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8节课

第八节课

下面继续讲闻法时法器的六种垢染。昨天讲了傲慢、无正信、不求法三种过患,今天接着讲第四种。

戊四、外散:

心识散乱于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上,是流转轮回之因。众生无始以来一直沉溺轮回不得解脱,主要原因就是心识不得自在,对五种妙欲 [1]不断耽著,以耽著而造业,以业力而深陷轮回泥坑无力自拔。一切迷现之根本、一切痛苦之来源,就是心识外散而起执著,因此,无论闻法还是修法,一定要想方设法令心得以专注。

当然,诚如莲花生大士在《六中阴》中所说,凡夫人刚开始时,心难以控制、无法安住,一刹那也不停止,自己对自己也会生厌烦心。不过这种现象很正常,毕竟你从来没有观过心,现在一观,才发现它动摇得特别厉害,也不要有厌烦心,应当不断地对治各种执著分别。

不管修学什么善法,心必须要专注,不要散于外境。如果心散于外境,比如一边听课一边干活或做事,想同时接受法义相当困难。因为凡夫人接受能力是有限的,只有全身心地投入,成功率才比较高。所以,闻法时要尽量把所有琐事处理完、放下,然后全神贯注地认真谛听,不要心不在焉,听到一个声音、看到一个东西,心就跟着跑了,这样法不可能融入心。我们并不是一心两用的大根基,有些人说:“听法时做其他事情,这是我的强项,是我的能力。”这不太现实,除非你有两颗心。否则,对一个凡夫人而言,按照因明的说法,无分别识(眼耳鼻舌身五识)同时可有多个,但有分别识(意识)只能有一个。一个人只有一颗心,它若专注到美妙的色法上,或动听的声音上,或可口的美味上,绝不可能同时专注于佛法。

(当然,闻法的时候好一点,毕竟有上师在那里传授,对很多人来说,除了极少数时间走神以外,大多数时间均可专注在法义上。但是禅修或观察修的时候,心很容易散于外境中,妄想过去、未来的种种,因此,修行时也应以正知正念来守护。)

听法的时候,要都摄六根、一心专注。有些人耳朵听着讲法的MP3,眼睛却在看电视节目,这是不可能接受法义的。所以,我们建议听法的时候,一定要尽量把琐事全部处理完,空出时间专心致志地听,最好不要有各种打扰和影响,如此学习佛法从传承上和理解上才会圆满。

下面以比喻进一步说明,闻法时心散于外境有诸多过失。此处主要是从五根识贪执外境来讲的,当然,这并不是非常严格,因为按因明的观点,眼耳鼻舌身五根识,其本身不会有分别念,但依之可以产生分别念。不过这里并没有严格地区分,只是依循世间说法——“我的眼睛贪执美色”、“我的耳朵贪执妙音”,从没有细致观察的角度,阐明五根识耽著外境的过失。

一、眼识贪执色法:

眼睛接触美好的色法时,如果耽著而生贪心,就会因贪心造业而在轮回中无法解脱。死后不但不能投生善趣,反而会转生为飞蛾,由于以前的习气使然,夜晚时看到美丽的灯火,依然想拼命追求,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其下场只能是自取灭亡。

关于飞蛾扑火,当代有些科学家解释为,飞蛾在夜间飞行时,依靠月光来判定方向,这类似于一种“天文导航”。它看到灯火时,错误地认为是月光,按本能使自己同光源保持固定的角度,于是只能绕着灯光打转转,直到最后精疲力尽而死去。还有一种说法是,飞蛾有一种趋光性,“扑火”就是这一习性的真实写照。

但这些说法都不承认前世的习气。其实今生中特别贪执美色、喜好打扮的人,来世必定会转生为飞蛾。原来有个堪布在一个城市里讲经说法时,要求大家不要特别喜欢打扮,不然变成飞蛾就麻烦了。据说听完那节课后,有一群美女再也不敢打扮了。

二、耳识贪执声音:

