没有信心的话,就像进房子没有钥匙一样,无法享受里面的美好。所以,每个人要增强自己的信心,即生遇到这样的佛法,理应生起欢喜心!

 

 

[1]解信:由明白其有颠扑不破的理由而生起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