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子行讲记第7节课

七节课

六波罗蜜多中的布施、持戒、安忍这三个已经讲完了,现在是讲精进波罗蜜多。

己四、精进度:

唯成自利小乘士,勤如扑灭燃头火,

饶益众生功德源,具足精进佛子行。

小乘与大乘在发心上、精进上、行为上有很大差别,许多人认为小乘修行不是很精进,获得的果位也不那么殊胜,其实这是错误的。小乘行人不管是声闻也好、缘觉也好,都想远离轮回、离开烦恼,独自趋入寂静的涅槃。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们要经过长期的勤奋努力。从佛陀在世时的公案可以看出,小乘修行者特别精进,即使是现在,缅甸、斯里兰卡、泰国等国的小乘学人,也是日日夜夜相当勤奋。为了希求自己的利益,他们就像头上、衣服着火了,迅速要去扑灭一样,一生中以最大的精进来修行。

小乘行人尚且如此,我们发了无上菩提心、发誓度化无量众生的大乘修行人,为什么不需要精进呢?我们的责任更重,任重道远,如果每天不精进,反而一直睡懒觉,那是不合理的。就好比一个企业家接了很多工程和项目,但他整天都是睡觉,别人会不会讥笑他啊?小乘为了自己解脱都要如是精进,我们不但要自己解脱,还要度化无边众生,天天懈怠是不合理的。菩萨是饶益一切有情的功德源泉,不具足精进的话,饶益众生和求证菩提只是纸上谈兵,所以具足精进就是佛子行。

精进分为盔甲精进、摄持善法精进、饶益有情精进。觉得自己太懒惰了,从今天开始一定要精进,披上这种誓愿的盔甲,叫做盔甲精进;凡是行持善法的行为,自己就要取受,这样的发心叫摄持善法精进;一切力量全部用于饶益有情方面,这叫饶益有情精进。不管我们有没有得地,只要是为了众生,白天不休息、晚上不睡觉,宁愿生病或者操劳,一切行为皆随利他而转,这就是饶益有情精进。

在座的道友当中,我希望培养出一批真正利益众生的人。现在的众生特别可怜,每天迷迷糊糊地忙着琐事,没有受过佛法教育,也没有善知识来引导。所以我们非常需要舍弃自己、利益他众,这也是现代社会的需要。

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倘若没有精进、没有勤奋努力,那是不能成功的。《入行论》也讲过:“精进证菩提,若无风不动,无勤福不生。”没有精进的话,根本得不到菩提圣果,就像没有风的吹动,万物不会动摇一样,世出世间的一切善根功德,全部依靠精进而产生。月称论师在《入中论》里也说:“功德皆随精进行。”

因此大家修持善法时,一定要具足精进。高尔基说:“天才出于勤奋。”他认为天才是不存在的,完全依靠精进而来。但这种说法可能偏向于唯物论。利根和钝根在界性中是有的,但是通过精进,成功与失败也有差别。假如没有精进,一切功德和智慧都无法获得,佛陀在《正法念处经》中云:“烦恼根唯一,所谓懈怠是,若有一懈怠,彼人不得法。”任何人如果非常懈怠,到了九十点钟还像猪八戒一样呼呼大睡,那他的闻思修行也好、禅定也好,是没办法增上的。

心的力量非常强大,只要精进的话,学问或菩提心都会不断增上,很多事情也可以成办。有些人认为:“我现在不行了,人已经老了,不用闻思了,只要好好地闭关、念念咒语就可以了。”也不能这样,国家还没有退休,家里还没有退休,佛教团体中也没有退休,你自己就把自己退休了,打上一个老人的记号,这是不合理的。前段时间的新闻中说,印度上任了六十年来第一位女总统,她今年是72岁。我当时看了大吃一惊,有些人到72岁时,不要说国家总统,连“家庭主任”都当不上了。心的力量确实不可思议,有些人五六十岁的时候,“不行了、不行了,我该死了”,最后心也没有力量了,身体也没有力量了,因此,一切皆随自己的心态而转。