倘若耳朵耽著美妙的声音,也会导致祸患无穷。就像獐子、鹿子等野兽酷爱琵琶声,这种习气被猎人所利用,最终使它们毙命在毒箭、猎枪之下。

其实,很多好听的声音只是刺激耳根而已,没有什么真正的实义。但有些众生贪执声音特别可怕,假如这方面习气比较重,来世若得不到人身,很可能变成耽著乐器的旁生。有时候守在一些乐器旁的蟑螂、老鼠,前世也许就是非常出名的歌手。

以前我讲过,塔尔寺有位著名的蒋扬夏巴上师,他有一次被请去超度亡灵,死者生前是名扬一方的歌手。在超度的过程中,他念了很长时间的往生法,表情好像不太好,到了下午,他突然开始唱情歌,唱完后再念往生法,最后作了回向。在场的人对此大惑不解。回去后,他的弟子大胆问他为何会有这种举动,蒋扬夏巴答道:“真是可怜啊!我今天以神通观察,亡人的中阴身被他方的歌声所吸引,我怎么样勾召,她也不愿意回来,只好投其所好,用歌声来吸引她。由于我的声音比较好听,当她对我稍有兴趣时,我马上将她的心与自己的心观为一体,然后念往生法,超度了她!”

现在很多人也特别爱听音乐,在我们道友当中,这种人也不在少数。原来我们区下面有一个道友,每到中午,他就一边炒白菜,一边开个破收音机,放各种很难听的歌(现在好像没有了)。他可能有特殊的耳根吧,那些声音除了刺激耳朵以外,根本一点也不好听。但他喜欢得不得了,就算是做饭,也非要放一些音乐来当佐料,觉得这样对身体有利。

如今个别人有这样的说法:听课的时候,最好是放一个轻柔的背景音乐,比如古筝什么的,不要太大声,这种感觉十分惬意。可是你的心若真被佛法所吸引,怎么会需要这些世间音乐呢?每个众生的意乐确实不同,但闻法、修法的时候,我们的心必须要专注,没有必要贪著其他声音。

三、鼻识贪执芳香:

鼻子耽著好闻的芳香,其实过患也比较大。现在很多人特别喜欢芬芳的气味,拼命地在身上涂各种各样的香,走路经过你的身边,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你也不得不停住往后看一看。昨天有个国外来的道友,见我的时候说:“上师对不起啊,我身上喷了妙香。”我说:“妙香的话不用对不起,应该感谢你。”但如果天天往身上、衣服上喷妙香,旁边有些人可能感觉舒服,有些人也不一定。

假如你一直耽著好闻的芳香,就会像贪执香味的蜜蜂,最终缠死在花丛中。《莲苑歌舞》中的金蜂达阳、玉蜂阿宁 [2],大家应该记得吧,阿宁就是因为贪执香味,以致缠死于花瓣中。华智仁波切通过描写这两只蜜蜂的爱情故事,开示了甚深佛法的修行次第,其所述与《大圆满前行》的修法相似,法王如意宝也讲过其中的加行修法。

记得当时法王如意宝刚讲完《上师心滴》,那天是2001年藏历四月十六日。于圆满之际,上师告诉沉浸于无比法乐中的弟子:“前些日子,于光明梦境中,我见到了麦彭仁波切。麦彭仁波切叮嘱:在传完《上师心滴》之后,应传授《大圆满前行》。当时我心想:目前情形不太好,我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要圆满传授《前行》这么长的法,恐怕有些困难。于是请求:能否改为传讲《开显解脱道》,或《莲苑歌舞》中所述的加行?麦彭仁波切开许了,之后我便发愿传讲十万遍《莲苑歌舞》中的加行修法。”上师又说:“现在短短的人生中,我不一定能完成十万遍,所以我将这个任务付嘱给你们,你们每个人都要讲,只要有十万个人听的话,我这个发愿就圆满了。”后来我在课堂上也讲过一次,讲记可能收录在《妙法宝库》中 [3]了。不过在圆寂之前,法王还是将《大圆满前行》完整地传授了一遍。

我经常这样想:麦彭仁波切以智慧幻化身摄受法王,要求讲完《上师心滴》后传授《大圆满前行》,可见《大圆满前行》是传承上师赐予的非常非常甚深的教言,从各方面的缘起来观察,后人依靠《大圆满前行》的确是获得了极大利益。

