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广释第15节课

第十五节课

下面继续讲“八无暇”。昨天讲了八无暇的大致含义,现在再作进一步分析:

(一)地狱、(二)饿鬼、(三)旁生:

八无暇处中的三恶趣众生,由于往昔各自恶业所感,夜以继日、连续不断地饱尝痛苦,比如,地狱有寒热之苦,饿鬼有饥渴之苦,旁生有互相残害、被人役使之苦,根本谈不上有修法的机会。

我们作为人,虽看不到地狱、饿鬼的景象,但对旁生却可以亲眼目睹。旁生界的任何众生,哪怕是一天,也无法做到最初有皈依发心、最后有回向发愿来行持善法。所以,通过比量可以推知,饿鬼和地狱更不可能有闻法或修法的因缘。

地狱里的寒热痛苦,根本不像人间夏天的酷热和冬天的寒冷;饿鬼的饥渴也不是人间饥饿之苦所能比的,我们哪怕一天没有吃饭,也什么法都修不下去,饿鬼就更不用说了;还有旁生的愚痴、遭受役使,根本没机会修任何法。所以我们要明白,三恶趣不会有修行的机缘,正因为如此,《正法念处经》中说:“云何听法?畜生之中,互相残害,饿鬼饥渴,地狱苦逼。”对三恶趣的痛苦描写得十分清楚。

我们一定要时时发愿,千万不要转生到恶趣中去。三恶趣当中,旁生算是比较好的,可一旦转生为旁生,感受痛苦的时间也相当漫长。从前给孤独长者为佛建造精舍,佛看着地上的蚂蚁,对给孤独长者说:“此蚁自毗婆尸佛出世已来,已经历七佛,至今还堕落为蚁身。”还有,舍利子曾入三昧,观察一只鸽子的过去和未来,发现它八万大劫来常作鸽身,八万大劫后也未免鸽身,一直看不到前际后际。佛告舍利子:“此鸽除诸声闻、辟支佛所知齐限,复于恒河沙等大劫中常作鸽身,罪讫得出。轮转五道中,后得为人,经五百世中,乃得利根。”旁生得人身都如此之难,何况饿鬼和地狱众生了?因此,一旦堕入三恶趣中,不仅仅是一世两世,乃至无数劫都闻不到佛法,闻不到佛法就解脱不了,解脱不了的话,将沉溺于轮回苦海遥遥无期。

《前行》的每一个道理,作为有智慧的人务必要细心琢磨,只有一而再、再而三地思维,修行才会有效果。否则,即使上师给你揭示了禅宗或密宗的最高境界,什么“认识心的本性”、“光明无为法”,这些金刚语听起来很舒服,你当下似乎也有一种感觉,但实际上,这就像在冰上倒开水一样,刚开始会融化一点,但过一会儿又冻上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基础,这些境界就不稳固,无法在你相续中一直存留。因此,大家必须先把加行基础打牢,然后再修学一些大法,这才会对自相续有利益。

然而,现在许多情况与此恰恰相反:如果传一些大法,大家都蜂拥而至,传加行的话,则远远逃离,这样一来,大法对你绝不会有利。有些人从来没思维过“八无暇”,自以为获得高深境界易如反掌,虽然这种愿望很好,可是你刚强难化的相续若未以佛法甘露来滋润调柔,任何境界都不会平白无故地产生。

因此,希望大家对前行要修好,对三恶趣的痛苦要思维,一直到生起真实的感受为止。不然的话,法师要求你观修三恶趣,你只是稍微修一下,产生一点点分别念,这是绝对不行的。修行必须要把法融入内心,最后产生坚定不移的定解,什么样的定解呢?“我千万不要堕入三恶趣,否则,的确没有听受正法的机会。若对佛法连听都没有听,那修行更不会有了。”如果能生起这种信念,说明你对三恶趣有厌离心。

(四)边地:

古印度有很多不信佛教的边地,根据地方不同,可分为罗卡查族等32种,还有些论典中说有108种,若把最小的边地也算进来,总共有1200种。不管怎么样,世间上有许多部落、民族根本不信仰佛教,不但不信仰,反而还有各种陋习。例如,边陲异教 [1]的教徒们,声称损害为正法,视杀生为善业,对神明杀生祭祀,把损害众生视为解脱。