尤其在闻思佛法、行持善法方面,大家一定要精进。古人有很多精进的公案,“凿壁偷光”就是一例:有个人非常喜欢读书,但是家里贫穷,买不起蜡烛,故晚上无法看书。他隔壁家里有灯光,他就在墙上凿了一个小洞,邻居家里的光透过来,他就把书对着光看,最后成了一个有学问的人。

还有晋代的车胤,也是看书没钱买灯油。(我当年刚来学院时,也没有买煤油的钱,点蜡烛就更不用说了。自己经常在月光下看书,有了月亮的晚上,心里非常舒服。)夏天的时候,他在院子里看见很多萤火虫,一闪一闪的。于是就把萤火虫抓来,放在一个口袋里,虽然不怎么明亮,但也可勉强用来看书。由于他勤学苦练,后来终于做了很大的官。

世间人尚且如是精进,我们修行人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很多人条件非常优越,但是就不愿意修行,每天要么散乱,要么昏沉,要么随着烦恼转,情绪不稳定是最大一个毛病,今天还想好好地学习、背几个颂词,明天就像子弹打中心脏一样倒下去了,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念头了。学习佛法应该持之以恒,博朵瓦格西说过:“未成佛之前,我们要持久地精进、勇猛地精进、不断地精进。”大家可以看看自己,勇猛精进能不能长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叫不叫不断精进?

有些老和尚从小到晚年一直非常精进,我们真的特别随喜。前段时间也讲过,海城大悲寺的一些出家人,晚上十点睡觉,早上两点钟起来,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保持日中一食。记者采访时问:“你们这样的话,身体能不能罩得住啊?”妙详和尚回答说:“可以,生活可充实啦!你看我身体这么好,多年来一直只睡四个小时,日中一食,都很好、都很好!”我在大连也见过他,他们请我到那里去,可惜我当时没有时间。他们的寺院规定不摸金钱,与很多寺院的风格截然不同。当然他们是怎么样调心的,我也不好说,如果内心没有调伏,光是外表上这样行持,也没有多大意义。但我想他们不会的,因为这没有任何必要。

我以前刚来学院时,大概在十来年当中,一直精进地修行。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对那段黄金岁月非常怀念,可能一生中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我看这里的个别道友,年龄跟我当时也差不多,现在背这部论典、背那部论典,每天都是听辅导、讲考,生活过得很充实。这是人生中最难得、最宝贵的时光了,也许你们在晚年时也会很怀念的。

有些大城市里的居士,真的也是非常精进,让人很佩服。本来他们跟我们不同,我们星期天可以洗个衣服,稍微放松一下,但他们每天都忙于工作和家庭的事情,好不容易到星期天可以喘口气,也是偷偷跑去一起学习。这种精神很难得,没有一定精进心的话,中间很可能会倒下去。所以,学习佛法的的确确需要精进,一切功德皆依精进而得,这一点大家务必要记住!

己五、静虑度:

当知止观双运理,以此摧毁诸烦恼,

真实超越四无色,修习禅定佛子行。

我们应当修持寂止和胜观。寂止是心对善法一缘安住,胜观则是对诸法本体证悟空性。具足安住,也了知万法的本性,这样的寂止与胜观双运,能够摧毁轮回的根本——无明烦恼,超离四无色界 [1]而获得解脱。

我们坐禅时一定要超离四种禅定,千万不要执著“一切都是唯心所造”、“一切都像虚空一样”、“一切都是非有非无”,这些分别念会导致转生于无色界。所以禅修的人一定要具足胜观智慧,了知万法没有任何体性,如《中观根本慧论》所抉择的那样,全部都是空性。以这种空性智慧来摄持禅定,才是非常保险的,否则光是安住于一个寂静,担心到时会出问题。尽管有些大德传下来的禅宗教言非常殊胜,依之修行定会超离三界而趋入涅槃,但如果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窍诀,每天光是无所缘地安住,害怕会堕入寂灭之边——无色界或阿罗汉的境界。因此,我们应该修持超离两边的禅定,以大悲不住寂灭,以智慧不住三有,这就是大乘佛子的行为。

