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2节课

第十二节课

这个前行法,每个修行人都要引起重视,没有修好的话,修持正行会举步维艰。此法文字上比较简单,但意义上还是有一定难度,大家务必要结合自相续实修,只有把前行修好了,整个修行次第才不会混乱,烦恼通过这种方式断除也是最有效、最有力的。现在末法时代,许多人修行不按照次第和传承上师要求,以至于出现违缘或没有感应就半途而废,对佛法和上师退失信心,甚至生起邪见,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我们每个人希求解脱道非常不容易,因此,务必要依照传承上师的窍诀来要求自己,这是极为重要的!

昨天说在修学过程中,要经常思维“四想”,尤其是把上师作明医想、自己作病人想。上师令你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传授佛法,你若遵照上师教言实地行持,必定可以得偿所愿。就像一个病人,若想重病得以痊愈,必须谨遵医嘱服药,如果不依赖医生,或者只依赖医生却不吃药,病情则无法好转。而作为医生,医术再高明但不给药的话,恐怕也不能治愈疾患。因此,这二者之间的缘起,大家一定要了解。

现在有些人太极端了:要么不需要上师,想完全依靠自己的智慧通达万法,这是非常困难的,历史上除了极个别利根者以外,一般人绝对做不到;要么又过于地依赖上师,自己不愿意修行,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上师身上,一切都交给上师了,那上师再是了不起的大成就者,相续中的证悟也无法迁移到你心中。正如我昨天所说,三世诸佛的大慈大悲不可思议,不要说诸佛,观世音菩萨的大悲也极为强烈,若能将众生的疾苦完全遣除,又岂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堕落?

这个问题,通过学习才能了知,并不是像有些邪见者认为的:要么上师能救度一切,自己不需要任何勤作;要么上师什么能力都没有。这两者都不是。若了解医生和病人之间的缘起,很多人便不会落入极端。你一点都不吃药,完全依靠医生让自己痊愈,有没有这种可能呢?稍微懂医学的人都明白,这是绝不可能的。因此,有些极端邪说一定要制止。

如今,藏传佛教这种现象比较严重,许多貌似信心强烈的弟子声称:“我上师是非常了不起的大活佛,我造什么罪业也没关系,上师答应过我,临死时会来接我往生。”有些显现上不太精通经论的上师,也给某些弟子承诺:“没事没事,只要你临死时想着我,我就会来接你,你怎样造罪都没问题。”这种说法不符合实际道理。你们以后有机缘摄受弟子,千万不要想什么就说什么。真正触犯严重法律的人,他不得不受法律制裁,即便是中央领导的至亲,也没办法救护。世间的因果规律,任何人都无法超越,因此,依止上师时要懂得这些道理。

前面讲了,现在是计划永远快乐或永远痛苦的分水岭,若不折不扣地遵照上师教言去修行,就会彻底分清轮回和涅槃的界限。所以,我们真正有希望的,就是活着的时候,若依止善知识听受窍诀,并且实地修持,即是解脱的唯一途径。

否则,藏地有许多经忏师 [1],进行超度时,聚在亡人的枕边念《闻解脱》仪轨,其中有一句是:“上去下去之关键,如马随辔头所转。”“上去”指往生人天善趣或清净刹土。“下去”指堕入三恶趣中。就像一匹马被辔头所牵引,骑马的人不管想到哪里,拉一下手中的绳子,就可以让马沿着所想的方向去,同样,亡人刚死时也像随辔头所转的马一样,是上去或下去的关键。华智仁波切那个时代,经忏师在超度亡人时,一般都用这种方法。

然而事实上,临终并不是上去下去的关键,真正关键的是自己活着的时候。如来芽尊者和华智仁波切在不同教言中说:“到了中阴时,像我这样的人,只依靠简单的念诵很难转移,因此生前修行非常重要。”到了那时,除非是前世修道的高僧大德,在法性中阴可以获得解脱。纵然没有解脱,转世中阴的时候,依靠上师或道友在耳边的指点:想入胎的话,将心识观为吽(>)字或舍(ZA:)字等;想解脱的话,将心识观想为舍(ZA:)字,融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前往极乐世界,密宗中有许多这样的修法。亡人外气已断而内气未断,或者内气已断而于四十九天内每天对他直指,他就有转移的机会,即使业力深重而前往下道,通过上师强制性的破瓦法,极个别有缘者也会转入善趣,甚至获得解脱。