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我们作为佛教徒,虽然从人类大团结的角度讲,各宗教之间以及与非宗教之间要和睦相处,但见解上互相抵触时,自己一定要头脑清醒,坚定自己佛教的立场。有些佛教徒把各种宗教混为一谈,这实在不合理。为什么呢?佛陀在经中说:“损害他众非沙门。”而其他宗教,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他们的教义跟佛教不相同。譬如,《圣经》中说,因为百姓放肆,上帝在发怒的时候,杀死了一千人、三千人乃至十万人等等。还有些宗教的经典中说:“你们在哪里发现他们(不信道者),就在哪里杀戮他们。”“他们(不信道者)的报酬,只是处以死刑,或钉死在十字架上,或把手脚交互着割去,或驱逐出境。这是在今世所受的凌辱;他们在后世,将受重大的刑罚。”这些说法与佛教观点截然不同。

我曾讲过《影尘回忆录》中倓虚法师的一段经历:有一次他在北塘到天津的火车上,遇到一个基督徒,两人一路上有许多精彩的辩论,其中有这么一段:基督徒说:“凡是活着的动物,都是人们的菜蔬,你们出家人为什么不吃荤?”法师反驳:“因为它也是一个生命!”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说:“当初上帝训诫后人不要吃动物的血,因为动物的生命都在血中。既是动物的生命在血中,肉是血长起来的,血里有生命,肉里就没生命吗?肉里就没血吗?……”法师从各个角度驳斥,最后那人哑口无言。

现在有些佛教徒在很多场合中说,各大宗教都是一样,都是“行善”的。从行善的角度来讲,一些宗教是有做慈善、建医院,这些都很好,我们也不反对。但如果因为有一部分慈善,就认为自他见解完全一致,这是不合理的。包括在藏地,麦彭仁波切说过,苯教与佛教历来有一些冲突,二者在见解上有天壤之别,不应混淆不清。比如,苯教转经轮是逆时针,转神山也是逆时针;而我们佛教认为,逆时针转一遍,有全部毁坏的过失,平时看到电动转经轮在逆转,赶紧会去纠正过来。假如因二者有些许相同之处,就认为它们的见修行果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冲突矛盾,对此理应值得观察,不要为了达成自己某种目标,就开始安立各种理由。

我们作为佛教徒,见解不能跟外道混为一体,但也不要看见他们就怒目相向,甚至掉头就走。他们毕竟也是众生,我们发了菩提心,就应当对天下众生一视同仁,只不过见解不能模棱两可,觉得学这个也可以、学那个也可以。有些人认为佛教与外道没什么两样,于是劝许多佛教徒彻底放下佛教,加入外道的教堂或者学会。这一点我自己完全不赞同。皈依三宝的功德是什么样的?舍弃佛法的过失又是如何?每个人应该心中有数。所以在大的问题上,大家要擦亮自己的慧眼,认认真真地对待。

外道推崇杀生祭祀,这些边地的野蛮人,虽然外表有脚有头,看起来是人相,但内心顽固不化,根本不能转向正法方面。尤其是汉地很多大城市,虽然兴旺发达、极其繁华,但造恶业十分严重,这些地方均可称为“边地”。你们不要认为边地就是经济落后、偏僻边远的农村,像上海、北京等大城市肯定不是。其实,边地分为佛法边地和地界边地,印度以外的地方是地界边地,而四众弟子不具足,或者即使具足但对其身心无有利益的地方,就叫佛法边地。因此,有些大城市的人,身上穿得特别光鲜、口中吃得特别高档,可若对佛教一无所知,也可以称为“边鄙人”。

在边鄙地方,有许多行为与正法背道而驰,甚至还有娶母为妻等恶习陋规。像印度东部的一些地方,到目前为止,此类现象仍屡见不鲜。在2006年,有一个叫罗宾的人,听从山神指示,与母亲完婚。据悉,他母亲攀登拉克什米山时跌落下来,因此,认为山神一定是在惩罚她。她一直祈祷,三个月以后,山神入梦告诉她,若能与自己的儿子结婚,婚姻会消除她的灾难。于是她询问十多岁的儿子,儿子同意了这门婚事。之后,二人在四百多人的村子里举行了婚礼。对此,当地一名人类学家说:“这种情况并不稀奇,对于当地人而言,经常会发生和树、狗或其他动植物结婚的现象。”