当然,要修止观的话,需要一个寂静的环境。正如噶当派大德所说,一定要远离嘈杂的红尘,否则禅定是修不出来的。《入行论》云:“心意涣散者,危陷惑牙间。”心若一直散于分别妄念中,那此人已处于烦恼的獠牙之间了。又云:“若纵狂象心,受难无间狱。”放纵自己狂象般的心,最终定会感受无间地狱的痛苦。因此,大家要常以正知正念来观察相续,如果自心一直放纵,很多分别念是永无间断的。

现在末法时代,真正能入定的人非常罕见,但佛陀在世的时候,这种人却相当多。有一次佛陀面前来了个女的,她一直入定。文殊菩萨走来一看:“哎哟,这个女子不像话,怎么坐在佛前入定了?”就对她弹指,但她不出定。又把她举到三十三天,不出定。再把她打到十八层地狱,还是不出定。佛陀说:“下方有个罔明菩萨能叫她出定。”一呼唤罔明菩萨,他就来了,在女子面前也是一弹指,她就出定了。

以前虚云老和尚在终南山狮子岩住茅棚,当时是隆冬,下大雪,特别冷,一天老和尚煮芋头,跏趺坐等待芋头煮熟,不知不觉就入定了。他旁边有一个修行人,好久没有看见老和尚了,第二年正月下来一看,茅棚周围全是老虎的足迹,没有人的脚印。他以为老和尚被老虎吃掉了,一进门,才发现老和尚在入定,于是以磬开静,问:“老和尚吃饭没有?”答曰:“没有,我正在煮芋头,大概已经熟了。”打开锅盖一看,芋头早就发霉了,冻得坚硬如石。那个修行人惊讶地说:“你可能入定有半个月了。”

这种境界真的让人羡慕,我们作为凡夫人,有时候入定是很困难的。这段时间我天天闭关,除了隔天一堂课以外,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本想一定要好好坐禅。昨天早上起来打坐有点冷,就用衣服包着身体,后来还是比较冷,我突然生起一个念头:“哎呀,智悲学校的几百个学生可能冷得不得了,怎么办哪?”这个分别念特别猛烈,我用各种对治方法来压,也压不下来。“这么几百人全部依靠我而来的,他们真的冻坏了怎么办?现在外面越来越冷,我得想个办法。”马上拿起线接上,要打个电话。但转念一想:“不能接,现在是坐禅时间。”于是又取掉,打算休息时再打。后来电话也没有打,可是心却无法安住,一直胡思乱想……

假如不能入定,是很难证悟佛陀密意的。《学集论》云:“真实而入定,方知佛所说。”不管人身难得也好、菩提心也好,光是讲得天花乱坠没有用,只有安住下来去思维,才能品尝到它的真味。无著菩萨在其他教言书里也说:“没有禅定则不能见法性,所以要修无念相的等持。”

总之,我们应该压制自己的分别念,若整天随着起心动念跑,证悟法性真的有点困难。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如果外面做的事情特别多,心是很难静下来的。今年是我入定最差的一年,因为办学校等事情很多,分别念动不动就会冒出来。按照高僧大德们的教言,修禅定的话,第一要舍弃一切琐事,第二要观修死亡无常。倘若你从事弘法事业,今天忙这个、明天忙那个,同时还想安住的话,像我这样的人确实有点困难。

当然,获得自在的人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法王的有些教言中也说,这种人弘法利生时犹如格萨尔王出兵势不可挡,行持入定时就像仙人坐禅如如不动。对于真正的修行人来讲,不管到哪里去弘法利生,都不离以禅定摄持,有时间就马上坐禅,什么都不想,安住于法界中。然而,有些人也许有点困难,记者采访海外的大德时,有些大德就说:“我现在很少修禅定,尽量地弘法利生。”这番话可能也有甚深的密意。

在座各位现在的任务主要是闻思,但在放假或者有空时,也应该抽出一个礼拜或一个月,稍微安住一下。在家人同样也要尽量空出一部分时间,稍微观一下自心,把所学修的佛法慢慢消化。思维和修持的力量非常非常大,这一点我确有深深的体会,倘若做不到这一点,整天随着分别念、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而奔波,什么时候能了生死啊?