上师如意宝在1997年为自己拟定了四年传法计划,第一年讲《百业经》,第二年讲《入菩萨行论》,第三年讲密宗总说《大幻化网》,第四年讲《上师心滴》。整个四年圆满以后,又传讲了《贤愚经》和《大圆满前行》。我独自一人坐在屋里时,经常思维上师如意宝的一生,尤其是他老人家晚年的教言。上师最后讲了《大圆满前行》,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好的缘起,希望道友们这次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对待。

以前我也发愿讲一千遍还是一万遍,这次应该能完成。虽然我不是讲了这么多遍,但每个人的耳边都听了一遍,有这么多人听的话,从耳根的侧面来安立,说我没有讲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一千或一万遍以上了。

四、舌识贪执美味:

假如贪执一顿饭的美味,比如特别爱吃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那就会像鱼儿被饵料所诱,最终钓在铁钩之上。

现在城市里的人对饮食十分讲究,成天津津乐道的就是某某馆子里这个好吃、那个好吃,看到一个动物,不管是陆地上的,还是水里的,首先想的是它也许好吃、如何新鲜,这样的话,所造的业非常可怕。下一辈子你很可能转生为动物,而那些动物转生为人,到时你就会成为他们热锅里的美食。

五、身识贪执所触:

印度的气候特别炎热,大象到了中午会成群结队地去湖泊洗澡,只是为了身体清凉,有些大象深陷淤泥爬不上来,以致活活被溺死。同样,我们如果贪执柔软舒适的所触,也会像这些大象一样,最终丧命于欲望的泥坑之中。

现在很多人天天想的就是:这件衣服如何细滑、那里按摩如何舒服……还有些人为了身体白皙动人等去洗黑泥澡,四川连公共汽车上都在打广告,只要广告打得成功,人们就觉得肯定很好,对身体接触方面特别重视。众生有时看来的确可怜,如果没有造业,希求皮肤好、身材好倒不要紧,但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吸引异性,在这方面造了许多贪爱的业,以及其他种种可怕的业,真的没有必要!

除了五根识贪执外境外,《窍诀宝藏论》中还讲了意识对外境的贪著,如云:“意为法欺如骆驼失子。”心若迷恋诸法,对男女、财物执著不舍,必定会被法所欺诱,就像骆驼痛失爱子,以致肝肠寸断,最终丧身于迷恋爱子的痛苦。

因此,我们对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识的对境,不要特别去执著,一旦产生执著,则要马上认识到这是堕入恶趣之因,依靠正知正念来对治。原来有个教授在演讲时说,汉传佛教出家人所穿的草鞋,前五个趾头露在外面,脚后跟也露在外面,这是断除六尘的象征。如果这样的话,那印度好多姑娘不要说前后,中间基本上也都露在外面,或许是断除所有对境的象征吧。不知道经中是否有这种说法,我对汉传佛教的了解不敢说很权威,有没有这种说法也不太清楚。不管怎么样,出家人一定要断除对色声香味等的耽著。当然作为欲界众生,完全不耽著是不可能的,在没有得圣者果位之前,不吃饭、不睡觉,一切对境都抛弃,这有一定的困难,但最起码在修行时、听课时,不要边贪执五欲六尘边求佛法,只有全心全意地投入,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最关键的是,无论听法、传法还是修行,都应该断除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分别念——不要对过去的经历浮想联翩,不要对现在的事情以贪嗔痴扰乱自相续,不要对未来的事情妄想不断。当然,传法的时候很容易断除这些,除非你引用过去的经历作为公案,否则,心若没有专注于所传的法义,而是一味地想着过去、未来,嘴里不一定讲得出来。但听法的时候还是要注意,有些人身体在经堂中听法,心却早跑到城市里搞非法了,正如藏地俗话所说:“人在寺院里,心在城市中。”这是对假和尚的一种讽刺。或者一边听佛法一边对未来进行计划,这些对听法都有极大的影响。