不过,对大多数亡人来讲,依靠简单念诵而转移非常困难。由于生前没有修持善法,离开世间的时候,背后为杀盗淫妄等业力的狂风所驱逐,前面有阴森可怕的黑暗和恐怖的呼叫声相迎接,就这样独自一人进入中阴狭长险道。倘若以前杀生、造恶业非常严重,牛头马面等阎罗狱卒会手里拿着种种兵器,口中喊着“杀杀、打打”,穷追不舍地锤打你、杀害你。有些大德在教言中说,尤其是恶业比较深重的人,在断气的当下,地狱境象会马上现前。那时面临不可思议的业力显现,想逃也逃不出去,想躲也无处可躲,想求庇护也找不到怙主,处在这般无可奈何、无所适从的时刻,就像落叶一样身不由己地随风飘荡,又怎么会是上去下去的关键呢?

既然如此,那么是不是《闻解脱》说得不对呢?并不是这样。对某些众生来讲,通过那种念诵也会有帮助,直指之后可以获得解脱。但对大多数人而言,活着的时候更为重要。有些人经常讲:“我现在没办法行持善法,死后希望您给我好好超度。”包括有些道友的父母,对自己孩子出家抱有极大希望:“你作为出家人,我死时一定要好好超度我。”“你是学佛的,我死的时候,只要你给我念佛就可以了。”其实,超度虽然有功德,可是最关键的,是你现在活着时行持善法,自己若拥有珍贵的善根,这是谁也抢不了、夺不走的。

前段时间,我回家乡建了个藏族居士林,那里大概有一百多人,我就跟他们说:“你们现在已经老了,家里很多事情基本上没有权利了,人生也到了最后阶段。如今你活着的时候,若不好好修学佛法,那死了以后,家人给你念四十九天经,然后把尸体送去尸陀林或殡仪馆,虽然也有一定功德,但远远不能跟你自己行持的功德相比。哪怕你一天听一堂课,或者磕头、念佛、供灯,亲自做的善根也远远超过那些。”

所以,不要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上师超度上,也不要指望上师无所不能,自己什么都不用做,依靠上师就可以。这种想法确实不对。现在有些偏僻的地方,对佛教并不是特别了解,很多人认为什么样的恶业都可以造,死后请上师念经超度一下就万事大吉了。但这有一定的难度。就像一个人最好不要犯法,一旦他触犯了法律,被关进监狱,想托关系找人把他放出来,还是相当不容易的。

邬金莲花生大士也说:“灵牌之上灌顶时已迟,灵魂漂泊中阴如愚狗,忆念善趣彼者有困难。”什么是“灵牌之上灌顶”呢?依藏地的习俗,人死后不管哪一家,在四十九天的过程中,都会请上师或僧人在尸体枕边念经超度,此时必须准备一个灵牌,把亡者的样貌画出来 [2],并将其灵魂勾召在上面,以作为每天《闻解脱》灌顶的所依。灵牌是这样的:在一张纸上画一幅像,男人就画男像,女人就画女像。由于各地的习俗不同,画像的风格也迥然有异,但一般而言,是画亡人在伞盖下蹲着,双手合掌。灵牌画好以后,上面做些伞盖、花鬘等,简单装饰一下,还要挂上亡人生前特别执著、最珍贵的东西,比如富人会挂珍珠珊瑚,穷人则挂自己的念珠。(我今天该拿一个来的,我那边应该有。)

这种现象十分普遍,莲师许多伏藏中也有如此要求。一般来讲,藏地人死了以后,条件如果允许,四十九天中会不断地念《闻解脱》;条件若不太允许,起码也要在一个七或两个七内给亡人念。念完了以后,把这个灵牌及上面挂的珍贵饰物,一并交给亡人最有信心的上师,请他来处理。你们也清楚,法王如意宝在世时,各地亡人的灵牌全部送到上师手里,非常非常多,上师在每月15号或30号,就让僧众念经一起处理。