己六、智慧度:

若无智慧以五度,不得圆满菩提果,

故以方便三轮空,修持智慧佛子行。

若没有将万法抉择为空性的智慧,光靠布施、持戒、安忍、精进、静虑这五度,是无法圆满如来正等觉果位的。《入中论》里面提过,没有智慧度,就没办法获得圆满佛果。《智慧品》也说:“此等一切支,佛为智慧说。”布施等一切支,佛陀是为了现前智慧波罗蜜多而宣说的。如果没有智慧度,六度就无法圆满,佛果也不可能获得。

智慧有几种,世俗智慧是了知世间万法的智慧;胜义智慧是通达万法空性的智慧,如《解义慧剑》所说,它又分相似胜义和真实胜义两种智慧;还有一种是饶益有情的智慧,即自己哪怕懂得一点点学问,也全部用于利益众生。

饶益有情的智慧,每个人应该都会具足。最高深的智慧是佛菩萨具足,一般的智慧很多人都有。比如你是木匠的话,无条件地帮助别人作木工;你会修电脑的话,整天帮别人修电脑,这都是一种饶益有情的智慧。所以,饶益有情智慧的范围非常广。

胜义智慧,又叫做三轮体空,这种智慧是佛和菩萨的境界,凡夫人还是比较难了解的。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说:“由谁于谁断何事,若彼三轮有可得,名世间波罗蜜多。”能修、所修、修法,或者能断、所断、断法,对这三者都有执著的话是世间波罗蜜,也是我们凡夫人的境界。“三著皆空乃出世”,三种执著全部证悟为空性,即出世的智慧波罗蜜多。这样的境界没有所修、没有能修、也没有修法,比如修金刚萨埵时,所修的法没有,能修的我没有,所净除的罪障也不存在,这种修行超越了寻思分别念,世间上很多智者都是没有的。

许多人认为爱因斯坦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他的智商高达160左右,但他对空性法门有没有领悟呢?绝对是没有的。最近英国有一个两岁的小孩,智商是152,有些英国物理学家才是140以上,所以她还是蛮聪明的。以这种年龄拥有这么高的智商非常少有,所以大家认为她是最有智慧的人。

对于智商方面的评价,有些人认为爱因斯坦最高,有些认为德国的歌德最高,智商是188。刚才那个两岁的小孩,一岁就可以跟别人交流,说:“你好,我是乔治娅,我一岁。”但她长大后会给人类作贡献还是毁灭也不好说,假如她制造一些毁灭人类的武器,那她的智慧一点也没有用处。

世人所谓的智慧,并不是智慧波罗蜜多。智慧波罗蜜多是调整自己的相续,对今生来世都有利,对世间万物都有帮助。这种远离一切、三轮体空的智慧,在世间中非常非常难得,虽然凡夫人不可能进入,但很多高僧大德都说过,通过闻思修行来修习佛法,也是智慧波罗蜜多。

所以大家没有证悟之前,一定要听闻佛法,这就是智慧波罗蜜多。我们学院的闻思风气确实很好,每个人都有闻法的兴趣和信心,这就是希求智慧波罗蜜多。阿底峡尊者说:“未证悟实相之前需要闻法,因而听受上师之窍诀。”我非常喜欢这句话,还没有证悟一地之前,需要在不同的上师面前闻受佛法,听受上师们的窍诀,这对自相续会有好处的。夏绕瓦格西也说:“未成佛之前,学无止境。成佛之时,方可完结。”没有成佛之前,学习佛法永无止境,成佛了以后,闻思才算圆满了。

外面有些人说:“《入行论》还讲没完啊?什么时候学完,我就再也不学了。”这里有些道友也说:“五部大论什么时候学完?学完了以后,我要开始修行。”那天有个法师开会时抱怨:“唉,现在太累了,年龄已经不行了。你什么时候把《现观庄严论》讲完?快了了就好,哎呀太累了。”我当时有点不高兴:“我们讲法接近20年了,还是没有厌烦心,你讲经说法没有两三年,现在就开始说这些话,这种态度是不合理的。”真的,有些人的这种说法我不赞叹,不能了了,《现观庄严论》讲完以后,如果我人还活着,还要继续讲《俱舍论》、讲因明,你不想听的话,那你已经成佛了,但没有成佛的肯定大有人在。