包括我们每天讲完《大圆满前行》之后,有几分钟的实修,修行比较差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心都没办法把握,产生这个分别念、那个分别念,自己对自己也非常失望;而以前经常实修的人,就会觉得这易如反掌。因为这种实修并非完全安住,完全安住的话,细微分别念还是有害,然而我们现在是观察修,比如修人身难得的一个引导文,只要想着它就可以,一旦产生其他分别念,用正知正念把心安住,这不是很困难。如果从来没有观过心,就像有些小孩从来没有上过学,跑来跑去谁也管不了,可如果在学校里受过老师的教导,稍微有点调皮时,老师一教训马上就听话了。我们的心也是同样,需要反复地修行、串习,否则,各种分别念此起彼伏,不要说几年、几个月,就连几分钟也无法停止。有些人常常抱怨修行太难,修了一个月,心还没静下来。的确,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无始以来我们狂象般的心未曾被调伏过,如今只用几天就想让它一下子静下来,也是不太现实。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多修、多串习。

关于如何断除分别念,无著菩萨 [4]给我们一些很好的窍诀:

一、断除分别过去:

尊者说:“昔日感受苦乐如波纹,已尽无迹切莫追忆之,若念当思盛衰与离合,法外何有可依嘛尼瓦?”

往昔的一切感受,苦也好、乐也好,就像水中的波纹,已经消失无迹、无踪无影了,没有必要再去回忆。有些出家人总对以前流连忘返:“我过去怎么样谈恋爱,怎么样打仗,怎么样……”有些在家人也喜欢对以前夸夸其谈:“我过去如何如何啊……”跟人聊的时候,一会儿伤心流泪,一会儿欢喜雀跃,像发疯了一样。无垢光尊者说过,昨天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没有必要去想这些。

如果你非要追忆过去,就应该思维盛衰与离合。比如,过去人声鼎沸的繁华之地,现在沦为一片萧条;过去腰缠万贯之人,现在落魄潦倒、变成乞丐;过去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之人,如今飞黄腾达、富甲一方;过去一家人共处时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而今各奔东西、音信全无……这些无常之理若仔细去想,对修行会有极大的助益。思维以后你会明白,除了佛法以外,没什么可信赖的,也没什么可靠的。就像《教王经》中所说,对临终者来讲,唯有佛法才是依靠处、救护者,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嘛尼瓦”是一个村庄的名字,无著菩萨在家时居住于此,这是对当地人的一种教言 [5],就像我们现在说“东北人啊”、“南方人啊”一样。

所以,在修法或听法时,没有必要一直耽著过去。过去的事情最好谈也不要谈,因为谈了也没有用。如果非要谈,则应与无常观结合起来,这对修法有一定的意义,此时你会感受到,除了佛法,整个世界上没什么可信得过的。

二、断除分别未来:

尊者说:“未来生计如旱地撒网,舍弃无法实现之希冀,若念当思死期无定准,何有行非法空嘛尼瓦?”

对未来的百般筹划打算,就像在旱地上撒网想捕鱼一样,是不现实的黄粱美梦。藏地有句俗话说:“希望的周围,总环绕着绝望。”有些人去年炒股票、搞房地产,认为今年肯定发财,到时候赚多少钱,再拿这些钱投资什么……没想到整个国际上闹金融风暴,席卷到了他的“领土”,最后美梦彻底破灭。这样的现象数不胜数,故应放弃对未来的希望。

如果你非要忆念未来,则应思维死期不定。每个众生必定会死,但死亡往往不期而至,因此一想到无常,你便有种强烈的紧迫感,进而精进地积资净障,没有空闲行持非法,不会随随便便散乱放逸。

三、断除分别现在:

尊者说:“暂时琐事如梦中生计,精勤无义是故当舍弃,如法食亦以无贪印持,所作所为无义嘛尼瓦!”

“暂时”指现在。对于现在的事情也不能太执著,要把它看作如梦如幻、现而无实,任自己如何精勤,也不会有多大意义,从而应当舍弃一切贪执。

如果你非要想现在不可,那么无论做任何事情,吃饭、走路、说话、睡觉,都不要特别去执著,否则就会产生烦恼。现在很多人不懂如梦如幻,把什么都看得特别实有,因实执而造各种各样的业,若能以无贪、无执著、空性、如幻如梦的见解印持,就会知道世俗中的所作所为皆无实义,唯一行持佛法才有意义,此外对来世不利的非法恶业更要抛弃。

四、总结:

尊者说:“后得调伏三毒分别念,一切念境未现法身前,非思不可之时当忆念,莫纵妄念散乱嘛尼瓦!”