其实按理来讲,通过上师加持或僧人念经使亡人获得解脱,这种情况相当常见。当然,在这里,是为了强调上去下去的关键就是活着的时候,所以莲花生大士说,如果人死了以后再给他作灵牌灌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此时的灵魂漂泊在中阴狭道中,就像愚笨的狗一样不听话,任凭经忏师怎么样勾招,也唤不回来,唯有随业力四处游荡,无法忆念善趣、前往清净刹土。

我们生前若依靠偶尔的因缘认识中阴法,实际上功德不可思议。藏地有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说:从前在藏地有个非常富裕的人,他家附近住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跟他们关系很不错。后来富人家的丈夫过世了,他妻子特别伤心,便派人把消息告诉老太太。这位老太太虽然学佛也行持善法,但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故对密宗的坛城、本尊不太熟悉,为了安慰富人的妻子,她就到那家去帮忙处理事情,做一些施食等。

富人家请了许多喇嘛给亡者念四十九天的《闻解脱》,在佛堂上挂了文武百尊的唐卡。老太太这辈子从没有见过,就以非常稀奇的眼神看着它。当时在场有一个喇嘛,她便问那个喇嘛这是什么,喇嘛对她说:“这些是人临终时会显现出来的本尊。”老太太心中充满了怀疑,说道:“真的吗?奇怪啊,人死时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显现出来?”她不太承认这种现象,但也起了一些信心,就这样回到家。

再过三年,老太太离开了人间。她的子女非常伤心,也请许多喇嘛给她念了四十九天的经。念满四十九天之后,要把灵牌交给一位很有名的上师,于是老太太的一个儿子前往拉萨,准备把灵牌还有珠宝、念珠等交给噶玛巴。

到了噶玛巴那里,由于参见的人太多了,所以前两天都没有轮到他,一直到了第三天才见到。那时噶玛巴在花园里坐在椅子上,他将带来的金银财宝供养噶玛巴,并将母亲的灵牌交给他,然后说:“我的母亲已去世,请您务必要引领她得到解脱,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噶玛巴说:“这个我没办法答应。众生随自己的业力而转,我没有这么大能力。”

儿子说:“那么请您告诉我,我母亲现在投生到哪里了?”

噶玛巴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神通,什么也看不到。”

儿子说:“不行,不行!您一定要告诉我,我母亲到底投生到什么地方去了?请您一定要引领她、加持她,让她能解脱到佛的净土。”

噶玛巴回答:“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神通。”

儿子坚持道:“您一定有的!您一定具有这样的能力,您一定具有这样的神通!”他抱住噶玛巴的脚,热切地请求:“您一定要答应我!不答应的话,我就不放开!”然后一直哭个不停。(那人可能对母亲很有感情。藏地这种现象非常多,一方面对亡人的感情很深,一方面对上师的信心很大,就一定要让上师答应。)

最后噶玛巴说:“唉,你母亲已经往生净土好几个礼拜了。”

这时儿子不相信,反过来说:“您一定说谎,我母亲一生不懂修行,也没有持咒念佛,她怎么可能解脱呢?都是因为我抱着您的脚不放,您才这样讲的,对不对?”

噶玛巴说:“不是的。你们那个地方三年前不是有人过世吗?你母亲去安慰他们时,在坛城中刚好看到文武本尊的法相。当时有一位出家人,告诉她这是死亡时会显现的本尊。所以你母亲死后看到这些本尊,马上认出来而当下解脱了。你不信的话,回去问那位喇嘛当时的情形就能一清二楚了。”

回到家后,儿子马上去问那位喇嘛原委,喇嘛回答说:“哦,没错!当时你母亲什么都不懂,看到中阴百尊时,问我这是什么。我就告诉她,这些都是我们在中阴时会显现的所有本尊。”儿子听完之后,对密法生起强烈的信心。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并不是杜撰的传说。所以,我们若有能力修中阴法,中阴时可获得解脱,实在不行的话,下一世也能遇到甚深密法而成就。即使没有修过中阴法,有善根、有因缘的人生前认识了文武本尊,那么中阴时就不会堕落,甚至能得到解脱。

因此,大家平时若看到文武百尊的像,应把它记得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死后会出现这些显现。当然,每个人的根基不同,有些人中阴时,文武本尊的双运像、寂静像、忿怒像全部现前;有些人则不一定原原本本现前,本尊也许会显现动物的形象,此时你不要生害心,也不要将其看作动物,否则,如果你没有认出来,这些马上就变成恐怖的地狱狱卒,这也是自心的一种幻化。