藏地有些人当活佛、当堪布后,闻思的腰带就解下来了,平时只作个说法手印就可以,什么闻思都不精进。汉地有些人举行仪式当方丈、当住持后,从此之后再也不学法了,自己认为自己了不起,走路的势都跟以前完全不同。这些行为我觉得没有必要,真正的修行人一定要看内心有没有烦恼,永无止境地去修学。夏绕瓦格西的这句教言,每个人应当牢记于心,没有成佛之前不要说“讲完我就不学了”,这是非常可怕的语言。作为凡夫人,智慧波罗蜜多就是要闻思修行。

戊二(修学经中所说四法)分四:一、自观自之错误而断除;二、断除谈论菩萨之过;三、于施主断除贪恋;四、断除说粗语。

己一、自观自之错误而断除:

若未观察自错误,以法形象行非法,

是故恒时审自己,断除过患佛子行。

如果未以正知正念观察自己的身体、语言、起心动念,即使形象上是修行人,看起来真的了不起,但由于法没有融入心,行为也可能与佛法背道而驰。前两天一个评论书上说,合肥某商场里来了两个和尚,在柜台前细心地观看珠宝黄金、首饰项链,这个照片也被拍下来了,题目是“太疯狂了!和尚都到商场买钻戒了”。当然,他们的行为或许是以贪心来摄持,但也有可能是去买一些珠宝供养诸佛菩萨。然而很多人都认为,穿和尚衣服的人这样做,确实非常不如法。

现在社会真的很复杂,所以佛陀在《因缘品》中说:“应当观察自己合理与非理之事。”假如没有好好观察自己行为是应理还是非理,有时候自认为是修行人,实际上不是的情况非常多。因此,大家应该时时刻刻观察自己,以正知正念来审察:“我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说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否则自己的行为不被世人认可,你也不一定能发觉。寂天论师说:“世间所不信,观询而舍弃。”世人不起信心、起邪见的事情,我们应当通过观察或者询问尽量舍弃。

如今修行人的行为,让人起邪见的恐怕比较多,因此我们要保护众生,经常观察自己的相续。佛陀在《慧海请问经》中说:“涵盖大乘之一法,即是观察自过而护持一切众生。”上师如意宝在接近圆寂时也说:“要经常观察自己的相续,自己要稳重,不损害众生。”这与《慧海请问经》所说的一模一样。我们作为大乘修行人,千经万论都归摄为时刻观察自己、护持一切众生的心,不要让众生生邪见,对佛教产生不好的念头。否则,自己的点滴行为让别人生起不好的念头,一定会摧毁自他相续的。

有些佛教徒生活太奢侈了,这也能遭来人们的不信或诽谤。现在社会两极分化特别严重,有些人挥金如土,太腐化了;有些人流离失所、饥寒交迫,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尽管现在提倡人人平等、共同发展,但有些领导吃一顿饭就要几万块钱,就像杜甫所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人的东西吃不完、穿不完,以致酒肉都白白地臭掉了,而在他们的门口上、大街上,冻死饿死的人多不胜数。在这种社会气氛下,修行人若也随学这些人,整天讲究吃喝、行为不如法,确实是消自己的福报。以前台湾有个集团的老总,生活特别奢侈,喝一瓶酒就要几万美金,特别吓人。最后他年轻时就暴死了,正是应验了“禄尽人亡”这句话。

因此,修行人要尽量惜福,尤其在吃饭上,千万不要随便浪费。听说我们有些部门不节约,经常做各种各样的菜,大家都说好吃好吃,吃饱之后“哗——”全部倒掉,太可惜了。我那天去我们那边一个学校,好多孩子吃午饭时盛特别多,吃了一半就倒在垃圾桶里。当时我的心特别痛,跟那个校长狠狠地说:“你连基本的观念都没有,现在特别富裕的国家,像美国、新加坡,他们吃饭都非常节省,你们凭什么这样浪费?孩子们穿得那么不好,却把这么多食物倒掉,太可惜了!”昨前天那个校长给我打电话:“现在我们特别节省啊,即使一颗米掉在地上,也让孩子们捡起来。”我说:“你也有点过分了,掉在地上不卫生。像新加坡的话,桌子很干净不要紧,一颗米掉在桌子上,可以捡起来吃。但我们这里条件很差,满地都是尘土,掉在地上还强迫孩子们吃的话,恐怕不卫生。”