颂词中的“三毒”,从上下文的连贯来看,应该是“三世”。我看了意科喇嘛的《前行讲记》,里面也说是“三世”,这样比较好解释。因为刚才讲了过去、未来、现在,这是对前面的总结。在藏文中,“三毒”与“三世”只是一个后加字的区别。

总而言之,后得(出定)时一定要调伏三世分别念。平时听法或者修行,不要忆念过去的种种,想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不要随念现在,以种种分别念扰乱自己;不要妄想未来,应舍弃一切虚幻的梦想。(我们作为凡夫人,未来对善法的筹划少得可怜,对非法的打算不胜枚举。)你得地以后,一切分别念和外境全是法身的游舞显现,但没有达到如此境界之前,最好不要想过去、现在、未来。若是非想不可,就要依靠正知正念将这些念头转为道用,对治方法始终不可缺少,不要随妄念而奔驰,否则,听法和修法肯定无法成功。

另外,无著菩萨也曾如此教诲道:“莫妄想未来,若妄想未来,则如月称父。”此处的“月称”,并不是《入中论》作者月称论师。这是藏地家喻户晓、颇具讽刺意味的一个故事:

从前,一个穷人得到了许多青稞,他将这些青稞装入口袋里,挂在上方,自己躺在口袋的下方。(装青稞的牛皮口袋一般特别大,可能有一两百斤,他害怕被老鼠吃掉,就挂在房梁上。有些道友也害怕老鼠,就把米挂在梁上,但你不要睡在下面啊,不然很危险的!)他不禁暗自思忖:我现在用这一大袋青稞作为本钱,想必将会拥有大量财物,到那时娶上一位好妻子,她必定会生一个儿子,取名字就是我的责任,那么,该给儿子取什么名字好呢?这时,刚好看到月亮从东山升起,于是他想:缘起太好了!干脆我就为儿子取名“月称”吧。(他可能是个藏族人,不过也可能是印度人,因为印度人也喜欢“称”,月称、法称等等,有很多“称”。)正在这时,悬挂口袋的绳子被老鼠咬断了,袋子恰巧落在他的身上,他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这个故事在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从前,有个穷人因为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大袋青稞。他没有房子可住,就背着这袋青稞翻山越岭。有一天晚上,他在山顶上过夜,这座山非常陡,山下有个大湖泊。到了晚上,他将袋子放在脚边,然后就开始打妄想(情节跟上面基本上一样):我现在有了青稞,以后要娶妻子,然后就有孩子,孩子的名字取什么呢?可能取“月称”好吧。正在此时,月亮从东山升起来了,月光刚好照到他身上,他特别高兴:我正想着“月称”,月光就来了,以后肯定会一切顺利。想到高兴之处,他兴奋不已,脚一伸,对青稞袋子踹了一脚,袋子就骨碌骨碌滚到湖里了。于是他特别伤心,最后也投湖自尽了。所以,月称还没有降生,月称的父亲已经离开人间了。

这样的故事,其实在汉地也有:从前江南有个乞丐,他好不容易要到一点钱,正好路过奖票发售点,一狠心,用身上的钱买了一张奖票。可是衣衫褴褛,奖票无处安放,最后看到手中那根打狗棒,由于经常与狗搏斗,竹子已经劈裂,正好把奖票藏在缝隙里。藏好奖票,他就开始幻想:如果中了大奖,我再也不用要饭了,可以配一副金边眼镜,然后去住五星级宾馆……

过了几天开奖,那张奖票竟然中了一等奖。他觉得自己从此可以扬眉吐气、梦想成真了,于是站在桥上挺直腰板,振臂高呼:“我再也不用要饭了!”手中打狗棒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入滔滔江河之中。一看,奖票原来在打狗棒里,他特别的伤心,“扑通”一声,自己也跳河而去了。

类似的公案确实比较多。因此,对未来没必要抱有太多幻想,就像我刚才所说,希望的周围总环绕着绝望,计划没有变化快,你的美梦非常脆弱,很容易就会破灭。现在很多人常想:我现在怎么样赚钱,赚钱之后怎么样买房子、买车,那时候我要如何如何……甚至为了根本没有出现的事情,就开始跟家人吵架,这种情况在藏地也有:

曾有一家人生了个可爱的孩子,孩子比较调皮。那个父亲妄念比较多,有一天他想:“虽然现在家里很穷,但我会想办法挣些钱,然后买一匹母马,母马必定会生一个小马——”于是他跟孩子说:“以后有小马的话,你太调皮了,千万不能害它。”孩子说:“啊,不行不行!到时候我要骑小马。”父亲特别不高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不能害它!”就给孩子打了一棒,结果孩子当场死亡。

所以,对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是要尽量少一点,理应把握当下,依靠佛法如理行持,只有这样,修持佛法才会圆满成功。否则,像以前有个出家人,他经常想:“以后我要当大法师,盖一间大寺庙,这个庙要建在离东边远、地势好的地方,到时候大雄宝殿如何如何修,大雄宝殿上的琉璃瓦买多少钱的……”有时候听起来特别可笑,但让他陶醉一下也可以。

我们不但对未来不要去想,对过去的许许多多,尤其是一些非法经历,也没必要跟别人讲,或者自己沉浸其中,这些分别念要当下断除。听法或修法的时候,心应该转入善法,就像前辈大德所讲,要时时刻刻观察自己的心,分别妄念不断涌现时,用正知正念将其调伏,这样修行和听法才会成功。

当然,法王如意宝也讲过,作为修行人,对未来修法方面的打算可以有。比如我听完这个法以后,再听一个什么法;我修完加行之后,再念一个什么经典,这种计划还是有必要,但其他无意义的筹划能免则免。我有时候很想这个月好好呆在家里,结果却住不成,突然有一种因缘,就被业风吹到外面去了;本想下个月出去一趟,要办什么事情,心里打算得好好的,结果又去不成。未来的事情并不一定能随心所欲,因此不必想太多,随缘转比较好。既然几个月以后的事情现在决定不了,那几年以后的事情更不用说了。有一个居士跟我讲:“再过十年,我决定会在您座下出家!”不要说十年,十个月以后能不能决定也很难说,但有些人就是不懂,十年以后再出家的话,或许他也变成骨灰了、我也变成骨灰了。

因此,过去、未来纷繁复杂的妄念根本没有值得信赖的时候,尤其在修法、听法时,心思旁骛很有影响。有些人为了明年的事情,现在就开始胡思乱想,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这只是散乱之因而已,应当全力以赴予以消除。心如果外散的话,务必要以正知、正念、不放逸将其转入善法,这是非常甚深的窍诀。倘若不懂这些,表面上你在听法行列中,实际上什么法义都得不到;假如懂得这些窍诀,就像明白仪器的说明书后即可使用一样,不管修学什么样的法,全部可以融入自相续。所以这方面大家一定要关心!

 

 

 

[1]五种妙欲:1)按照《佛遗教经》、《大智度论》的观点,是指色欲、声欲、香欲、味欲、触欲。2)按照《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大明三藏法数》的观点,是指财欲、色欲、名欲、饮食欲、睡眠欲。

[2]《莲苑歌舞》中的故事,实际上讲的是华智仁波切弟子的亲身经历。玉蜂阿宁,是指华智仁波切的妹妹仁增卓玛;金蜂达阳,是指仁增卓玛的丈夫扎西格勒,后成为华智仁波切座下的弟子。扎西格勒由于经历了妻亡家破的人生惨剧,生起了难忍的厌离世间之心。在依止华智仁波切精勤修习之际,为劝勉沉溺于世俗五欲中的人们,恳请上师以他的经历为题材,写下了这部不朽的醒世杰作。

[3]现收录于《妙法宝库10—-格言宝藏论(下)》中,详见《解脱道总要》——《出世法言·莲苑歌舞》所述加行修法略说。

[4]无著菩萨(1295-1369):全名额曲土美桑波,意为无著贤,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佛子行》的作者。若欲了解其具体生平,请翻阅《显密宝库14—入行论浅释》。

[5]以地名表示当地的信徒,这种用法在藏地比较常见,如帕单巴尊者说:“若思死亡何许皆无须,应当诚心忆念当热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