现在许多人对密法有成见,但有成见也没办法,在佛陀时代,有些人不仅对密法有邪见,对显宗有邪见的也是千千万万,不可能一一地制止。可是与密法有因缘的人,不要对不懂的事情统统排斥,一见到双运像——“这个有什么必要啊!”千万不能这么想。这些画像有很多甚深的密意,绝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把贪嗔痴显现在唐卡上,佛教并没有愚痴到这一点。哪怕你不懂这些,看到文武本尊的像,功德也的确很大。那位老太太没有得过灌顶,也没有修过中阴法,只是生前看过中阴本尊的身相,并且还存在一些怀疑,结果在死亡的当下,就得到了那么大的利益。因此,最关键的就是自己活着的时候。

一般而言,我们即生中依靠人身,若行持善法,比如发菩提心、出家、修密法,此善业的力量与地狱、饿鬼、旁生、阿修罗、天界其余五道相比遥遥领先,此生此世完全可以永远舍弃天灵盖 [3]。例如,噶当派的有些大德,一生中通过勤奋努力,最后获得了金刚持果位;我们宁玛派的很多舍事者,也是通过一生努力,最后前往清净刹土;汉地禅宗和净土宗也有相当一部分大德,从前是地地道道的凡夫俗子,后来依靠对上师和佛法的信心,将繁杂的世间琐事统统放下,身心全部融入佛法而精进修持,最后永远不再转生轮回。

同样,这个人身造恶业的能力也远远超过余道众生,换句话说,今生今世也可成为决定无法脱离恶趣的罪魁祸首。为什么呢?如果你对上师、三宝、因果等生邪见,口中谩骂,心里诋毁,此罪业短短的时间就可以造下,牦牛和地狱众生都做不到。尤其现在科学迅速发展,假如一个人见解不正,制造核武器、利用原子弹,可让千千万万的众生送命,哪怕是造一个炸药,也能炸死无数生命,所以,人造恶业的能力非常可怕。包括在座有些道友,以前不信佛教的时候,所造的恶业远远超过吃草的牦牛,牦牛虽然也具有贪嗔痴烦恼,但故意去杀人、故意制造武器,这样的行为不一定做得出来。因此,今生如果造恶业,可能永远无法从轮回中解脱。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如今已遇到具有法相、如明医般殊胜的上师,(我经常想:在那么多的因缘中,遇到上师如意宝,是一生中最大的福报。这并不是口头上说说,而是发自内心的感触。倘若我没有遇到上师,就会像我的同学一样,生活、见解、行为方面惨不忍睹。)获得了从轮回解脱的妙法甘露,此时应当在实际行动中,依止上面所讲的“四想”,修持正法趋入解脱道。对这些要经常思维,若能如此,佛法的加持和力量逐渐可以融入相续。

其实,学佛的人常祈祷上师三宝非常重要,通过祈祷,诸佛菩萨的感应和加持会融入于心。学佛并不是像学世间知识那样,懂得以后就可以了,而要靠自己的信心和恭敬心,获得传承上师和诸佛菩萨的加持。这种加持与自己智慧融入一体的力量非常强,它能指引我们趋入解脱,制止一切恶行,故与学习世间知识完全不同。

希望大家在修学的道路上,早上起来时祈祷上师三宝,晚上睡觉时也祈祷上师三宝,白天行住坐卧也时时忆念上师三宝,始终与上师三宝加持、智慧的光明不离开。以前很多大德和修行人都是这样,即使在一个花园里看花,他也不会迷恋花的绚丽多姿,而会观想把花供养诸佛菩萨,或者感恩上师的加持让自己这么快乐。

对一个有修证的人来说,遇到痛苦和快乐均会忆念为上师三宝的加持。纵然生病时感受难忍的煎熬,他也根本不想:“我这个人很倒霉,无意中得了这么重的病。”而是想:“上师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我今天得病是消业障,依靠这个机会,无始以来的业障能得以遣除。”这就是上等修行人的行为。不像有些居士一样,总是抱怨:“我好倒霉、好痛苦噢!学了那么长时间佛,供灯、放生做了那么多功德,结果今天又感冒了。三宝怎么不加持我?我对佛法的信心都没有了。”这些人对佛法的见解很低,根本不知道三宝加持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们要依止“四想”听闻正法,同时应当断除“四想”的违品——四种颠倒想。如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云:“人性恶劣诳如绳,依止上师如捕獐,已得正法麝香物,实喜狩猎舍誓言。”这其中已说明了所谓的四种颠倒想,也就是把自己当作猎人,上师看成是獐子,正法看作是麝香,精进修行作为捕杀獐子的方便。