边鄙地方的人,形象上跟人一样,但行为违背正法、违背伦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他们信仰佛教、如理修行真的相当难得。我认识一个人,他经常说:“我在不信佛教的群体中能信仰佛教,而且信仰了具有闻思修行的藏传佛教,是我一生中的福报。我小学、中学、大学的所有同学,基本上有一百多人,一百多人中只有我一人信佛,因此感到非常荣幸!”他的话确实有道理。现在很多人都认为,行善是一种迷信,学佛是一种逃避,无恶不作才合情合理。他们对杀生、狩猎等不善业的伎俩极为擅长,所作所为全部是在造恶业。

有时候看来,不要说一生造业堕入恶趣,仅仅是吃一顿饭,也能让有些人在恶趣中多生累劫爬不出来。尤其是许多有钱人,造的恶业更为可怕,每顿饭要求很高,有点肉食还不够,还要吃活鲤鱼、龙虾、穿山甲、猴脑等等。其实,地狱并不是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一到了饭店,它已经在人间上演了。那些美女和帅哥就是阎罗狱卒,他们一个个牙齿上滴着鲜血,只有动物的鲜血才能让他们满足,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无数众生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所以,现在社会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人类的确需要反思。很多人经常认为,过去穿得破破烂烂,现在穿得华丽舒适;过去住在土房子里,现在住在高楼大厦中,电视上也好、报纸上也好,老百姓都交口称赞现在生活多么美。可是人们往往忽略了,在物质高速发展的背后,我们的心已破破烂烂、面目全非,且不说大乘的慈悲理念,即便是孝顺父母、尊敬师长等人文道德,也早已被众人弃如敝屣。孩子们迷恋于网络游戏,大人们拼命地追逐享乐,真的成了一个疯狂的世界。

包括藏地有些人,其行为也令人大跌眼镜。前两天有个熟人给我打电话,求我可不可以借钱来救他的命。我问了一下什么原因,没想到他在一个月中赌博,竟然输了150多万。以前他每月有几千块钱工资,生活过得快快乐乐,可是后来财迷心窍,最终落得一败涂地。他跟我说得很漂亮:“我毕竟也是一个众生,您可不可以拿放生钱来救我的命?”我直接拒绝:“放生钱不是用来还赌债的,这肯定没办法!”据我了解,附近几个小县城里的很多人,包括一些公务员,因赌博而借高利贷,今天借一万块,明天早上要还一万五,如果到期不能还,利息就要翻多少倍。没有头脑的人为了贪钱,根本不计后果,结果利滚利,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有些人还不起就跑了,一辈子东躲西藏、提心吊胆,还有些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如此道德沦丧的可怕现象,现在各地随处可见。在过去,虽然没有高楼大厦,但人们过得快快乐乐,有一种慈悲心,有一种满足感。而现在无有头脑的人,对造恶业随波逐流,一切的一切只有毁于一旦。其实,人们津津乐道的现代化、工业化、科技化,背后隐藏着环境污染、生态失衡、人文道德退失……这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作为一个理性的人,应该反反复复地思考。假如你始终跟不信因果的断见派同流合污,到了最后恐怕会后悔莫及。

现在很多人聚在一起,聊的就是:“这个人的工资多少?”“那个人赚了多少钱?”一直谈论钱财或者非法行,从来也不讲做慈善、利益众生。且不说殊胜佛法,就连世间的唐诗宋词,他们也没有兴趣。过去的老师对唐代诗人写了什么诗、那个词内容是什么,都朗朗上口、耳熟能详,而现在的老师,成天琢磨的就是:“我怎么样才能涨工资?”“某某人很有钱啊,买了房子,买了车,我一定要超过他!”贪嗔痴的信息从四面八方冲击着感官,自己的意识充满种种染污,根本不知方向,不可能懂得佛法的道理。

有时候我很想讲一些法,可一听到外面的情况,就很失望。虽然我没有大圆满、大中观的最高境界,但前行的这些境界,例如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依靠传承上师加持和自己努力,我自问还是有一点。这种定解任何人也无法动摇,如果能转到另一个人的相续,对他肯定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惜的是,现在找不到合格的法器,我想把这种境界传给别人,但没有人听。即使听了也不会修,一直忙着他的琐事,听完一节课以后,在一个礼拜中根本不看书,既然不看书,对法义怎能真正通达呢?没有通达的话,修行又怎能成功呢?如今简直越来越末法了,出家人也是——不说了,算了,今天又不是开“批斗大会”!