我跟居士信徒吃饭时,经常第一句话就是:“不要点太多了,吃不完浪费了。”有时候起到作用,有时候也起不到作用。有些人觉得“今天日子多好啊,千百万年难遭遇”,于是要啊要啊,整个桌子都摆不下。但只有几个人,能吃多少啊,最后剩的特别多。其实如果饭菜太多了,就没有口味了,少一点、基本上够就可以。现在很多人都有冰箱,剩下的还是应该带回去,不过夜尽量地吃掉。但有时候看来,贫穷的人似乎更奢侈,本来包里没有钱,吃饭的时候却剩好多好多。如果你是出家人,应该知道这是信众的钱财,没有用好的话,真的非常令人痛心。

前段时间,我听说附近有一个县,十方信施给他们捐来扶贫的衣服。县民政局和扶贫办公会的领导首先自己分,“这是羽绒服,给你”、“这是羊毛衫,给我”,分完了以后,再把最不好的衣服发给穷人。现在上上下下非常糟糕,浪费、奢侈、享受,十方信徒所捐的钱也好、衣服也好,很多都没有用在刀口上。

不过我可能是悲观主义者吧,看这个也不如法,那个也不如法。按理来讲,依照下面的颂词,不能说别人的过失,我刚才说了那么多,嗡班匝儿萨埵吽!

己二、断除谈论菩萨之过:

以惑谈他菩萨过,则将毁坏自功德,

故于大乘诸士夫,不说过失佛子行。

假如以烦恼引发,尤其在嫉妒心的驱使下,评论发菩提心的菩萨之过失,则会毁坏自己的功德,相续中的善法也不能增上。因为凡是趋入大乘的士夫,在世间中就像摩尼宝般难得,对他们的细微过失也不能说,谨护语言就是大乘佛子的行为。

有些人可能认为:“不说大乘菩萨的过失,一般人的过失应该可以说吧。”但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登地菩萨,我们是很难发现的。所以大家应该尽量顶礼诸佛菩萨,念诵清净的金刚语经典,发誓不说别人的过失,《学集论》也引用教证说:“昼夜中三次,顶礼诸菩萨,恒时依欲行,微错亦不寻。”意即早晚三次顶礼佛菩萨,恒时依清净的所行所想,不寻别人的点滴过失。若能做到这一点,那确实非常了不起。但我们作为凡夫人,心、眼不清净的时候,经常喜欢看别人过失。佛陀在《迦叶请问经》中说:“我于一切有情生本师想。”我们对众生应该像本师那样来看待,他们不会有任何过失,不要今天这个看不惯,明天那个听不惯。

这方面我确实修得很差。学院里有很多高僧大德,只要听别人在说过失,他就不跟那人继续交谈了。这种修行人比较多,非常了不起。我可能是学过因明或其他原因吧,经常说这个不如法、那个不合理,但从清净的角度来讲,就像佛陀所说,应该尽量不寻他人的过失,而要观察自己的相续。《修心七要》有一句话叫做:“不应说缺陷,切莫思他过。”不应该说别人的缺陷,也不要全力以赴想着别人的过失。否则,一天到晚找别人过失的话,不要说凡夫人,甚至佛菩萨来到你面前,你也会觉得他不如法。

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如果没有注意,自相续会毁坏的。有些高僧大德也说,表面上看不出来谁是菩萨、谁是佛陀,因为就外在行为而言,有些人成熟,有些人没有成熟。《亲友书》也讲了四种人,其中一种就是内在成熟、外面不成熟,这种人是真正的大菩萨,但外面的行为不一定如法,因此是最容易被诽谤的。噶当派的教言中说,就好比被灰覆盖的火星,看起来只是一堆灰,没有火,但你坐上去的话,里面会有火燃起来烧你。同样,有些人外表看来很普通,似乎没什么过人之处,但他内在是大菩萨,我们若去说他的过失,这种罪业相当可怕。