在古代,猎人捕獐子时会用尽欺诈的手段,比如先在路上挖个陷阱,里面用绳子做个小圈,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有弹性的木头上,陷阱上面铺一些草或树叶加以掩饰。如果有獐子路经此地,马上就会陷进里面,牵动弹木收紧绳索,獐子就被牢牢套住了。逮住獐子之后,猎人马上杀掉它得到麝香,把麝香卖掉就能发财。

秉性恶劣的弟子也像这些猎人一样,先通过狡诈的方法来依止上师:上师喜欢钱财,他就多多供养;上师喜欢名声,他就花言巧语、百般取悦。目的是什么?就是得到上师相续中的窍诀法要。上师的法要没有得到手之前,他一直跟着上师,多年都不离开。一旦上师传完了显密正法,他就把上师抛之脑后,舍弃以前所有的誓言,依靠这些法大搞世间八法,为自己谋取名闻利养。

末法时代这种情况非常多,有些人依靠种种手段获得一些传承,然后到各个地方宣传自己,把法像麝香一样到处兜售。这些恶劣弟子根本不想上师恩德,从不承认在上师那里得过什么法,说这些法是自己无师自通,甚至提起上师的名字,也害怕对自己有影响。当然,由于不感恩上师的缘故,他那些法暂时对别人有一点点好处,最后对自他都没有利益。因此,大家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务必要舍弃这四种颠倒,否则,违背上师教言、舍弃上师、欺骗上师,会导致生生世世在地狱不能解脱,这些可怕的果报在密宗中讲得非常清楚。

所以,我们依止上师时,行为应当如理如法,以恭敬心、清净心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融入自心,只有真正把自己当作病人,上师甘露般的正法妙药才会对自己有利。假如依止上师是为了有利可图,得完法以后,对上师再也不理不睬,在什么上师面前得过法,说都不说,就算说了,也用其他语气来讲,这是非常可怕的行为。

纵然是赐予一句法恩的上师,你也要有感恩之情,一生当中不能忘。世间老师传授文化知识,智者尚且对老师铭记不忘,那么佛法的价值和利益远胜于此,我们对传讲佛法的上师更要感恩戴德。只有这样,佛法对自相续才有加持,否则,你所学的佛法就成了表面文字,不一定有强大的力量。

总之,听受佛法之后,大家不要以无所谓的态度,不去实地修持。这次《前行》每天讲得不多,希望你们认认真真地看,好好地思维,再再地修持,若能得到传承上师不可思议的加持,一辈子都会变成清净的修行人,道心永远不会退失。同时,还要感念上师对自己的恩德,如此所得之法才能利益众生。与之相反,假如你对正法根本不修持,对上师恩德从来不忆念,反而经常生邪见,依靠正法积累恶业,最终将成为恶趣的基石。我们学佛是为了解脱,并不是故意想堕落,但学佛有时像动手术一样比较危险,方法正确会让你迅速痊愈,方法错误则可能让你送命,因此一定要谨慎。若能如此,如《贤愚经》所说,这才算是真正的智者。

希望大家对上述内容反反复复地思维!

 

 

[1] 经忏师:对念诵非常精通,有些修证比较高,有些也不一定。他们经常去别人家里,给亡人念七七四十九天的《闻解脱经》、《极乐愿文》等作超度;或者给活人念《长寿大修法》等进行加持。在藏地,这种现象比较普遍。

[2]现在把亡者照片贴在上面也可以。

[3]永远舍弃天灵盖:人死一次会舍弃一次天灵盖,不仅是人,包括牦牛等旁生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得到解脱,在轮回中辗转投生,还要舍弃无数次天灵盖。但若依照上师的教言精进修持,今生舍弃一次头盖后,不再以业和烦恼转生轮回,从此之后永远也不用舍弃天灵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