总而言之,边地对不善业极为擅长,所作所为全部是在造恶业,因此,他们中的多数人死后立即堕入恶趣。由此可见,边地纯属无暇之处。

(五)长寿天:

长寿天,就是无想天。《俱舍论释》中说:无想天位于四禅广果天附近,转生于此的众生,在八万大劫或五百劫中,就像冻在冰中的鱼一样,灭尽一切粗大心识,安住在无念的状态中 [2]。我们藏地的旱獭,三四个月中在地洞里“闭关”,它也不生分别念,但还是在喘气——冬天早上能看到一些洞口有很多霜,这说明洞里有“闭关者”。

有些人每天就是打坐,什么善事都不做,这样若利于解脱倒非常好,但有时候对坐禅还是要好好分析。像汉地禅宗、净土宗的有些寺院,在原有传统的基础上,若能借鉴藏传佛教的有些教义,肯定是有利益。但有些人可能怀疑:“你是不是在拉拢人啊?想通过这种方法改变我们的信仰。”这是我梦中也没有想过的,只不过自己学习佛法多年,对修行的障碍了解得比较多,末法时代这些很容易出现,所以非常希望大家互相学习。

在禅宗历史上,高僧大德的传记中,开悟的人确实不计其数,就像大圆满的成就者一样。但是后来,有些窍诀没有如理如实地传到位,许多人凭自己的想象坐禅,经常出现一些歧途。因此,依闻思修行来指引修证、印证境界非常有必要。否则,一直安住在无念的状态中,很可能会转生长寿天,于禅定中安住数个大劫,一旦引业穷尽,将以邪见之因而下堕恶趣。

有些天人安住在无念的禅定中,没有修行的机会,而有些天人由于放逸过甚,成天忙着娱乐、享受,也没有时间修法。(现在汉地有些城市里的人,条件稍微好一点,就开始追求各种享乐,像生活在天堂里一样,实际上这对修法很有影响。)曾有这样一则公案:佛陀在世时,神医耆婆常为国王、僧众等治病,并在目犍连面前皈依了三宝。耆婆死后转生于忉利天。有一次目犍连因为弟子有病,就升到忉利天去向耆婆问诊。当时正赶上天人们进入欢喜园,目犍连在路旁站着等待,没有一个天人看他。只有耆婆最后到的时候,坐在华丽的花车上,向他举起单手致意,然后乘车飞驰而过。目犍连虽是大阿罗汉,但心里有点不舒服:“我的弟子怎么对我这种态度啊?我好不容易从人间来趟天界,他不但不请客,反而招个手就走了。”于是以神通定住耆婆的花车,耆婆不得已只好下车,向尊者顶礼。尊者以种种因缘训斥他,耆婆回答说:“实在没办法,我们这里忙得很,每天玩都玩不过来。您看,其他天人对您连招呼都不打,正因为我在人间是您的弟子,所以才用了最大的力气向您举一只手问讯。”

我们人间的生活比不上天界,但有些人也只要有条件,就今天看节目,明天到卡拉OK厅,后天逛花园,再过两天到九寨沟、三亚……一直这样散乱着,绝不会有修行的机会。有些人觉得人间很苦,发愿来世要转生天界,可在天界享乐并不是真正的解脱,这无有任何实义,所以大家不要有这种念头。

(六)持邪见者:

一般而言,持邪见者指置身于佛法之外、持有常断邪见的外道。所谓常见,即宣称上帝、帝释天常有存在;所谓断见,是指鼓吹前后世不存在、业因果不存在、三宝四谛不存在、人死如灯灭等等。这些人自相续被邪见染污,对真实正法不起信解,因此也无有机会修行正法。