也许你觉得他不可能是菩萨,因为他行为特别不如法。但这也不一定,印度的80位大成就者,行为真正如法的很少。他们或是当屠夫,或是当妓女,或是当下贱者,但内在的成熟和智慧境界远远超过了任何凡夫人。所以我们哪怕在街上看见讨厌的乞丐或者屠宰场里持刀杀牦牛的屠夫,也不要妄生邪见毁谤。原来我去青海那边时,有时候觉得那些屠夫特别可怜,但有时候又想:“也许他是菩萨正在度化众生,我一个凡夫人对他生悲心,我也很可怜。”

因此,一个人的境界,无法以外在来衡量。喀绕瓦格西曾说:“开示大乘之上师,外表威仪虽不妙,不知内在密意故,切莫观察上师过。”开示大乘佛法的有些上师,就像印度大成就者一样,也许行为言论不一定如法,但千万不要轻易去诽谤,因为他的密意、智慧、悲心、力量,一般凡夫人很难以测度,所以千万不要观察结过法缘的上师们,更不能随意说过失,否则就在阿赖耶上种下了特别不好的种子。

同样,对金刚道友和其他有情,也不要轻易说过失。以前上师如意宝讲《百业经》时,要求我们大家都发愿,无论对哪一个众生,不能给他取外号,叫什么高个子、大个子、小个子,或者胖子、瞎子、聋子等等。后来我在修行过程中,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也会说,但说完过后就马上忏悔了。

希望在座的道友们,也不要讲这个人是恶劣的人、那个人是丑陋的人。当然,如果你是大乘上师,出于慈悲心来调伏弟子的烦恼,以刺耳语来揭露他的过失,阿底峡尊者也是开许的。除此之外,大家说话一定要注意。《极乐愿文大疏》里面有许多说过失的公案,有个人对一尊断了手指的佛像说“断指佛”,话音刚落,他自己的手指即刻断了;还有个人讥讽一座佛塔太大了,结果他于许多世中转生为身体庞大者。据说,现在世界上最胖的人有一千多斤。国外有个人越长越胖,后来没办法出门,就死在家里了。周围的邻居把门砸掉后,才把尸体抬到火化场去。所以有些人身体特别大,可能也是这种业力所致吧。

现在外面有些居士,说过失真的是天才,再难听的语言都说得出来,有时我听都不敢听,更不要说去参与了。佛陀曾说:“像我和我这样的才能了知补特伽罗的相续,一般人无法了知。”你看这个居士特别坏,那个人没有学佛,邪见如何如何严重,但这样说完了以后,你的相续也被染上了。甚至有些人以嫉妒心、嗔恨心等说别人过失,自己看不惯,就永远当作敌人,永远都是另眼看待,这也是不合理的。

希望大家学了大乘佛法之后,自相续应该有进一步的改变,不要随着以前在家的习气,始终喜欢看别人过失。别人脸上有虱子都看得见,自己脸上有牦牛也看不出来;自己的过失像须弥山那么大都看不见,别人的过失像微尘那么小也了了分明。说别人吃饭非常不如法,原因是什么?因为一口一口地吞下去。其实也说不出来什么理由,反正就是对他看不惯。

大家学习大乘佛法后,自相续应该要调柔。尤其是有人讲过失时,最好不要跟他一起说,假如你不是管理人员或法师,也没有必要听这些,听惯了心里会不舒服,好像整个世界都乱糟糟的。自己周围的人,应该像《大圆满前行》所讲的那样,观想上师是邬金莲花生大师,道友全部是莲师的二十五大弟子,这个是布玛莫扎,那个是益西酿波,那个是加纳思扎,我们持明者全是清净的,都是极乐世界的菩萨,菩萨哪里会有过失?没有过失、没有过失,大家阿弥陀佛!

 

 

[1] 四无色界: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