但值得庆幸的是,在藏地,昔日“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师刚入藏时,降伏了途中制造违缘的十二个鬼神 [3],并让其承诺永远守护藏地的佛教,致使真正的外道无机可乘。

记得萨迦班智达曾与印度外道措杰噶瓦辩论,两人当时约定:如果萨迦班智达输了,则舍弃佛教,加入他们宗教;如果措杰噶瓦输了,则舍弃自宗而皈入佛教。结果外道以失败告终,萨迦班智达准备把他带回藏地。到了尼泊尔和藏地交界处,措杰噶瓦说:“我最好不去吧,不然,护地母十二尊恐怕不会让我进藏。”萨迦班智达说:“不要紧,我带着你,应该没事。”可是快要接近藏地时,措杰噶瓦突然吐血身亡,也有说被雷劈死。(以前我们去印度的路上,有些人介绍说:“措杰噶瓦死的地方就在这里。”)萨迦班智达只好把他的发辫带回了萨迦寺,据说至今此发辫仍存放于萨迦大殿中。

由于十二大护地母的护持,外道确实无法进入藏地。后来的许多上师,包括法王如意宝及国外很多大德,也造过护地母的各种祈请文,现在各大寺院经常念诵。尽管如今藏地佛法不像以前那么纯洁,断见派的也比较多,常见派的也有一些,但外道的殿堂和传教士仍无法长驱直入,不像其他大城市一样,各种形式的外道道场遍地开花,基本上被外道占领了。而在藏地,佛教之所以长盛不衰,无不归功于护地母十二尊的护佑。

藏地的佛法殊胜无比,若被外道、邪道所染污,真的特别可惜。由于藏地是全民信教,不管小孩、中年人、老年人,从小就有念佛和拜佛的观念,这并不是一种个人信仰,而是已与整个民族融为一体,众人的生活观与佛法的慈悲连在一起,佛教的影响在生活中处处可见。这样的地方确实很稀有,不信佛的人前往藏地,哪怕去了一趟拉萨,内心也能得以净化。包括前不久有些老师来到我们学院,原本他们极力反对佛教,后来彻头彻尾地改变了,上来时是一种人,下去时是另一种人,这也是佛法道场和护法神的加持。因此,真正的外道在藏地非常少。

可是,作为与之雷同、对正法和上师起邪见的人,其实跟外道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也没有如理如实修持正法的时机。上师如意宝讲过,一旦自相续被邪见染污,上师再怎么样如法,他也看不到。在三界当中,像释迦牟尼佛那样断证圆满的善知识独一无二,可是饮光外道因邪见所致,见佛陀具足九种过失或十八种丑相,根本看不到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就像胆病患者见白色海螺是黄色的一样。所以,在很多邪见者的眼中:这个上师贪心大,那个上师嗔心大,那个上师嫉妒心大,这是傲慢的专家,那是吝啬的专家……每天除了看上师过失以外,从来看不到上师功德,即使在上师身边呆了很多年,不但得不到任何利益,反而可能有害处。

原来有一个人说:“我对您经常生邪见,所以我明天准备离开,不想呆在学院。”我说:“你不要明天离开吧,还是今天离开好一点!”真的,这样没有必要。我倒不是说自己具法相,肯定没有。我以前学《窍诀宝藏论》的时候,记得有一个教言说:“自尚不具弟子之法相,想做上师矛盾又可笑。”我深信自己连弟子法相都不具足,更不可能去做他人的上师,这不是说什么谦虚话。但佛法的加持极大,从我口里说出来,对别人也许会有一点利益,就像是一个聋子,他自己虽然听不到声音,却能弹奏乐器让别人快乐。佛经中也说,纵然自己是性格很坏的人,但为具信心者传法,也会有意义。我是以这种原因给大家传授佛法的。

你们在依止其他上师的过程中,也应当观察自己心态,倘若心不清净,依止的时间再长也不一定有利。例如:善星比丘虽承侍佛陀已有二十五年(也有说二十四年)之久,但对佛陀无有丝毫信心,唯生邪见,他认为:“除佛有一寻光之外,悉皆与我相同,根本无超胜处。”并说:“二十四年为汝仆,除身具有一寻光,芝麻许德吾未见,知法我胜莫为仆。”因此离开佛陀。七日之后,他在花园中堕为饿鬼。贤劫千佛来到这个世间,都会讲述他的经历,千佛全部出世之后,他才开始堕入地狱,然后再慢慢转为人身。可见,生邪见的果报非常可怕,具邪见者不会有修行佛法的机会。我们平时没有生邪见时,一定要经常祈祷上师三宝,以令自相续中生起正见。

(七)佛不出世:

佛不出世,就是指转生在无佛出世的暗劫之中。一旦投生在佛未现身的空世中,就连三宝的名号也听不到,远离正法光明,所以也属于无暇之处。我们现在生于佛出世的明劫,佛陀转了三次法轮,佛法也没有隐没,此时正具有修行的闲暇。

(八)喑哑:

假如转生为喑哑之人,自相续刚强难化,闻法、讲法、修法对他们来说,实在力所不及。所谓的喑哑,通常指不具备“知言解义”这一人之法相的哑巴。但由于意根喑哑之人愚不可及,什么道理都一无所知,无法领悟正法含义,所以也属于无暇之处。

有些人特别愚笨,今天讲了什么法,一点一滴都不懂,如此可称之为喑哑。但这种人在世间上比较少。在座有些道友自以为非常笨,但实际上,你去理解的话,不论是念观音心咒、念南无阿弥陀佛、行持一些善法,多多少少都会懂一点,若是这样,则不算是转生于无暇之处。

通过以上分析,大家一定要通达八无暇,这与我们自身有一定的关系,倘若没有空闲修行,每天都忙于世间八法,那短暂的人生中,肯定拿不出一个“境界”来。寂天菩萨说过:“吾当再三思,历劫得暇满。”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也说:“友等暇满宝藏身,六趣之中极难得。”所以,我们对自己应该有种强烈的要求,既然多生累劫才能得一个暇满人身,就要以难得之心来珍惜,利用它获得一点点利益。

现在拥有这样的人身,我们应当像病人遇到良医一样,认认真真地闻法。佛经中也说:“犹如病者遇良医,应可至心闻正法。”哪怕一天只听一堂课,这个功德也不可思议。这种机会不一定很长久,每个人只有一段缘分,假如你福报不够,或许只有一两年的时间闻法,而不可能有二三十年那么久的听法时间。因此,为了自己今生来世的利益,大家务必要珍惜这个机会,尽量克服各种困难违缘。

在闻法的过程中,最可怕的敌人就是懈怠。诚如《正法念处经》所言:“若求现未乐,应离于懈怠,放逸懈怠人,如狗等无异。”意思是说,若想希求今生来世的快乐,一定要竭尽全力远离懈怠,懈怠放逸的人整日浑浑噩噩,跟猪狗没有什么差别。

我经常害怕自己懈怠,所以总是多增加一点课,累一点不要紧,病了也没什么,反正每天必须坚持讲课。在讲课的时候,也多安排一点善法,比如,课前念《释迦牟尼佛仪轨》、《普贤行愿品》,课后跟大家一起磕头,这样心里很舒服。有了一堂课的话,能强迫自己做很多善事;而不讲课的那一天,这些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做,又要念《普贤行愿品》,又要磕头,力量会很薄弱。所以,每天最好能上一堂课,集体共同修持善法,这样真的很快乐!

 

 

[1] 边陲异教:也称野人教。相传为一名“蜜慧”的人,于公元624年在麻喀地方创立的一种宗教。

[2] 本来,他们以为这种没有善念恶念的禅定就是解脱,但当八万大劫或五百劫过后出定时,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获得解脱,于是对佛法生起邪见,以此恶业而堕入恶趣。

[3] 即护地母十二尊,又名永宁地母十二尊,立誓永远保佑藏土的十二尊主要地祇女神:遐迩名扬地母、页岩孚佑地母、普贤地母、魔后地母等为四魔女神;独具支眼地母、贤德明妃地母、刚烈尊胜地母、白衣龙后地母等为四药叉女神;藏土孚佑地母、太一济世地母、丽质冰心地母、翠聪绿炬地母等为四女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